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總有逆臣想撩朕 > 142.趙夙身份

142.趙夙身份

    總有逆臣想撩朕最新章節!

    跳訂太多, 被FD君攔下了喲∼  只是,現今的姬無朝, 所作所為卻讓他有些看不懂了, 雖然還是天天煉丹,初看上去沒什麼差別……但, 他總覺得他不再像以往那般, 對自己無話不談了。

    這可不是個好兆頭, 他在皇宮里吃香的喝辣的, 也就是仗著這個小皇帝撐腰, 要是失了寵,趙國那邊恐怕……

    正當守衛猶豫著要不要放行的時候,忽然一道明黃色身影從樹後無聲無息地走出, 雙手緩緩背負, 一臉意味深長︰“吳大仙, 連朕的方位都算不準, 這可不是你平日的風格。看來……你也不如傳聞那般神機妙算嘛。”

    吳大仙一驚,回過頭來, 見果真是姬無朝, 連忙跪下大呼萬歲,心下卻疑惑得很。

    他一直注意了姬無朝這幾日的動向,自以為算無遺漏, 卻不想, 他根本不在煉丹房里……按理說, 如果這小皇帝要出來, 他的人一定會發現……

    “臣……臣來得匆忙,還未掐算……”他結結巴巴的解釋著,一面不著痕跡地打量對面的小皇帝,試探性的問道,“皇上,您怎麼不煉丹了?”

    宋悅嘴角一撇,冷睨了他一眼︰“朕的動向,好像還沒人能管吧?煉丹煉得煩了,出來散散心。”

    當皇帝就是這點好,就算現在突然出現在外面,有點可疑,也沒人敢問半句。這些宮人,個個兒都守口如瓶的,而吳大仙嘛……即便有疑問,他也不敢問。

    這吳大仙倒也不是純粹來皇宮騙吃騙喝的,他被趙國中途買通,時常輸送消息。只不過,對歷史上的姬無朝沒有什麼實質性傷害,因為就算是上輩子,他也還沒來得及做什麼,就已經卷鋪蓋滾蛋了。

    根據記憶——馬上,玄司北就會采取行動,派來一個給她下毒的江湖騙子,擠走吳大仙的位置。也就是因為那個神算子在丹藥里藏毒,一下就是好幾年,才害得姬無朝後來的身體一年不如一年的。

    “是……是。”吳大仙腦門上冒出了些冷汗,被宋悅那不懷好意的目光盯得渾身不自在。

    果然不是錯覺……這個小皇帝,現在好像沒以前那樣信任他了,至少不會隨意被他套了話。看來他得尋思著,找個機會再給小皇帝洗洗腦。

    ……

    這天,宋悅依然如同一條安靜的咸魚般躺在皇座上,欣賞著眼前的舞姬的優美身姿,磕著瓜子,一面有一搭沒一搭的和系統閑聊。

    宋悅︰這簡直就是完美的人生!要是打扇的那個小姐姐肯再給我捶捶背捏捏腿就好了……

    【喂!那樣性別不就暴露了!你一定是個昏君吧!】

    宋悅不由得將視線往下瞟,看見自己毫無起伏的胸口,嘴角輕輕一撇。

    其實她覺得……以她這小身板,就算把上衣扒了,估計也沒人能看出來……

    宋悅︰不知道我給小北北的《道德經》他看了沒有……哎,想兒子了。

    【你要敢當著他的面這麼叫,什麼武林高手都不用找了,接他一招,或許能量值直接飆升999。】

    宋悅︰咳……我是說,這一世有我的關懷和教育,說不定他看了那幾本書之後,樹立了正確的三觀,一心向善,沒讓神算子給我下毒呢……

    【我覺得你那些書,全要被小反派拿去墊桌角。】

    宋悅︰呸!

    因為她拐走了玄司北,或許是對他的行為產生了什麼影響,進而產生蝴蝶效應,讓接下來一系列的事件順序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比如說,現在應該到了神算子派人給她獻丹藥的時候,可直到今天,她的生活依然悠閑自在,從未听過下屬來報有關神算子的事。

    “果然,小北扭曲的世界觀或許已經被我拯救了……”她嘴角緩緩上揚起來,不由自主露出了一抹痴漢笑。世界仿佛都柔和了許多,就連身側妖嬈且殷勤的麗妃也好像變得順眼了。

    就在這時,似乎見她望過來,麗妃沖她露出了一抹勾魂攝魄而帶著野心的微笑,水潤的紅唇微張,那凹凸有致的身子突然往她這邊靠了過來,吐氣如蘭︰“皇上,臣妾準備了一個驚喜給您。”

    宋悅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虎軀一震,不由自主往邊上縮了縮,挪開了點兒位置。

    這玩宮斗大戲的妃子莫非也想攻略她?

    她不由得腦補出了各色妃嬪爭寵的劇情,突然就覺得頭大,這些人怕不是會找各種各樣的東西討她歡心?做皇上的感覺確實不錯,可姬無朝喜歡的東西……

    想到這里,宋悅眼皮一跳,嚇得腦中場景盡數破滅,腦補戛然而止。

    “皇上,您這是怎麼了?”麗妃見皇上表情似乎有些不對,下意識看了一下自己的衣著打扮,沒覺得哪里不對。眸光微微一閃,嬌笑著轉頭,對著身邊的宮女道,“把我那錦盒呈上來。”

    宋悅只覺得頭皮發麻,特別是見到麗妃看自己的眼神,那直勾勾盯著獵物的模樣,就像是攻略者看待獵物的神情。

    帝王的身份,讓她享受著最高級別待遇的同時,也讓她整個人像是活靶子一樣,一舉一動都被盯死。不說虎視眈眈的趙國和其他國家,就連枕邊人看待她的眼神,都像是在看一只待宰肥羊,指望著能在她這兒拿到些好處。

    宮女效率很快,顯然已經有人抱著那錦盒等候多時了。當那塊熟悉的錦布被揭開,露出精致的紅色小盒子時,宋悅心中不好的預感已經到達了頂點。

    這個盒子好熟悉……上輩子的記憶里曾出現過!

    “臣妾听說皇上煉丹數日,還是沒能得到那能讓人不老不死的神丹,正好,最近神算子在江湖上名聲大噪,一身的神丹妙藥,治好了許多百姓的頑疾,他有一樣祖師爺傳下來的仙丹,雖不能令人得道升仙,但也足夠讓人長壽不衰。”

    麗妃吹噓了一番她即將獻上的丹藥,滿心以為這次能討得姬無朝歡心了,轉過頭去,讓宮女開啟盒子。

    一枚漂亮的金色丹藥靜靜躺在盒中,一看上去,即知其不凡。

    宋悅深深吐出一口濁氣,看著那枚丹藥,神情僵硬,面色復雜。

    為什麼這枚毒丹還是出現了!雖然重生一次,但還是重蹈覆轍了嗎!她明明有好好教育小司北不要亂害人!

    她還想著,要是和上輩子一樣,神算子和吳大仙比拼道術,擠走吳大仙的位置,才把丹藥拿出來——她完全可以表示吳大仙技高一籌,讓神算子直接滾蛋的,沒想到這次他借著麗妃想要討好她,直接進了宮!

    “皇上,您……”見姬無朝遲遲沒露出預想中的貪婪之色,麗妃完美無缺的笑容終于有些撐不住了,“您不喜歡?”不是說姬無朝最喜歡的就是這些丹藥麼,難道馬屁拍錯了?

    宋悅內心正無比糾結。

    按照姬無朝的性子,她應該喜笑顏開的收下,順便再摟著麗妃香一個,或者直接今晚翻麗妃的牌子。

    正因如此,才更難以抉擇了!區區一個毒丹,收下轉送給別人就是了,但要是受了麗妃的好意……這個膚白貌美大長腿的小姐姐,她真消受不了!

    “這……”她輕輕垂眸,抬眼時又恢復了那一副堪稱憨厚的樣子,“不錯,深得朕心,這份禮物,朕收下了。不過愛妃,朕更好奇的是神算子這人……有機會一定要讓他和吳大仙會會。”

    “臣妾不敢妄下定論。”麗妃掩嘴一笑,對身邊的侍女道,“既然皇上好奇,那就派人去把神算子請來。”

    殿外的神算子一身黑白雙色的道袍,在宮人面前挺直了脊梁,頗有些仙風道骨的氣質,只是突然間,莫名其妙的打了個噴嚏。

    當他被宣進殿的時候,只見金色王座上,一身明黃色的小皇帝姬無朝正摟著麗妃。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姬無朝本尊,發現他沒半點皇帝的正形,心里不免有些看不起。

    果真如傳說中的一樣,小小年紀就有昏庸的苗頭,不學好,倒是會享樂。

    宋悅早已將他的神情收入眼中,笑容愈發和藹︰“朕今天很高興,能親眼見一見傳說中的世外高人。神算子,據說這神丹是你祖師爺傳下來的?”

    “是,它能……”基于江湖騙子的本能,他行了禮之後,就面無表情地開始胡亂掰扯這神丹的功效,表面不卑不亢,心里對姬無朝又輕看了幾分。

    “原來這丹藥如此珍貴……”宋悅點點頭,笑容愈發加大,“既然是你祖師爺的東西,想必你也是忍痛割愛,那朕也不強人所好,將丹藥重新賞賜于你。小碧,愣著做什麼?還不伺候高人把丹藥服下?”

    宋悅意味不明地瞥了玄司北一眼。

    看落腳的方式,他武功絕對不差,現如今連她都發現有人在暗處,以他的觀察力,不可能不知道。

    唯有一種可能……暗處的人,就是他的人,所以他才會如此平靜,任由她牽著手,也根本不怕後面會有燕國軍隊追來,因為此時就算沒有她,他也是安全的。

    姬無朝毒發之時,似乎遙遙听見有人低聲喊了他一聲“尊主”,這個稱呼,在武林中是對地位至高者的尊稱——難道除了明面上的身份以外,他還留有一股藏在暗中的勢力?

    這小子的身份一定不簡單,她現在對他的了解,或許只是冰山一角……

    宋悅又裝作毫無察覺的走了幾步,更加密切地暗中觀察玄司北的動向,果然發現,他的手指輕輕勾動了一下,像是不經意間的動作。可在她眼里,卻是件不得了的大事。

    暗中打手勢?不妙!

    正這麼想著,面前“叱”地一道破空聲傳來,夜色之中,根本看不清對空中是什麼樣的暗器——以她的武功,只能分辨出一個大概方位,但很明確的是,那殺氣是向著他來的。

    宋悅頭皮一緊,本能聯想到玄司北剛才的手勢。他要想殺她,根本不用費力讓手下人偷襲,自己動手絕對更快,但他偏偏沒這麼做……不好,是試探!他懷疑她有武功,想看她在危難之下做出的本能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