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修真大工業時代 > 第五六五章 荒漠對決

第五六五章 荒漠對決

    面對慕容山的詢問,朱雀法王、王雲霞想了想,才淡淡的回應︰“別的聖地我不知道。但明教這邊,已經出兵。

    至少10名化神期、上萬元嬰期,已經拖住了玄冥教的西方軍團。

    另外,我們的護法、長老等,也在試探玄冥教的隱藏力量,防止玄冥教有什麼後手。”

    傅雲翻了翻白眼,一堆廢話!說了半天也不過一個意思︰還在對峙中!

    這時候傅雲也想起了張浩的話語︰這一次戰爭,不要對這些聖地抱有太大希望,這些聖地都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我們甚至還要警惕這些混蛋,小心別被人給背後捅了刀子!

    求人不如求己!

    傅雲對慕容山緩緩點頭,慕容山也換換點頭。

    旁邊,王雲霞似乎對兩人的小動作視而不見,已經盤坐下來,似乎要來一個兩耳不聞窗外事。

    天色漸漸亮了,軍團繼續前進。但一邊前進,一邊開始修路。在沙漠上前進,尤其是要考慮後勤補給,修路是很有必要的。而且修路本身,也能很好的指引方向。

    在荒漠里,人的感官和在大海上類似,容易迷失方向;而且有時候,荒漠中更加危險。

    大洋集團修路的方式,很是特別。用的是陣法,而這陣法還是從紅蓮教得到的——當初紅蓮教用這種陣法冶煉精金,利用精金密度遠遠大于礦石,通過熔融礦石的沉澱得到精金。

    不過今天,大洋集團純粹用這種陣法來修路。

    五百多元嬰期分成四波,輪流使用陣法;大量的黃沙被卷入陣法當中,然後在陣法內部迅速熔化,最後成為岩漿灑在後方,再有修真者用法術來平整路面、保證路面的基本質量。

    為了讓陣法效率更高,這一次陣法用的是中級靈石,

    隊伍快速前進,前進速度不比前幾天慢;後方道路不斷延伸。滾燙的岩漿路面延伸到視線盡頭,最終消失在滾滾黃沙中。

    王雲霞靜靜地看著大洋集團的人……裝13,深刻的感受到什麼叫做‘有錢、任性’。

    想要大量的融化黃沙,需要消耗大量的靈石;尤其是這種運動狀態中,陣法的效率很低,連十分之一都達不到,為了保證陣法的威力和速度,只能使用中品靈石。

    王雲霞大概算了一下,一次陣法消耗約200中品靈石,而一次只能修路約兩公里。平均一公里消耗中品靈石100塊、就是一塊上品靈石的價格!

    另外,負責鋪路的,還要抽出500元嬰期,這些元嬰期也要消耗不少資源,主要是丹藥。這也是一筆不小的支出。

    如此消耗,就算是明教也要顫抖一下。

    沙漠的南北跨度,約1300公里,而修路過程中,不可能是筆直的,這條運輸線的長度,至少也要1500公里。僅僅修個路,就要消耗1500上品靈石!

    對于一般的化神期來說,這都是一筆巨款;不過對于大洋集團來說,這……真不算什麼!

    因為後方道路暢通,補給輕松,加上明教幫忙穩定後方的情況下,大洋集團的載重汽車,第一次出現在戰場上。

    這些載重汽車可以在路況較好的情況下,以每小時上百公里的速度推進,而需要的僅僅只是一些廉價的燃油、而非優質草料等。

    這速度或許比妖馬要慢一些,但馬車載重三兩噸就是極限,而汽車載重,至少五十噸、還不需要休息!

    又過了一天,進入沙漠第二天的上午10點左右,前方的斥候終于傳來了消息︰疑似發現埋伏!

    之所以說是‘疑似’,是因為大家對沙漠真的不了解,前方又是一片混沌。

    慕容山很重視,立即讓隊伍停下,讓傅雲帶領十幾個化神遠程觀察。

    傅雲等人來到高空,用望遠鏡觀察四周。一眼看去,遠處黃沙滾滾,幾乎看不到什麼不同。狂風吹來了干燥的、令人心頭焦慮的沙漠之風,風中似乎都帶有泥沙的氣息。

    地面在狂風吹拂下,一片濁黃,什麼都看不清。

    不過看不清也沒什麼,因為前面漫天的黃風太突兀了,沿著前方形成了一道風牆,完全擋住了眾人前進的方向。

    一看,就不太像是自然現象!

    “這應該是玄冥教的‘驚雲大陣’!”旁邊跟來的王雲霞淡淡的說道,聲音很淡、大有你愛听不听的意思。這王雲霞來到大洋集團的軍隊後,就一直都是這幅不食人間煙火的高冷形象。

    傅雲看了一會,問道︰“驚雲大陣嗎?我只看到黃沙滾滾。”

    王雲霞沒有聲音。

    傅雲︰……你倒是給我吱聲啊!

    好吧,無奈之下,傅雲只能轉移話題,“如此看來,這就是玄冥教的埋伏了。不知道驚雲大陣有什麼特點?如何破解?”

    “驚雲大陣,是一種奇特的陣法。這種陣法與我們常見的陣法截然不同。通常我們的陣法,是利用陣法威力達到一個直接的目的。但驚雲大陣卻不是。

    驚雲大陣,名字就在‘驚雲’二字。這個陣法,更像是一個‘領域’。我們是這樣理解的,領域內的情況,完全由布陣之人來調控。

    比如說,你速度快,對方就可以限制速度、將你的優勢抹掉。”

    傅雲面色頓時凝重了,“那是不是說,這陣法中,布陣之人就無敵了?他可以隨意修改規則?”

    “不會的,這陣法或許有些神奇,但也沒有那麼夸張。不然,玄冥教早就統一滔土之洲了。

    只能說,這陣法確實有些詭異的威能,如果是軍團決戰的話,或許能改變不少東西。比如說,可以讓炮彈打不準、飛得慢等等。

    具體的,我們也不知道了。因為玄冥教很少使用這個陣法,似乎是當成了殺手 一般。

    不過現在身為盟友,有一點我要說明︰根據我們的了解,驚雲陣法很有可能不會單獨使用,也許會與別的陣法配合也說不定。

    具體情況如何,你們小心。”

    傅雲點點頭,又探查了好一會,最後帶人返回了。

    大家又討論許久,最後慕容山深吸一口氣,下定了決心︰“前面的驚雲陣法範圍超過百里,很難繞過;就算繞過去了,對方還能布陣。

    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一口氣突破對方的陣法。”

    眾人點頭。但面對一個陌生的、不知道的陣法,卻有些棘手。

    而通常面對這樣的陣法,唯一的選擇就是——闖陣!而眼下這個驚雲大陣竟然還能隔絕視線,在外面什麼都看不到,只能看到一片翻滾的黃沙。

    “誰去闖陣?”傅雲問道。

    慕容山笑著搖搖頭︰“我們……不闖陣!我們、砸陣!”

    說罷,慕容山猛然起身,“傳令,五百座火炮給我集火攻擊一個點,先給我來上十波炮彈。然後,裝甲車和化神期同時出擊!”

    …………

    卻說驚雲大陣中,玄冥教的總護法尹松川,手上轉著兩顆碧玉的手球,手球在手掌上迅速盤旋,兩顆玉球沒有絲毫的踫撞。

    手球光亮的表面,倒映著尹松川有些陰郁與森冷的神態。

    旁邊,逃回來的白飛鷹,很安靜的坐著,似乎成了木偶。此時的白飛鷹一片懊惱,這一次逃跑雖然保住了性命,但自己再也別想染指玄冥教掌教的位置了。

    玄冥教的掌教,不需要逃兵!尤其是丟下自己伙伴逃走的——不管當時是什麼原因,逃跑終究不對!

    尤其是再次一口氣隕落五名化神期,這對玄冥教來說,是無法承受的損失!

    這一次,尹松川斷定大洋集團會‘不自量力’的穿越荒漠,而玄冥教也將利用荒漠中,靈氣相對混亂的先決條件和地理優勢、加上荒漠的環境等,在這里狙擊大洋集團!

    如今,其余聖地與玄冥教之間,依舊以對峙為主,只有試探性攻擊——不過攻擊規模也越來越大。總之,玄冥教的情況,越發的不妙。

    而想要扭轉玄冥教的局勢,最好的方法,就是先干掉始作俑者的大洋集團!

    因此,這一戰必須要漂亮!

    所以尹松川選擇了這片荒漠。

    現在尹松川正在對戰略等做最後的思考、查漏補缺。

    而當大洋集團的軍團抵達時,尹松川就站在陣法後方,默默的觀察。

    大洋集團忽然暴露出十幾個化神期,雖然有些震驚,但也能接受——少澤之國都有了催熟化神期的技術了,作為工業技術發源地的大洋集團,沒道理不具備。

    但是白飛鷹竟然說這十幾個化神期人人都有神通,尹松川就有些凝重了。

    有神通的化神期與沒有神通的化神期,是兩個概念!

    如果非要做一個比較,那大約就類似于擁有法寶和沒有法寶的化神期的差距,或者說擁有尖牙爪齒的老虎、和拔掉牙齒的老虎的差距。

    神通,就是化神期的尖牙利爪!

    白飛鷹應該不會在這方面撒謊,不然那五個化神期不可能一個都跑不掉。

    站在陣法後面,尹松川看到了大洋集團的情況︰傅雲剛剛帶著十幾個化神期巡視,他看到了;大洋集團的機械化軍團,他也看到了。

    因為此時,所有的戰車、火炮都已經出現在沙丘上方。

    上千輛戰車、五百多火炮,遠遠的就能感受到了一種鋼鐵的力量、以及鋼鐵的冰冷!

    尹松川正觀察中,忽然看到哪五百多火炮……噴火了!

    一種淡淡的危機感從尹松川心頭升起,而以尹松川那化神後期的眼楮,卻看到一片黑點向自己這邊撲來。

    尹松川立即向旁邊轉移,就看到一片炮彈轟然穿過了陣法的範圍;不過仗著化神後期的修為,尹松川距離炮彈還是有些近,好吧,只有十幾米的樣子。

    驚雲大陣與封天鎖地大陣不同,沒有那種剛性的結界。但有一點也相同,就是陣法可以進來、但難以出去,是單向通行的。

    不過……好吧,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五百多炮彈幾乎同時爆炸,那是怎樣的感覺?

    尹松川發誓自己一輩子都忘不掉!

    只看到前面光芒閃爍,而後天地間轟然炸響,身為化神後期的尹松川頃刻之間就是去了感覺,只能隱約感受到自己似乎受到了水浪的沖擊,一口逆血從胸口升起。

    迷糊中,也不知道吐了幾次血。但依仗著化神後期的根基,大約五秒後,就恢復了清醒,而後尹松川就發現,自己已經在天上倒飛百米之遠,此時還在飛行中。

    身前布置的防御早已經破裂,胸口上還有兩塊裝飾品——兩塊彈片。鋒利的彈片竟然擊穿了身上用化神級妖獸皮甲制作的內甲。

    抬眼看去,前方一團火焰還在翻滾,一團底部暗紅、中上部黑色的蘑菇雲在天空翻滾,無盡的黃沙灑落。

    就在這片刻,又是一波炮彈砸落。攻擊位置向前延伸了百米左右,但依舊是集火。

    這一次,尹松川看得明白。就看到一圈水紋一般的沖擊波瞬間擴散出去,不及眨眼再次作用到自己身上,胸口再次隱隱發悶。

    沖擊波所過,地面瞬間炸開,無數黃沙被掀飛,而後如狂風下的飛絮一般、向外沖去。

    爆炸的中心,一團暗紅色的火焰翻滾,大量的泥沙、煙塵沖向高空。隨著煙氣上升、上方的冷卻、沉降,最終形成了猙獰的蘑菇雲形象。

    此後這樣瘋狂的攻擊,一直進行了八次,前後一共十次。

    而驚雲大陣對炮彈的限制……似乎沒什麼用!尹松川限制了炮彈的速度,但炮彈的爆炸威力卻似乎沒什麼改變!

    而且大陣本身的部分陣基也因爆炸而遭到破壞,導致大陣出現一道缺口。

    十次攻擊後,大洋集團的裝甲車以及化神期高手們,才開始沖刺了、開始闖陣了。

    尹松川趕緊返回後方,怒吼著︰決戰開始了。

    …………

    同樣,在陣法外面,明教的朱雀法王王雲霞也目瞪口呆的看著前方的爆炸。

    大洋集團的火炮威力,似乎比印象中的增加了數倍,也不知道是否集火攻擊的原因。

    在十次瘋狂的攻擊之後,那神秘的驚雲大陣竟然被撕裂了一道豁口——一條寬約兩百多米、長達千米的缺口。

    大洋集團的機械化軍團,就順著這道缺口,發起了沖鋒。

    真正的鋼鐵洪流,開始了沖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