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水滸逐鹿傳 > 第五百三十八章 準備決戰(求訂閱!)

第五百三十八章 準備決戰(求訂閱!)

    …

    前腳剛收到泰封被滅的消息,後腳梁紅玉就又來稟報,吳到了。

    很快,吳就來到皇宮中拜見李衍。

    吳就一拜在地,道︰“微臣吳拜見君上!”

    讓吳沒想到的是,李衍竟然走下大殿,然後將他扶起,再然後上下打了他一會。

    與兩年前的稚嫩相比,如今的吳又黑又壯,還有一股百戰將軍的威武氣勢。

    李衍點點頭,道︰“不錯,像個將軍了。”

    吳呲牙一笑,笑容之中還有一絲靦腆。

    李衍估計,也許只有自己這個主公才能從吳身上看到這絲靦腆了吧。

    李衍道︰“這兩年你打得很不錯,保住了梁山泊,保住了咱們的根。”

    吳拜道︰“能保住梁山泊非吳一人之功,如果沒有阮小二統制和白瓦爾罕軍師,僅憑吳一人,絕不可能保住咱們梁山泊,有阮小二統制和水一軍鎮守梁山泊,宋軍不付出巨大的代價,是絕到不了咱們梁山大寨,而等宋軍歷盡千辛萬苦到達咱們梁山大寨,就得面臨白瓦爾罕軍師研發的奔雷車攻擊,那奔雷車,一丈四尺闊,二丈四尺深,三丈高矮,三輪,八馬,一轅,中分三層,上一層大銃,中一層強弩,下一層長矛利鉤,車後還有四個翻山輪,車在前,馬在後,平坦處,馬駕車,險難處,車帶馬,三輪八馬,只用一根車轅,妙處只在那小輪上,轉折最靈,車下有簧板,輪邊有尖腳,哪怕八尺闊的壕溝,五尺高的拒馬,都阻它不得,又用生牛皮、人發、綿紙裹住,槍箭包括咱們的飛雷炮和轟天雷不能傷其分毫,攻守兼備……那張叔夜也不知從哪里找來了那麼多高手,各個武藝高強不說,還有不少奇人義士,若非張叔夜和高俅不合,若非咱們有奔雷車,咱們梁山泊必教宋軍攻破了。”

    關于張叔夜聚集起來的一眾好漢,李衍已經有所耳聞。

    而且,李衍已經知道,那些好漢之中有自己的兩個岳父陳希真和劉廣。

    可以說,張叔夜所聚集的那些好漢,跟水泊梁山有著錯綜復雜的關系。

    對此,李衍準備派柴進和燕青去招降那些跟水泊梁山有關系的人,最不濟也要緩解一下之前的對立關系,為將來招降他們做準備。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現在李衍還顧及不上這些小事。

    見吳如此推崇奔雷車,李衍問︰“你可將白瓦爾罕和奔雷車帶來了?”

    吳答道︰“帶來了,微臣還將王煥、項元鎮、韓存保、王文德、張開、徐京、楊溫、李從吉、梅展等九節度以及劉夢龍和牛邦喜帶來了。”

    吳和阮小二大敗十節度和建康水軍,並捉了王煥等九節度和劉夢龍、牛邦喜的事,李衍早已得了吳的稟報。

    那是一年前的事了。

    當時,高俅久攻梁山泊不下,不得已,將張叔夜調來。

    靠著張叔夜帶來的一眾奇人義士和健康水軍,宋軍終于突破阮小二的封鎖,攻上了梁山。

    不過

    高俅怕張叔夜搶了他自己的功勞,所以,命張叔夜帶領本部壓陣,讓黨世英、黨世雄兄弟和十節度率領八萬大軍去攻打宛子城。

    起初,黨世英、黨世雄和十節度攻得非常順利,連破水泊梁山兩道關隘。

    可等到黨世英、黨世雄和十節度攻到水泊梁山的最後一道關隘時,宋軍遭到了鋪天蓋地般的轟炸。

    黨世英、黨世雄兩兄弟就死在這波轟炸當中。

    十使度老辣狡猾,並沒有跟黨世英、黨世雄兩兄弟搶首攻,因此,站得比較靠後,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波及。

    王煥隨後看準時機,果斷下令攻城!

    七八萬大軍很快分成三波向最後一道關隘沖去,準備用人海戰術一舉拿下這最後一道關隘。

    不成想,就在第一波宋軍快要攻到關隘之際,關門突然四敞大開!

    還沒等十節度反應過來這是怎麼一回來,五百輛奔雷車突然從關門殺出。

    在這個奇特的地形當中,五百輛奔雷車絲毫不遜色五百輛坦克,宋軍的七八萬大軍在他們面前不堪一擊,很快就被它們殺得七零八落。

    吳隨後親率大軍全軍而出,一戰而勝。

    狹大勝之威,吳又親率奔雷車殺下了山。

    高俅被嚇得屁滾尿流趕緊率領殘部登上劉夢龍的大船往回逃。

    可那一戰到那根本就還沒有結束。

    阮小二隨後帶領水一軍殺了出來,無數裝滿硫硝干草炸藥的小船順風射出,健康水軍的大船被燒了個大半。

    劉夢龍的大船也著火了,全船人員全都跳下了船,包括高俅、劉夢龍和牛邦喜。

    阮小二派了上百名水中好手去捉高俅、劉夢龍和牛邦喜。

    劉夢龍和牛邦喜寡不敵眾被捉。

    高俅的水性比劉夢龍和牛邦喜差遠了,按說也應該是在劫難逃。

    可在關鍵時刻,張叔夜派出歐陽壽通、劉麟等水中好手將高俅救了上來,高俅才僥幸逃過那一劫。

    後來,吳派人數次搜剿,將四散在梁山上的王煥等九節度全都捉了,荊忠則在那一戰當中死于奔雷車下。

    王煥他們九個臨戰經驗極為豐富,是難得的瑰寶,不論讓他們進入軍事學院傳授他們用一生總結的戰場上的經驗教訓,還是讓他們給梁山軍的將軍擔任參謀長,都是對梁山軍的一種補充。

    劉夢龍和牛邦喜跟呼延慶一樣,是正統水軍出身,能力也不比呼延慶差多少,水泊梁山最不嫌多的就是這樣的水軍將領。

    所以,李衍在很久以前,就下旨讓吳善待王煥他們九個以及劉夢龍和牛邦喜。

    李衍親自接見了王煥等人,勉勵了他們一番,並說水泊梁山以後跟宋國沒有戰爭,將和平相處,他們不用擔心叛國一事。

    當然,李衍重點見的還是白瓦爾罕和他的奔雷車。

    仔細看過奔雷車之後,李衍感慨萬千!

    他萬萬沒想到,古人的智慧如此卓絕,竟然能研制出這麼厲害的戰車。

    李衍當場封白瓦爾罕為工部侍郎,並賞賜了美女兩名,一萬元衍幣。

    美女和一萬元衍幣就不說了,只是錦上添花的東西,關鍵是工部侍郎,這可是正兒八經的正二品高官,從職位上來說,相當于後世的部長,在工部僅次于工部尚書湯隆。

    由此可見,李衍對于奔雷車的震驚和對于白瓦爾罕的重視。

    看完排列得整整齊齊的一千二百輛奔雷車,李衍看向遼河對岸,那里是金軍的駐扎之地。

    李衍默默的說道︰“完顏阿骨打,我已經準備好決戰了,你呢,準備好了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