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帶著商城去大唐 > 第944章 盧國公家程處默

第944章 盧國公家程處默

    張勇表現的很客氣但是說話是比較直接的,直接到能夠讓人感覺到他的後台很硬。

    “張掌櫃說的很直接,似乎從來都沒有考慮過什麼是為富不仁,而只考慮待價而沽。”元善說道。

    “藍國公說的沒錯,在下這個商人是有些小人不過利益當前,那種誘惑是叫人無法阻擋的。”張勇道。

    “恩,你說的沒錯,既然如此不如咱們談談生意如何?”元善當即說道。

    “不知藍國公有什麼生意能夠找上在下,還真是榮幸之至。”張勇心中有防備說話時的語氣立即收斂了一些,謹慎的詢問道。

    “本國公要買你手上的糧食。”元善道。

    “買糧食,經發部的糧食調度不是一向都是從益州(成都)運輸嗎,怎麼想著要從在下手上收糧食?”張勇質疑道。

    “其實很簡單,從梁州購糧主要就是為了太子殿下的養豬計劃,這次太子殿下是狠下決心要將養豬場建設到大唐各個州府的,養豬所需要的糧食的量很大,單靠我們經發部可能無法段時間為太子分憂,既然梁州有糧食倒不如先買過來將幾個州府的養豬場先開起來再說,張掌櫃開門做生意應該不會放著錢不賺吧。”元善淡然說道。

    張勇心里越發的疑惑,買糧食養豬到是可以理解,但是其目的是什麼他一時沒有想到,開門做生意到底面賣不賣呢這讓他不高決定。

    “張掌櫃,你怎麼了難道被驚喜到了?”元善見到張勇有些愣神便叫道。

    張勇想著要是拒絕豈不是擺明要跟開國公作對嗎,再說唯利是圖的商人怎麼可能有眼見的錢不賺這太不符合常理,回過神來道︰“不知道經發部需要多少糧食呢?”

    “兩年內經發部將購買梁州的所有糧食,也就是說以後你的糧食我們經發部全都收了。”元善道。

    張勇倒吸一口涼氣,本來應該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兒,可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不知道這釜底抽薪是不是故意的,張勇很是懷疑,冷靜的道︰“那可不成,若是直接供應給經發部,我張家糧鋪豈不是就沒有作用了,在下是一名商人價格上肯定是店鋪中售賣的賺一些,希望藍國公能夠理解。”

    “理解,那我就先收三成如何?”元善道。

    張勇還在猶豫,元善看到糧食價格道︰“就先按照這個價格給我店鋪中三成儲備量,不跟你講價這生意是不是做的了呢?”

    “自然做的了。”張勇緊忙應道。

    高價買糧食,元善很舍得,身邊都是護衛根本沒有人想那麼多事兒。

    經發部就是有錢,財大氣粗,現在的投入全當做是‘成本’到時候一定能夠收回來的。

    “張掌櫃你先忙著吧,將貨物稍後運到客棧去就行了。”臨走的時候元善做了交代。

    回到客棧,就見到張大千正在跟梁州刺史蕭銘遠兩個人品著茶水正在聊天。

    “下官拜見藍國公。”蕭銘遠見到元善後立即從座位上站起來躬身行禮。

    “恩,本國公來是來巡查劍南道的,你就配合就行了。”元善說的很簡單。

    蕭銘遠立即應道︰“是,下官一定盡心配合。”

    蕭銘遠繼續說道︰“魯王得知藍國公到此,想要邀請國公今晚去府上赴宴,不知有空沒有?”

    “有空,魯王邀請怎麼能不去呢。”元善道。

    說了幾句後蕭銘遠便借故離開,而此時的元善冷色變得正色起來,魯王的宴會自然是要去的,而且還會將杜千羽帶過去與魯王的家眷分享一些服裝類的事情。

    元善覺得這是一次試探的好機會,既然魯王如此主動,他沒理由拒絕,看著身邊的幾人道︰“程處默,今天你陪我一起去,魯王府可是有很多好酒的,你一定喜歡。”

    程處默一听喝酒眼楮立刻睜得老大,呵呵的笑道︰“好,屬下一定將為藍國公擋酒。”

    程處默能想到的也就只有這些人了便立即應道。

    元善確實有這個意思,自然沒多說什麼。

    回到客棧的屋內元善對杜千羽道︰“今天晚上魯王邀請我去赴宴,你那些服裝可都準備好了,到時候你可要好好的發揮一些口才,將元家衣服賣一個好的價錢。”

    杜千羽輕笑道︰“夫君放心,這些事情妾身早就準備好了。”

    到了晚上,元家的馬車到了魯王府,王府很氣派比他第一次的時候似乎又經過修葺,門牆厚度有所增加,把手的士兵護衛明顯增加了很多,這些細節元善都注意到了。

    “藍國公到。”門口有人叫道。

    魯王府內的宴客廳內已經圍坐了很多人,這時候左手邊的第一個座位便是為藍國公準備的,魯王李元昌很高興,不但從座位上站起身來,還親自出來迎接。

    “下官拜見魯王。”元善躬身行禮道。

    李元昌哈哈一笑,將元善直接帶到了他的座位,笑道︰“藍國公不用客氣了,這次來梁州感覺怎麼樣是不是更加的繁華了。”

    “魯王治理有方,臣是很佩服。”元善恭維道。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魯王一听元善這麼說心中非常高興,在他心中現在是一個州,以後呢自己管理的地方會更多更大,識人善任就是他的手段,倒也沒錯。

    “听聞藍國公到此,今天府中備下的都是‘仙人醉’,今天一定要喝個盡興。”魯王李元昌說道。

    “喝酒太好了,某就愛這一口,多謝魯王的酒。”程處默大咧咧的說道。

    魯王有些驚異怎麼元善身邊這護衛這般無禮大膽,臉色有些發沉,此時元善看出對方臉色變換立即道︰“魯王,還沒有介紹這位是程處默,是我這次出行的修行護衛。”

    一體程處默還用說別的嗎,蕭銘遠當即道︰“原來是盧國公家中公子,真乃豪爽之人,魯王殿下,就讓下官敬他一碗酒如何?”

    魯王一听盧國公三個字就知道程處默的來歷,混世魔王名聲在外大唐熟人不知熟人不曉,立即道︰“哈哈哈,蕭刺史隨意。”

    文官給武官敬酒,程處默是來者不拒,道︰“某干了。”

    程處默將酒水一飲而盡,感覺很是痛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