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極品農妃 > 第五零零章 一座城

第五零零章 一座城

    福姬他們也準備好了,他們要帶著百姓們回到安全的地方。這里是邊城老百姓們早就習慣的遷移,只是這一回,他們遲疑了,這回,他們的皇帝就在城內,他們這是這麼多年以來的第一次,皇帝站在城門口送他們離開。

    福姬默默的跟著大家一起走著,她不時的回頭看著辛鯤,她越來越不懂自己家的夫人了,明明她該快樂的過日子,為什麼,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

    她懷里還有辛鯤寫的信,她把災民安頓好了,就要帶著胖嬸他們去辛家莊。她幾次遲疑,要不要回去。可是想到胖大嬸和何嬸怎麼辦。

    遷移的隊伍其實也是在遲疑的往外走,這是第一次官方組織遷移的,前三天已經滿城通知了,今天挨家挨戶的敲門,不過呢,並不強求,只是要說清楚,‘要打仗了,我們不能保證你們的安全了。’

    大家在家收拾了三天,再走時,大家的心情其實是復雜的。若是之前,等著打起來了,他們只能急急的抱著孩子和手邊能拿到的東西就跑,那會兒,哪里能想什麼,就只有說,能逃到命就好。只期望著,打就打了,別毀房子。現在好了,提前三天通知了,還組織撤退,走不走,怎麼走,要拿什麼東西都是問題啊!

    于是,走得浩浩蕩蕩,但也淚灑家園,家門小心的鎖上後又打開,然後男人挑擔子,女人抱孩子,大家慢慢有序的遷徙。

    辛鯤此時也站在城門樓上,看著往南退走的百姓,她知道好些百姓都特意把自己家的大門打開,對他們來說,門我開著,你們有需要就用吧!這些都讓她無限的感動,住在這個地方,他們也許習慣了每天這麼來一次,然後再默默的回來,周而復始。好像沒人問過他們為什麼,她也忘記問了,為什麼?是啊,為什麼?

    “那些商人倒是信人,已經運糧來了。”蔡關遠遠的看到了塵煙起,馬車拉的糧車已經進入他們的眼簾。

    “這就是華夏的父母,為了那個監生的名額,為了我們能守住,讓監生名額生效,這些商人也是夠拼的。”辛鯤淺笑了一下。

    “也是,你站會,我走了。”蔡關要回去看是哪家的了,監生說明書還得簽名呢!還有銀票,他還鎖著呢!

    糧庫門前,原來的守城軍正在往糧垛里倒糧,一個個顫顫微微的,真不是他們不行,而是架在糧垛上長長的挑板,這個沒經過訓練的人,還要背著一大袋糧,這本身就十分艱難。走上去,挑板是會上下晃的,沒有習慣的人,不知道利用挑板的力來節省自己的力氣,他們就只能顧著害怕了。

    一個禁軍過來,他也沒干過這個,給商人運糧的馬夫干過,倒是自造奮勇的起來幫忙。不過禁軍看了一眼,點點頭,自己扛起一袋,走了一趟,他比那些守軍干得好,不過呢,比馬夫還是差一點。但是三趟之後,他再扛到米袋時,就開口了。

    “大家看著我怎麼做,我會邊走邊說,你們是沒干過,不會用力。沒事兒!”禁軍走在直晃的跳板上,笑著說,“看到沒,這個跟我們坐船一樣,就是晃,不會斷的,注意節奏,跟著跳板的節奏晃完了到地方了,跳板幫著咱們泄了力。到地方,一點也不累。”

    剛剛那些守軍不干了,覺得這就是來找碴的︰“大人,您是天子近臣,我們就是些兵油子,咱們干不了這細致活兒。”

    “他的長官在哪?”蔡關怒了,指著那人看向邊上。

    兩萬守軍,五千禁軍,禁軍以一敵十真不成問題,所以之前老魏接管軍營之後,也是把自己的兵一下子打散,一隊管一營,這樣大家一起訓練,一起吃飯,總能有點帶動。但是他們的時間真的不夠,之前已經挑過一回,相對能打的就拉走了,留下的兩萬,真的沒啥用。

    蔡關的想法很簡單,這種言論不能任他們漫延。馬上就要打過來了,現在萬不能出現分裂。

    “要打仗了。”辛鯤從城頭下來,騎著馬過來看看糧食,再去北邊城門看看。結果這邊竟然有了這麼沖突,她對著守軍們沉聲說道。

    下面的人,包括商人們都嚇到了,皇上來了,聲音有些沙啞,但是很好听。

    “恭請皇上聖安!”蔡關立即單膝點地,對著辛鯤跪下。

    “恭請皇上聖安!”下面的人也一齊高聲喊道,那商人、賬房、馬夫們都要激動得哭了,喊得嘶聲力竭。

    “平身!”辛鯤沒下馬,坐在鞍上對商人一笑,“蔡大人,結算完了沒,快點結算,讓商人快點離開。各位,若是路上看到老弱病殘,車上又還有位置的話,麻煩帶他們一下,有勞了!”

    “皇上!”胖胖的商人真的淚流滿面,他都不知道為什麼,就哭了出來。

    “別哭了,快點,拿了錢快走。對了,你補監生的兒子叫啥。”蔡關明白,現在這些平民要趕緊離開。

    “黃貴根!”

    “老爺,你叫黃貴根。”賬房汗了,尷尬的提示。

    “哦,哦,我兒子叫黃小根!”那胖子忙點頭,“我就一個兒子。”

    “行了,這是監生的文書,這是銀票,收好。”蔡關飛快的寫上黃小根的名字,交給了那位黃貴根。

    黃貴根看看吹了一下,小心的放到一個金盒里,再揣懷里,對著辛鯤一拱手,“皇上,銀子就不要了,打仗我們不成,這點糧食,你們拿去打反賊。”

    車隊飛馳而去,辛鯤輕輕的嘆息了一聲,看向了下面的守軍︰“听到了嗎?黃掌櫃讓朕拿著這些糧食和銀子去打反賊。你們還沒清醒嗎?這一回,朕拿著出金山銀山來做什麼?打反賊!”

    “皇上!”守軍的小隊長羞愧難當,皇上等著商人們離開後,才開始處置他們,光這點,就已經讓他們心懷感激了。就算這些商人富可敵國,可是他們內心的深處卻還是萬般的鄙視的,他低頭想解釋,“他們不是怕辛苦,只是這些活,他們沒干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