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最強特種兵之龍魂 > 第413章 不一樣的幽凰

第413章 不一樣的幽凰

    最強特種兵之龍魂第一卷紅旗學校第413章不一樣的幽凰“難怪蟄龍不願意加入我們,原來他還有這樣一層身份。”

    “血狼”佣兵團的副團長“惡棍”維克多露出恍然之色,而除了恍然外,神色中還帶著些許擔憂。

    維克多神色中的擔憂,並沒有能瞞過拉米雷斯的眼楮。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

    拉米雷斯伸手按在維克多的肩膀上,說道︰“蟄龍不會出賣我們,如果他想要出賣我們,我們的營地早就遭到攻擊了。蟄龍身後的政府跟美國人不一樣,只要我們不去主動招惹他們,他們不會對我們動手,記住這一點。”

    三架直升機很快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

    撤離點距離g國的邊境線不到五公里,宋萱事先也已經做好了打點,車隊很順利的駛出了g國的邊境線,進入到隔壁的k國中。

    k國跟g國雖然只是相隔了一條邊境線,但是兩個國家的治安卻是雲泥之別。

    k國的海陸空三軍非常正規,完全不是g國那貪污、腐爛的政府軍所能相比的。

    在宋萱的車隊駛入到城鎮中時,已經是凌晨一點多,雖說這里沒有國內的凌晨這麼熱鬧,但是在街道上還能看到行人,這在g國絕對不可能出現。

    兩個國家嚴重的治安反差,讓不少g國人想過要逃亡到k國,畢竟兩個國家只隔著一道邊境線,可是因為k國嚴格的邊防管理,讓那些費盡心思想要進入k國的g國人只能無功而返。

    宋萱提前在這個跟k國邊境相隔三十公里的城鎮中建立了安全屋,是一棟二層樓的小別墅,足夠所有人進行休整。

    剛進入別墅,龍婧芸就看到了坐在客廳沙發中的方牧南。

    在葉蕭從梵蒂岡離開後,宋萱就跟方牧南一起來到了這個安全屋中。

    看到方牧南,龍婧芸、何子銘、唐風三個人顯得有些拘束。

    “琴魔”方牧南,這可是“傳說”中的人物,他平時生活的那個小院子可是紅旗學校的“禁地”,沒有得到允許,不論是紅旗學校的教員還是學員都是不能靠近的。

    在紅旗學校那麼多年,但是他們只在葉蕭和宋修學員擂台時,見過方牧南一眼。

    “不用那麼緊張和拘束。”

    方牧南對著自己面前這三個年輕人擺了擺手,看了眼跛著腳的唐風,說道︰“你們趕緊去把自己的傷口處理下,然後該洗澡的洗澡,該睡覺的睡覺。”

    “龍丫頭,你留一下。”

    就在龍婧芸、何子銘、唐風三個人轉身離開的時候,方牧南突然把龍婧芸給叫住了。

    何子銘跟唐風兩個人沒有做逗留,何子銘攙扶著唐風先去處理他腳上的傷口。

    “坐吧。”

    方牧南示意龍婧芸坐下後,給她倒了杯茶,問道︰“你爺爺身體還好吧?”

    “他挺好的。”龍婧芸聲音清冷的回答道︰“那麼多人照顧他,陪著他玩鬧,他能有什麼不好。”

    方牧南能听出,龍婧芸的語氣中還帶著對她爺爺把她送進紅旗學校的不滿;方牧南也能理解龍婧芸的這種不滿,畢竟在龍婧芸進入紅旗學校、接受訓練的年紀,正是被父母寵著,被爺爺奶奶護著的年紀。

    可是龍婧芸並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兒,龍家,給了她常人難以企及的背景,但她也需要為龍家的榮耀付出努力。

    方牧南並沒有在這件事情上多說什麼,他能明白龍婧芸爺爺龍國榮的選擇和決定。

    “說說你們這次遭遇的事情吧。”方牧南對龍婧芸說道。

    龍婧芸從醬油廠倉庫中發生的戰斗開始到莫斯昂的防御戰,選擇其中的重點向方牧南講述了一遍。

    “‘暗月’果然還是使用了那種藥劑,而且還是三個人,真是沒有想到。”

    方牧南沉吟了一聲,說道︰“不過,最令我沒想到的,是那小子居然又激發出了‘禁忌之力’,而且還沒有對身體造成負荷,這倒是個好消息。”

    “我听毒牙說,當年蟄龍在斯科京斯恰就使用過‘禁忌之力’,而且也因為‘禁忌之力’,他差點成了廢人,可是這次為什麼沒有造成影響?”

    這是龍婧芸心中的疑慮,可是一直都沒有機會弄明白這個疑慮。

    “這件事情還是等蟄龍甦醒後再說吧。”

    方牧南站起身來,對龍婧芸說道︰“你也趕緊把傷口處理下,然後去休息恢復。”

    龍婧芸是懂得進退的女孩,她沒有追著方牧南去問原因,起身走向了別墅的二樓。

    別墅里的房間很多,宋萱給每個人都安排了一個房間。

    龍婧芸回到自己的房間,拿著換洗衣服走進了浴室。

    柔和的暖光燈,令龍婧芸的肌膚更顯白皙。從花灑灑落而下的細水流落在龍婧芸的身體上,化作小水珠,歡快的跳動著。

    水幕中的人兒簡直就是上天的杰作,精致到無可挑剔的容貌,凹凸有致的身材,即便沒有任何撩人的動作,卻也充滿著致命的誘惑。

    擦拭干自己的身體,龍婧芸換上了一套寬松的居家服,走出了自己的房間。

    剛把房間門關上,就跟同樣走出房間的何子銘迎面相遇,很顯然,兩個人有著相同的目的,都是想要去了解葉蕭的情況。

    看到穿著居家服的龍婧芸,何子銘有些發愣。

    跟龍婧芸一起加入特勤組這麼長時間,這是自己第一次看到龍婧芸穿居家服。

    在何子銘的印象中,龍婧芸總是一身黑色皮衣的著裝,只是偶爾會更換皮衣的款式,就連洗浴後,龍婧芸也照樣是換上黑色皮衣,這還是何子銘第一次看到龍婧芸穿居家服,而且還是一身鵝黃色的居家服。

    “我就不去做你們的電燈泡了。”何子銘對著龍婧芸眨了下眼楮,又退回了自己的房間中。

    龍婧芸輕輕點了點頭,依舊保持著她一貫的清冷,敲了敲葉蕭房間的門,然後推門走了進去。

    房間中,宋萱親自在照料著葉蕭。

    看到走進房間的龍婧芸,宋萱既感到有些意外,可卻又覺得在自己的意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