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歷史背後有個鬼 > 第七章藍色的湖白色的樹

第七章藍色的湖白色的樹

    第七章藍色的湖白色的樹

    寧夏四人走進了座神秘的園子。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湖泊,與天空擁有著一樣藍色的湖泊。不,是要比天空還要藍的湖泊。

    “這…”四個人都看呆了。

    “這是我見過最藍的水了。”寧夏忍不住感嘆道。

    “我也是。”未希看著藍色的湖水發呆的說道。

    “你們看湖的中心,好像有一顆樹!”突然、韓離指著湖中心說道。

    寧夏三人也跟著望去,又是一陣驚嘆。藍色湖水的中心長著一顆似雪一樣白的樹,葉子是白的,樹干是白的,連樹下的地面也是白的。

    “太不可思議了。我不是在做夢吧”未希揉揉眼楮說道。

    四人都疑惑的看了看對方。又看向那個白色的樹。

    突然,未希痛苦的尖叫了一下“哎呀。”

    然後,瞪著寧夏憤怒的說“你干嘛掐我啊!”

    “疼嗎?”寧夏問道。

    “這不廢話嗎?”未希邊揉著被掐疼的地方說道。

    “哦。”寧夏點點頭說道“看來我們不是在做夢。”

    “我靠…”

    一旁的韓離也笑著搖搖頭,在他的記憶里寧夏的脾氣就是這樣。雖然看似文弱,卻總能夠在遇任何麻煩時立刻靜下心去尋找解決的方法。要是說他成熟冷靜吧,卻又總愛在人最苦悶的時候嬉笑玩鬧。

    “說吧。”韓離問向寧夏“現在該怎麼辦?”

    “嗯…那麼白的樹一定要過去看看。”

    “怎麼過去?”

    寧夏摸了摸下巴,頓了一下說道“走過去!”

    “什麼!走過去?”未希又一次叫道,不知道這已經是第幾次叫了。

    韓離也吃驚的看著寧夏,連很少的說話的聶讓也疑惑的看著寧夏。

    “你不會是瘋了吧?”未希張大嘴問道“這是水呀。你當是路啊!想走就走!”

    “走不過那就游過去唄。”寧夏沖著未希笑著說道。

    “我靠…”

    “還是你先走。”寧夏又笑著對未希說道。

    “什麼?”還沒等未希反應過來就已經被寧夏給推向湖里。

    “寧夏。你大爺的。”被推倒的黎c泛站起身來指著寧夏罵道。

    寧夏還是在笑眯眯的看著未希,就連韓離和聶讓也發呆般的看著未希。被看得非常不自然的未希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這時,寧夏的手指正指著他的腳下示意他往下看。當他的頭低下時,才發現自己正浮在湖面上。更確切的說是站在湖面上。

    “天哪。真的可以在水上走?”未希痴痴的看著這不可思議的景象,好久才回過神來。抬起頭才發現寧夏他們早就已經朝湖中心走去了!

    “等等我!”

    “……”

    “你怎麼知道這水面上可以走人?”韓離問向寧夏。

    “猜的!”看著韓離不相信的表情,寧夏接著說道;“其實我是真的不知道。看到這里面一只魚也沒有,就突然間想起了死海?”

    “死海?”

    “嗯。我感覺這個湖很可能跟死海有一樣的特征。”

    “含鹽量比較濃的水,密度就越大。”

    “嗯。”

    “難怪你剛才敢那麼做?”

    “可惜,我分析的恐怕是錯的!”寧夏嘆了口氣說道。

    “錯的?”

    “你摸摸你的鞋底就知道了。”寧夏指了指韓離的鞋說道。

    韓離伸手去摸自己的鞋底,一下子呆了,“是干的!”

    “沒錯。”寧夏抿了一嘴說道。

    這時,落到後面的未希也追了上來。大口大口的喘了幾下氣,說“可算讓我給追上了。”

    突然,湖面強烈的震動了一下。

    “快跑。”聶讓第一個反應過來,便立即大喊了一聲。

    四人便立刻朝湖中心跑去,就在湖面上似乎有什麼東西消失後。這四人都已經順利的躍到了湖中心的地面上。只不過…

    “哎,呦,喂,我的寶貝啊!”只有未希一個人蹲在地上對著湖水痛苦的嚎啕著

    “先是隻果五給喂了怪物,接著又是好不容易弄到的寶貝給掉進湖里,現在更是被困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受罪。跟著你們,我他媽的就一直是在倒霉。”

    “喂喂。”韓離用腳踢了踢蹲在湖邊的未希說道“你要是心疼你的寶貝,可以跳進湖里面把它撈上來嘛!”

    “你當我傻啊!”未希扭過頭,滿臉哭喪的說“這湖這麼邪門,我要下去了還上的來嘛!”

    “嗯。看來他還真不傻!”韓離笑著對旁邊的寧夏說道。跟寧夏呆久了的韓離慢慢的也沾染上寧夏毛病,學會了在緊張中尋找一些樂趣。

    未希痛苦了一陣後,扭過頭看向正坐在樹下的三個人。先是面無表情看著湖水的未希,再是正依著樹閉目養神的韓離,接著是正在觀察樹的寧夏。

    就在同時寧夏也感覺到未希的目光,扭過頭來對未希笑了笑。

    “喂,你別笑。”未希伸出擋住自己目光“每次你一沖我笑,我就要倒霉!”

    “你渴不渴啊?”寧夏還是在笑。

    “渴又能怎麼辦!這湖里的水你敢喝嗎?”未希一邊用手擋著自己不讓自己看到寧夏的笑臉卻又忍不住問到。

    “說來也奇怪,自從醒過來以後。一直到現在,差不多有一天的時間了。但我卻也一點也沒覺得渴,也不覺得餓。”韓離看著寧夏說。

    “我也是。”未希立刻跟著說道。

    “哦,那算了!本來想犒勞一下你剛才開鎖有功,給你弄點東西讓你解解渴。”寧夏撅了一下嘴說“看來不用了!”

    “什麼東西?”未希立刻倆眼冒金星的撲到寧夏身旁說道。

    “你不是不渴嘛?”

    “我現在又渴了,快說是什麼東西?”未希晃著寧夏的肩膀說道。

    “上面!”寧夏用手往上指了指說道。

    “上面?”未希朝著樹上看去。

    白色的樹長滿了白色的樹葉,濃密的連一絲光都透不下來。還好,以盜為生的未希眼力可是比常人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像是一眼就看到什麼,然後縱身一躍。伸手向樹葉深處插去,像是要掏出什麼一樣。整個過程都發生在一躍一落之間。然後,一看似鴨梨形狀的半透明的物體擺在黎c泛的手上。

    “好身手!”韓離和聶讓兩人心中皆是一聲贊嘆。

    “厲害,厲害,不愧是神偷小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