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無限婚契,枕上總裁歡樂多 >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加了料的酒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加了料的酒

    但因為宋輕笑一直都專心在比賽的事情上,剩下的一點兒精力也都投到了傅槿宴的身上,所以沒有注意到韓潮的臉色有什麼不對的。

    後來到了吃飯的時候,他們一家三口,外加一個韓潮,圍坐在一個餐桌旁吃飯,氣氛真的是……難以言喻的詭異的感覺。

    這個時候,就連神經大條的宋輕笑都察覺到了眼下的氣氛有些不對勁兒,像是……新歡舊愛爭風吃醋的感覺一樣。

    想法剛冒出來,坐在她對面的韓潮就夾了一塊雞翅放到了她面前的盤子中,笑著說道︰“笑笑,感覺你最近瘦了很多,多吃一點兒,好好補一補身體,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宋輕笑輕聲說了句“謝謝”,垂眸看著面前的那塊雞翅,卻沒有想要夾起來吃的想法。

    其實很少有人知道,她不喜歡在吃飯的時候,有人主動給她夾菜,總是感覺怪怪的,而且又沒有用公筷,感覺就像是在吃對方的口水一樣,想想就覺得惡心。

    只是這樣的想法她只能在心里想一想,卻是萬萬都不敢說出來的,一旦說出來,不免的就會傷了他的面子。

    抿了抿唇,她猶猶豫豫的不知道要不要吃。

    這個時候,坐在她左手邊的傅槿宴突然伸過筷子,也夾了一筷子菜,放到了她的面前的盤子里,一言不發。

    看著那些菜,宋輕笑難得的領會了他的意思原本只有韓潮給夾的,她不好拒絕,現在傅槿宴也給了她,就變成了兩個人爭風吃醋,那她就可以名正言順的不吃了。

    于是宋輕笑當即哼了一聲,裝出一副沒好氣的樣子說道︰“你們兩個又要開始了是不是?我有手,想吃什麼我自己會夾,不用你們兩個,趕緊吃你們自己的就好了。”

    說著將自己面前的盤子往旁邊推了推,表情自己誰的也不會吃。

    見狀,韓潮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在了臉上,神情十分尷尬,看了傅槿宴一眼,眼神中滿是埋怨。

    對此傅槿宴卻是不為所動,甚至嘴角輕輕地勾起了一抹淺淺的弧度。

    蠢貨,簡直蠢的無可救藥!

    就這樣的智商還想要從我的手里搶人,也真的是不知道你是從哪里得來的自信。

    呵!

    完美的避開了這個尷尬的場面,宋輕笑在心里對傅槿宴的想法又有了一些改變,在不經意的時候,甚至還對著他露出了一抹甜甜的微笑。

    而這個微笑,沒有任何防備的落入了韓潮的眼中,使得他再一次受到了嚴重的打擊,心中的不安越發的嚴重。

    瞥到了他失魂落魄的模樣,傅槿宴開心的都要上天了,嘴角的得意的笑容都要收不住了。

    輕咳一聲,他突然說道︰“對了,我都忘了,吃飯怎麼能沒有酒呢。”

    說著他起身,走到酒櫃前面,從里面拿出來一**酒,又拿了三個杯子,放到了桌子上,然後在杯中倒滿酒,分到每個人的手中,笑著說道︰“這杯酒,預祝笑笑比賽取得好成績,最好是旗開得勝,一路高歌,永不停歇。”

    宋輕笑也舉起了杯子,笑容甜美︰“祝我們都能順利,不要辜負了這麼長時間以來的努力。”

    看著面前的酒,韓潮原本是不想喝的,因為他還沒有忘記上一次給傅孟辰過生日的時候,自己因為喝酒的事情,受到了多麼大的侮辱。

    只是

    韓潮突然有些想笑,不知道為什麼,今天這麼不經意的和傅槿宴踫到一起,自己遇到了這麼多的無奈和不情願,每一件事情都不想做,卻又不得不做,否則就要擔心宋輕笑會不會因為他的行為而心生不滿。

    多無奈。

    咬了咬牙,韓潮最終還是舉起了面前的酒杯,和他們的踫在一起,三個人相視一笑,一飲而盡。

    喝過這一杯之後,傅槿宴便沒有再給宋輕笑倒過,還和她解釋了一番︰“你的身體不太適合喝太多的酒,少喝一些可以調養身體,喝多了就不好了,還是專心吃飯好了。”

    宋輕笑本來也不是貪杯的人,況且上一次喝多了,難受了她好幾天,一直都沒有緩過來,那樣的滋味,她暫時還不想再經歷第二次了。

    至于韓潮

    不過沒一會兒的時間,一**酒就已經被他們兩個喝的一滴不剩。

    “難得今天和你喝酒,不如喝個盡興如何?”傅槿宴笑著提議道,態度十分的熱情,和那一次完全是兩個態度,看著韓潮一愣一愣的。

    這人是不是……傻了?

    前後態度變化這麼大,總是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

    想了想,韓潮委婉的拒絕了︰“雖然盛情邀約不應該拒絕,但是明天畢竟還要去參加比賽,要是喝的太多了,宿醉不醒,耽誤了時間就不好了。”

    “這個你不用擔心,”擺了擺手,傅槿宴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說道,“我也知道你們明天要比賽的事情,不會讓你喝的太多,保證你回去的時候,還能自己站的筆直的從這里出去,怎麼樣,賞不賞這個臉?”

    他的話都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自己若是還要執意推辭,只怕場面就會變得很尷尬了。

    為了在宋輕笑的面前維持自己的人設,韓潮最終點了點頭,同意了。

    見狀傅槿宴笑的更加開懷,站起來說道︰“那你稍等一下,我房間里有兩**我得到的好酒,今天你有口福了,一起嘗一嘗。”

    說著他便轉身上了樓。

    回到房間,拿到那兩**酒,傅槿宴並沒有急著出來,而是又從抽屜里面翻了翻,然後找到一個紙包,將里面的東西倒進了其中的一**酒中,輕輕地晃了晃,看著酒**中的液體再次恢復到原來清澈透明的樣子,仿佛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做完這些之後,傅槿宴才心滿意足的拿著酒走出了房間,重新回到了餐桌旁,將那**加了東西的酒**放在了韓潮面前。

    “也不多喝,就這一**,喝完就行了,酒勁兒有些大,但是我知道,你的酒量也還不錯,所以這樣一**酒對于你來說,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韓潮拿起酒**看了看,點了點頭︰“確實是**烈酒,但是我還能承受得住。”

    于是兩人舉杯歡飲,氣氛難得的如此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