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八零奮斗小軍嫂 > 第八百一十三章 沖冠一怒,為兒女

第八百一十三章 沖冠一怒,為兒女

    雷家書這輩子最愧疚的大概就是對白九九吧,所以他被這句話頂的啞口無言。

    “我知道你們考慮的是什麼,甚至這件事情好好籌劃,可能會把暗夜連根拔起,可是父親您別忘了,如果我今天不直接反擊回去,別人會怎麼看我?我連自己的女兒都護不住,連給她出氣都做不到,人家如何看我們雷家?”

    白九九要不是懷孕時刻謹記不能夠大動肝火,免得身體吃不住,孩子會提前出生,此時的她會拍桌子直接跟老子懟。

    “我們雷家如何,被人一直都清楚,這跟你的沖動是兩回事,你還去讓寒鋒天出面,想做什麼?”

    雷家書是理虧氣短,可是這件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原本以為是單純的綁架案件,但是後面才發現是一起被暗夜操控的綁架,如果不是白九九反應迅速,動用了那麼多關系,孩子可能會第二天就消失在華國。

    直到知道全部信息後白九九慶幸自己的莽撞,慶幸自己當時的怨氣,更加慶幸孩子們會逃跑給了她時間去喘息。

    這也是她為什麼本來只是打算斷掉京都這個團伙後直接把火撒到全部的團伙上面。

    這一個月發生了什麼?別人可能只是從新聞上看到點報道,甚至于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是白九九清楚,她讓鳳組打頭把所有搜集上來的證據直接給了專案組,然後全國各地幾乎被炸了鍋,到處都是冒頭的老鼠。

    真的是扒著老鼠洞澆熱水,到處都能夠把洞口給蔓延出來。

    “我不想做什麼,就是想告訴有些人,手伸的太長,我白九九也不是吃干飯的,雷家的大小姐也不是軟柿子,同樣尉遲雲霆也不是誰都可以踩到腳底下的人物,他現在還在外面賣命,有些人就敢對我的孩子出手,當我是死人?這次我不單單是端了老鼠窩,連黃鼠狼的窩我也端了。”

    那語氣的寒意連雷家書都頭疼,他怕的就是白九九這樣。

    “你能,你端,你把所有人的腌事情都給暴露出來,那些人會如何?你這不是幫孩子們,是害了他們。”

    誰家孩子沒有遭受過這些?那個世家背後沒有各種問題?怎麼到了自己女兒那邊就不成了呢?他還被綁架了十多年呢。

    “那就看看是他們先弄死我的孩子,還是我先弄死他們!”

    這個要斗就正面杠,誰怕誰?

    氣的雷家書一直都是很自控的人都有些失控,可見他氣的多狠。

    “你...”

    指著白九九竟然不知道怎麼駁斥她。

    “怎麼?你沒有膽子,我孫女還不能夠有魄力?”

    雷傲天直接用腳把門踹開,多少年了,雷家書都快忘了自己父親事情骨子里是個土匪一般的性情,從小打到他見到過這種情緒都沒有超過一個巴掌,今天在老爺子這麼大歲數的時候再次見到。

    “爹,您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暗夜的前身是什麼您老早就知道,我廢了這麼多年才剛剛有點成效,您就看著這麼毀于一旦?”

    雷家書一屁~股坐回自己的椅子,對著老子不能夠發火,對著女兒更不能,這天下還有比他更加憋屈的存在嗎?

    “甭給老子說那些事情,當年你要是有九九一半的魄力哪里有那麼多破事,這個暗夜算是個什麼東西,你竟然怕成這樣,就連前面那個東西你老子都沒有怕過,現在我兒子倒是怕了那麼多年。”

    老爺子就差過去踹幾腳親兒子,這兒子年輕的時候自視清高,各種的看不上,現在倒是不清高了,卻又小心的過頭。

    “爺爺,父親,這事情我已經開始,就不會罷手,誰也別勸,我就是要弄個天翻地覆,就是讓所有的魚兒都翻肚皮,然後一網兜子都弄上來,是宰了炖湯還是剁碎了喂雞這個都是後面的事情。”

    雷傲天要不是看著白九九的肚子,真心人物自己的孫女這話說的霸氣。

    “去做,爺爺支持你!”

    雷傲天的支持讓雷家書嘆口氣,怎麼就讓這爺孫兩個說的那麼容易?

    這後面還不得他去操心操力的去維持,結果還都不給他好臉色。

    “謝謝爺爺!”

    白九九捧著肚子出去了,這、趁著肚子還有兩個月足月,她必須把有些人給抓出來然後丟出去。

    年關將至,進入臘月後整個京都都處于年關的忙碌中,喝過臘八粥後,幾個孩子也進入期末考試的階段,白九九整天抱著個肚子到處忙活,誰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做什麼。

    “我不管誰插手,這件事情我必須要看到結果!”

    白九九任由鳳二給自己捏著腿,實在是又開始腫,每次懷孕白九九的腿都會腫,這可是愁死她了。

    “大小姐,這次插手的人,我們還真的不好辦。”

    原本只是插手拐賣的事情,可是這里面竟然牽扯出那麼多的勢力,就連卡洛和艾米亞在華國的這段時間白九九都沒有時間去管,公司交給了剛剛招聘過來的人去處理,其他所有事情都推開專心做這一件事情。

    鳳一的話讓白九九氣的不輕。

    “大小姐,別生氣,仔細肚子里的孩子!”

    鳳三在一邊勸導,這大小姐氣性也是大,都一個多月了,抓了那麼多人,殺了那麼多人,大小姐就是不松開,眼看著過年了,再這麼繼續下去,很多人都要找過來。

    “我有分寸!”

    深呼吸幾次,讓自己不會動了胎氣,白九九怎麼也沒有想到最大的阻力不是來自暗夜的真槍實彈,而是來自有些官員的親人。

    “這位關少可是州省省數的上的一位大爺,大小姐真的不給個面子?”

    白九九知道不論黑道白道都有自己的關系網,可是她只是打個拐怎麼就觸及這些個黑道老大的利益?

    關鍵這位關少還是州省那邊的人,要是京都這邊的白九九可能還真的給點面子,可是這州省的,白九九壓根就不打算給。

    “他買賣了多少人口?特別是女童和婦女,讓我給面子?誰給我面子?”

    聲音沒有剛剛的大,可是那說完後的感覺要了人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