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春野小農民 > 第543章 心照不宣

第543章 心照不宣

    冬夜十點鐘,南溪村一片安寧,鄉親們都已經入睡了。

    林燕和陸雪櫻兩個人還坐在大廳里,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天,只要听到外面傳來響動聲,其中一個人就會走到大門邊,觀察一下動靜。

    她們都明白,彼此牽掛著同一個人,只是心照不宣罷了。

    白狐蹲在她們身邊,豎起耳朵,機警的注意著四周的動靜。

    門外終于響起了一道熟悉的口哨聲。

    林燕、陸雪櫻兩人幾乎同時站起來,想要去迎接秦小川,忽然想到了什麼,又同時停住腳步,彼此尷尬的望著對方。

    白狐卻飛快的竄了出去。

    不一會兒,秦小川領著白狐笑嘻嘻的走進家門。

    秦小川愣道︰“嫂子,陳老師,這麼冷的天,你們怎麼還沒睡啊?”

    陸雪櫻沒有告訴林燕自己的真實名字,秦小川只能稱呼她為陳老師了。

    林燕看了陸雪櫻一眼,訕笑說︰“哦,我正和陳老師聊天呢。”

    陸雪櫻附和道︰“是啊,我和你嫂子有聊不完的話呢。小川,你吃飯了嗎?”

    秦小川見她們相處的如此親密,暗暗高興,回答說︰“吃過了。”然後往沙發上一坐,看著嫂子林燕問道︰“嫂子,你今天跟鄉親們商量好了嗎?雨彤姐要的十噸蔬菜落實好了嗎?”

    林燕“嗯”了一聲,和陸雪櫻分別在秦小川兩邊坐下。

    這時候,趙雅欣听到秦小川的聲音,穿著一身棉睡衣進來了,瞅了秦小川一眼,在林燕的身邊坐下。

    林燕摟著趙雅欣的腰,笑著說︰“今天下午,我和趙主任走家串戶,把重量都落實到戶了,還把質量要求和價格都講清楚了。”

    秦小川瞅著趙雅欣,一臉正色的說道︰“趙主任,辛苦你了。”

    趙雅欣對著秦小川輕哼一聲,委屈的說道︰“某些人就知道東恍西蕩瞎逛悠的,我和林姐都快跑斷腿了,嗓子說得也快冒煙了。”

    秦小川摸了摸鼻子,笑著道︰“腿快跑斷了我能想象得出來,畢竟要落實好每戶的重量,但你說嗓子說得冒煙我就無法理解了,又不是要你去跟鄉親們吵架。”

    林燕笑著解釋道︰“鄉親們听說這次的價格是二十五元,都爭著想多賣一些。趙主任每到一家,都很耐心的跟他們做工作,說每家每戶都要照顧到,不能厚此薄彼。”

    趙雅欣看到林燕在秦小川面前替自己說好話,心里暗暗高興,嘴上卻不好意思的說道︰“林姐,你也做了不少的工作,怎麼都算到我頭上了。”

    秦小川能明白,這次的價格比原來多了十塊錢一斤,鄉親們肯定想多賣出一些。他猶豫道︰“嫂子,公司只有五塊錢的差價,會不會虧本啊?船運費、檢驗費、過關費等等,你都問清楚了嗎?”

    林燕瞅了陸雪櫻一眼,笑道︰“你放心吧,我有高人指點,肯定虧不了,還能小賺。”

    “誰是高人啊?”秦小川驚訝的看著林燕,試探著問道︰“是沈總嗎?”

    在林燕認識的人中,沈海媚算是商業方面的高人了,秦小川才有此問。

    “難道我就只認識沈總一個女強人嗎?”林燕嗔他一眼,笑著說道︰“高人就坐在你身邊,你都不認識她。”

    秦小川撇頭看著陸雪櫻,驚訝的說道︰“陳老師懂外貿?”

    陸雪櫻莞爾一笑,說︰“以前跟外國人做過生意,稍微懂一點點。”

    秦小川忽然想起了陸雪華,她們是姊妹,應該出生在一個良好的家庭之中,能精通外貿,也不是很驚訝的事情。

    此刻,秦小川好想把陸雪櫻擁入懷中,但嫂子林燕和趙雅欣都在看著他,只好放棄了這個沖動的想法,欣喜說道︰“嫂子能得到陳老師和趙主任兩個人的幫助,那我就放心了。”

    四個人聊了一會兒,接著就散場了。

    秦小川洗了個冷水澡出來,看到其他房間都已經熄燈了,唯獨陸雪櫻的房間還亮著燈,就輕輕敲開了陸雪櫻的門。

    陸雪櫻把秦小川拉進房間,緊張兮兮的說︰“你是不是瘋啦!你就不怕別人知道嗎?”

    其實,嫂子林燕和趙雅欣都已經知道了,只是陸雪櫻還蒙在鼓里罷了。

    看到陸雪櫻防賊似的樣子,秦小川感覺好笑,掩耳盜鈴這不就是這個樣子麼?他不以為然的擺擺手,笑著說道︰“姐,我來是跟你說一件事,說完後就走。”

    陸雪櫻恨聲道︰“快說,什麼事?”

    秦小川沉吟道︰“我前幾天去了一趟京城,見到了一個叫陸雪華的女人,不知道你認不認識?”

    陸雪櫻驚詫的看著秦小川,足足有幾十秒,然後難以置信的問道︰“真的?”

    秦小川鄭重的點了點頭。

    “她是我大姐。”陸雪櫻愣了愣,徐徐說道︰“她……過得還好嗎?”

    “不知道。”秦小川搖了搖頭,解釋道︰“我沒跟她說過話,但看她的神色,好像很憂郁的樣子。倒是她的女兒,叫蕭沁沁的,一副小太妹的樣子。”

    沉默良久,陸雪櫻幽幽的說道︰“自從姐夫離世以後,我姐就一直生活在憂郁之中,這倒不奇怪。只是沁沁沒有了父親的管教,沒想到會變成這個樣子。”

    秦小川安慰她說︰“我看沁沁還是善良之人,只是有些小刁蠻而已,如果有人好好加以管教,還是一個可塑之才。”

    陸雪櫻嘆了口氣,問道︰“小川,你是怎麼認識我姐的?”

    秦小川簡要的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下。

    陸雪櫻嘆息道︰“蕭家這些年也是禍不單行,早些年老大生了一場古怪的病去世了,接著就是我姐夫莫名其妙的犧牲了,搞得家里雞犬不寧。哎——”

    秦小川沉吟片刻,道︰“姐,我有一種感覺,看到蕭家老爺子,我覺得很親近,我感覺自己跟蕭家好像有什麼淵源。”

    “是嗎?”陸雪櫻抬頭,仔細的看著秦小川,忽然面部一滯,驚道︰“小川,我忽然發現,你跟沁沁的爸爸相貌很相近,跟蕭老爺也有幾分相似。”

    秦小川一驚,又想起張高才的話,摸了摸鼻子,疑惑道︰“真的嗎?”

    “真的!”陸雪櫻鄭重的點著頭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