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王之傳說再臨 > 第三十一章 蠢動之人

第三十一章 蠢動之人

    “最後一件事。”

    赤馬校長盯著Y游冀的眼楮道:“在你們新生入學的當晚,link vrains的深處被神秘的黑客組織入侵了,有受害人誤入其中,差點喪命,但卻被一名自稱“vorpal swords”的神秘決斗者給救下了,而就在受害人下線去sol科技公司的安保部網上投訴,不過幾分鐘的時間,當sol科技的安保人員到場時,決斗已經結束,調出錄像發現,vorpal swords打倒了漢諾騎士,並取走了他的數據,而巧合的是,學校的監控錄像拍到,幾分鐘後,因為決斗程序故障而結束和萬丈目準決斗的早該離去的你,卻在幾分鐘後才走出了決斗室的大樓……”

    Y游冀剛剛因為那封信而動蕩的眼神,瞬間變得如刀鋒般銳利,毫不避諱的和眼前這位位高權重的老人對視。

    “但是我不想問,無論是否有我們不知道的事,或者你出于什麼原因不說……”

    校長補充道:“我個人都相信你,所以我不問。”

    Y游冀的眼神一瞬間變得平和,深深看了赤馬校長一眼道:“嗯,明白了。”

    隨即他便站起身,為赤馬校長斟滿了一杯紅茶,頭也不回的走下這座閣樓。

    看著他的背影走下樓梯,赤馬校長又坐在天窗下,喝著Y游冀臨走前為他斟的最後一杯紅茶。

    夕陽就要落山了,天井里滿是斑駁的陰影,赤馬校長的臉上明暗交錯,這個老人的氣息忽然變了,不再是那個散發著書香氣的和藹老者了,變得威嚴凝重。

    半晌後,赤馬校長從文件夾中取出了一疊照片,那是vorpal swords和漢諾騎士展開決斗和Y游冀走出圖書館時的照片。

    “有趣的小家伙。”

    赤馬校長看著那幾張照片,輕聲地說,他取出打火機,點燃了那幾張照片,看著它在壁爐里慢慢化為灰燼。

    校長辦公室的閣樓的樓梯上傳來懶惰的腳步聲。

    “又有新的齒輪開始轉動了啊”一個幽幽的聲音隨之響起。

    赤馬校長淡淡道︰“他不是我們的敵人。”

    幽幽的聲音再次響起道︰“但是他讓我看不透,尤其是他的決斗風格,通常來說對于決斗者而言,決斗風格是定型的,就像是人格一般,無論是更換成怎樣的卡組,打法風格都不會變,但是從學院的情報和資料來看,現實中,他是Y游勝那種帶有娛樂性質的決斗者,如果對手只展現了三分的實力,他絕不會拿出四分,直到對手用盡了手中能使用的所有卡,在看到了對手所擁有的的可能性後,才拿出全力將其打敗,但是他在link vrains中,所使出的卻是以最果斷快速的戰術將對手擊潰,精密而令人膽寒,簡直就像是兩個人。”

    赤馬校長那蒼老而剛硬的面容上露出一絲笑容道︰“他身上的秘密確實不少,經歷過那樣慘痛的遭遇讓他對決斗的勝利有所執著,卻又遇上了Y游勝學習了娛樂決斗重拾了決斗的樂趣,才讓他養成了這種復雜的決斗風格。”

    幽幽的聲音接著道︰“他的決斗實力更是不容小覷,光是在學院中表現出來的,即使是歐貝里斯克藍的三年級生也少有人能及了,而他在link vrains中所展現出的力量,恐怕還只是冰山一角,他所擁有的實力遠遠不止于此,這點簡直和他哥哥是一個樣,擁有著根本不符年齡的決斗實力,真不知道他們到底經歷過什麼,在這個年紀就擁有了這等實力”

    赤馬校長微笑道︰“劍再鋒利,也要看使用者是誰,會怎麼用了”

    幽幽的聲音突顯凝重道︰“而且那件東西似乎就在他的手上。”

    赤馬校長的面色先是詭異的一凝,隨即淡淡道︰“只要那件東西不落入漢諾和sol的手中,我們就不需要輕舉妄動,只需要對他靜觀其變就是了,至少他的目標和我們是一致的,同樣與漢諾水火不容,敵人的敵人,即使不會是朋友,也不會是敵人”

    幽幽的聲音似乎松了一口氣道︰“這就是你同意讓他進入學院的真正原因吧,至少這樣他還處于我們的監控下。”

    赤馬小子眼中閃過一抹復雜道︰“或許我也是想如果萬一在為了撕破臉面,至少可以留下一絲情面”

    sol科技公司的安保部門,年輕英俊的部長伊邪那悠悄然登陸了link vrains,但他並不是來此決斗娛樂,而是直接通往了link vrains的最深處。

    在那最深處的空間中空無一人,但伊邪那悠卻是微微躬身行禮道︰“各位大人,對上周的漢諾入侵事件,報告是否審閱完畢。”

    這事有一道漠然而蒼老,不似人間之音的聲音響起道︰“漢諾確實是無孔不入,在接下來日子里,安保防護一定要提高警惕,即使是再平靜的湖面下,也許隨時都會有驚濤駭浪爆發。”

    伊邪那悠點頭道︰“是,這次事件確實是屬下松懈了。”

    漠然而蒼老的聲音語氣森寒道︰“關于暗靈,我們和漢諾都找了太久,即使錯殺一千,也不能放過一個,用盡一切資源查到vorpal swords的真實身份,然後順藤摸瓜就是了,必要的時候,手段可以強硬一些。”

    伊邪那悠眼神微微有所波動,隨即點頭道︰“現在各方都在全力追查,但是vorpal swords背後似乎也有著極為高端的黑客,他所有的登錄記錄全在他下線的那一刻就被抹去了,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把他引出來,在他還在link vrains中時對他展開行動,但他畢竟是以一人之力與漢諾為敵的強大決斗者,能夠對付他的人選還在物色,但更重要的是,他是在與人人喊打的漢諾為敵,尤其是在這次的事件中,已經有不少人開始對他聲援,如果我們公開對他出手,恐怕對公司的聲譽也會有不小的影響。”

    漠然而蒼老的聲音道︰“那你認為該如何是好?”

    伊邪那悠平靜道︰“我們可以邀請非本公司的決斗者來與vorpal swords展開對決,在決斗中設定一旦失敗就讓他交出那件東西的程序,退一萬步說,即使決斗失敗,但在他們糾纏時產生的時間,也足夠我們對他展開詳細調查了,只要我們查出了他對來歷,之後一切都好辦了。”

    漠然而蒼老的聲音道︰“可是vorpal swords不是只針對漢諾騎士的行動而行動的麼,怎麼會隨意和其他決斗者交手,給我們捕捉他的機會。”

    伊邪那悠眼中卻是閃過一抹自信道︰“正因為他針對漢諾騎士的行動而行動,我們正可以利用這一點,之前我們捕捉的漢諾騎士的數據已經破解完成,雖然查不出更深的東西,但用來偽裝卻已經是足夠了。”

    漠然而蒼老的聲音道︰“那就依你所言,這次的行動就由你全權負責,但是不容有失!”

    伊邪那悠道︰“屬下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