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春野小農民 > 第664章 救死扶傷是我的職責

第664章 救死扶傷是我的職責

    “回家問你師父去吧。”

    秦小川嗤笑一聲,不再搭理廖華,快速將手中的銀針扎進文景林心髒右側的穴位。

    他下手一絲不苟,速度一點也不比廖華慢,轉眼間,文景林的身體已經扎進了十幾根銀針。

    “鬼手十三針?”廖華一驚,脫口而出。

    淡淡的瞥了一眼廖華,秦小川不動聲色的說道︰“不錯,有點見識。”

    廖華立時感覺到臉上辣火辣燒的,這句話是他剛才送給秦小川的,沒想到現在秦小川原封不動的還了回來。

    廖華在醫術上確實很有天賦,二十幾歲的時候,就獲得了醫王大會的冠軍。

    但自此之後,他開始飄飄然起來,虛榮心膨脹,目空一切,自以為老子天下第一,把師父李濟世的教導當成了耳邊風。

    得到秦小川的肯定答復後,廖華驚愕的望著秦小川。

    “太乙神針”和“鬼手十三針”雖然都是華夏針灸術中的瑰寶,但地位卻不可同日而語。

    師父李濟世曾經跟他說過,“鬼手十三針”是春秋戰國時期,著名的鬼谷子發明的,是華夏最早的針灸術,就連赫赫有名的“太乙神針”也是借鑒了“鬼手十三針”的手法,衍生而來的。

    廖華心里有一種復雜的滋味,羨慕?有一點吧,但更多的是嫉妒。不過,在他看來,就算“鬼手十三針”是最早的針灸術,並不意味著就是最好的針灸術。

    “太乙神針”雖然借鑒了“鬼手十三針”的手法,但有句話說得好,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隨著秦小川用銀針把靈氣度進文景林的身體里,平躺在地下的文景林慢慢睜開了眼楮,呼吸也平緩起來,面色變得紅潤了。

    幾分鐘後,秦小川將一根根銀針拔出,拉著文景林的手,笑著說︰“文總,你可以起來了。”

    隨著秦小川的手用力,文景林緩緩的坐了起來。

    “哇,這麼快就治好了,真是神醫啊!”

    “年紀輕輕,就有這麼一身逆天的醫術,了不起,太了不起了。”

    在廖華看來,這些話原本是夸贊自己的,沒想到被秦小川這小子搶走了。他好像吃下了一粒老鼠屎,渾身不得勁兒,咬著牙說︰“秦小川,我要跟你比試醫術!”

    秦小川瞥他一眼,淡然道︰“我是不會跟你比試的。”

    “怎麼,你怕了?”廖華叫囂道。

    秦小川收起銀針,淡聲說道︰“醫術是用來救人的,而不是比試。”

    “好,說的好。”文景林站起來,緊緊地握著秦小川的手,滿臉感激的說道︰“秦兄弟,客套話我就不說了,這是我的名片,以後只要有用得著我文景林的地方,盡管開口。”

    秦小川雙手接過文景林的名片,笑道︰“文總客氣了,救死扶傷是我的職責,用不著回報。”

    “我剛才也看到了,你把那件無價之寶送給了楊教授,現在又救了我的命。我非常敬佩你的人品,不知道我能否跟你交個朋友?”文景林滿臉期待的說道。

    秦小川擺擺手,道︰“文總太抬舉我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談不上人品不人品的。至于說交朋友,我們已經是朋友了。文總,你說是吧。”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以後我就叫你小川了,顯得親熱些。小川,你住在哪里,我一定抽時間登門拜訪你的父母。”

    秦小川笑道︰“我在京城沒家。”

    “這樣啊。”文景林誤會了,以為秦小川還沒有在京城買房子,當即把秘書叫過來,吩咐道︰“在香山清琴的別墅里,給我這位朋友辦理一套入戶手續。”

    寧重的心髒一咯 ,“香山清琴”是京城最高端的休閑別墅,緊挨著風景秀麗的香山,沒有七八千萬,那里的房子根本買不起。看來文景林是鐵了心要交秦小川這個朋友了。

    秦小川雖然不知道這些情況,但也明白這肯定是一份大禮,肯定不能收,當即推辭道︰“文總,我不是京城人,要一棟別墅干什麼?”

    “是這樣啊。”文景林為難了。他只是一個地產商,除了手里的房子外,實在想不出送什麼好禮物給秦小川。

    蕭沁沁在蕭家大院已經住膩了,而且還不時要受到爺爺蕭敬騰和母親陸雪華的說教,早就想擺脫那個家了。現在就是一個最好的機會,她眼珠子一溜,脆聲說道︰“哥,你下半年不是要來京城讀大學了嗎?”

    秦小川嗔了蕭沁沁一眼,暗說是這丫頭想要這套別墅吧。

    “那就最好了,就這麼說定了!”文景林欣喜的說道︰“小川,你明天去我公司總部,我會安排好的。”

    見文景林如此堅持,秦小川便也不推辭,他笑道︰“既然文總如此慷慨,那我就多謝了。這樣吧,為了報答文總的慷慨,我把你的心髒病徹底治好吧。”

    “你說什麼,我的心髒病能夠徹底治好?”文景林一個激動,又喘息了起來。

    秦小川趕緊為他渡進一絲靈氣,笑道︰“文總不要激動,這病算不上什麼大病。只要再扎一次針,輔以湯藥,不出一個月,文總的心髒病就可以痊愈。”

    文景林的呼吸很快就平靜下來,感激的說道︰“那就這麼說定了,要能治好我的病,你就是我文景林的再生父母。”

    他自己的病情他是知道的,先天性心髒病,苦不堪言,看了很多地方也不能根治,而秦小川說能根治,這讓他激動不已。

    秦小川點點頭說道︰“文總言重了,我明天為你施針。”

    “那我明天就在辦公室恭候你了。”文景林點點頭,與秘書一起上了救護車,臨出門時,文景林好像想起了什麼,又走了回來,問道︰“小川,你的電話呢?”

    按理說,文景林已經把名片留給秦小川了,只要秦小川按照名片上的電話打過去,就會找到文景林,文景林此舉不是顯得畫蛇添足嗎?

    秦小川明白文景林的意思,文景林肯定是擔心自己不肯接受別墅,不主動給他打電話,那他就找不到自己了。

    這個文景林,還真是個有心人啊。

    秦小川苦笑著搖了搖頭,把電話告訴了文景林。

    文景林記下電話,點點頭說道︰“小川,你別文總長文總短的叫了,我比你大,你叫我一聲文哥吧。”

    “好的,文哥。”秦小川無奈的點頭道。

    文景林這才滿意的和秘書一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