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王之傳說再臨 > 第五十四章 隕落

第五十四章 隕落

    trickstar的嬌軀搖搖欲墜,然後竟是在那無數道驚駭的目光中倒飛了出去,在其嬌軀上,不斷的有著黑氣彌漫出來。

    自那洶涌的數據風暴中,vorpal sword腳下的d沖浪板立時進入高速模式,火箭一般沖向了trickstar墜落的方向。總算在那千鈞一發之際接住了她,不然她在現實中不死也會重傷。

    降落之後,vorpal sword看著tricksta身上彌漫的黑氣沉吟道︰“你有辦法解決麼?”

    暗靈眼中有凝重之色道︰“這並不普通的數據,而是一種病毒,連我恐怕也分解不了喂,vorpal sword,有麻煩了。”

    vorpal sword只聞耳邊警鈴大作,眼見著sol科技公司的安保ai已經向他所在之處奔襲而來,心中立即有了計較道︰“先登出。”

    只見他渾身藍光一閃,便是消失在了這link vrains之中。

    從link vrains中下線後,Y游冀顧不得疲累,深吸了幾口冷氣便立即起身沖向天台的大門,在樓層中奔馳著,一邊打開了決斗盤上的定位地圖。

    “伊邪那穹一定就在這棟教學樓的某處人跡罕至的地方。”

    “第一,她今天來學校了。”

    “第二,她並沒有向外界公布過真實身份。”

    “第三,在上課前出現的話,一定就在這棟教學樓中。”

    話音未落,他便在教學樓的一座自習室中找到了她。

    此時她原本雪白粉嫩的俏臉上上不復那抹淡漠,反倒有一抹令人心痛的蒼白淒然

    半小時後,原本在公司就聯系不上妹妹而心急如焚的伊邪那悠接到了來自市中心醫院的電話,立即火急火燎的感到了醫院所說的急救病房。

    “穹!”

    他那張英俊逼人的臉龐上充斥了不安的狂躁,飛奔向急救病房卻被護士們攔在門外。

    “讓我進去看看,我是她的哥哥!”

    護士們一臉凝重的攔住他道︰“患者現在在進行急診,不能受任何打擾,有結果我們會通知您,請稍安勿躁。”

    考慮到妹妹的安全要緊,伊邪那悠深吸了口氣不再爭辯,轉頭看向了站在病房外公告椅旁的少年。

    少年有著一頭蒼白的頭發,他臉上的輪廓清秀而突出,但卻像是遠山上的冰雪塑成的。

    他的臉呈現一抹病態的蒼白,白得透明,就像是遠山上亙古不化的冰雪。

    但他的背脊仍然挺得筆直,他的人就象是鐵打的,似乎不論一切痛苦都不能令他屈服。

    伊邪那悠從他身上感受到了有著跟一般少年不一樣的氣質,雖然不陽光,但是也不陰郁。

    伊邪那悠很快調整好了情緒看向他平靜道︰“听醫院說是你把我妹妹送過來的。”

    少年點頭道︰“是的,我在自習室發現她暈倒了,學校的保健室沒能查出她的問題,就把她送到醫院來了。”

    伊邪那悠誠懇道︰“真是多謝你了啊,雖然感覺問這話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請問你和穹是什麼關系?”

    少年淡淡道︰“只是同年級的學生而已。”

    伊邪那悠沒有多想道︰“是嗎?已經沒事了,但還是多謝你,我讓司機送你回去吧。”

    少年微微搖頭道︰“不必了。”

    說完他便轉身離去,仿佛視這位位高權重的sol安保科長為無物。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伊邪那悠恍然道︰“那個,不好意思,還沒自我介紹,我是穹的兄長——伊邪那悠,請問你的名字是?”

    少年停住了腳步回頭道︰“我叫Y游冀。”

    雖然他拒絕了司機相送,但伊邪那悠還是把他送到了醫院門口才回到病房外,此時負責診斷的醫生也走了出來。

    伊邪那悠沉聲道︰“我妹妹的狀況怎麼樣?”

    醫生面色凝重道︰“她仍然處于昏迷狀態。”

    伊邪那悠面色愈發凝重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

    醫生沉吟道︰“她沒有身體外傷,應該是精神上出了問題,但我們使用了最新的醫療器械也沒能找到原因,很抱歉我們無法確定她會在什麼時候醒來。”

    伊邪那悠雙拳不自覺緊握咬牙道︰“怎麼會這樣穹”

    歐西里斯紅的宿舍里,Y游冀獨自一人坐在電腦桌前沉思道︰“伊邪那穹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

    暗靈若有所思道︰“她的網絡數據里被植入了漢諾的程序,應該是被那個感染了。”

    Y游冀眉頭微皺道︰“那麼她會變成怎樣?”

    暗靈無奈道︰“這我也不知道了。”

    而不知道內情的吃瓜觀眾此時還在網絡上胡亂分析。

    “trickstar在那之後怎麼樣了不會因為輸掉就潛水了吧?”

    “那個vorpal sword不會是哪家職業戰隊的新人,準備靠打敗一個個決斗領袖來出道吧?”

    “炒作的話確實也有可能,畢竟那家伙已經是熱門話題了。”

    “啊啊啊,我的女神被打的這麼慘,要是讓我找到那家伙非好好教訓他!”

    此時在sol游戲公司的安保部門,心情沉重的伊邪那悠悄然登陸了link vrains,但他並不是來此游戲娛樂,而是直接通往了link vrains的最深處。

    在那最深處的空間中空無一人,但伊邪那悠卻是依然照舊微微躬身行禮。

    這時有一道漠然而蒼老,不似人間之音的聲音響起道︰“悠,你知道我讓你來的原因吧。?”

    伊邪那悠沉聲道︰“是因為我妹妹的事麼。”

    bigshop語氣變得凌厲道︰“我們在雲端的數據記錄中,發現你妹妹的身上有著漢諾的程序,她和漢諾接觸過的可能性很高,如果此事為真,那麼你也會受到牽連。”

    伊邪那悠沉聲道︰“能容部下說兩句麼。”

    bigshop淡淡道︰“你說吧。”

    伊邪那悠沉聲道︰“事情的癥結一直只在于一個人,那就是vorpal sword,只要找到他,漢諾也一定會行動,到時候就會真相大白。”

    bigshop淡漠道︰“那麼就再給最你後一次機會,抓住vorpal sword給我們一個交代。”

    伊邪那悠點頭道︰“是。”

    走出辦公室後,伊邪那悠撥通了一個號碼,對方很快接起傳來一道成熟而勾人心魄的女聲道︰“我就知道你這時候要找上我了。”

    伊邪那悠沉聲道︰“麻衣,十分鐘後,我們在市三區的天橋下踫頭,有筆大買賣找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