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極品農妃 > 第四八五章 孽債

第四八五章 孽債

    “朝鮮自古都是苦寒之地,若要長治久安,就別索取過度。”辛鯤勉強把巴掌大面餅吃了,然後慢慢的喝著熱熱的泡菜湯,里沒有肉,只有些泡菜和豆腐。

    “長治久安?你要把這里並入版圖?”郭深抬起頭。白天在城外看到辛鯤,很多事就不用解釋了,郭鵬听到消息,就帶兵沖到朝鮮。他猜著是不是辛鯤和兒子是商量好了,以朝鮮為跳板,讓辛鯤回歸。但是他真的沒想到辛鯤要的是把這里並入版圖。

    “當然,不然,我們早就可以回去了,也不會這樣慢慢推進,一點點的以懷柔之態,讓朝鮮百姓明白,大盛軍隊是來救他們的。剛剛在城外您也看到了,邊城百姓非常柔順,現在也能幫得上忙。”辛鯤最怕這些人自以為是的覺得這個苦寒之地用不著佔領,卻不知道,這里是下棋的一個重要落子點,可輻射北方幾個重要的城市。不然為何某國爸爸特意要在那兒裝一個薩德系統。

    “得不償失!”郭深果然皺緊了眉頭。

    “王爺,回頭去把版圖並上之後,就知道為什麼了。”辛鯤懶得說什麼了,自己捧著湯喝了起來。她不能說郭深目光狹窄,因為在這個時代,他們連自己國家的地圖還沒弄清楚時,讓他們如何知道世界的態勢。沒有地圖,就沒法真的理解這一城一池的爭奪。

    “鯤兒跟我說過,朝鮮一地,在戰略之上至關重要,此地萬不可有失。所以我想留下一部分軍士就在此地安家,這里將永遠是漢家之地。”郭鵬點頭,辛鯤特意給他畫過大地圖,朝鮮所在之地,周邊的國家地勢,人家很有可能從這里海上登陸,想想以此為據點,用水師順流而下,那情形,實在不堪設想。

    “而且千萬別說這是苦寒之地,這里的確挺窮的,但是物產並不貧瘠,只是缺乏有效的管理。我在這兒一年,日子過得還不錯,只要與內陸加強聯系,互通有無,水陸兩通,相信能成為一個富庶之地。”辛鯤笑了一下,她的湯喝完了,餅也吃了,她的家宴是不是可以退席了,左右看看,給郭鵬又夾了些菜,讓他快點吃。

    郭鵬對辛鯤笑了一下,端起碗扒起飯來。

    郭深喝了一口湯,看著辛鯤,“你怎麼回去?”

    “哦,海老太醫之前不是救過朕嗎?朕當時有封了他一等子爵的爵位。她是海老太醫的親傳弟子,封個妃應該不會被人說吧?”郭鵬忙抬頭說道。

    “只要妃位?”郭深狐疑的看著辛鯤,這個人他覺得,就算此時是女孩,她也不可能甘為人末。

    “你敢立誰為後?”辛鯤瞪著郭鵬。

    “行了,就算妃,你也是惟一的。”郭鵬笑上起來,想到海大夫氣得胡子都要豎起來的樣子,還特意把辛鯤叫到面前對質。听了他們師徒當著得以,他就覺得好玩。最後他只能出來給他們評理,一個子爵的愛徒,因為在朝鮮立下大功,進宮為妃理所應當,不用特意給老爺子找一個羅曼史。不過,這個理由其實也挺好的,身份上說得過去,至于說功勞,此次平定朝鮮,誰的功勞又能比辛鯤大?

    “皇上,王爺,民婦告退!”辛鯤笑了,起身對他們行了一禮,退了出去,此時,他們父子、君臣應該還有話說。這些話估計還不太適合她來听。當然,她也不用等他們允許,自己便拿著披風出去了。

    “你現在開心了?”郭深看著兒子,曾經躺著跟著掉了陽氣一樣的兒子,現在看上去又傻了不少。

    “是,非常開心,我們相愛,又能在一起,多好啊!”郭鵬毫不顧忌的坦然的看著父親。

    郭深無語了,現在他還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說這個不對,好像不成,因為他一生也是和相愛的人在一起,從無二心,他知道這種感覺,我們相愛,又能在一起,什麼能阻止他們在一起?

    “你將來還是要封她為後?”

    “我覺得這個她無所謂,她只要惟一罷了。”郭鵬挺了解辛鯤的,成不成皇後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惟一的。

    “她的性子跟你……本王王妃不同。王妃一生以本王與皇上為要,她沒什麼本事,她留給丈夫孩子的只是安心的笑臉。你要給自己找一個人生的導師嗎?就算流落在這個破地方,竟然還能鬧出這麼大動靜,你的一生都要在她的陰影之下嗎?”郭深本想說你母親,但是想到了他的身份,于是改為本王王妃。

    郭鵬笑了,把最後一口飯扒進了嘴里,“您喜歡王妃那樣的溫婉聰慧的女子,而朕喜歡的就是鯤兒!無論是男是女,無論她性子怎麼樣,哪怕天天打朕一頓,朕也甘之如飴。”

    “她身體如何?她能為皇上誕下皇嗣?”郭深皺著眉頭,若兒子只要這一個,那麼子嗣是問題。想到剛剛辛鯤一進來,兒子忙出忙進的給她保暖,想到之前

    “朕剛說了,只要她是朕的鯤兒,無論她什麼樣,她就是朕的一切。”郭鵬覺得這算是問題嗎?當然不算,他連男女都不在意,還在意這個嗎?

    “皇上!”

    “之前怕人知道她是女孩,所以海太醫給她吃藥裝病,您沒看到她今天在冰天雪地里待了一天,多聰明啊!城外的安排,傷兵的救治,她做得多好啊!用冰蓋屋子,還暖和,怎麼想的?”

    郭深無語了,他覺得自己生的不是兒子,是孽障。可是打他,現在叫犯上,心情好憋屈啊!

    辛鯤此時已經泡在熱熱的湯浴里,福姬和胖嬸都在屋里,他們可不是來伺候的,他們有點害怕,覺得進來比較安全。

    “仁親王會殺人嗎?”福姬看辛鯤回來就泡在湯里,忍不住站在桶邊輕聲的問道。

    “現在他最想殺我。”辛鯤給福姬一個假笑。

    “那怎麼辦?”胖嬸忙上前了。

    “沒辦法,當然,當初他也想殺了我,所以皇上把我送出來了。現在皇上做了皇上,應該我活著的可能性比較大了。”辛鯤認真的想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