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他的情深似海 > 第1467章 欣賞就是喜歡的開始

第1467章 欣賞就是喜歡的開始

    蕭展坐在沙發上,二十年以來第一對自己產生了深刻的懷疑。

    他臉色微沉,看上去像是在思考什麼。

    溫茜許是有一會兒沒听到自己的兒子說話了,抬眼看了過去,瞥見他坐在沙發上沉思的樣子時,嘴角動了動。

    她從辦公椅上起了身,走到沙發這邊,在少年對面坐下。

    接著,溫茜輕咳了一聲︰“真的喜歡若思?”

    蕭展對上她的目光,但卻沒有說話。

    “你來找我,不就是想听听我的想法嗎?你不說話我們怎麼交流啊?”溫茜盯著他再次開口了。

    少年這會兒似乎還沉浸在自我懷疑中,情緒不怎麼高漲,聲音極低地“嗯”了一聲。

    溫茜點頭︰“你交過那麼多女朋友,還不知道怎麼追一個女生嗎?”

    “女朋友都是他們追我的,我可從來沒主動追過。”

    “有本事的話,你就讓若思也主動追你啊。”

    蕭展,“”

    他翹起了二郎腿,調整坐姿之後有些不怎麼自在地開口︰“別的女生是被我吸引了所以主動來追我,但是厲若思”

    “怎麼?”

    “她看上去好像沒有要被我吸引的意思。”話音落在的時候,少年輕咳了一聲,似乎是在掩飾某種情緒。

    到底不過才二十歲,是有些不太成熟的。

    溫茜點了點頭︰“那為什麼別的女生可以被你吸引,若思就不行呢?”

    蕭展這會兒跟他對視了,不答反問︰“老媽覺得呢?”

    她笑了笑︰“因為若思是你姐姐,年齡比你大幾歲,見多識廣,你這種年齡的男生在她眼里基本上就是個弟弟的位置,沒有那種異性的吸引力。”

    蕭展听完溫茜的話之後,有些狐疑︰“這都是老媽你在瞎說的吧?我自問這張臉長得夠帥,國外念書這幾年也不是在混的,怎麼到了你嘴里就一無是處了?”

    “若思的父母基因原本就優秀啊,拋開遺傳因素,她從小被養在父母身邊,耳濡目染著上流社會的前衛思想,對一些事情有獨到的見解,既然如此,那在看男人方面,自然也是很有高標準的,你平時隨意慣了,全變成了當年你爸那樣,若思看不上你,正常。”

    蕭展,“”

    他無語至極,看著溫茜道︰“說了半天,你還在勸我放棄嗎?”

    溫茜從沙發上起身,笑了笑︰“沒有,雖然若思現在看不上你,但這不代表她以後也看不上你。”

    “什麼意思?”

    “如果你願意為了她發憤圖強,變得優秀,那也許她會有正眼看你的那一天。”

    蕭展也跟著從沙發上起身,幾步站在了溫茜的正對面,抬手指著自己︰“你兒子現在不夠優秀嗎?”

    她上下打量了蕭展一番,才緩緩開口︰“和若思比,差得遠。”

    “我是你親兒子嗎?”

    “你如果不想當我親兒子,沒了溫氏繼承人這層身份,若思就更看不上你了。”

    蕭展,“”

    他突然覺得,自己就不該來找母親大人。

    絕望之際,溫茜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不過你到底是比若思年齡小,所以現在這個樣子也還可以接受,只是如果你願意為了她改變自己,變得更加優秀,那被看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蕭展盯著她︰“你怎麼知道?”

    為母親,溫茜趁機給自己兒子上了一課︰“女生麼,都喜歡讓自己崇拜的男人,讓自己崇拜,也就是優于自己的男人,我兒子如果能變成海城上流社會數一數二的優質單身男,讓若思動心也是有可能的啊。”

    話音落下,她嘴角還帶著好看的笑容,想著這兒子如果能因為追若思改變一下,她這個當媽的心里還是很雀躍的。

    不過,蕭展沒說話。

    溫茜試探性地問︰“你怎麼想?”

    “什麼怎麼想?”

    “要改變麼?”

    少年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輕咳一聲︰“聊完了,那個我學校還有課,先走了。”

    溫茜還沒說話,蕭展就轉了身,那身影跟來辦公室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來的時候氣勢沖沖,走的時候失魂落魄。

    溫茜站在原地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希望你真的能覺悟,如果覺悟了,我就好好去謝謝若思。”

    學校。

    厲若思上完課之後,打算去圖書館。

    剛下了樓,一陣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她拿出手機的時候,看見了一個讓自己驚訝至極的來電顯示程雲琦。

    這是她高中的同桌。

    厲若思的高考成績年級第二,而程雲琦是唯一一個壓在她前面的男生,全校第一。

    這沒什麼,她是第二總要有個第一的。

    但不巧的是,高中三年,厲若思除了高考每次都是第一,而程雲琦也是一直跟在她後面的那個千年老二。

    她以為高考不會有意外。

    但沒想到,那個叫程雲琦的少年改變了歷史。

    成績好的人總是更喜歡和成績好的人做朋友,雖然程雲琦高考的時候動搖了她第一的位置,但是高中三年,這兩個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只是

    高考之後,他們就斷了聯系。

    聯系方式是有的,只是程雲琦從來沒有聯系過厲若思。

    而她是女生,思想雖然開放,但還是沒好意思主動去聯系程雲琦。

    收回思緒,厲若思小心地接起了那個電話,手機被她放在耳邊,試探性的聲音響了起來︰“程雲琦?”

    相比較她的稱呼,程雲琦要親近一些︰“若思,你還好嗎?”

    “挺好的。”

    說著三個字的時候,厲若思拿著書本的手不自覺緊了緊,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來的沒來由的緊張。

    程雲琦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你在商學院念書麼?”

    她笑著問了句︰“你怎麼知道?”

    “以前同學說的。”

    “哦,那你在哪里?”

    程雲琦說︰“商學院隔壁,工程學院。”

    工程學院是海城除了厲若思的那個貴族學院之外最好的學校,程雲琦的成績很好,但是家境卻一般。

    想來,是因為如此他才選了工程學院。

    厲若思很快應聲︰“很近啊,怎麼高考之後你都沒有聯系過我?”

    “我這個專業比較忙,之前也不清楚你在商學院,就沒聯系了。”

    “這樣啊。”

    “嗯。”

    對話進行到這里,就此安靜下來。

    厲若思是個聰明的女生,所以她沒有問出程雲琦打電話是有什麼事情嗎這種問題,空氣沉默,她就安靜地經歷這種沉默。

    還好,程雲琦很快就開口了︰“有空的話,晚上一起吃個飯吧?”

    “可以啊。”

    “不會打擾你吧?”

    她點頭︰“不會,大三了,課也不多,我沒什麼要忙的。”

    “那好,我們晚上見。”

    “晚上見。”

    電話掛斷之後,厲若思盯著手機看了兩秒,嘴角不自覺地牽出幾分笑容。

    想起高中時候她和程雲琦一起討論習題,一起被老師表揚那些單純美好的日子,心情就沒來由的好。

    少年是一段很美好的時光,純粹至極,不摻任何。

    以致于人人向往,人人懷念。

    厲若思沉浸在和程雲琦再次聯系上的喜悅中,也沒有想太多。

    中午十一點,厲若思出了圖書館。

    宋果在圖書館外面等她,這個剛考入大學的少女,每次都喜歡粘著她,入校沒幾天,兩個人跟之前相比就又熟了好幾個度。

    厲若思看著她︰“果果,你等時間很長了嗎?”

    “沒有,打過電話才過來的,剛到。”

    “那我們去吃飯?”

    宋果欣然點頭︰“好的。”

    朝學校餐廳去的路上,宋果看著厲若思有聲有色地說︰“若思姐姐,我媽媽邀請你晚上去我們家吃飯,要去嗎?”

    她有些意外︰“真的嗎?”

    宋果點了頭︰“嗯吶,媽媽說你在學校照顧我比較多,想謝謝你所以邀請你去我們家吃飯。”

    厲若思咬唇,笑了笑︰“果果,那拜托你和阿姨說一下,就說下次好了,我晚上有很重要的事情。”

    宋果也沒想那麼多,看著她問道︰“什麼事呀?若思姐姐沒有男朋友也不可能是去約會吧?”

    “我高中的一個同學,好久沒見了,約我晚上一起吃飯。”

    “男的女的?”

    厲若思笑了下,臉上露出了幾分嬌羞︰“男的。”

    宋果難得看見她的若思姐姐有這種模樣的笑容,眼神瞪得圓圓的︰“若思姐姐喜歡他?”

    “總之呢,是個很優秀的男生。”

    “能比你還優秀?”

    她還是笑,開口說完的時候面色溫婉︰“他是我高中學習成績最優秀的男生。”

    宋果了然般點點頭︰“那若思姐姐一定是最優秀的女生了,不過我很好奇,你們誰經常考第一啊?”

    厲若思懷中抱著幾本書,走路的時候偏頭看著宋果。

    她收起嘴角的笑意,眼神里多出幾分欣賞的意味來︰“平時都是我,但是高考的時候是他。”

    宋果拉長著音調“哦”了一聲︰“看來的確很厲害,高中三年甘于落後,卻在最重要的高考超過了若思姐姐,這個男生不一般哦。”

    厲若思微笑,表示默認。

    宋果抬手抓了抓頭發︰“我還挺好奇,他長什麼樣子”

    “我對他都是高中時期的印象了,現在過了兩年也沒見過,不好評價。”

    “那若思姐姐,你們要是真的談戀愛了,可一定要給我看看呀?”

    厲若思漂亮的眼楮彎了彎︰“只是同學一起吃個飯,不一定就是男朋友了。”

    宋果搖頭,盯著她的目光里帶著幾分審視,一本正經地道︰“我從你眼里看見了欣賞,對女生來說,欣賞就是喜歡的開始。”

    “小小年紀,你懂這個?”

    “比若思姐姐小一歲而已,我也是成年人了。”

    話落之後,兩個女生一起笑了起來。

    宋果又說︰“好了啦,我會和媽媽說下次再請若思姐姐去家里吃飯。”

    “謝謝果果。”

    海灣別苑。

    厲若楠晚上回家的時候,蕭展和江銳也跟著去了厲家。

    陸輕歌看見兒子帶了兩個朋友,還都是她認識的朋友時,心情頗好地笑了笑︰“展展和小銳來了啊,歡迎歡迎。”

    “舅媽好。”

    “輕歌阿姨好。”

    兩個少年打過招呼之後,就在沙發上坐下了。

    蕭展的目光趁別人不注意的時候掃了一眼二樓,從進門到現在也沒見厲若思,他看向陸輕歌,隨意地問道︰“舅媽,我姐沒回家嗎?”

    陸輕歌愣了一秒,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厲若思。

    女人笑了下︰“若思平時住校,偶爾才回來,而且今天她打電話跟我說和同學有約了,晚上應該不會回來。”

    “她該不會是談戀愛了吧?”

    “不知道,但晚上約的對象好像是個男生,她高中的同桌,高考的時候人家考了第一,她自己高中三年第一的歷史被刷新了呢。”

    蕭展一听,頓時就覺得不對勁兒。

    以他豐富的戀愛經歷,自我腦補了一出厲若思和她那個男同學之間的感情大戲,有些失落地“哦”了一聲。

    回過神之後,他轉頭看向了江銳,眼神朝著玄關處的方向瞥了眼,後者聳聳肩,朝他挑了眉。

    蕭展輕咳一聲,再次看向了陸輕歌︰“舅媽,江銳剛才提醒我說還有點事情,我們就不在家里吃晚飯了,先走了。”

    陸輕歌有些遺憾︰“怎麼才來沒多久就走?”

    “若楠去學校沒開車,也不想等司機,所以我們才送他回來,現在臨時想起來有點事,就不留下吃飯了。”

    “那行吧。”

    蕭展和江銳打過招呼之後,離開了海灣別苑。

    厲若楠從二樓下來的時候,發展客廳的兩個男生都不見了,看向了陸輕歌︰“媽,蕭展和江銳呢?”

    “讓我跟你說一聲,臨時有事,先走了。”

    “哦。”

    一個字落下,厲若楠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來電顯示蕭展。

    他接起︰“你們怎麼回事?”

    蕭展上來就扔出了一個問題︰“若楠,你姐跟那個男的在哪里吃飯?”

    少年一臉懵然︰“什麼男的?”

    接下來,耳邊就是蕭展的一通陳述,听完他描述之後,厲若楠不咸不淡地道︰“不清楚,她干什麼從來不會跟我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