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十方乾坤 > 第五百一十四章 練劍

第五百一十四章 練劍

    “她怎麼了?”

    蕭塵神色間立時緊張了起來,沈婧抬起頭來,看著他道︰“扶桑之花的精華,生生不息之力,已經全部進入她體內,但現在……她仍是無法醒來。”

    “仍是無法醒來……”

    蕭塵抬頭望著洞府里面,扶桑之花,擁有著起死回生,延續壽命之能,難道都無法讓未央醒來嗎?

    兩人進到洞府里,只見石床上面,花未央仍然靜靜沉睡,氣色雖比起之前好了一些,但就是始終無法醒來。

    蕭塵慢慢向石床靠近了一些,腦海里又回想起了曾經的一幕一幕,一幕一幕,此刻又一一掠過他的心間。

    “也許……要完全吸收扶桑之花的力量,還需要一段時間。”

    沈婧走了上來,輕聲說道。

    “也許?”

    蕭塵轉過身向她看去,沈婧見他眉頭不展的模樣,搖了搖頭︰“你難道忘了我之前與你說過的嗎?她的情況很復雜……有些事,終究非人力所能更改。”

    “可是……”

    蕭塵又慢慢轉回身去,看著靜靜入睡的花未央,說道︰“若是連你也沒有辦法了,那世間還有何人救得了她?素問仙子嗎?難道也要一顆天下間獨一無二的不死之心嗎?”

    “你先不要著急。”

    沈婧走了上來,輕輕按著他的肩膀,說道︰“現在扶桑之花的力量,才剛剛進入她體內,吸收還需要一段時間,情況雖然難以預料,但也未必就是那樣壞,現在一切都需要再等等……”

    “好……”

    蕭塵點了點頭,不再繼續追問下去了,但他心中卻意已決,無論怎樣,便是把仙元古地弄個天翻地覆,他也要找到救醒花未央的辦法。

    ……

    今晚星月黯淡,兩人去到外面的懸崖,正月里春寒料峭,夜里冷風有些刺骨,沉默了許久,沈婧才開口問道︰“你找到那個人,打听到當年的事情了嗎?”

    蕭塵深吸了一口氣,簡單將青州城的事情說了,里面省略了老乞丐一事,沈婧听完之後,輕輕按了按他的肩膀︰“放心,你的身世,總有一天……”

    “不重要。”

    蕭塵轉過頭看了她一眼,又望著遠處夜幕籠罩的山嶺,緩緩說道︰“我便是我,身世如何,與我又有何關系?寧做自己,不做棋子……”

    “你能這般想,自是再好不過。”

    沈婧輕輕說著,停了一會兒,又問道︰“那上次你去大鬧藏鋒谷的事情,現在如何了?”

    “還能如何,無非是所謂的正道之士,整日里喊打喊殺罷了。”

    蕭塵眼神淡然,盡管這一個月下來,他多是涉足凡塵,但修真界里的事情,他自然也有打听到,上回他去大鬧藏鋒谷一事,這件事已經在仙元五域掀起了軒然大波,不知道究竟是誰在背後推波助瀾,現在各門各派都要擒拿他。

    沈婧微微皺起了眉,說道︰“這段時間,你盡量小心一些,若無重要之事,就盡量不要再頻繁進出青木崖,我先試試能否令未央醒來,只要她醒了,一切也就好說了。”

    “恩……”

    蕭塵輕輕點了點頭,接下來他也要尋一處安靜之地,好好鑽研一下老乞丐當日傳授他的“三才劍”,以及那天在甦州太湖邊上悟出的“返樸歸真”。

    倘若能夠成功“返樸歸真”,也許,他就能夠真正化神了,絕非不化骨和霹靂紫電那種偽化神,不生不滅意境,也可能將再悟出一層嶄新的境界。

    ……

    第二日清晨,蕭塵找到一座深淵峽谷,此處幽靜詭秘,他在這里練劍,應是不會擾到沈婧。

    但見谷中流水潺潺,百花初綻,蕭塵尋一空曠之處,盤膝坐定,隨即斂神靜心,氣走百脈,萬元歸一。

    絲絲真氣流走體內,宛若谷中溪水源源不絕,蕭塵吐納許久,同時也將三才劍的劍訣了然于心。

    隨著一陣清風吹過,卷起那漫天的落葉,趁著樹葉尚未落入溪中,蕭塵一瞬間睜開眼,隨手拾起一截樹枝,以樹枝為劍,一劍刺出,劍氣凝于一點,“嗤”的一聲,立時便將三五片落葉擊穿了,然而那片片落葉,也被震碎了。

    落葉之所以會被劍氣震碎,乃是他聚力還不夠,若能完全將劍氣凝聚于一點,而絲毫不分散,那麼落葉便不會被震碎。

    要練習三才劍,首先得練習聚力,就像那老乞丐一樣,對力量的掌控,幾乎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所以才能以劍氣在一片片竹葉上面留下文字。

    就這樣反復練習了七天,蕭塵對力量的掌控,已初見成效,直至半個月後,基本已經能夠開始修煉“三才劍”。

    這半個多月里,白天他在深谷里練習“聚力”,晚上則會回洞府看看花未央,不過在開始修煉三才劍後,便不能每晚回去了。

    這一晚皓月千里,將整座青木崖映得澄淨如洗,二月仲春的夜里,已比正月初春暖和許多,而花未央仍如半個月前那樣,靜靜躺在石床上,沒有一點醒來的跡象,沈婧其實有些擔心,她若再也醒不來了,蕭塵又會怎樣。

    這一晚無聲而過,第二日,蕭塵便去了深淵峽谷里,開始修煉三才劍,這三才劍威力非同小可,日後必有其用武之處。

    但也如老乞丐所言,此劍法並非人人皆可練成,三層境界,也非一朝一夕就能練成,就算練成,想要爐火純青,也非易事一件。

    ……

    時間不知不覺又過去了一個月,已是三月暮春,谷中冰雪早已消融,萬物復甦,林間百花綻放,飛禽走獸也不知不覺多了起來。

    “嗤!”

    一聲疾響,只見一道玄光劍氣凌空而起,直破層雲萬里,驚得那千丈高空上的白鶴也快速飛走了去。

    望著那天上劍氣逐漸消失,蕭塵也緩緩撫平了氣息,心想三才劍果然威力絕倫,只是第一層“人劍”,便能穿破千丈高空的層雲,倘若這一劍是擊向一個人,誰能承受得住?

    不過其弊端也十分明顯,雖然只消耗三成真元,但也非同小可,忽然之間失去三成真元,就如凡人突然失去體內三成鮮血,若非內功深厚者,必然頭暈目眩。

    而今這一個月練習下來,蕭塵已經能夠做到收放自如,不至于眩暈,但是這劍招,連續的話,最多也只能施展三次,便會耗盡他體內真元。

    修真之人最忌真元枯竭,一旦真元枯竭,若不能及時恢復,非但要面臨諸多危險,甚至還會對日後的修煉造成阻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