位置︰愛書屋 > 總有逆臣想撩朕 > 83.賭命

83.賭命

    听宋悅把事(情q ng)挑到明面上說, 洪全寶眼楮狠狠眯了一下。他養兵的事兒在燕都已經是人盡皆知的秘密,皇上正因為知道, 才不敢動他, 如今卻敢當著他的面把話說開,真是蠢得可以。

    姬無朝到底知不知道,讓他下不來台,他不介意把事(情q ng)鬧大, 鬧得整個皇宮都風風雨雨, 讓姬無朝嘗受嘗受被背叛的滋味兒!

    “皇上這話是什麼意思……?”他話音再重了些, 希望姬無朝只是一時氣憤, 才不擇言辭。

    這下,不僅是遠處還未散去的百官, 就連玄司北和司空彥的視線都不由得集中在了她的(身sh n)上。

    洪全寶養兵的事兒,也不算秘密,可皇上方才說的拉幫結派, 甚至謀反……

    皇上竟然不動聲色,暗中搜集了如此之多的證據,如果說不是故意, 那未免牽強了, 但再怎麼看, 姬無朝都不像是如此沉得住氣的人。

    還有宋悅的供詞, 就更奇怪了, 皇上在深宮之中, 又怎會有如此靈通的消息, 甚至先他們一手,連供詞都準備好了?宋悅和皇上的人有聯系?

    宋悅一張不帶任何表(情q ng)的臉,讓人一眼看不穿心思,淡淡抬眸,接過李德順手中的口供︰“這是……民女宋悅的口供,當時市集上,有眼楮的人都看到了,相國大人也能作證。你還想否認此事麼?”

    反正自己就是當事人,就算要對指紋也是對得上號的,這證據十分確鑿,他認也得認,不認也得認。

    她一門心思想要扳倒洪全寶,倒沒想過這張供詞給他們的震撼。

    洪全寶的臉色變了幾變。沒想到那個女人真的去告狀了,證據還傳到了皇上的手里……果然是剛遷來沒一年的寡婦,不懂燕都的規矩,根本不把洪家放在眼里,以為王法是什麼東西?以為狀告皇上就有用了?

    他想上前搶過那張供詞,卻被帶著殺戾的掌風猛地攔下。

    玄司北(身sh n)形一晃,就站在了她的步輦前,單手橫攔住他的去路,周(身sh n)的真氣還未完全收斂,鋒芒畢露︰“洪大將軍,逾矩了。”

    洪全寶自知不敵,悻悻甩袖,嘴硬道︰“這也說明不了什麼,全鈺那小子的所作所為,與我無關。我盡心盡力管教無果……若不是見他昨(日r )做出那樣的事兒來,也不至于被氣病,病得連早朝都耽誤了。”

    宋悅一噎︰“……”

    這人真能睜著眼楮編瞎話,幾句話就甩脫了他的直接關系。

    “若非洪大將軍授意,憑洪二公子一人,又怎能指使洪家護院前去((逼b )b )婚?”玄司北卻拿定了他的把柄,嘴角牽起一絲冷笑,“婚禮的布置就在洪府,將軍昨(日r )也在場,(身sh n)為家主,會連府上發生的事都不知曉?還是說,洪大將軍只是裝作不知曉,故意欺瞞皇上?這,分明是不把皇上放在眼中!”

    他進一步,洪全寶就下意識小退一步。那有力的字句,讓洪全寶都感受到了一絲壓力,額上沁出了一顆顆汗珠。

    姬無朝軟弱,還不是最難纏的,這個不知何時冒出、不知不覺在朝中站穩根基的相國大人,倒是有意而來,是個不好對付的角色,洪全寶心想。

    不過,他就算認了這罪,又能怎樣,刑部尚書他們很熟,頂多讓全鈺受幾杖,他再低頭對相國認個不是,事(情q ng)就揭過。至于全鈺的皮(肉r u)之苦,就讓刑部的人去疏通關系,買通衙役,讓他們輕點打,走個形式。

    對這個不明來歷卻有幾分分量的相國,他摸不透底,暫時不敢招惹,但姬無朝,他根本不懼。

    宋悅見洪全寶不說話了,看他那不善的眼神,就知道他不服氣,于是又看向李德順︰“人帶上來沒有?”

    李德順早就得了她的授意,取供詞的同時,另外派人去了一趟天牢,把御史大人帶了出來。

    當洪全寶看見披頭散發的御史跪在人前的時候,吃了一驚,似乎有些心虛。

    司空彥不知此人,可玄司北是清楚的。

    在御史誣陷莫清秋的時候,姬無朝就表露出了一絲詭異的態度,看似是在質疑御史的話,實則總是不著痕跡保著莫清秋,最後甚至把御史關入了天牢。他也是那時候才想到,皇上縱然有幾分輕信,有時候天真得很,但在朝廷上,仍然存了幾分心眼,有自己的一(套t o)生存之道。

    在皇上拉出御史之前,他還從未往這方面想,可今天皇上特意而為之,似乎早有準備,不由讓他往深里想了幾分,才暗暗心驚。

    難道在那時候,皇上就已經做好打算,從御史(身sh n)上尋找突破口,以此扯出更多相關之人?

    他想做什麼?將這些官員都暗中清理掉?

    他一直以為,姬無朝是甘于在後宮之中享樂,整天沉迷修仙煉丹之事,對朝政不上心的帝王……可若是這樣,那姬無朝的野心,怕是不小。如若安于現狀只是在韜光養晦,那等他成長起來,要想除去,只會更加麻煩。

    玄司北意味不明地看了宋悅一眼。

    要……趁姬無朝還未成長,殺了他嗎?

    不知為何,宋悅只覺得一股涼意襲上後腦,讓全(身sh n)都泛著森森冷意。她打了個哆嗦,不由抱緊雙臂,微微蜷起了(身sh n)子。

    人是有本能的。

    玄司北淡淡垂下眼簾,掩去眸中的一絲不忍,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看見姬無朝的反應,本能的不願想下去,只想把那些想法壓下,撇到腦後。

    這時,御史已經跪在地上,聲淚俱下的吐出了一切︰“皇上,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們都只是辦事(情q ng)的,真正授意我們這樣做的,是洪大將軍啊……”

    縱然這已是心照不宣的秘密,但當著百官被這樣指責,還是讓洪全寶臉色變了變︰“你說什麼,空口無憑的,不要亂扣帽子!”

    掌權的到了他這一步,最忌諱的就是名不正言不順,被人拿了話柄。有些事背地里知道就行了,這樣放到台面上說,讓他有些張口難言了。

    “這一條條罪狀下來,洪將軍……你說朕要拿你怎麼辦?”宋悅嘴角輕輕掠起一絲冷笑,俯視著他,“按照律法,就算治你個死罪,你也無話可說。但朕仁慈,只罷了你的官職,將你流放,不為過吧?”

    “……姬無朝,你不要欺人太甚!”洪全寶听到這句話,終于忍無可忍,“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觸犯了我,我也不會讓你好過!你會後悔的!”

    因為姬無朝在他心中一直是個孬種的形象,所以他被召見時,分明知道有些不對,但想到姬無朝無論如何都是不敢動他的,他便還是來了。沒想到,姬無朝是早就給他設好了局,等著他鑽!

    “你會後悔的——”

    就算被太監們拖了下去,他也仍然重復著那句話,雙眸緊緊瞪著皇上的方向,眸中的危險殺意,讓宋悅都有點不敢直視。

    “真是凶。”她嘴角一撇,喃喃自語了一句,卻讓司空彥嘴角輕輕勾起。

    不得不說,在某些緊要關頭,皇上假裝強勢,等危機一過,那顯然松了口氣又有些後怕的驚魂甫定,能讓人不由自主生出保護的願望。

    宋悅打了個手勢,正要起駕,忽然玄司北在她背後問了一句︰“事發一天,皇上是如何拿到供詞的,不妨與臣說說?”

    宋悅一驚,腦子一轉,飛快整理出相關記憶,截取他所不知的一頓時間,想到昨天被玄虛閣主抱著飛上屋脊的(情q ng)形,不由得老臉一紅︰“她……這姑娘也是膽子大,她在成親路上被一個江湖大俠所救,便跑去狀告洪府,錄了口供,簽字畫押才離去的……”

    玄司北仔細一想,他救宋悅是在白天,而傍晚回府的時候,正巧在街道上遇見宋悅,也就是說,她也是傍晚時分才回到家。

    原來是跑去告狀了……也對,她若是個忍氣吞聲的人,恐怕也做不成商人。

    玄司北嘴角柔和了幾分。

    ……

    洪全寶遲遲未歸,讓洪府上下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但恐慌之後,便是久久的沉寂。

    直到宮中的線人來報,確定了家主被捕的消息,同時,洪家在各地明里暗里搗鼓的幾家商鋪,也都遭受到莫名的打擊,洪全鈺才慌慌張張的送了一只飛鴿出去。

    翌(日r )傍晚,燕都城門即將關閉時,一個人悄悄來到了守衛的後背,一記手刀打了下去。

    “啪”。

    ……

    “啪”。

    宮中,仿佛是感受到了什麼不詳氣息,倚在御花園的秋千上睡著的宋悅忽然睜開了雙眸,下意識捂住心髒的部位。

    剛才,心中好像听到了什麼聲音,震得她直接從夢中醒了過來,此時心口都隱隱泛著疼。

    這兩天她都沒怎麼睡好,或許是心事太沉的緣故。雖然把洪全寶關進了天牢,但在他(身sh n)上沒摸到虎符,也就是說,在已有的證據下,只能證明他謀反,除去連帶想要除去的那些官員,最多抄家為國庫做點貢獻,卻不能收回那一半的兵權。

    現如今,司空彥在,她缺銀子了,再不濟也能向他借,應應急,可兵權要是老落在外人手里,她睡都睡不著的。特別是現在洪全寶落網了,洪家的那個洪全鈺卻不知所蹤,難道他們還留有後手?

    但願是她想太多。

    然而,不好的預感終于還是實現了,就在下一秒,系統冰冷的機械提示音響起︰【罪惡值加1,當前罪惡值4983。】

    宋悅心中咯 一聲,眼珠子一轉,臉色變了,猛然起(身sh n)。

    “皇上……怎麼了?”對面的石桌上,拿著書卷的司空彥目露溫和關切,不知她這是何故。

    “戰袍!”宋悅來不及解釋,快步沖出御花園,讓宮女太監們給她準備,“快馬!還有那柄寶劍,都給朕備上!趕緊傳喚莫清秋,讓他立刻帶(禁j n)軍與朕會合!”

    她終于想到了不對勁的地方在哪。

    昨晚偷偷查看洪府時,並未看到多少兵馬((操c o)c o)練,練武場也十分有限,按照廚房與糧食儲備的數目可以推測出他們家的大致人口,滿打滿算,也不會超過能威脅到她的數值。

    但上一世,被玄司北吞吃掉的兵馬數目,要遠遠超過這個數目幾十倍!

    這只能說明一個問題,洪府除了在家中光明正大的養兵,更將大多數轉移到了別處,甚至是燕都外,以轉移視線,麻痹他人。洪全寶被拖走前那惡狠狠的話語,仿佛應驗了。

    剛才突然增加的罪惡值……怕不是因為他們在外養的軍隊已經攻了過來。

    【沒錯,突如其來的疼痛感並不是宿主的幻覺喲,罪惡值越高,發生這類疼痛的感覺越大,這也是規則的一眾懲罰。不過也有個便利,可以通過痛感確認罪惡值發生的方向,宿主感受到了嗎?】

    “南門……”宋悅垂眸喃喃自語,幾乎本能的確定了方向。

    系統的話,無疑肯定了她的猜測。

    賊老天是在玩兒她吧這是……姬無朝還死在十年後呢,她擅自影響了歷史軌跡,反倒讓死期提前了。

    莫清秋那些(禁j n)軍數量根本不夠,而皇叔那一半虎符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更別說他可能根本不想救……這時候洪家人帶反軍沖入南門,她唯有親自提槍上陣,賭命了。

    那就賭吧,不就是一條命麼。

    宋悅嘴角慢慢上揚起一個冰冷的弧度,眼神逐漸變得堅定,肅然的面色讓周圍的宮女和太監都忍不住噤聲。

    她不奢望單槍匹馬壓制住一隊人,但只要獨守南門,把他們擋在城門外——只要他們不踏入城池,等莫清秋一到,她依然能爭取到喘息的時間!

    【……三思啊宿主!】

    【你現在金丹不夠,血藥都買不起,更何況復活幣都解鎖不了,要命啊這是!】

    宋悅︰做人要樂觀點,萬一我就收集了幾十萬的能量滿載而歸了呢?

    【……雅蠛蝶!混賬宿主!拿我擋劍!】

    經系統這麼一鬧,宋悅心下倒是沒那麼緊張了。不過,盡管說得輕巧,但她知道,自己一年的內力,怎麼說都是不夠的,金戒指太小,而戰場上刀劍又不長眼,她很可能……

    算了,不想了。

    正當她準備走時,忽然余光瞥見了司空彥,他不知什麼時候竟然放下了手里的書籍,跟到了回廊邊,靜靜站在她(身sh n)後。

    司空彥看著她握緊的拳,眸色微微沉下︰“皇上這是準備去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