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全能護花學生 > 第兩千零二十四章 天誅掌

第兩千零二十四章 天誅掌





    全能護花學生正文第兩千零二十四章天誅掌重新落入擂台上後,四號青年沒有任何的停頓,迅速的調整自己的情緒和狀態,再一次回到了戰斗狀態。

    地虎似乎也被四號青年這個突然的反轉給愣住了,反應過來後,地虎沒有任何的猶豫,整個身軀以浪涌式的姿態徑直的撲向四號青年。強烈的沖擊姿態,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四號青年見狀,立馬低下了身子,以最快的速度在地面上滾動了幾下,僥幸的躲開了地虎的猛烈攻擊。

    不過地虎並沒有停頓,發現四號青年開始閃躲了,它變得更加猙獰了,狂吼了一聲,揮舞著爪子,再次沖向了四號青年。而這一次,速度很明顯的提高了一個程度。

    本來兩者的距離就沒有幾米,所以地虎這突然的加速攻擊,讓四號青年已經來不及躲開了。這個時候,只能選擇硬拼。

    四號青年似乎早已經預料到會有這一擊,只見他直接揮舞著半靈器。以軟刀的姿態,像是一條繩子一樣,徑直的迎向了地虎。

    而地虎是以雷霆式的攻擊沖過來的,並不會去躲閃。所以四號青年的軟刀就像繩子一樣,成功的纏繞住了地虎兩只攻擊的爪子。

    雖然纏住了地虎的兩只爪子,但是卻並沒有躲開地虎的攻擊。地虎的兩只爪子,直接順勢撞在了四號青年的肩膀之上,四號青年承受不住,嘴角溢出鮮血。

    身體也隨著地虎強大的沖擊力沖開了擂台邊緣的欄桿,朝著擂台在沖去。這一下,本來是必輸的。但是結果,卻是有些令人意想不到。

    因為四號青年的雙手在死死的抓著手中的刀柄,而軟刀的另一頭,則是緊緊的纏住了地虎的兩只爪子。

    所以,本來他會隨著這個力度,直接沖出去的。但是因為軟刀的作用,讓他整個人以仰躺的姿勢定格在擂台邊緣。而這個時候,時間到了。

    “時間到”隨著測試官的聲音響起,四號青年也重重的松了口氣,直接順著倒在了地面上,胸口一陣一陣的起伏著。不過很快,他想到了什麼,然後連忙站了起來。

    “四號,讓我看看你的傷勢”剛起來,測試官便開口說道。

    雖然四號青年的整個應對過程中是最刺激,最驚心動魄的。但是最後,還是沒有避免開,受到了地虎的攻擊。地虎那強烈的攻擊,硬生生的打在身上,內傷肯定是有了。

    如果嚴重的話,就算四號青年撐過了最後的時間,也會被淘汰的。所以此刻,眾人的目光都在緊緊的放在四號青年身上,等待著測試官給出的答案。

    “你很想留下來”測試官簡單的檢查了一番,微微思索了一下,然後開口問向四號青年。

    “我自知自己實力不足,但是我很想留下來,因為這是我的目標。”四號青年听言,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忍住肩膀上的疼痛,滿臉認真道。

    “你的傷雖然不輕,但是勉強可以過關。不過你可要想好了,明天就是正規賽了,

    如果明天你的傷不能好的七七八八,後面肯定會再次被淘汰的。我就講這麼多,是留下還是離開,你再好好考慮吧,給我一個準確的答案。”測試官猶豫了一下,然後緩緩的開口說道。

    “不用考慮了,不管明天的結果如何,我還是想嘗試一下。教官,我選擇留下來,能給我這個機會嗎”四號青年听言,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開口說道。

    “那你去好好養傷吧一天的時間,這個傷你盡量恢復吧好啦,接下來,五號”測試官點了點頭,然後朝著人群喊了一聲。

    “謝謝”四號青年听言,頓時滿臉感激了一句,然後捂著肩膀朝著宿舍奔去。雖然他也很想留下來觀戰,但是他不得不為明天的比賽考慮,所以他要盡快恢復傷口,不浪費一點時間。

    而眾人看到一瘸一拐的四號青年,不免有些同情。雖然過了淘汰賽,但是這麼嚴重的傷,一天的時間,就算你吃再多的丹藥,也不可能在一天之內恢復。能恢復個五六成,就已經算好的了。

    明天才是重頭戲,而四號青年淘汰賽才勉強過,那後面的重頭戲基本上是沒有機會的了。沒有多想,視線再次移向了擂台。

    “誅門的天誅掌”當第二十五號青年上台,使出龐大的一掌時,微微勾起了測試官的注意,嘴里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天誅掌這是一門很厲害的掌法嗎”旁邊一些已經通過的人群,听到測試官這麼說,其中一個不了解的青年忍不住問道。

    “不管是拳法還是掌法,其實都差不多的。只要你能把這些招式學到火候,那就能發揮出意想不到的效果。天誅掌,曾經也是風靡一時的高級掌法,但是那僅僅只是建立在練到火候的情況下,威力還是有些驚人的。”

    “像眼前這般,雖然發揮出來有那麼一些威力,但是離真正的火候還差一些。不過年紀輕輕就能練到這種程度,已經算是很不錯了。以後練到火候,也僅僅只是時間問題。”測試官緩緩的解釋了一番。

    听言,眾人沉默了,目光凝視著台上的青年,仔細的盯著他的每一式每一招。雖然測試官說現在威力還沒有到火候,但是剛剛那一掌,直接硬生生的將地虎給擊退了半步。

    要知道,剛才那個七尺青年,有力的拳頭都沒有讓地虎後退。而他卻利用自己的想法,硬生生的將地虎擊退了半步。

    可想而知,對方的天誅掌是有多厲害。而且這還不到火候,那如果到火候,那必定更加不可思議。測試官不在意,但是他們卻不敢不在意。

    不出意外,對方穩穩的堅持住了三分鐘。整個過程,幾乎沒有什麼難度相比之下,一些人卻是很吃力,甚至有的連一分鐘都撐不住。

    雖然實力等級都是一樣的,但是能力有的卻差很多。通過這個比賽,讓他們很清楚的看到了。更讓他們見識到了,各路高手的各種能力,增大了視野。

    “二十六號”很快,輪到了二十六號。目前為止,已經有八個沒有過的了,單從這前二十幾號,不過的概率將近三分之一。這種概率,已經很大了。所以後面的人,沒有一個人是放松的,當然,除了真正有自信底氣的。

    測試官的聲音剛落,之前那個口出狂言的青年臉色波瀾不驚的走了出來。藍眼楮的青年,比賽前說能打死地虎。現在輪到了他,眾人沒有一個不好奇的。

    到底是真的有實力,還是大話。不過看到他那波瀾不驚的表情,以及那眼神中透露出來濃濃的自信,這讓眾人不免有些相信藍眼楮青年了。

    目前為止,已經有幾個人能讓地虎難堪的了。也就是說,如果這是一場廝殺,估計地虎早就已經被解決了。所以,能打死地虎,也是有可能的。

    藍眼楮青年沒有說話,而是慢騰騰的走向擂台他沒有花里胡哨的方式,而是像普通人一樣,從樓梯走上了擂台。一步一步的舉動,讓台上還是精神如牛的地虎也忍不住凝視了起來。

    往往表現的越是平淡,反而威脅力會越大。地虎似乎也總結出了這個經驗,所以此刻它沒有立馬出擊,而是凝視著藍眼楮青年。

    正當眾人期待出擊的那一刻時,異變發生了。只見地虎原本怒視的眸子,突然間變得有些奇怪。很快,這種奇怪變成了微微的呆滯。

    再接著,呆滯的神色越來越明顯。此時的地虎已經沒有了剛才的威風凜凜,有的只是傻傻的站在原地,像是中邪了一般。

    下一秒,藍眼楮青年身影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他的身影定格在了地虎的位置。而原本的地虎,已經重重的摔倒了擂台下面。

    躺在地面上微微抽搐了一番,最後掙扎了幾下,才勉強站起來。雖然站了起來,但是他們已經很清楚的感覺到,此時的地虎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強烈氣息。

    也就是說,藍眼楮青年這一下,完全重創了地虎。這一幕,讓所有人都震驚了。包括測試官,盯著藍眼楮青年的眼楮,微微皺了皺眉。

    與此同時,另外兩組的擂台之上,也各站著一個人。目光淡淡的瞥著被他打下去的半靈獸,一抹輕微的藍光從眼眸中一閃而過。兩位教官,都微微皺下了眉頭。加上第一小組,也就是三個。

    “三分鐘雖然沒到,但是對手已經沒了。不知道,我這算不算過”藍眼楮青年站在擂台上,朝著測試官淡淡的開口問道。

    聲音很平淡,但是卻帶著濃濃的得意。這樣的結果,不管換做是誰,確實讓人有些得意。時間雖然沒到,但是對手已經落下擂台了。這樣的結果,只能說明一個原因,自己太優秀

    “你叫什麼名字,說說自己的背景”測試官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開口問道。

    “怎麼上古林家不是面向全國各地的人士招生嗎好像並沒有什麼背景身份要求吧”藍眼楮故意開口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