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帝王燕︰王妃有藥 > 第838章 你很喜歡他吧

第838章 你很喜歡他吧

    三日後。

    在雪族的冰屋里,孤飛燕和君九辰同時醒來。

    孤飛燕的意識還停留在北海岸邊,她一睜開眼楮就立馬坐起來,大喊︰“君九辰!”

    君九辰就躺在她身旁,一睜眼就听到她喊他。他抓住了她的手腕,輕聲︰“我在。”

    孤飛燕急急轉頭看去,見著君九辰的淺笑,松了一口氣。

    這時候,守在一旁的唐靜他們也都松了一口氣。唐靜打趣地說道︰“瞧瞧,昏迷了都還惦記著!”

    孤飛燕回頭看去,只見唐靜他們幾個站在一旁。她雖然清醒,卻還是有些迷茫。她一邊坐起來,一邊問道︰“我,我們獲救了?”

    唐靜道︰“我們去晚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等著你們醒來告訴我們呢!你們這一昏迷就三天三夜,若是再不醒,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孤飛燕攏了攏眉頭,思索起來。君九辰也起身,他很快就發現自己的內傷全都恢復了,甚至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

    怎麼會這樣?

    此時,孤飛燕也感覺到自己身體的異樣。她說不出哪里不對勁,就感覺跟之前不一樣了。君九辰道︰“莫非是乾冥和鳳之力保護了我們?”

    孤飛燕不敢肯定,她朝唐靜看去,問道︰“孤雲遠和百里明川呢?還有逐雲宮主,可別讓他們逃了?”

    唐靜無奈地搖頭,“我們沒見著孤雲遠,就看到百里明川逃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們倒是趕緊說說呀!”

    孤飛燕稍稍回憶了一番,遂將發生的事情都說出來。唐靜十分意外,沒想到孤雲遠會是那樣的人,更沒想到孤飛燕和君九辰都負重傷,竟還能自救,而如今竟一點傷都沒有。

    甦夫人忍不住開了口,“莫非真是乾冥之力和鳳之力保護了你們?”

    “武學上倒是有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說法。”

    君九辰一邊說,一邊伸出手來,召喚出乾冥之力。果然,雖然自己並沒有參透乾冥劍術的第三奧義,但是,他對乾冥之力的駕馭分明比之前更加嫻熟了。

    見狀,孤飛燕也連忙召喚出鳳之力。果然,她也有類似的感覺,她已經可以自由掌控十品鳳之

    本章未完,請翻頁

    力了,並不存在晉級的可能,但是,她對鳳之力的駕馭變得隨心所欲多了,不似之前那樣費盡。

    甦夫人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只要二位主子沒事便好!”

    君九辰和孤飛燕都沒說話,兩個人都眉頭緊鎖,一臉若有所思,想的都是孤雲遠。君九辰琢磨的是自己和孤雲遠較量的過程,而孤飛燕腦海里則全是孤雲遠那邪佞恣意的表情,揮之不去。

    這時候,錢多多打斷了他們的思緒。錢多多道︰“燕兒姐姐,你們若是沒事了,就趕緊去審一審逐雲宮主吧!她都快瘋了,再不審就什麼都審不出來了!”

    瘋了?

    孤飛燕和君九辰都很意外,孤飛燕連忙問道︰“怎麼回事?”

    錢多多道︰“你們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孤飛燕和君九辰急急下榻,臨出門了,孤飛燕才發現牧然和金叔都不在,她問道︰“錢兒,你爹沒事吧?還有牧然?”

    錢多多答道︰“我爹爹凍傷了,大夫說沒治個半年是好不了的,這兒天寒且藥材匱乏。我已經令人護送他送回黑森林,讓我娘來照顧。”

    孤飛燕松了口氣,道︰“治得了便好,要不都不知道如何跟你娘交代了。”

    錢多多補充道︰“牧然還好,就是需要臥榻調養幾日。”

    孤飛燕點了點頭,這才同君九辰一道往關押逐雲宮主的冰屋走去。

    冰屋牢房的門一打開,只見逐雲宮主被吊在刑架上。她低著頭,披頭散發,口中念念有詞,狼狽至極。對于孤飛燕他們進來,她無動于衷,口中仍舊繼續念念有詞。

    孤飛燕和君九辰面面相覷,走近認真一听,竟听逐雲宮主不斷地重復著“孤雲遠”這三個字。孤飛燕和君九辰都記得很清楚,當時孤雲遠出現的時候,正是逐雲宮主的喊聲提醒了大家。

    很明顯,逐雲宮主認識孤雲遠!而且,她似乎對孤雲遠有執念!

    能認知孤雲遠,又有著一張陰陽臉,這逐雲宮主到底是什麼人?還有百里明川為何會成為她的傀儡,為何又會跟孤雲遠勾結?

    孤飛燕有太多的疑問了,她特意尋來了椅子,打算好好審一番。

    她道︰

    本章未完,請翻頁

    “你到底是什麼人?”

    她道︰“百里明川和你什麼關系?和孤雲遠又是什麼關系?血戾是何物?”

    她道︰“千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夢族是怎麼被滅的?”

    她道︰“你養著季江蘭作甚?”

    孤飛燕一個問題一個問題接著問,逐雲宮主卻仿佛沒有听到一樣。一動不動地,繼續喃喃著“孤雲遠”這三個字。

    孤飛燕眼底閃過一抹復雜,又問︰“你和孤雲遠是什麼關系?你你莫非也活了千年?你是當年九黎族的奴?”

    終于,逐雲宮主的喃喃聲停下了。

    孤飛燕很確定自己說到了逐雲宮主的是痛點,她繼續道︰“你的臉是怎麼回事?莫非當年九黎族讓奴族鮫人都化上陰陽妝,同你有關?”

    這話一出,逐雲宮主猛地就抬起頭,朝孤飛燕看來。她比三日前更蒼老了,臉上布滿了皺紋,半男半女的臉猙獰起來,像極了老妖怪。而最可怕的卻是她那雙憤怒的眼楮,里頭寫滿了殺意。

    對上逐雲宮主的眼楮,孤飛燕非但沒有膽怯,反倒繼續刺激她。孤飛燕又道︰“你很喜歡孤雲遠吧?”

    剎那間,逐雲宮主眸中的怒火突然全熄滅了,取而代之是一種無法名狀的哀愁,淡淡地似三月的煙雨,朦朦朧朧,揮之不去。

    到底有多麼喜歡他呀,才會無論何時何地何人提及了“喜歡”這個字眼,她都會不自覺拋下所有情緒,心中浮上哀愁。

    孤飛燕只是猜測,見了逐雲宮主這反應,她就心中有數了。

    她眼底閃過一抹狡黠,立馬威脅道︰“孤雲遠在本王妃手上,本王妃問你什麼,你最好如實回答。否則,本王妃保證你這輩子都見不著他!”

    逐雲宮主的眸光驟變,她終于開了口,“你敢!”

    孤飛燕暗暗冷笑,這老女人果然是快瘋了。她在北海岸邊被乾冥和鳳之力震開後,並沒有昏迷,她應該知道孤雲遠逃了的。她居然會不清楚!這也好,抓住了這個把柄,不怕她不說實話!愛過的人都知道,愛會讓人變傻。

    孤飛燕輕輕而笑,“那我就先去斷了他的雙手,讓你見識見識!”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