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鋒寒三尺三 > 第三十九章 順應天命

第三十九章 順應天命

    當韋渡江這句話落下以後,那中年男子神情才是一松。以往都是他給別人帶來近乎窒息般的壓迫感,而這次,終于輪到他自己嘗嘗那滋味兒了。中年男子快速遁走,當他躍到一屋脊上時,一輪明月夜也同時悄無聲息的從烏雲之中鑽了出來。

    借著月光,能瞧清楚,這中年男子,豁然就是已被“斬首示眾”的虞環子。東野道人座下的首徒,密杵輪教集會時,用金針暗算了林三川與宋承軍的男子。

    榕樹這東西,往往一棵便能長成一大片。從那如傘冠的枝丫蔓生垂下的樹干,有粗有細,最細的樹干類似絲瓜蔓,而最粗的樹干,可就要五六人合抱了。虞環子進了榕樹林,在一根粗大的樹干前停了下來。這樹干上雕有一扇門,人能推門而入。樹干是中空的,樹內的空間能容個七八人輕松站著。

    虞環子進入樹干後,蹲下身,兩手往地下一摸,便搬起了一個類似井蓋兒一般的蓋子。蓋子揭開以後,一條幽暗深邃,往下延伸,不知盡頭的階梯便浮現了出來。

    虞環子走了下去,越往下走,越能感到這條甬道內的溫度越發高了起來。

    當往下走了百丈遠,虞環子甚至都將自己的的外衣給脫了下來。榕樹喜熱,臨安雖地處南國,但四季還算是分明,這里本不適合榕樹生長,但臨安城北的榕樹林,偏偏生的繁茂旺盛。這一點為人稱奇,素有人傳那東野道人是個活神仙。

    當虞環子把這條甬道走盡,出了甬道方能瞧見,這甬道外,竟是一個方圓約有七八畝大小的地下洞穴。

    洞穴的土石岩壁上,染滿了通紅色的火光。而在這洞穴內的場坪里,赫然擺放著一百零八鼎正冒著蒸騰白氣,約有兩人多高的巨大青銅丹爐。每鼎丹爐前,皆有一個道童在調節著火力。但這些道童身邊卻沒有擺放著木柴,因為這丹爐下所用的燃料,是天然的地火。

    灼灼的火苗從丹爐下的臉盆大小的地洞里冒出來,那地洞洞口上皆蓋有一塊鋼板,道童手拿長夾,控制洞口大小的同時,也控制了火力大小。

    這地穴里的氣溫著實熱的令人發指,虞環子此時已是汗流浹背。他穿過鼎鼎銅爐,來到場坪中心。在場坪中心,有一鼎好比樓閣大小的丹爐樹立著。丹爐下,有一池塘。而那池塘里翻涌著的,卻是赤紅的,滾燙的岩漿!而丹爐上,蒸騰的熱氣,已化成了濃稠的雲霧。

    虞環子立在丹爐前,恭恭敬敬的作了個揖後,道︰“師尊,徒兒回來了。”

    他話音未落,就見一道身影從丹爐上的白霧中矯捷躍出,四平八穩的落在虞環子面前。此人,正是東野道人。

    董葉道人身著一身天藍色的夸大道袍,其白須垂地,身子四周氤氳著淡淡的白霧,更讓其姿態顯得超凡脫俗。

    虞環子道︰“啟稟師尊,那個小丫頭此時已入住了蜀中王駙馬的府邸。”

    東野道人微微點頭,道︰“再過三日,為師就要閉今年的大關,你切記要看好了那位姑娘,莫要讓她來擾我。”

    虞環子低眉頷首道︰“師尊,不知那位姑娘是什麼來歷,她所修煉的功法,好似與我們同處一脈。”

    東野道人微笑道︰“不錯,正是。”

    虞環子輕咦了一聲,頗為驚訝,他道︰“既然那小姑娘礙了師尊的眼,徒兒不如將她請來。也不說加害于她,只把她關起來,每日好吃好喝的伺候著,待師尊出關後,再將其放出來。而如今猛虎在山,未免多了些許忌憚。”

    東野道人淡淡的道︰“不可輕舉妄動,為師也現在不知道,除了那位姑娘外,我的那位故人有沒有到臨安。那位故人的修為絲毫不遜色于為師,萬不得已,不可觸怒于他……都三百年啦,沒想到他也還活著。”最後這半句話,是東野道人在心里默念出來的,他的神色間,浮現出些許的感慨與懷念。

    虞環子頷首稱是,東野又道︰“監視那小姑娘只是小事,在我閉關前,把那三千斤的朱砂備齊,才是重中之重。”

    虞環子心下思忖︰“朱砂雖算不得什麼名貴藥材,但三千斤朱砂加在一起,那也是天價了。”虞環子時常往來于皇宮,對于國庫空虛一事,他甚是清楚,今年想要備齊東野道人閉關所用的各類藥材,可並非易事。

    見虞環子沒言語,東野道人問道︰“有何難處?”

    虞環子搖頭道︰“難處倒是沒有,為徒只是在想,趙慶庭北上時,師尊為何沒有出山阻攔。”

    東野道人微笑道︰“因為為師知道,秦中徽定有法子阻攔趙慶庭。況且即使為師出山,也未必能擊敗趙慶庭。此子確實是武道上的曠古奇才,若他不貪圖雄霸天下,只一心求道,再過五十年,他的武學造詣怕是能比肩陳安枕了。”

    虞環子心下駭然,在他眼里,這世間萬千的習武之人,可稱得上是功參造化,學究天人的,也只有四人耳。那便是鹿岳書院的吾師陳安枕,他的師尊東野道人,還有七十年前大鬧中原的拜古教主牙非道跟劍墟的老劍主。而今日,他方才曉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東野道人活了三百年,竟對趙慶庭有如此高的評價。還有那位東野道人不說,但卻令其頗為忌憚的故人。他不由得感嘆道︰“徒兒偏安一隅太久,見識也落了下乘。”

    東野道人沒理這

    茬,再起話頭道︰“你是為師最信賴的徒弟,所以你平日做些什麼,為師向來也不過問。但這次,你為何要私下組建個教派,還拉了一群官宦子弟入教?你該不會,也想插手政事了吧?在廟堂之上,一展鋒芒?”

    虞環子忙道︰“啟稟師尊,組建此教,並非徒兒本意。師尊也曉得,陛下生性頑劣,常做驚人之舉。他時常出入秦中徽的府邸,為的便是掩人耳目,好用各種下作的殘忍手段玩弄女子。不久前,他突然異想天開,想嘗嘗人肉是什麼滋味兒,于是借易先生的手,捉了不少少女進宮……”

    東野道人擺手打斷了他,道︰“你的意思是,這次也是趙篆異想天開?”

    虞環子點頭道︰“不錯,這次也是陛下牽的頭。”

    東野道人點點頭,不再詢問。他囑咐道︰“在為師閉關時,你少不了在外走動。但你切記,你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不可亂出風頭。”

    虞環子恭敬的道︰“徒兒謹記。”

    ……

    ……

    秦中徽終于回來了,他一瞧見董平,便連連謝罪。

    “駙馬爺,老夫向你賠罪。”說著,秦中的腰就要彎下去。董平上前扶住了秦中徽的手臂,道︰“秦相這是哪里的話,聖上的事,才是要緊事。”

    秦中徽順勢直起了腰桿,微笑道︰“這次巧的很,聖上吩咐給老夫的事,與老夫要跟駙馬爺說的事,乃是一件事。”

    董平笑道︰“來秦相,咱們坐下說。”

    二人坐了,秦中徽又吩咐下人準備好茶,才道︰“這次請駙馬來,主要是為了與南通商一事。”

    董平微笑道︰“過了這麼久,我都忘了自己還當著會南使這個差事。”

    秦相搖頭道︰“有人不爭氣啊,老夫本來的意思,是讓萬依硪跟張駿兩個一個主外交,一個主內務,把這件事辦妥之後,再讓駙馬查驗。但沒想到,這張駿教子不嚴,乃至自身難保。他這一下去,內務這一塊子,可就沒人管了。”

    董平道︰“廟堂之中人才濟濟,沒了張駿,難道別人就做不成這事兒了麼?”

    秦中徽搖頭道︰“駙馬言之有理,但與南通商的主意,一開始便是張駿跟萬依硪一起提出來的。在此之前,二人已下了不少功夫。若中途再把這差事交給他人,未免不妥。”

    秦中徽以往說話都是慢吞吞的,時刻都顯露出一種運籌帷幄的高人風範。但現在,他的話語間卻顯露出一絲急促,董平曉得,秦中徽這次是真的有些無措了。他想借與南通商一事,重新樹立起在廟堂之中的威嚴,重新奪得趙篆的信任。

    董平微笑道︰“秦相若有需要我的地方,請盡管開口。”

    秦中徽點頭道︰“依老夫的意思,現在張駿既然走了,那便讓萬依硪接替的他的差事。由萬依硪負責內務,而與南域異國的重任,老夫想請駙馬接手。”

    董平笑道︰“秦相倒也真看的起我。”

    秦中徽道︰“駙馬,此事由你來做,可謂是再合適不過。憑借王爺生前在南域的威望,您只要以蜀中王的名義去南域說和,此事必成。”

    董平淡淡道︰“我既然當著與南會館的職,自當盡自己的職責。但秦相,您真信得過我麼?”

    董平抬頭,凝視著秦中徽的雙眼。

    秦中徽心中一凜,恍惚間,他竟從董平的雙目中,看到了一頭咆哮著向自己撕咬而來的斑斕猛虎。霎時,秦中徽的掌心中已冒出了冷汗。過了半晌,秦中徽點頭道︰“老夫自然相信。”

    董平笑問道︰“為何?”

    秦中徽微笑道︰“老夫肉體凡胎,手無縛雞之力。駙馬若想取老夫性命的話,老夫早不知死了多少次。而老夫現在還好端端坐著,那就是最好的證明。”

    董平大笑,秦中徽也大笑。

    驀的,二人的笑聲戛然而止。屋內瞬的冷清了下來,董平道︰“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與外邦溝通這差事我可以去做。但在我去之前,秦相總得先讓我瞧過給外邦做買賣的貨物。我要的不多,十萬匹絲綢,二十萬件五大窯的貢品瓷器。有了資本,我才有底氣去跟別人談買賣。”

    秦中徽點頭道︰“這是自然,老夫會督促萬依硪去做,在年前,定把貨物備齊。”

    董平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道︰“那我便先告辭了,天色不早,秦相也早些休息。”

    秦中徽道︰“那老夫便不多留駙馬了。”

    董平起身往外走,當他快要跨過門檻時,只听秦中徽在其身後陡然喝道︰“柴關山!”

    董平猛然回頭,微笑道︰“請指教。”

    秦中徽像一只泄了氣的皮球,臉上的褶子全耷拉了下去,他道︰“你這次回來,到底意欲何為?”

    今夜的天通透的很,蒙蒙的黑,掛著清澈的藍。董平看著那輪明月,笑道︰“把沒做完的事兒做完,僅此而已。秦相想必也曉得,我這個人,最不喜歡半途而廢。”

    秦中徽失笑道︰“老夫越發的看不透你了,當年那個滿腹赤誠的少年郎,已成老狐狸了。”

    董平沒言語,徑直走了出去。

    空蕩蕩的屋內只剩秦中徽這個白

    發老者,小小的宅院里連僕人都沒幾個。秦中徽端起桌上擺著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把碎爛的茶葉沫子,也咽進了肚里。

    在秦府外,董平又看見了,看見了那柄雪亮的鋼鉤。添壽筆挺的矗在台階下,微笑道︰“董公子,我家大人有請。”

    董平眉頭一蹙,他確信添壽便是之前,跟蹤著他的那人,但他卻未從此人身上感受到那鋒利的氣場。

    董平道︰“你家大人是誰?”

    添壽道︰“前任密衛統領之一,韋渡江韋大人。”

    韋渡江這個名字,董平曾听說過,但二人的交集,也只是停留在听說這個層面上而已。他道︰“韋統領請我所謂何事?”

    添壽笑了笑,給了一個頗為圓滑的回答︰“如今的臨安城,誰不想巴結董駙馬。”

    董平微笑道︰“難道韋統領也是諂媚之人?”

    添壽搖頭道︰“不,韋大人在宮廷當差幾十年,素來為人剛正。他如今早已不為官,那就更與諂媚二字聯系不上了。”

    董平道︰“韋統領既然不想巴結我,又為何派你來請我。”

    添壽笑道︰“在下的話還沒有說完,如今的臨安城有誰不想巴結董駙馬,又有誰不想殺了董駙馬。殺不了董駙馬的,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該為巴結了。”

    董平點頭道︰“你若這麼說,那我就明白了。”

    添壽道︰“既然明白了,那就請駙馬爺隨在下走吧。”

    董平搖頭道︰“我不走,你們既然想殺了我,那我還隨你走,那我不就成傻子了麼?”

    添壽微笑道︰“那好,駙馬爺請回府,改日在下再來請駙馬爺。”

    董平失聲笑道︰“你這人倒有趣。”

    添壽道︰“在下並非有趣之人,只是在下恪守禮數。駙馬爺既然不想隨在下走,那在下繼續強求,在下不就成了無禮之人麼?”

    董平問道︰“若我一直都不肯隨你去呢?”

    添壽道︰“在下會來請駙馬爺六次,六次過後,若駙馬爺還未隨在下走。那就該韋大人親自登門拜訪了,那時在下的禮數已經盡到了,若對駙馬爺動手,那也算不得失禮了。容在下提醒駙馬爺一句,韋大人若想殺了駙馬爺,如同探囊取物。”

    董平凝視了添壽腰間那柄明晃晃的鋼鉤半晌,點頭道︰“我隨你去。”

    漆黑如墨的小屋內。

    韋渡江先開口道︰“添壽,把燈點上吧。”

    添壽點著了油燈,韋渡江與董平分別也看清的對方的臉。韋渡江瞧著面前這個,自己追殺了將近半年的殺徒凶手,竟出奇的平靜。董平看著韋渡江,認為添壽所言不虛,韋渡江的修為,世上已很少有人能比得上了。

    韋渡江道︰“董公子,我請你來,是想問你關于我的弟子,莫終生被殺一事。”

    董平微笑道︰“莫終生,我不認識。”

    韋渡江道︰“終生是個公公,他平時最愛穿大紅色的衣裳。他的頭發,用秘藥染成了白色。今年七月,他死在了大漠的寒鴉城,據我調查,是閣下殺的。”

    董平一怔,旋即無奈的笑了起來︰“我想起來來了,當時在因緣際會之下,我的確去過寒鴉城一次,因為那三千舵里的史和尚與我有仇。莫終生並非死在我手里,而是死在了三千舵舵主衛理手中。”

    韋渡江道︰“衛理以前,也是密衛的統領之一。”

    董平微笑道︰“如此一來,真相不就明了了麼?莫統領前去大漠調查叛徒衛理,反被衛理殺死。我實在是不明白,韋統領為何會懷疑到我身上?”

    韋渡江淡淡道︰“因為以我在寒鴉城的調查來看,閣下就是凶手無疑。”

    董平道︰“衛理出身密衛,又官至統領,他自然知道該如何編制一個天衣無縫的謊言。”

    韋渡江點頭道︰“閣下說的不錯,終生就如同我的兒子,在得知他死後,我也一時鑽了牛角尖兒。現在回首看去,當時我的調查的確有不少紕漏。過兩日我會再去北莽一遭,親自找衛理問個明白。”

    董平道︰“韋統領現在是否已經不懷疑我了?”

    韋渡江搖頭道︰“在事情明了之前,我仍會懷疑你。”

    董平笑道︰“韋渡江果然是講理之人。”

    韋渡江答非所問,他道︰“前日,我剛過了八十歲的壽辰。”

    董平不解,韋渡江道︰“人在八十歲以後,會比較願意靜下來听別人說話。若在三天以前,你踫到我,那你已經身首異處了。這是我的家僕,名字叫做添壽,最近,我想給他改個名字。”

    “哦?”

    韋渡江道︰“順天。”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址︰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