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逆仙戰皇 > 第277章 杠上了

第277章 杠上了

    安世明掃了幾眼後便沒再關注,依然走下了城樓。

    夏元淳是春秋老怪的首席大弟子,在星宿宮地位尊崇。

    安世明是星宿宮棄徒,與夏元淳自然是認識的。

    但對此人他卻一點好感也無,若無必要,甚至連面都懶得跟他見。

    城門打開,安世明第一時間向數里之外,靠在一堆尸體上的甦劍辰趕去。

    兩人四目相對,千言萬語卻也不知道從何說起。

    沒奈何,安世明只得開口道︰“感謝的話我就不多說了,城中一切都已備好,帶著血神軍先進城休息吧,剩下的交給我!”

    甦劍辰點了點頭,拄著長劍從地上站起,招呼著血神軍向城內走去。

    見血神軍第一個進了城,六宗聯軍眼中雖然羨慕卻並沒有嫉妒。

    戰場之上最尊敬強者,血神軍的戰績大家有目共睹,就連妖軍統帥嗷嘯都被他們斬了。

    這樣的功績理應享受最優厚的待遇。

    甦劍辰走後,安世明並沒有安排手下將士進城休息,反而再次命令道︰“大家再加把勁,盡快打掃戰場,妖獸尸體,晶核,武器,能拿走的全部拿走,別打了半天被其他人順手給牽羊了去。”

    說完還大有深意的向南邊望了一眼。

    那里,夏元淳的毒人大軍與妖軍殘部交戰正酣。

    周圍的將領個個都是人精,剎那就明白了安世明的意圖,雖然覺得友軍交戰他們躲在身後撿戰利品有點不厚道,卻沒人反駁,紛紛行動起來。

    腳下的妖獸尸體可是他們兄弟用命打下來的,那是屬于他們的戰利品。

    別人,一根毛都別想搶去!

    再說了,這支援軍太不厚道,戰事最激烈的時候不出現,仗打完了你攔在人家逃跑的路上摘桃子了,這事不管怎麼想,在場之人心里都不舒服!

    至于夏元淳的想法,他們卻懶得理會,跟這人又不熟,沒必要因為他委屈自己。

    安世明緊鑼密鼓的打掃戰場時,甦劍辰已率軍進了金陽城。

    金陽城可是金陽宗的宗門都城,其規模比萬獸山的獸王城只大不小。

    可惜城中卻幾乎看不到百姓,寬闊的道路上只能偶爾看見寥寥幾道軍人身影,但也來去匆匆一晃而過,根本就不多留。

    這樣的金陽城儼然就是一座鬼城。

    金陽城曾經被妖軍攻破過,被妖軍蹂躪一通,城內百姓減去三分之一還多。

    城池被安世明率軍奪回後,為避免再次被妖軍奪去,讓百姓遭受二茬罪,洪定城就將城中百姓全撤了出去。

    血神軍的進入讓空曠已久的金陽城多了一絲人氣。

    甦劍辰進城後漫無目的的四處望去,正不知何去何從,就見戎欣月從遠處迎了上來。

    “甦老大,許久不見風采依舊啊!”戎欣月掩口輕笑道。

    甦劍辰無奈的說︰“別打趣我了,我就算不照鏡子也知道此刻的形象好不到哪去。”

    “恕我現在實在沒心情跟你貧嘴,勞煩先給我和兄弟們找個住處,等我大睡個三天三夜咱們再敘舊。”

    戎欣月點了點頭,玉手一指,說︰“早就給您準備好了,請!”

    城內雖然安靜,城外卻依然戰火連天。

    安世明帶著部下爭分奪秒的搶東西,夏元淳則悲催的看著他們搶東西,還要殺敵。

    這種奇怪的場景一直堅持到黃昏時分才告結束。

    安世明滿心歡喜的帶著一大堆戰利品,包括伏名山上的那二十多萬具妖狼尸體歡天喜地的進了城。

    夏元淳同樣將逃跑妖軍斬殺完畢,率領幾十萬大軍來到了金陽城下,卻被安世明關閉城門堵在城外。

    這事擱誰身上都會暴怒,更別說夏元淳了。

    夏元淳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年紀,顎下無須,臉色透著一股不正常的蒼白,一副縱欲過度的樣子。

    “安世明,給老子出來!”

    夏元淳站著城下,指著城頭罵道。

    由不得他不氣,自己在前面拼殺,你不在後面幫忙也就算了,還明目張膽的當自己面打掃戰場。

    夏元淳又不是傻子,安世明此舉何意他一眼就能看出來。

    若只是這點他夏元淳也就忍了,畢竟自己做的也不厚道,躲在戰場之外都觀看一天了才出手,遭到安世明如此對待也是理所應當。

    可是你特麼的關閉城門是幾個意思?

    最讓夏元淳不能忍受的是,安世明這個王八蛋竟敢向自己下達軍令。

    雖說他現在是聯軍統帥,可那也得看對誰。

    當年在星宿宮時,這小子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阿諛諂媚,可現在搖身一變,反而騎在自己頭上拉屎了。

    這讓心高氣傲的星宿宮首席大弟子如何能忍?

    安世明走上城頭,居高臨下的望著夏元淳笑道︰“大師兄,這可不能怪我啊,您手下的大軍毒性太大,為避免與城中軍民起沖突,造成不必要的麻煩,還請師兄先將大軍駐扎在城外,至于以後如何,待我上報皇帝陛下再說!”

    夏元淳勃然大怒,語氣森冷的說道︰“若我非要進城呢?”

    安世明冷笑道︰“那你也得進的來啊!”

    “大師兄,你不奉詔命私自前來,來了之後又不參戰,反而躲在一邊看笑話,單憑此兩點我就可以按天南律將你明正典刑。”

    “我勸你還是莫要自誤的好!”

    夏元淳蒼白的臉都變成了鐵青色,怒極反笑道︰“安帥好大的威風,你就不怕我一怒之下,將你這座破城付之一炬?”

    安世明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夏元淳在星宿宮可是出了名的瘋子,天底下就沒有他不敢干的事,若逼急了這孫子還真有可能攻城。

    但事已至此服軟是不可能了,安世明硬著頭皮冷笑道︰“好啊,我拭目以待。”

    “如今的金陽城有我手下百萬大軍,還有甦帥的二十萬血神軍,哪個不是以一擋百的血戰精銳?”

    “攻城?”

    “你大可試試!”

    夏元淳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卻出奇的沒有言語。

    誠如安世明所說,現在金陽城內聚集著人族六宗超過八成的軍隊,而且是打敗妖族,士氣正盛。

    自己手下五百萬毒人盡皆在此的話,還有可能攻下,可是單憑身後這五十萬,還真不行。

    再說了,攻下又能如何?

    回頭天南朝廷還不得把自己拆了!

    他夏元淳雖然殘暴,卻並不傻。

    可此刻兩人針尖對麥芒的頂著,任誰也拉不下臉來率先服軟。

    因此,就算明知此事是錯,也得硬著頭皮撐下去。

    夏元淳大手一揮,高聲喝道︰“兒郎們,攻城!”

    一聲令下,身後大軍頓時動了起來,快速向城牆涌去。

    雖然沒有攻城錘也沒有攻城梯,夏元淳依然下了這樣的命令。

    今天這事反正無法善了了,索性破罐子破摔,大不了老子回頭將周圍的百姓全變成毒人,跟整個金陽城同歸于盡。

    玩大了!

    安世明臉色變了。

    這世上,不管什麼時候穿鞋的都害怕光腳的。

    他安世明剛剛立下大功,在天南王朝前途一片光明,誰願意跟這個瘋子玩命去?

    但害怕歸害怕,現在讓他跟夏元淳服軟也是不可能的。

    安世明手臂抬起又用力揮下,大聲命令道︰“反擊!”

    城頭上所有床弩魔晶炮同時調整方向,對準了城下的夏元淳。

    一場內戰,一觸即發!

    正在這時,一道渾厚威嚴的聲音傳來,聲音之中明顯蘊含著某種音功,瞬間響徹城上城下,讓雙方人馬同時一凜,下意識的停下手來。

    “都給我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