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全球高武 > 第1046章 無敵的“雲生”

第1046章 無敵的“雲生”

    假天墳中,各方強者動了心,想要一窺七重天陣內藏著什麼。

    邪教總部。

    方平也抵達了三大寶地之一的天木林。

    天木林,天界一株古樹所在。

    方平原以為天木就算巨大,自己也能接受。

    絕巔妖植,展露本體,巨大無比。

    可當真看到了天木林,方平還是震撼了一下。

    此刻的方平,正在御空而行,可隔著老遠,方平就看到了那株高可通天的巨樹!

    是真的通天,一眼看不到邊際。

    方平朝上方看去,以他的視力居然看不到樹冠在哪!

    不但高,而且大!

    龐大無比!

    這株有些枯黃的老樹,直徑絕對超過了千米!

    橫截面最少也有八萬平米!

    一棵樹,光是主干佔地面積超過120畝!

    這還不算那些枝干,一些根系已經生長了參天大樹,獨木成林,不外如是。

    天木林很大!

    這株天木,加上根須,覆蓋的範圍超過了萬畝地,而且還在蔓延中。

    附近區域,都被納入了天木林範圍。

    總佔地面積,恐怕近百平方公里!

    這都堪比一般的小城市城區大小了,而這,只是一株樹覆蓋而成。

    方平為之震撼!

    跟著他的那些人,也有些震撼,不是人人都去過三大寶地的。

    方平帶來的18人,來過天木林的就只有一人。

    至于方平偽裝的雲生,其實也沒來過,天木林雖說有機緣,可獲得的人太少,加上天木林也有危險存在,並非人人都會來此。

    方平在九星情報中看到過不少關于天木林的介紹。

    包括一些外人不知道的情報。

    天木林,風雲道人來過。

    按照風雲道人的探查,這株可能是天地之間第一棵樹木的古樹,可能並非不能成為妖植,而是太過強大,意識卻不夠強大,現在處于一種沉眠狀態中。

    意識不夠強,無法帶動整個天木復甦,所以造成了無意識的狀態。

    “殿下!”

    就在方平想著這些的時候,身邊,這次18人的領袖,也是九品九段境的頂級強者雲鶴低聲道︰“此地時常會有一些真神後裔甚至帝尊後裔來此觀摩,殿下身份貴重,還望殿下謹慎一些”

    言外之意,低調點。

    雲生身份不低,可地飛真君雖是真神,可實力不是太強,絕巔四五段的樣子,也許都沒有。

    當然,對真神的實力,其他人也不是太了解。

    只能大致判斷一下。

    方平倒是了解一些,地飛真君實力還行,他的排名還在地周之上,並非七十二神主靠後的那種。

    不過排名歸排名,地飛未必就比地周強大。

    兩人給方平的感覺,大概是半斤八兩。

    這些下屬警惕,方平卻是不太擔心,如今邪教就兩位帝級,一人還不在邪教總部。

    地杰和雷霆不和,地奇和地飛關系不錯。

    算下來,他方平應該是頂級的二代。

    哪怕帝尊的後代,那得帝尊在才行,在邪教,除了雷霆、地杰、地奇這三人的後裔他需要小心一些,其他人壓根不用懼怕什麼。

    包括風雲道人也不用怕什麼!

    這家伙又不在,得罪了就得罪了,搞不好那時候方平都離開了。

    雲鶴說了一句,又擔心方平責怪,補充道︰“不過殿下來此,料想也不會有不長眼的家伙敢來招惹殿下”

    方平也這麼覺得。

    身份高,就是這點好,尤其是現在神主死了不少,一部分陷入假天墳的情況下。

    結果他們剛這麼說

    後方,高空中,八只巨大無比的鳥類妖獸,拖著一架豪華無比的宮殿式馬車御空而來。

    馬車外,一位九品境強者駕馭著這些妖獸,此刻,橫沖直撞,哪怕看到了方平眾人,也是冷喝道︰“速速退避,炎煌帝子車架,閑雜人等避讓!”

    炎煌帝子!

    一位帝尊的後裔,從姓氏上就可以看出一點,對方是火護法的後裔。

    三大護教,八大護法,死了3位護法,火護法可沒死,當然,也不在邪教總部,身份相當神秘,恐怕在外界有身份,不常駐邪教。

    這一次是去了天墳,還是沒去,誰也說不清。

    此刻,這位炎煌帝子車架經過,好不囂張。

    也難怪對方囂張,帝尊的兒子,國中強者無數,火護法也沒死,對方有資格在這囂張。

    而且按照方平得到的情報,炎煌也是有記載的。

    炎煌,本源十段境強者。

    原本是有希望晉級真神的,不過多年前沖撞了天雲島主,被擊潰了本源,差點身死道消,這才未能晉級。

    至于天雲島主為何出手,眾說紛壇。

    不過水火不容,這好像是定理。

    水護法和火護法本就關系不和,雙方國度沒少征戰,炎煌被抓住了把柄,順手廢了炎煌,天雲島主不介意做這事的。

    他也沒做絕,只是傷了對方本源,沒有殺了炎煌,也沒徹底擊潰他的本源,火護法雖然暴怒,可雙方也沒徹底撕破臉。

    方平在想這些記錄的時候,雲鶴臉色微變,急忙道︰“殿下避開吧。”

    一般人,不避就算了。

    哪怕其他帝子,不避讓也未必有什麼。

    可炎煌恨極了水護法一脈的人,稍有不妥,雙方恐怕就要爆發大戰。

    對方當然有囂張的資本!

    八頭拉車的妖獸,都是九品境。

    馬夫九品境,馬車兩側,還有是10位九品強者在護衛,馬車內部,也有九品氣息展露,粗略感應,都有七八位。

    接近30位九品境強者,而且強者不少。

    方平帶來的18人,雖然也都是九品,可除了雲鶴,其中弱九品都有大半。

    真要沖突,可未必是對手。

    方平面色淡然,此刻,四周也有一些強者在飛行,天木林是寶地,來這找機緣的人不少。

    不少人已經認出了方平。

    “是雲生殿下!”

    “這下有好戲看了,這麼巧,剛好遇到了炎煌殿下!”

    “這二位距離真神境都是一步之遙,雙方早就不和,如今水護法去了天墳,火護法未必就去了”

    “炎煌殿下恐怕是故意的!”

    “”

    四面八方,此刻都有人議論,有人聲音不加掩飾,明顯一副故意提及的樣子。

    水火兩脈,早就不和。

    要是真斗起來了,看個熱鬧也不錯。

    馬車,越來越近了。

    方平還是沒有避退的意思。

    雲鶴有些緊張,卻也不敢再次提及退避,此刻只好朝其他人示意,做好交戰的準備!

    殿下也要面子的,被人如此欺辱,不甘受辱,那也很正常。

    可惜這次國內要出兵,帶的人不夠,不然他也未必怕了火之一脈。

    馬車中。

    此刻正在設宴。

    馬車內部空間很大,不止炎煌一人在,還有幾位強者後裔也在。

    幾人都是青年模樣,三男一女。

    炎煌標志明顯,一頭火紅色的長發,瞳孔都是火紅色。

    此刻,炎煌慢悠悠地喝著酒,通過開啟的車門,看向前方的方平,一言不發。

    身邊,那位女子輕笑道︰“炎煌,前面是雲生吧?多年不見,沒想到雲生這次也來了此地,不如停下聊幾句”

    炎煌淡淡道︰“有何可聊的!雲生倒是好大的膽子,見了本座車架,居然敢攔截,難道忘了他父只是神主,而非帝尊!”

    他實力和雲生相當,可他地位比雲生高不少。

    雲生有何資格和他相提並論?

    其他三人都是笑了笑沒再說,不好勸。

    雖然覺得沒必要,可水火兩脈關系一直不善,炎煌更是恨極了水護法,此次遇到了雲生,折損一下雲生的面子那也是尋常。

    至于殺了雲生現在地飛真君還在三界,他倒是未必敢。

    “火護法的兒子火護法到底在不在三界,我也好奇呢!”

    活著的5位護法,只有天雲島主確定去了假天墳,方平其實也好奇,另外兩位到底在不在三界中。

    這關系很重大!

    也巧了,這時候遇到了火護法的兒子。

    此刻,方平手中一柄九品頂級長劍出現,方平臉色不變,卻是決定了,試試看!

    自己既然冒充了雲生,那也給雲生長長臉。

    眼看著車架越來越近,馬車上,那位車夫臉色都變了,八頭飛禽也有些猶豫。

    這可是真神的兒子!

    真要撞上去,他們也含糊。

    車內,炎煌卻是一臉淡然,雲生不避退,那就撞過去!

    他不下令停車,這些人哪敢擅自停下。

    方平身前,雲鶴也是臉色緊張,手中長劍呈現,做好了攔截的準備,哪怕這八頭妖獸未必可以傷到殿下,可讓殿下狼狽,那也損了殿下的顏面。

    就在雲鶴距離那八頭妖獸極近的時候,雲鶴剛準備出手,後方,方平雲淡風輕,一劍蕩出。

    沒帶起絲毫漣漪,仿佛隨隨便便一劍斬出。

    在四方圍觀者震撼的眼神中,這一劍看著緩慢,卻是快的嚇人,幾頭妖獸好像沒看清方平出劍的軌跡,依舊在慣性用下繼續飛行。

    方平身形縹緲,腳下輕動,在八頭妖獸的縫隙中穿插而過。

    下一刻,方平停在了車夫面前,眼神淡然地看著車夫,無視了對方眼中的駭然。

    寂靜!

    無邊的寂靜!

    下一刻,砰砰砰,一連串的炸裂聲傳來!

    前方,八頭妖獸,直接金身炸裂,不但金身崩潰,精神力都炸開了!

    “半步真神!”

    “怎麼可能!”

    四方,駭然聲一片!

    持劍出劍的雲鶴,也是駭然無比。

    半步真神!

    剛剛那一刻,方平出劍,實力達到了半步真神的地步。

    所謂半步真神,那代表出手的爆發力,已經超過了40萬卡氣血,或者接近也算。

    40萬卡,九品的極限。

    當爆發力達到了這個地步,極限的地步,那是難以想象的。

    半步真神,其實很少存在。

    可方平閑庭闊步,輕松斬殺了八位九品境,這給他們的感覺,絕對有了半步真神的實力!

    馬車中,炎煌 地一聲捏碎了手中的玉杯。

    其他三位強者後裔,此刻也是臉色凝重,紛紛站起,不再有剛剛的淡然。

    雲生居然這麼強!

    方平面前,那位車夫臉上汗液止不住地流下。

    車架兩側,10位九品緊張不安,紛紛圍繞在方平四周,馬車中,還有幾位九品境侍從也是迅速站到了車門前。

    方平面露笑容,看向炎煌,淡淡道︰“炎煌,你在挑釁本座?”

    炎煌臉色鐵青!

    失算了!

    他也沒想到雲生會如此強大,超乎他的預料。

    這家伙真的要證道了!

    炎煌眼中嫉恨之色一閃而逝,當年若不是水護法傷了他,也許他早就證道了。

    雲生這小輩,有何資格和他囂張!

    他還在想著,方平再次笑道︰“弱者當有弱者的覺悟,身份算不得什麼,本座身份也不比你差,你父雖是護法,我水之一脈也不懼之!

    炎煌,跪下,認錯,本座饒你不死!”

    安靜!

    接著就是嘩然!

    四方嘩然!

    此刻,鎮守這邊的神庭軍都趕到了,領頭的金甲強者,也是臉色劇變。

    跪下?

    雲生讓炎煌跪下?

    這簡直是難以忍受的恥辱!

    別說方平,就是地飛真君在,也不會讓炎煌給他下跪,這是不死不休了?

    “雲生!”

    炎煌臉色鐵青,踏前一步,冷冷道︰“你讓本座跪下?”

    “不錯!”

    方平笑道︰“跪下認錯,饒你不死!本座耐心有限,跪下或者死!”

    話落,方平單手抓出,在車夫幾乎避無可避的絕望眼神中,方平 嚓一聲,抓碎了對方的腦袋,隨手一丟,一具無頭尸體從空中掉落。

    這一抓之下,連對方的精神力也被抓滅。

    這下子,四方強者都是駭然!

    好強!

    真的半步真神之境!

    之前八頭妖獸炸裂,還能說雲生突然出手,對方沒預防。

    可現在,這位車夫可是警惕萬分,然而這種情況下,居然被雲生一抓抓死了!

    九品可不是那麼好殺的!

    除了真神,誰敢說自己可以輕易擊殺九品。

    四方駭然,炎煌也是臉色陰沉。

    方平卻是一臉的笑容,抓死一個九品很難嗎?

    他什麼實力?

    當然,他沒動用自己的真實實力,只用了雲生那大概37萬卡左右的氣血之力。

    可他現在的爆發力都超過了80萬卡,哪怕動用37萬卡那也差不多是百分百掌控了。

    當然,百分百太明顯,方平還是收斂了一些。

    可哪怕只有35萬卡左右,這也超過了尋常本源十段武者的極限。

    超過極限,那就有秒殺對手的資格。

    方平何等眼力,車夫想跑,可他早就感應的一清二楚,對方想往哪跑,都在方平預料之中,直接預判出手,一擊格殺了對方,輕而易舉!

    此刻的方平,依舊帶笑。

    可看在其他人眼中,卻是驚悚無比。

    半步真神!

    炎煌這次麻煩大了!

    難道雲生真的要讓炎煌跪下,可這明顯不可能的,雲生想做什麼?

    真要殺炎煌不成?

    這時候,馬車中,那位女子出聲緩和氣氛,笑道︰“雲生,大家許久不見,剛剛炎煌也只是

    她話都沒說完,方平打斷道︰“你也跪下!不跪,你死!”

    “”

    四方皆寂!

    所有人都驚呆了!

    霸道,太霸道了!

    女子他們也認識,地明真君的女兒!

    地明真君,神主當中排名31位。

    地飛真君,排名28位。

    這兩人差距不大的,排名極為靠近!

    而且地明真君也還活著,當然,此刻不在神庭,而是進入了天墳中。

    可對方沒死,雲生居然一點顏面不給,太讓人意外了。

    地明真君可不是火之一脈的人,這不是得罪人嗎?

    女子海瀾也愣了一下,接著臉上閃過一抹慍怒之色!

    她好言相勸,雲生居然如此跋扈!

    真把自己當真神了嗎?

    半步真神雖強,和炎煌不弱,她也不弱,弱者也沒資格和炎煌同車而坐,談天說地。

    四大強者聯手,哪怕半步真神也未必能逃生。

    方平依舊是風淡雲輕,淡淡道︰“快點,我耐心有限!”

    說著,開口道︰“雲鶴,殺了他們!”

    他說的是那些護衛的九品!

    雲鶴一愣,接著卻是二話不說,暴喝道︰“殺!”

    話落,帶著麾下17位強者,迅速朝車架附近的那些九品殺去!

    他不敢摻和這些強者二代之間的糾紛,可和同為屬下的九品廝殺,他卻是不懼!

    之前人少,現在方平瞬間斬殺了9位九品境,他哪還有任何猶豫!

    而且殿下如此強大,也出乎他的預料,這時候不表忠心還等什麼時候。

    18位九品,那都是精神大震。

    殿下這麼強,他們也是與有榮焉,在他們看來,殿下和炎煌之間最後大概是不了了之,可殺了對方的屬下,也足以掙回面子了!

    這些九品強者,那是轉瞬間廝殺到了一起。

    車中,還有幾位九品侍從,好像收到了什麼命令,沒敢插手方平的事,瞬間殺出!

    18位九品對戰14位九品。

    三十多位九品境,瞬間在附近爆發了大戰。

    周圍的強者,紛紛避退。

    方平不慌不忙,笑容滿面地看著炎煌,心中盤算著,殺了這家伙,那什麼火護法真要在,大概會出現吧?

    不過對方就算來,也需要時間。

    也許自己都離開了!

    殺還是不殺呢?

    殺了的話,自己也得小心被堵住了。

    就在這時候,神庭軍這邊,金甲強者飛身上前,開口道︰“諸位殿下”

    “滾!”

    方平臉色瞬間冷漠,盯著對方,冷冷道︰“本座之前差點被沖撞,也不見你們出手!再敢插手,本座現在就斬殺了你!”

    此話一出,金甲強者臉色微變,看了一眼雙方,沒再吭聲,低頭退後。

    他只是坐鎮此地的神庭軍強者,這些私人恩怨,他插手被殺,恐怕地杰大統領都未必會管。

    剛剛只是看雙方在天木林範圍爆發沖突,想上前說和幾句罷了。

    哪料到“雲生”如此霸道!

    “雲生殿下可真夠霸道,不過也有霸道的資格!”

    “是啊,半步真神境強者!這要是去了悟道涯,也許很快就可以晉升為真神境了,到時候,和現在可是截然不同!”

    “你們說,炎煌殿下這次會不會吃大虧?”

    “我看最少也得被落下顏面,實際上已經丟盡了顏面,找茬不成反被逼迫到了這地步,這下子炎煌殿下算是栽了!”

    “”

    眾人有人傳音,有人低語。

    四周,已經有九品境隕落!

    都是死戰,沒人敢退。

    九品境不容易死,那是指會逃亡的情況下。

    可現在,雙方都只是扈從,哪敢逃亡,哪怕明知必死,也不得不繼續廝殺下去,如此一來,死亡就不可避免。

    炎煌站在車中,臉色冷漠,看著方平,一言不發。

    其他三人此刻也都不吭聲,“雲生”誰的面子都不賣,這時候出口,自取其辱罷了。

    方平頗有興致地看著那些人廝殺,淡笑道︰“原本只是來天木林踫踫運氣,看看能否有機會證道真神,沒想到倒是能看一場好戲!炎煌,快點跪下認錯,不然這場好戲會更好看的!”

    “你!”

    炎煌暴怒!

    可下一刻,卻是怒不起來了,方平氣機爆發,瞬間將奢華的馬車震碎,一劍斬出,直奔炎煌而去!

    四周眾人驚呼!

    這還真出手了!

    太霸道了,也太囂張了。

    地飛真君的兒子,雲生殿下之前名氣不算大,今日眾人卻是漲了見識,這位不但實力強大,脾氣也足夠火爆啊!

    “好膽!”

    炎煌眼中怒色爆發,手中也是瞬間呈現一柄火紅色長刀,一刀劈向方平。

    刀氣如同火龍,灼燒虛空,欲要燃燒方平的斬出的劍氣。

    可下一刻,炎煌眼中露出一抹駭然之色。

    他和“雲生”同階,他的刀氣很霸道,按理說哪怕不能灼燒對方的劍氣,也足以擊潰大半。

    哪料到他的刀氣灼燒,忽然沒能撼動劍氣!

    這下子,劍氣已經臨身!

    炎煌暴喝一聲,急忙倒飛,可劍氣如影隨形,非但如此,此刻,方平身影一閃而逝,瞬間出現在他跟前,再次一劍劈出!

    炎煌奮力避退,剛避開了第一劍,第二劍已經降臨。

     嚓!

    一聲金屬碎裂聲響起,炎煌左臂避讓不及,直接被斬斷。

    左臂掉落!

    方平得勢不饒人,劍氣縱橫,出劍快如雷霆,四周,三位強者眼神閃爍,不知是否該出手。

    此刻,方平一邊出手,一邊淡漠道︰“誰插手,誰死!”

    此話一出,幾人猶豫了。

    “雲生”未必敢殺炎煌,可他們和“雲生”地位相當,有人父輩還不在神庭,一旦被殺,“雲生”證道成功,恐怕死了都白死!

    沒了他們的阻攔,炎煌雖然也極強,氣血和方平展露的相仿,可爆發力卻是差距不小。

    不到一分鐘,炎煌雙臂都被斬斷!

    非但如此,胸口也出現了多道劍痕,血流如注。

    方平得勢不饒人,在炎煌憤怒的眼神中,一劍將對方頭顱斬落!

    炎煌剛想頭顱重生,方平一腳踏出,將掉落的頭顱固定在虛空,腳踏頭顱!

    左腳踏著他的頭顱,右腳一腳踢出,炎煌雙腿斷裂,直接跪倒在虛空之中!

    方平精神力爆發,沒到萬赫,卻是比炎煌強一些,瞬間封禁了對方,不給對方頭顱重生的機會。

    下一刻,所有人看到了震撼的一幕。

    “雲生”腳踩炎煌頭顱,身前,無頭的炎煌跪倒在地,頭顱還爆發出淒厲的嘶吼聲,讓人心寒。

    太強了!

    雙方差距不大的,可無論戰斗經驗,力量爆發,炎煌都比“雲生”差了一大截,這才是他片刻間被擊潰的原因!

    方平心中冷笑,老張說,新武人,戰力無雙,同階無敵!

    這就是事實!

    我們活的短,可我們活了幾十年,戰了你們幾千年都不曾戰過的戰斗!

    同階,那就是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