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武都市 > 第八百一十章 泰坦尼克號

第八百一十章 泰坦尼克號

    仙武都市正文第八百一十章泰坦尼克號戲劇結束。

    虞子璇在白石鎮進行了一些簡單的走訪。

    她回來對項雲說︰“我打听了一些有關布萊登子爵的事情,他在白石領有著非常高的聲望以及支持度,制定並履行了很多正確的決策,絕大多數本土帝國居民都對他們的領主感到滿意。”

    項雲點頭︰“這麼說布萊登是一位好領主。”

    虞子璇則說道︰“白石子爵事必躬親、勤政愛民,他的治理之下,白石鎮確實越來越好,如果只從治理領地這方面來看,他確實是一個比較理想的領主。”

    項雲問道︰“有沒有打听到其他值得關注的事情?”

    “倒是還有一件秘聞。”虞子璇眼波微轉說︰“十年前白石城堡爆發過一次大火,根據白石鎮居民的說法是人為的,據說當時有外來刺客企圖刺殺白石子爵,讓白石子爵險些喪命,幸虧子爵夫人出手,擋住了這些刺客。”

    說到這。

    她停頓一下。

    “關于這個子爵夫人,也有很多有意思的傳聞,有人說她是一位實力強大的奧術法師,只是對于她出生什麼家族,卻沒有人知道,很可能並不是貴族。”

    不是貴族卻成了子爵夫人。

    這在奧術帝國是非常罕見的。

    帝國貴族可以養情人,可以有很多的女僕。

    但,一位貴族的正妻,一般情況之下必須也是一位門當戶對的貴族之女,這是傳統,很少見特例。

    虞子璇說道︰“你對這件事情怎麼看?”

    項雲輕輕敲打了一下桌子說︰“看樣子,我有必要拜訪一下這位白石子爵了。”

    虞子璇問道︰“這件事情還沒有仔細調查,我們直接就去拜訪,會不會打草驚蛇?”

    項雲說︰“不用擔心,這個鎮子的情況並不復雜,我已經把所有事情搞清楚了。”

    虞子璇不知道項雲是什麼時候把事情搞清楚的,他也不曉得項雲為什麼這麼篤定,這些問題都不重要,既然項雲有自信,那麼一切都好說。

    她信項雲。

    “我們應該以什麼名義拜訪白石子爵?”虞子璇問︰“是否需要拿出外公的信物?”

    “公爵的名頭亮出來,未免太過招搖。”項雲搖頭說︰“暫時還用不著。”

    當天。

    項雲來到紅玫瑰劇團下榻的地方。

    當得知華夏人項雲前來拜訪,路易斯立刻叫人將他接過來,然後一臉期待地問道︰“不知道閣下對我們紅玫瑰劇團的奧術戲劇有什麼想法?”

    項雲禮貌性笑了笑然後說︰“很精彩的演出,將奧術特效與戲劇效果結合,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視听盛宴,在華夏還從來沒有人做過類似的嘗試,可以說讓我大開眼界。”

    路易斯干了一輩子奧術戲劇,可以說奧術戲劇就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好像是一位藝術家的作品得到外國貴客的欣賞,並且給予了相當高的評價,藝術家心中難免會升起幾分自豪。

    藝術是沒有國界的。

    自己的奧術戲劇就算放到東方去,

    那也一定會引起轟動以及共鳴,路易斯對此深信不疑。

    項雲說到這話音一轉說︰“不過我倒是覺得,奧術戲劇的故事與劇情方面,還可以做出更多的嘗試與開拓。”

    路易斯眼楮一眯。

    在奧術戲劇方面,他是非常投入的。

    當听見項雲確實可以給出一些不一樣的意見,這位老導演立刻露出感興趣的表情,吩咐自己的孫女海伊娜泡一杯咖啡,坐下來仔細商量。

    項雲端起咖啡淺品一口贊道︰“好咖啡!”

    與華夏盛行靈茶相比。

    帝國最流行飲品就是靈脈咖啡。

    上等的靈脈咖啡通常采摘自靈脈中孕育的咖啡豆,這種咖啡豆中蘊含精神的能量,可以滋補提振精神,使人感到神清氣爽十分愉悅。

    此外,咖啡中的靈氣,對身體以及修煉,都有一定的好處。

    項雲在揚州城的時候,很少喝到這麼正宗的咖啡,最主要原因還是華夏的靈脈並不太適合孕育出這種靈植作物,即使將西方的咖啡樹移植到華夏去,也是很難在華夏的靈土里生長成熟。

    路易斯問︰“不知您對戲劇故事以及劇情有什麼改良的建議?”

    項雲搖頭說︰“對于紅玫瑰劇團的奧術戲劇,我也沒有太多可以改良的地方,但是我認為奧術戲劇創作,不應該單純追求驚險刺激,故事也不應該被傳統的騎士題材所約束。”

    這一番話。

    其實路易斯是很贊同的。

    整個帝國上上下下都盛行騎士故事。

    無論題材怎麼變,無論表達方式怎麼變,說白了還是勇士打敗魔王拯救公主這一套。

    作為一輩子都在搞戲劇創作的人。

    路易斯對于這個現狀也是不滿的,只是他嘗試做過一些創新,但最終的反響都不太盡如人意,可見人們還是喜歡看喜聞樂見的故事。

    “奧術特效以及特殊的表達方式,確實可以讓人有一種身臨其境的美妙體驗,尤其是讓人震撼與刺激的特效畫面,這也是奧術戲劇最大優勢之一,但我覺得正是因為奧術特效,能輕易展現不可思議、富有想象力、沖擊力的畫面,反而約束在戲劇故事之上的研究與突破。”

    路易斯有些吃驚了。

    他沒想到這個外來者對奧術戲劇思考這麼深刻。

    正如項雲所說的一樣,奧術是奧術戲劇的優勢,但也正因為這個優勢太大,反而讓人忽略其他方面的投入。

    項雲說︰“但我認為戲劇最吸引人的地方,終究還是人物之間的關系以及沖突,我相信一位偉大的藝術家,不該被固有的套路所約束。”

    “你說得很好。”路易斯嘆了口氣說︰“創新一直都有人在嘗試,但是成功者寥寥無幾。”

    “嗯,我認為,不是創新不好,而是做的還不夠好。”項雲說到這,他取出一份寫好的東西遞給路易斯,“這是我一時興起,寫下的故事劇本,請您過目。”

    什麼?

    劇本?

    一個外行人怎麼會寫劇本呢!

    路易斯不免有些輕視,不過出于禮貌,還是把劇本給拿了過來,翻開第一頁,掃過故事名稱︰《泰坦尼克號》!

    這是什麼故事?

    從名字完全不曉得這個劇本講得到底是什麼。

    再往下看,看到內容簡介,原來是一個愛情故事。

    路易斯作為當代知名奧術戲劇導演,他當然知道到在故事中糅合一些愛情元素,會更加讓觀眾滿意與喜歡,但是單純以愛情作為主體,未免也太單薄了。

    再掃一眼大綱目露。

    這個故事。

    沒有激烈的打斗。

    沒有強大的反派。

    沒有勾心斗角以及險惡的陰謀。

    主角既不光輝、也一點不高大,無論怎麼看也不會讓觀眾喜歡,看來外行人就是外行人。

    不過就在路易斯這麼想著的時候。

    他繼續往下看去,很快發現,這個故事,似乎沒有自己想象中這麼簡單。

    這《泰坦尼克號》盡管是一個愛情故事,但是表達的方式卻與帝國傳統戲劇風格截然不同,更加貼近生活,讓人有很強烈的代入感。

    與喜大普奔的圓滿結局不同。

    《泰坦尼克號》的故事結局是徹頭徹尾的悲劇!

    可就是這樣一個發生在小人物身上的愛情故事,卻充滿了浪漫、自由、悲壯的色彩,足以成為讓人銘記的經典。

    路易斯看完劇本。

    他立刻以奧術戲劇形式。

    將這個故事在腦海中推演一遍。

    路易斯很快就發現,這個愛情故事,特別被搬上奧術劇場。

    首先,他盡管沒有激烈的打斗,但是超級巨型豪華游輪,以及爆發海難時的滔天巨浪等等,這些畫面都可以通過奧術特效來展現的淋灕盡致,依然可以給人一種強烈的視听體驗。

    最重要的是。

    這一個故事是對傳統敘事方式的一種突圍。

    戰爭、戰斗、魔王、英雄、騎士、國王,這些題材早就泛濫了。

    如果可以推出一個與眾不同,以純愛情做為主旋律的奧術戲劇,再搭配一些震撼的畫面與特效,或許同樣可以引起轟動。

    一旦成功。

    紅玫瑰劇團將更上一層樓!

    這不正是路易斯一直想做的事情嗎?

    他早就想對死板的創作方式作一些改變了!

    這個故事只要改編好了,他就是一個偉大的奧術戲劇!

    路易斯想到這,有些激動起來,“您真是一位大才,沒有想到您能寫出這麼偉大的故事以及劇本,這給了我一個一個全新的創作思路以及方向。”

    項雲看著路易斯老爺子笑而不語。

    開玩笑,如果還搞不定你這老頭子,那位上輩子白活了!

    這故事之經典無需置疑,項雲也並非完全抄襲,他在將這篇故事寫出來的時候,根據這個世界的風格做了很多的調整,融入一些魔法以及海洋魔獸之類的元素,讓它更貼近這個世界。

    “毫無疑問!”

    “這是一個精彩的故事!”

    路易斯情緒有些激動起來,“項雲先生,如果你成為編劇,那麼一定會是一個偉大的編劇。”

    “我希望買下這個故事,將它改編成奧術戲劇,請您開一個價吧!”

    他露出很有誠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