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烽火文途 > 第一百三十七章︰軍用靈舟內靈紋

第一百三十七章︰軍用靈舟內靈紋

    第二天一早,姚若愚、宋凱、蔣思羽三人就來到了合州南部的碼頭,冰點點等溫州商行的眾人則早就趕到了這兒,正在指揮伙夫往船上搬運一只只極為沉重的箱子。

    瞧見宋凱出現,正在和一名中年人說著話的冰點點趕緊蹦蹦跳跳地迎上來,嘻嘻笑道“宋凱,你總算來啦!”

    見她就顧著宋凱,姚若愚忍不住失笑道“冰姑娘,你這是純粹把我們給忽視了啊?”

    “瞎說!哪有?”冰點點聞言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發,隨即笑道,“你們喊我點點好了。”

    點點頭,姚若愚微笑道“點點,我們大概多久能到溫州?”

    “大概**天吧!”想了想,冰點點笑著回答道。

    見他們幾人寒暄過了,先前與冰點點說話的那名中年人快步上前,朝著姚若愚作揖一禮,肅然道“溫州商行紀倫,見過城邦領袖。”

    伸手一扶,姚若愚微笑道“紀先生客氣了,不必多禮。”

    紀倫順勢直起(身sh n),恭敬道“領袖三敗陽谷軍,以三境之(身sh n)力壓三名五境,讓天下群雄都驚懾您的武力,可是這些(日r )子來,紀倫已知領袖在商業一道上的能力,深感敬佩。“

    知道紀倫說的是自己頒布的幾道詔令,姚若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頷首道“先生客氣了,姚某不過是拾人牙慧罷了,算不得什麼大才。”

    紀倫聞言一愣,驚喜道“莫非這些政策都是他人所想?”

    “咳咳,紀叔叔,這時候就不要說這些了啦!”見紀倫喋喋不休地與姚若愚說話,冰點點有些無奈地摸了摸額頭,隨即說道,“我們先登船吧。”

    紀倫這才反應過來,趕緊作揖賠罪,姚若愚自然也不在意,揮揮手就示意無妨,隨後眾人就紛紛登上冰點點等人的船只。

    站在甲板上,姚若愚忽然若有所覺地看了眼腳下木板,(身sh n)側的蔣思羽見狀頓時輕笑道“怎麼,感覺到了?”

    “嗯,有靈能的波動,似乎是靈陣?”微微皺眉,姚若愚眼中不(禁j n)浮起幾分警惕。

    蔣思羽則是一笑,解釋道“別緊張,這是船底布置的靈陣,能夠增幅船只的行駛速度。”

    “思羽你怎麼知道?”姚若愚頓時詫異道。

    笑了笑,蔣思羽回答道“昨晚柯大義與我說的。”

    “柯大義?”姚若愚微微一愣,從武隆回來後,此人也曾來拜見,自己已經給他抹除了靈魂鐐銬的(禁j n)錮,不過對方還是願意留在合州城,自己也就沒有趕他走。

    呆滯了一會兒,姚若愚才失笑道,“他現在在你手底下干活?”

    蔣思羽微笑道“差不多吧!我的紅衫軍是步軍,主要培養弓箭手與刀盾兵,不過前些(日r )子考慮到合州城位于三江匯流之地,萌萌噠她打算組建一支水軍,由我擔任統領,正好柯大義來投,就讓他當了我的副手,我離開後,他也會暫時接管水軍。”

    微微頷首,姚若愚問道“他怎麼樣?”

    蔣思羽微笑道“還行,大約是忌憚于你,所以他表現的很老實。”

    听她如此說,姚若愚便隱約猜到蔣思羽已經知道了柯大義是迫于心魂受到(禁j n)錮才會來投靠的,不過此事與他無關,合州城有許@熔坐鎮,區區一個柯大義根本翻不起什麼風浪來。

    忽然,姚若愚指了指腳下,疑惑道“對了,我還是第一次听說船只底部可以布置靈陣,一般靈陣不是都消耗很大麼?”

    “那是老歷史了?”有些疑惑地看了眼姚若愚,蔣思羽解答道,“七年前,大宋工部發明了一(套t o)靈陣精簡法,能夠大幅度減少靈陣的消耗,真正把靈陣發展到了民用的區域,這艘船只就是工部第一批研制出來的風型貨船,行駛”

    “這種好東西,怎麼弄到的?”姚若愚頓時好奇道。

    蔣思羽聞言頓時摸了摸腦門,饒是她這般恬靜的(性x ng)子,此刻都(禁j n)不住太陽(穴xu )有些發疼,好半晌才嘆息道“你難道都不看吳雪那兒遞交上去的(情q ng)報麼?溫州商行號稱華夏第一商行,其會長更是如今華夏的活財神,手眼通天,當年這批貨船剛剛出來,他就購置了四條。”

    “我去,有錢人啊!”姚若愚不覺失笑道。

    蔣思羽輕輕點頭,繼續說道“是的,冰點點是溫州商行順位第二股東的獨女,極受寵(愛 i),所以這次她出來,商行專門配了一條船給她。”

    “富二代?”咂咂嘴,姚若愚忽然看向正在糾纏著宋凱的冰點點,失笑道,“看來凱凱是時候來一波迎娶白富美的劇(情q ng)了。”

    眸波淡然地白了他一眼,蔣思羽輕笑道“他會?”

    “當然不會咯!”攤開手,姚若愚(禁j n)不住笑道,“只是他也是苦啊,明明是大眾男神,卻怎麼都追不到吳雪。”

    蔣思羽聞言眼底劃過一絲苦澀,輕聲道“就算是沒有追到,至少還在她(身sh n)邊,不是麼?”

    姚若愚聞言一愣,轉頭看見她眉宇間那縷淡靜下隱含的憂愁,不覺嘆息道“又想他了?”

    “怎麼會不想。”唇角露出一絲苦笑,蔣思羽喃喃道。

    自穿越以來,姚若愚等人已經先後找到了十幾名同學,可是還有更多的人始終都沒有消息,其中就包括了蔣思羽的男友李奕健。

    他們二人的感(情q ng)極為深厚,甚至可以用(情q ng)比金堅來形容,蔣思羽是外冷內(熱r )的人,看似淡雅恬靜,實際上內心卻極為火(熱r )熾烈,而李奕健則是成熟穩健的男神型代表,二人在一起簡直就是男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

    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冰點點已經拉著宋凱走向二人,遠遠地,這個女孩就笑嘻嘻地喊道“喂,你們在聊什麼啊?”

    看了眼眼神瞬間恢復清冷的蔣思羽,姚若愚有些好笑地回答道“在聊我們怎麼去溫州。”

    “坐船啊!”因為姚若愚早就問過這個問題,冰點點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後回答道,“從長江下去,先到常州,再到無錫、太湖、嘉興、寧波、溫州。”

    “不去泰州麼?”姚若愚頓時皺眉道。

    “泰州?當然不去啊!”見他這麼問,冰點點不由地眨了眨可(愛 i)的大眼楮,回答道,“泰州可是在江甦北面呢,去一趟至少要浪費一天時間,靈石也要消耗好多。”

    眉頭微皺,姚若愚想了想,思索著干脆在半路上轉彎去一趟泰州,如果冰點點覺得浪費靈石的話,那麼這些消耗就由自己負責好了。

    就在姚若愚打算張口提議去一趟泰州的時候,蔣思羽忽然伸手拉住了他的袖子,隨後輕輕搖頭,如水墨畫般靈動的眼眸微微彎起,輕笑道“不用。”

    “你不想回去麼?”姚若愚頓時皺起眉頭,還以為她是不願意浪費靈石。

    卻不想,蔣思羽唇角微微抿起,淡淡道“那里有什麼可值得我留戀的麼?”

    姚若愚頓時一怔,此刻他才猛然回憶起蔣思羽的家庭(情q ng)況。

    和吳雪一樣,蔣思羽也是單親家庭出(身sh n),只是與吳雪又有著一些不同。

    吳雪的父母雖然離婚了,但是無論是她的親生父母,還是父母離異後各自組建家庭的另一半,對她都十分照顧。

    而與之相比,蔣思羽就顯得要淒涼許多了。

    她父親離婚後重新組建了家庭,只是那位繼母卻是一個十足的蛇蠍心腸,挑撥自己老公與蔣思羽的關系是家常便飯,也不(允y n)許蔣思羽去找生母,還時不時勒令她做這做那。

    她的父親又是一個耳根子很軟的人,被這個繼母管束的根本不敢管這些事(情q ng),若不是還有蔣思羽的姑媽、姑父等親戚照顧著,只怕早就被那個女人給欺負到死了。

    至于蔣思羽的母親,卻因為離婚的事(情q ng)漸漸變得歇斯底里,不斷給她灌輸各種男人不是好東西的理念,還不停地教她如何與繼母爭斗,想方設法地讓自己前夫的家庭不得安寧。

    也正是在這種(情q ng)況下,原本開朗活潑的蔣思羽漸漸變得清冷,眉宇間沒有了笑意與喜悅,有的只是淡靜漠然,以及唇角掛著的那抹不屈倔強。

    這些是姚若愚在大三時候就知道的事(情q ng),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已經大四的他漸漸忘記了這些,所以在蔣思羽說要和他們一起外出的時候,他才會下意識地覺得蔣思羽是為了回一趟泰州,看看這時候的故鄉。

    直至此刻,回憶起這些事(情q ng)的姚若愚才恍然大悟,明白了蔣思羽要一起外出根本不是為了回泰州。

    可是既然如此,她又是為了什麼要跟著大家千里迢迢去溫州呢?那里不是她的故鄉,也不是李奕健的故鄉啊!

    李奕健?

    驀然間,姚若愚腦中靈光一閃,下意識看向(身sh n)側的這個女孩,眼中滿是感慨與歉意。

    自在武隆重逢開始,蔣思羽就不止一次提過要去找李奕健,只是每次都被自己說服,最後更是覺得佔據了合州城後,有利于發布消息去尋找李奕健,所以才會始終安靜地跟隨著大家。

    但是現在,距離佔據合州城已經有幾個月的時間了,卻沒有一個伙伴來投靠,姚若愚等人或許可以用消息傳遞沒有那麼快來說服自己,但是相思深切的蔣思羽卻已經無法忍受這般煎熬,所以寧願拋下正在訓練的紅衫軍,也要跟著他們出去,看看能否找到李奕健。

    嘆了口氣,姚若愚拍了拍她那清瘦的肩膀,微笑道“江南繁榮,消息通達,等去了那里以後,我們就想辦法雇佣一些勢力幫我們搜尋伙伴,抱歉,這些(日r )子忙著建設城池,真的把尋找伙伴的事(情q ng)忘記了。”

    秋眸微微泛紅,蔣思羽強忍住眼眶中的淚水,默不作聲地點了點頭。

    s好難過,本來已經堅持30天沒斷更了,結果今天忘記更了,零點過了才想起來,也不知道主頁能否顯示已經更新了,唉,郁悶郁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