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無限婚契,枕上總裁歡樂多 >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打不通的電話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打不通的電話

    宋輕笑坐在一旁,看著他們兩個像是好兄弟一樣,你來我往推杯換盞的和諧場景,卻總是覺得有些怪怪的。

    按道理講,他們兩個不應該是……情敵嗎?

    現在這個和諧的相處畫面是什麼鬼?

    雖然宋輕笑一直希望傅槿宴不要隨便仇視韓潮,但是他的態度突然之間轉變這麼大,還是讓人有些反應不過來。

    不過不管怎麼樣,只要兩個人明面上還沒有打起來,還是和和氣氣的,私底下究竟是如何,她也不想管了,反正他們三個人之間的關系早就亂成了一鍋粥,具體會變成什麼樣子,誰又能說的清呢。

    順其自然就好了。

    一瓶酒沒喝多久便也就喝完了,傅槿宴算計著藥效的時間,沒有再多加的耽誤,勸著他說“時間不早了,你們明天不是還要趕早的嗎?早些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下,這樣明天才更加的有精神去參加比賽。”

    逐客令都說的這麼有理有據,令人無法反駁,韓潮沒有喝醉,意識非常的清醒,點了點頭,也沒有執意要再多停留一會兒,收拾了東西,和眾人告別之後,便離開了清曉園。

    目送著他離開之後,宋輕笑才從外面回來,就看到傅槿宴站在距離自己幾步遠的地方,目光灼灼的看著自己,眼眸中情緒變化萬千,令她琢磨不透。

    抿了抿唇,她朝著傅槿宴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然後便要回房間。

    結果在經過他的身邊的時候,卻被他一把拉住了手臂,停了下來。

    “你沒有告訴我這件事情,真的是因為你忘記了,還是你原本就不想告訴我。”

    聞言,宋輕笑精神一凜,緊緊地抿著唇,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好。

    一開始的時候,她確實是不想告訴傅槿宴,因為她擔心傅槿宴會吃醋,會誤會,萬一再搞些小動作,故意搞破壞,影響了比賽,那就完蛋了。

    只是後來,這些想法漸漸地也就被她否決了,傅槿宴性格雖然有些惡劣,但是絕對不會在這樣的事情上搞破壞的,只是她每天忙著比賽的事情,就把這個給忘了。

    現在被他這麼直接提出來,宋輕笑感到了十足的尷尬和心虛,咬著唇,微垂著頭,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感覺不管是哪一個答案,傅槿宴听了,應該都會不開心的吧。

    見她始終垂著頭,不說話,卻也不否認,傅槿宴卻覺得好笑,松開握著她手臂的手,轉而揉了揉她的發頂,語氣無比的寵溺“小傻瓜,我沒有要怪你的意思,這是你的事情,你有權利選擇要不要告訴我,我只是想要了解你的事情,然後能夠在你需要的時候給你一些幫助,沒有別的意思。行了,沒事了,你也趕緊回房間休息吧,好好地睡一覺,養足了精神,明天比賽加油。”

    “加,加油。”

    說完這一句,宋輕笑連忙落荒而逃,像是身後有狼在追她一樣。

    看著她倉皇的背影,傅槿宴是真的忍不住笑出了聲。

    果然,不管平時裝的多麼的冷漠,其實她內心還是那個沒心沒肺的小傻子,一點兒都沒有變。

    跑回到房間之後,關上了,宋輕笑靠在門上,捂著“砰砰”直跳的心,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房間里面的空氣似乎變得稀薄了許多,令她呼吸困難,面紅耳赤。

    該死!

    剛才居然感覺被傅槿宴給撩到了,又不是第一次認識,自己居然還會有這麼心動的感覺,簡直是太可怕了。

    而且……

    “他為什麼要說沒有怪我?真是搞笑,勞資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難道還要問他的意見嗎?想要告訴就告訴,不想告訴那就不告訴,丫的居然還好意思來我這里挑刺,真是奇了怪了!”

    反射弧有些長的宋輕笑直到現在才想明白剛才的事情,奈何她已經逃回了房間,就算想明白了,也不可能再出去和他理論,所以……

    算了算了,都不是事,誰會去在意這樣的事情啊。

    晃了晃腦袋,宋輕笑徑直進了衛生間,快速洗漱了一番之後,鑽進了被窩里面,蓋著柔軟芳香的被子,美美的閉上了眼楮。

    “好好地睡一覺,醒來精神百倍的去參加比賽!”

    第二天,當宋輕笑第三次撥給韓潮,電話卻依舊沒人接的時候,她原本便有些緊張的心變得越發不安。

    “怎麼了?”看到她在原地走來走去,神情不安的樣子,傅槿宴關切的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和韓潮約定好了八點半在這里集合,然後一起去比賽現場,可是現在都已經快要九點了,他還是沒有動靜,打電話也不接,發消息也不回,簡直就是急死個人了。”

    用力的握著手機,宋輕笑的表情越發焦急,“比賽定的是十二點開始,但是我們必須在十一點之前就要到那里,進行準備工作。從家里過去到場地,最少也要一個多小時,時間馬上就要來不及了,怎麼辦啊,這都是什麼事啊!”

    看著她急的都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傅槿宴連忙將她抱進懷里,輕聲安撫著。

    想了想,他提議道“笑笑,你看這樣好不好,我現在先開車送你去比賽場地,然後你發消息告訴韓潮,讓他直接去那里找你,這樣省去了一來一回的時間,說不定還來得及,模特到不到都是其次的,你身為設計師,一定要到場才可以。”

    聞言宋輕笑想了想,點了點頭同意了。

    兩人當即拿著東西上了車。

    在路上,宋輕笑給韓潮留了言,又嘗試性的給他打了兩次電話,卻依舊沒有人接,最終她只能無奈的放棄了。

    到了比賽場地,陸陸續續的已經有選手帶著自己事先選好的男模特走進了大樓。

    宋輕笑和傅槿宴坐在車里,一邊看著時間,一邊盯著手機,期待著能夠有奇跡發生。

    眼看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距離十一點已經不剩多少時間了,但韓潮依舊一點兒消息都沒有,宋輕笑的心也一點一點的沉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