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烽火文途 > 第三百六十三章︰錦繡榜出西北動

第三百六十三章︰錦繡榜出西北動

    “的確是一對劍道天賦讓人羨慕的男女啊!”

    立在老峨山後方的高塔最高層,席師眺望著位于山頂另一個方向的經樓,語氣復雜地嘆息著。

    他的(身sh n)後,副宗主普劍子、本堂次座師傳、風劍峰首座趙疾三位六境,及少宗主牧劍天,四人並肩而立。

    听見席師的感嘆,師傳劍眉一皺,沉聲道“宗主,即便是要臣服文邦,也不至于要將我宗經樓內藏全部交由他們閱覽吧?”

    席師聞言笑了笑,淡然道“如果不給他們呢?”

    師傳一怔,普劍子輕嘆道“文邦有那釣魚台,宗主若是不願與他們生死相搏,就必然要受釣魚台壓制,沒了七境,我築劍宗又已經元氣大傷,如何擋得住那暗夜龍騎的沖伐?”

    “這是一點,”席師回過(身sh n),微笑道,“另外,為何不能將經樓內藏給他們看呢?”

    見幾人發愣,席師嘆息了聲,淡淡道“文邦崛起之勢已如烈火蒸油,國勢浩((蕩d ng)d ng),我築劍宗接連兩次失節投降,早已經人心不復當初,既然注定要沉淪一段時(日r ),何不做的干脆些,傾力相助文邦,借文邦國勢挽回人心。”

    “可是相比于大金,文邦終究……”

    普劍子還沒說完,席師已經搖了搖頭,淡然道“弱?是吧,沒錯,相比于大金,文邦的確還顯弱小,但是如今宋軍傾力北伐陝西,將完顏凶、完顏悍、完顏勇、完顏敢四人全部牽制在那里,沒了他們,川軍又已元氣大傷,試問金國之內,哪里還有兵力能來攻伐文邦?”

    趙疾疑惑道“不是還有甘肅和青海兩地麼?”

    席師微笑道“遼國雖滅,但是余孽西遼在外盤踞,青海、甘肅兩地之軍哪里敢妄動,青海能抽出部分兵力來援已經超出我的想法,想來也是完顏第三會分出最多的兵力了。”

    “就怕完顏第一會親自出征。”普劍子忽然凝聲道。

    “金皇麼?”席師稍稍沉默,隨後搖頭一笑,“他不敢,除非不怕隕落在此,否則他是絕對不敢妄動的。”

    瞧見幾人迷惑的目光,席師淡淡道“如今宋金兩國雖然在陝西斗的厲害,但是還算在臨界線之下,一旦金皇出動,哪怕只是對付文邦,但是牽一發而動全(身sh n),必然會招惹宋朝西部軍隊傾力攻伐,他完顏第一雖說是七境高階,但是宋朝內又不是沒有能與他匹敵的人。”

    忽然,牧劍天抱拳道“可是師尊,您為什麼不讓我加入文王府?是怕文邦會失敗,我們遭到牽連麼?”

    “遭到牽連?”席師莞爾一笑,搖頭道,“自我們臣服文邦,就已經受到牽連了,你加入與否都無關輕重,之所以不讓你去文王府,只是因為我的私心罷了,不希望你被文王府牽絆住,能安心修行,將來繼承我宗宗主之位。”

    見牧劍天仍是有些疑惑,席師也沒繼續回答,而是說道“我已經答應文邦會隨軍參戰,只是你們就沒有必要了,普劍子留下坐鎮本宗,趙疾、師傳、劍天,你們三人各自率領二十弟子,分別到釣魚、南充和宜賓三城修建劍院。”

    眾人雖然仍有疑惑,但是見席師不再說話,便也沒有繼續追問,紛紛抱拳應諾。

    塔頂正值寂靜,席師忽然神色一動,伸手往外一招,就見天空中飄下一卷金綢,緩緩飛入了塔頂,落入席師的手中。

    “新一屆的錦繡榜?”看了眼卷軸表面的“錦繡榜”三字,席師啞然失笑,搖頭道,“明明應該是半年一期,天機子這家伙卻足足拖了兩年多,看來最近華夏涌現出不少年輕俊秀,讓這老家伙整理了這麼久。”說話間,他已經打開了卷軸,閱覽起來。

    片刻後,席師將榜單卷起丟給牧劍天,笑道“將這交給文王吧,文邦這次上榜的人不少,嘿,好一個天機子,借勢而行,想要推動文邦國勢麼?”

    牧劍天聞言有些莫名,但是也沒說什麼,接過卷軸後抱拳一禮,就迅速下了高塔。

    趙疾看了眼塔外半空,忽然問道“宗主,此次錦繡榜排名如何?劍天排名第幾?”

    “劍天?不過排名十六,跌了兩位,”席師唇角噙起一絲淺笑,緩緩道,“不過這次卻多了數個次榜,用來排序各類兵器武道的年輕高手,劍天在劍榜內排名第三,號曰天劍,名列華夏五劍首之一。”

    “華夏五劍首?”師傳虎目一眯,失笑道,“倒是氣派不小。”

    席師卻是不搭話,望著塔外,目光中微微泛起幾分漣漪“妖劍、帝劍、天劍、道劍、靈劍,華夏五劍首,咱們那位文王(殿di n)下,此次卻是位居第一劍首,想來如今這消息也已經傳遍華夏了,卻不知文邦國勢順勢推動的同時,又會發生什麼事(情q ng)呢?”

    ——————

    “第一劍首?”看著手中的榜單,姚若愚微微一怔,詫異道,“所以我是沒有在錦繡榜上,而是被列到了這個什麼華夏五劍首里面?”

    牧劍天頓時愕然,半晌才苦笑道“不是的,這劍榜只是錦繡榜的次榜之一,主榜上王爺排名第二,僅次于沙皇完顏帝一,將原來的第二名殺神張子強和天皇完顏穹宇都給擠下去了一位。”

    “哦?”姚若愚這才滿意一笑,展開那金色卷軸慢悠悠地看了下來,旁邊的黎歡也是擠了過來,饒有興趣地看著上面的排名。

    此次錦繡榜前十從高到低,依次為沙皇完顏帝一、妖劍姚若愚、殺神張子強、天皇完顏穹宇、軍神陳唯嘉、巨樹阿涂、雪姬崔巧心、豹女蠻麗、白衣李越舟、龍帝宋梟。

    至于黃新媛、甦晶、牧劍天、真金等人,都是十名以後了。

    此外,讓姚若愚欣喜的是,除了自己和張子強,文藝部也有不少人名列錦繡榜上,許@熔排名第十九,黎歡排名第二十二,蔡旭東排名第二十三,楊仁杰排名第二十四,符峰排名第二十九。

    這次發布的錦繡榜不僅僅只有主榜,還有其他例如劍榜、刀榜、槍榜等次榜,其中劍榜排名前五的五個人被稱為華夏華夏五劍首,分別是姚若愚、完顏穹宇、牧劍天、黃新媛、黎歡五人。

    翻看了片刻,姚若愚便將錦繡榜丟給還有興趣的黎歡,與牧劍天笑道“牧兄打算何時出發去建立劍院?”

    牧劍天一怔,正要思索回答,姚若愚已經搖頭笑道“罷了,反正席宗主肯定不願讓你入我文王府,那本王就先下山了,此次錦繡榜更新,恐怕西北局勢又有變化,時不我待,先告辭了。”言罷,他直接拉過黎歡,施法飛上高空,往眉山城趕去。

    緊緊抓住錦繡榜,黎歡好奇道“妖哥,什麼意思啊?為什麼這錦繡榜更新了,西北局勢就要變化?”

    “我們攻打四川已經這麼久了,可是除了完顏第三的援軍以外,金國可還有其他兵力來增援?難道是他們看不到我們?不是,只是在他們看來,我們文邦不過是跟著宋朝這條巨龍在旁邊偷偷蠶食的小蛇,只要解決了宋軍,隨時都能收拾我們。”

    凝望著前方,姚若愚眼神銳利地緩緩說道“只是隨著這份錦繡榜更新,金國會發現,原來我文邦內有足足六人名列其上,其中我更是排名第二,這麼一來,我們的重要(性x ng)自然會急速攀升,他們也會將更多的注意力放到我們(身sh n)上。”

    “現在的文邦或許實力還不如金宋兩國,但是一旦讓我們徹底消化了四川,有了此地的物資供給,再加上我們六位名列錦繡榜的人,必然是金國生死大敵,如果我是金國高層,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先行解決我們。”

    “所以……”深吸一口氣,姚若愚肅然道,“時不我待!錦繡榜今(日r )更新,只怕兩三(日r )後金國高層就會有動作,所以我們必須馬上行動,調集兵力,一舉攻陷成都府,徹底將四川納入掌控!”

    “沒那麼夸張吧?要不問問萌萌噠?”黎歡眨了眨眼楮,明媚的眼眸滿是狡黠,“還有,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情q ng)?”

    “忘了什麼?”姚若愚微微一怔,隨即恍然,笑罵道,“你個死丫頭,我就是去一趟眉山,能有多遠,反正之後還要回築劍宗的,你以為嬋兒是你這個家伙,沒事兒找事兒麼?”

    “是麼?”黎歡哼哼了兩聲,不屑道,“我看那位妖嫂恐怕不是好脾氣的人,而且醋壇子可不小呢,你就這麼不打招呼地跑了,恐怕回去後就要跪鍵盤咯,不對,這里沒有鍵盤,那就搓衣板吧!”

    “滾犢子!”罵了句,姚若愚(身sh n)形猛然一墜,而後自半空急速下降,周(身sh n)靈能浩((蕩d ng)d ng),數息間已經從數百丈的高空轟然落入下方的眉山城中。

    許@熔正和鄒布衣在城主府內商談事務,听見外面動靜,趕緊走出來,見是姚若愚和黎歡從天而降,俱是一愣,而後許@熔就是嘲笑道“最近咱們這位王爺越來越張揚了,看來是覺得局勢安穩,不必像以往那樣裝模作樣了吧。”

    他們之間的斗嘴,鄒布衣自然不會摻和,只是在旁嘿嘿直笑。

    落地後,姚若愚放開黎歡,拍了拍滿(身sh n)灰塵,然後就走到許@熔和鄒布衣(身sh n)前,說了錦繡榜更新之事,然後就以目光((逼b )b )視向鄒布衣。

    後者本是一副淡然模樣,見他瞪來,先是一怔,而後失笑道“王爺可是因錦繡榜之事怪我?冤枉啊!錦繡榜更新全是我師傅一人負責,布衣這些(日r )子都在眉山城殫精竭慮,哪有功夫((操c o)c o)心那錦繡榜的事(情q ng)。”

    狐疑地看了看他,姚若愚才收回目光,朝許@熔說道“我打算立刻集結兵力,在金國沒有新的援軍到來前,打下成都府。”

    “可以,”許@熔微微頷首,隨即蹙眉道,“只是恐怕不會有新的援軍。”

    見姚若愚發愣,許@熔含嘲一笑“你看到錦繡榜更新立刻就想到這些,的確很厲害,只是不知道你是否想過,金國就算知道了這些,可還有兵力增援四川?”

    姚若愚猛然醒悟過來,一拍腦門,嘆息道“是我蠢了。”

    “是的,”慢悠悠地點頭補了一刀,許@熔也不理會對方苦笑的表(情q ng),淡淡道,“金國近乎大半兵力正在陝西和宋軍打的火(熱r ),其他兵力也要防備西遼和坐鎮青海、甘肅兩地,哪里還有空余兵力過來,就算他們知曉,卻已經深陷局勢,無法抽(身sh n)了。”

    “只是我不明白,為何天機子要現在更新錦繡榜?”姚若愚看向鄒布衣,後者也是蹙眉,不解道“我也奇怪,這次錦繡榜一直拖了兩年多才更新,又恰好是西北局勢微妙的時候,師傅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或許是為了推動西北局勢進一步發展吧,”許@熔微微蹙眉,冷笑道,“四川淪陷已是定局,除非金國願意舍棄陝西來換四川,否則絕無插手此地的可能(性x ng),至于成都府內駐軍,圍困多(日r ),恐怕也是士氣大跌,不過是困獸猶斗罷了。”

    “此刻更新錦繡榜,推動西北局勢,我文邦六人登臨錦繡榜,不但是代表文邦未來潛力,更是振奮我軍士氣,以往那些不看好我們的人如今可能也會謀劃著聯系我們,好處(挺t ng)多,還不錯。”

    姚若愚頓時苦笑起來,嘆息道“這麼說,是我杞人憂天了?”

    “是啊!”許@熔點點頭,很是坦然地回答道。

    苦笑著搖了搖頭,姚若愚說道“即便如此,還是早些將四川徹底拿下為好,遲則生變,別拖得久了,出了什麼ど蛾子。”

    “這倒是對的,”許@熔微微頷首,道,“只是此次出征成都,我文藝軍自然要全部出動,但是四川各地也需要有人坐鎮,讓各位客卿,還有王立他們全部過來,坐鎮各地,以防我軍離開,當地生出亂子。”

    姚若愚點了點頭,笑道“好,另外再讓蕭厚通知耶律羽肩,既然(身sh n)為盟友,攻伐成都這種事(情q ng)他們總不能不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