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無名身患疫病,又挨了天書師尊足以要命的兩掌,他此番而走是凶多吉少,怕是還沒回到百寶殿就斷氣了。

    盛謠臨近了我︰“他是注定要走的。”

    “師傅。你和天書師尊說說救無名一命,好嗎?”我一把拉住盛謠衣袖懇求道。我知不可一世的天書師尊敬畏他幾分,他的話天書師尊或許會听。

    盛謠略有孤傲的說道︰“他犯了罪,我是不會說的。”

    “師傅,你。”我忽然發現他溫柔的外表之下是一顆冷硬的心,那心堅如磐石,是我用眼淚都無法撼動的。

    “不好了,宮主。”沖進大殿的竟然是小童,他一臉風塵僕僕的樣子,不知是何時從地府趕回來的,他面色焦急,小聲道︰“宮主,千年槐出事了,有人偷走了連理枝,那槐樹奄奄一息了。”

    盛謠劍眉入鬢,他目光陡然凌厲︰“此事,還有誰知?”

    小童緊迫的說道︰“是月宮的仙童首先發現的,那幾個人我都已經交代過了,不會說的。”

    盛謠甩袖道︰“走。”

    一行人跟著盛謠都往千年槐趕去,甚至連守門的都不見了,我見狀也隨著他們馬不停蹄的趕去。

    千年槐的狀況比我想象的還要嚴重,原本只得了鼠疫的他現在被人連根拔起,整棵樹都被掀翻在地,他哀痛不已的叫著,那叫聲甚是微弱,旁邊的仙童都在竊竊私語,萬一這千年槐死了,這天界該以哪種法子厚葬一顆樹。說法各不相同,例如︰火燒、或者劈成木材燒火做飯、或是做成桌椅板凳之類的。

    嗡嗡的議論聲絡繹不絕的傳入千年槐的耳朵,嚇得他倒是精神了不少,他竟拼盡全身的力氣朝盛謠哭喊道︰“讓老身日思夜想的宮主啊,你可一定要救救老身啊,老身可不想被做成桌椅板凳啊。”

    小童當著眾仙童的面有意朝千年槐說道︰“你個老家伙,我告訴你多少次了,消化不良不僅口臭,而且讓你體重飆升,看看吧,你這顆頭重腳輕的吃貨,你不栽坑,誰栽坑!”

    千年槐眯著眼楮道,一副快要斷氣的樣子︰“小童啊,你不僅見死不救,還落井下石啊,你真是想氣死我啊你……”

    就在這時,一個小仙童從天邊飛來,對盛謠大驚失色道︰“宮主不好了,神武將軍領著一竿子人過來了,還有玉帝和王母……”

    盛謠雙眉一橫,飛身而來,來到千年槐跟前,他雙手將泛著白光的雙手放在樹干上,猛的一使勁,那千年槐就一點點被他扶正了。讓我看的目瞪口呆,敢情文弱儒雅的師傅內力如此深厚,讓我的內心又卷起一番驚濤駭浪般的崇拜。

    就在這時,目露凶光的神武將軍如一只鷹從天邊飛來,他一下子落在千年槐的樹杈間,可把剛喘了口氣的千年槐給踩壞了,止不住的哎喲喲的叫著,叫的讓人心驚肉跳。心想著這老樹不會被一腳給踩死吧。

    盛謠抬眼道︰“神武將軍大駕光臨,盛謠有失遠迎,理當將軍以俯瞰眾生之勢與我說話。”

    神武將軍慌忙看一眼不遠處正在移步走來的玉帝和王母,立刻飛了下來,自感求功心切,為了試探千年槐的虛實才落于枝頭,卻不想被盛謠挖苦了一番,心中著實更氣。遂瞪著眼楮詢問道︰“盛謠宮主,這普天之下的姻緣都系在這顆樹上呢,怎麼說倒就倒了呢。”

    千年槐眼見著情況不妙,敢情神武像是來找茬的,它忙說道︰“將軍有所不知,老身就是打了個盹,一沒站穩,就倒去。”

    周圍有幾個仙童捂著嘴偷笑,這些都被一臉嚴肅的王母看在了眼里。玉帝倒是捋著胡子听的津津有味。

    神武將軍眼見著這病怏怏的槐樹有意幫襯盛謠,遂一把拍在樹干上,問道︰“槐樹睡著之後,可有發現丟了什麼東西啊?”

    這一掌拍的千年槐快要吐出膽汁,它一副咳的快要斷氣的樣子說道︰“老身這身老骨頭,能有什麼東西可丟,將軍真是說笑了。”

    神武將軍明顯話中有話,他似乎已經知道了些什麼似的還想繼續說話,被一直沉默的盛謠給堵了回去,師傅謙謙公子的模樣,道︰“神武將軍,這樹總共八千又六百五十億個姻緣牌,你今天正好還帶了些屬下,不妨你們一齊查查,若是少一個牌子,我盛謠任你處置。”

    “你?”神武將軍氣急的指著盛謠,他實在忍不下這口氣,想他堂堂神武殿的將軍,哪有打不贏的仗、哪有訓不成的牛,可偏偏讓他數數,他卻犯了難。哼,這個盛謠有意刁難他,但念及周圍人多,他便生生吞下了這口氣,說道︰“盛謠宮主,人妖之戀已經鬧的盡人皆知,現在槐樹有出了事,我看你這月宮真是雪上加霜啊。”

    盛謠勾起嘴角,不以為然的笑道︰“你不是一直想當月老麼,牽盡天下紅線,若你嫌我做的不夠好,你來做罷。”

    我倒吸了口氣,敢情這一身健碩肌肉的神武還想來月宮牽牽紅線,不止是我,連周圍新進的小仙童都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神武將軍面色鐵青,瞪著一雙仿若冤死的魚眼,發泄般大聲指責道︰“盛謠,今天你的犯人竟然逃到了南天門,你手下那群蠢材侍衛竟然紛紛踩空了腳掉下天去,我問你啊,你是養了一群豬嗎?”

    盛謠輕笑了一下,不以為然的說道︰“南天門不正是將軍您的地盤嗎?我的人不掉下天去,怎能顯出將軍您的實力呢。”

    “你?!”神武將軍破天荒的將眼楮睜的斗大,眼珠子像是都會隨時掉下去,卻啞口無言的扁了扁嘴。敢情這平時寡言少語的盛謠如此能說,讓他一看到盛謠溫軟的嘴,就條件反射式的張口結舌,心中竟比上戰場還緊張哩。

    玉帝這才走上前來,問道︰“對了,神武,听說剛才抓什麼逃犯,結果如何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