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王之傳說再臨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翻倍機會

第一百九十一章 翻倍機會

    Y游冀出奇的平靜道︰“明日香,我有必須要在這里戰斗下去的三個理由。”

    “第一!我答應了校長,要為了保護鑰匙和七星作戰。”

    “第二!決斗一旦開始,那麼在沒有分出勝負前,就不能退縮!”

    “第三!我已經看到了,通往勝利的道路!”

    “所以就算是你們,也不要阻止這場攻決斗!”

    darkness冷笑道︰“開什麼玩笑,在你面前的,只有黑暗的深淵罷了,結束這回合。”

    Y游冀眼中竟是仿佛有火焰燃燒道︰“好戲現在才要開始呢!我的回合,抽牌!”

    “我發動覆蓋的卡——超量甦生的效果︰選擇自己墓地1只xyz怪獸發動,我選擇no39 希望皇霍普,選擇的怪獸特殊召喚,把這張卡在下面重疊作為xyz素材。”

    darkness淡淡道︰“就算復活了這家伙又有什麼用,依然敵不過我的王牌怪獸。”

    Y游冀平靜道︰“接著從手牌中通常召喚——異熱同心從者-幻影賢者(1 星/ atk: 500 / def: 100 /戰士族/光屬性),然後發動它的效果︰自己場上有名字帶有「希望皇霍普」的怪獸存在的場合,自己的主要階段時才能發動。從卡組抽1張卡。”

    看到抽出的卡,Y游冀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道︰“通往勝利的道路,已經出現在我的眼前了!進入戰斗階段!用no39 希望皇霍普攻擊鎮壓冥王星!”

    darkness冷笑道︰“已經昏頭了想要自取滅亡麼!迎擊吧!鎮壓冥王星!”

    Y游冀低喝道︰“這個瞬間,我發動no39 希望皇霍普的效果——月神護盾︰自己或者對方的怪獸的攻擊宣言時,把這張卡1個xyz素材取除才能發動。那只怪獸的攻擊無效。”

    一旁觀戰的天上院明日香疑惑道︰“為什麼要做這種無意義的舉動呢”

    Y游冀淡淡道︰“絕不是沒有意義的,我從手牌中發動速攻魔法卡——翻倍機會的效果︰怪獸的攻擊無效時,選擇那1只怪獸才能發動。這次戰斗階段中,選擇的怪獸只再1次可以攻擊。那個場合,選擇的怪獸在傷害步驟內攻擊力變成2倍。”

    darkness眼神劇變道︰“攻擊力5000分”

    Y游冀低吼道︰“最後一擊了!no39 希望皇霍普攻擊鎮壓冥王星!希望劍一閃!”

    攻擊力5000的no39 希望皇霍普瞬間斬碎了鎮壓冥王星,高達2400分的傷害瞬間清空了darkness的生命值。

    darkness突然抱頭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嚎,而周遭的黑氣突然瘋狂的涌向了他。

    而Y游冀擺脫了黑暗決斗的糾纏,整個人宛如脫力一般向前傾倒,而眼疾手快的凱撒則是一把扶住了他。

    三人向前望去,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darkness所佩戴的面具突然蹦碎開來,化作一道黑光緩緩凝聚成了一張卡片漂浮在半空中,而那張卡片的中央則是那黑色面具的形態。

    darkness癱倒在地,天上院明日香上前準備查看他的狀態,可剛把他翻過身來,整個人就僵住了。

    在Y游冀的角度看到,天上院明日香的美眸正劇烈的顫抖著道︰“怎麼會這樣”

    凱撒扶起Y游冀走向了他們,而看到darkness那張面具下的臉後,凱撒也怔住了。

    這是個太過英俊的男人,和天上院明日香一樣棕色的長發,高挺的鼻梁和很有男人氣的微須,,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大概很難有什麼女人不會為他的美色所動

    但是現在天上院明日香很明顯不是因為他的美色,因為Y游冀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淚光閃爍。

    天上院明日香此時看向凱撒顫聲道︰“他被灌入了別的靈魂,本來輸掉黑暗決斗的人靈魂會被封印,而那個靈魂成了他的代替被封印,吹雪哥哥他到底經歷了什麼?”

    吹雪?這個名字讓Y游冀微微一怔,因為他並不是第一次听說這個名字。

    天上院吹雪,他本該是歐貝利斯克•藍三年級的學生、從進入決斗學院後表現就非常優秀,是有著王者吹雪稱號的決斗者,與凱撒曾經並稱決斗學院雙壁。學院校草,天上院明日香的哥哥。

    他在決斗學院是個類似傳說般的人物,Y游冀想不知道也難。

    但是傳聞他在不久前就已經神秘失蹤了,為什麼現在會以七星的身份出現在這里?

    Y游冀沒能思考下去,因為下一瞬他只覺眼前一陣模糊,就被黑暗決斗所帶來的疲倦和那仿佛來自靈魂深處的灼痛給沖擊的昏厥了過去。

    當他緩緩地睜開眼楮,眼前一片純淨的白,一切都模模糊糊的,他看到的是湊過來的那張素淨無瑕的臉,染著一層溫暖的光色,一瞬間他有點恍惚,下意識地往前湊了湊,想看清那張臉。他聞到了一陣清新溫暖濕潤的氣息,帶著雨後植物葉子的芬芳。

    這時對方慢悠悠地說道︰“你總算醒了啊。”

    這個聲音像一盆冷水般讓Y游冀眼前的視野漸漸清晰起來,這里是決斗學院總部的醫務室,而他正躺在一間加護病房里,陽光透過白紗窗簾照進來,可以看到走廊里醫生護士來來往往。

    決斗學院總部不愧是和貝卡斯的決斗者王國和海馬集團名下的海馬樂園並稱的決斗者聖地,醫療設施竟是不比大城市的差。

    Y游冀試著活動四肢,除了大腦一陣抽痛以外,身體其他都是完好無損。

    而在他眼前,陽光透過白紗窗簾照進來,映著眼前少女披散如綢緞般的的長發,潔白的面容,淡色的眉毛,挺秀的鼻梁,淡紅的雙唇,而她清澈淡然的眼楮里如釋重負,只是簡簡單單的裝扮卻襯得她讓人心里覺得有種說不出的美,讓Y游冀一下子感覺到說不出的恬靜。

    鴻上安,在這種情況下,Y游冀面對這個和自己有著難以言喻因緣的女孩,卻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微微點頭,兩人就這樣有些尷尬的沉默著。

    漢諾塔事件結束不久後,在那個周末,鴻上安來到了m先生的咖啡店打工,兩人本該了斷的因緣再次聯系了起來。

    這時忽然降臨的安靜讓Y游冀有點驚喜,但當他定楮一看,鴻上安抱著膝蓋,像只小貓似的蜷縮在病床邊那張絕對不會舒服的硬木椅子上,長長的睫毛搭下來,在晨光中濃密如簾。

    她睡著了。

    這時一名護士走進來把一張毛毯搭在鴻上安肩上,有意無意地說道︰“她已經30個小時沒睡了吧?等著你醒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