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王之傳說再臨 > 第二百零七章 同調融合

第二百零七章 同調融合

    Y游冀低喝道︰“我要加入手卡的是——奇跡同調融合!我從手牌中發動它的效果︰從自己的場上•墓地把融合怪獸卡決定的融合素材怪獸從游戲中除外,把以同調怪獸為融合素材的那1只融合怪獸當作融合召喚從額外卡組特殊召喚。”

    奧布萊恩面色一凝道︰“奇跡同調融合”

    Y游冀胸口的靈擺吊墜在這一刻釋放出強烈的光芒道︰“我將墓地中的星塵龍和no39 希望皇霍普融合!吾之決斗在此開闢,新生的閃光之星,將希望寄托于白色之翼,指引出光芒照射的道路吧!同調融合!降臨吧!波動龍騎士(10 星/ atk: 3200 / def: 2000 /龍族/風屬性)!”

    奧布萊恩喃喃道︰“同調融合這就是這家伙全新的力量麼他到底還有多少潛力”

    Y游冀低喝道︰“進入戰斗階段!用波動龍騎士攻擊烈焰火星!螺旋突刺!”

    奧布萊恩冷笑道︰“就算是同調融合又怎樣?你殊不知這一擊將成為葬送你的子彈,我發動覆蓋的速攻魔法卡——蜃氣樓之筒的效果︰自己場上表側表示存在的怪獸被選擇作為攻擊對象時才能發動。給予對方基本分1000分傷害,你的生命值是800,這下就完了!”

    Y游冀淡淡道︰“那可不一定啊,波動龍騎士的效果——波動之力觸發︰只要這張卡在場上表側攻擊表示存在,對方的卡的效果發生的對自己的效果傷害由對方代受。”

    奧布萊恩面色大變道︰“難道說你早就預料到我會準備效果傷害的反擊麼?”

    Y游冀淡淡道︰“只要冷靜下來就可以判斷出,你的卡組是以效果傷害和破壞效果為主的,戰斗繼續!”

    波動龍騎士手中長槍激突而出貫穿了烈焰火星,帶給奧布萊恩600點傷害,奧布萊恩咬牙道︰“你只要再用傷痕戰士直接攻擊就贏了”

    Y游冀平靜道︰“並不需要了,因為在這一瞬間,你墓地中的火山反擊獸的效果已經強制觸發了,火山反擊獸這張卡在墓地存在,自己受到戰斗傷害時發動。墓地的這張卡從游戲中除外,自己墓地有「火山反擊獸」以外的炎屬性怪獸存在的場合,給與對方基本分和自己受到的戰斗傷害相同數值的傷害,而由于波動龍騎士的效果——波動之力,只要這張卡在場上表側攻擊表示存在,對方的卡的效果發生的對自己的效果傷害由對方代受,所以你的生命值已經清空了。”

    奧布萊恩的生命值瞬間被清空,他抱頭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嚎,而周遭的黑氣突然瘋狂的涌向了他。

    封印著元島翔靈魂的卡片從他懷中掉出迸散開來涌現了元島翔的身體,而奧布萊恩則是跌跌撞撞的喃喃道︰“原來作繭自縛的是我麼”

    而Y游冀擺脫了黑暗決斗的糾纏,整個人宛如脫力一般向前傾倒,終究是穩住了身形,走到元島翔身旁將他浮起,而接下來他就看到,奧布萊恩竟是跌跌撞撞的從山口墜落而下,化作一道黑光緩緩凝聚成了一張卡片漂浮在半空中,而那張卡片的中央則是他本人的形態,隨即和那張烈焰火星的卡片一起化作一道黑光破空而起不知沖向了何處。

    這時元島翔緩緩睜開了雙眼,原本有些模糊,清醒後本能的發出一聲驚呼道︰“黑暗黑暗決斗!”

    這時他看向了身旁面色蒼白的Y游冀喃喃道︰“游冀,是你把那家伙打倒了麼”

    Y游冀緩緩點了點頭,元島翔還想繼續問下去,但沒能開口,因為下一瞬Y游冀就被黑暗決斗所帶來的疲倦和那仿佛來自靈魂深處的灼痛給沖擊的昏厥了過去。

    而在寇布拉教授的休息室里,一道黑光才能夠窗外飛射而來到了他的手中,看到這張卡,他的目光不自覺陰沉了下來道︰“奧布萊恩失敗了,那麼就由你接手吧,和奧布萊恩一戰,Y游冀正是虛弱的時候,正是你出手的時機。”

    在陰影中的一道人影微微躬身便悄然退去。

    深夜,決斗學院醫療室的加護病房里,Y游冀和元島翔躺在了這里。

    這讓護士們一頭霧水,明明他們的身體沒有任何外傷,內部檢查也沒有出現問題,但是這兩人的精神狀態卻是異常虛弱。

    這時狂風把窗戶吹開了,“啪啪啪”地敲打著窗框,冷風灌了進來,讓值夜的護士打了個寒戰,起身去關窗,外面漆黑一片,只有校園中的幾盞路燈亮著。

    護士剛剛起身,突然她只覺胸口一陣氣悶,她猛地關上窗,大口地呼吸,她意識到出事了,某種東西正在到來,帶著濃郁至極的黑暗氣息!

    下一瞬她就失去了意識,而當她倒地的那一瞬,一道渾身籠罩在黑袍中的人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籠罩在黑袍中的人影徑直走向了Y游冀的病床前,當他正要伸手探向了Y游冀掛在床頭的衣口。

    這時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道︰“請離他遠點”

    籠罩在黑袍中的人影的手指突然停在了半空中,並不是他不想繼續向前,只是一股無形的力量讓他無法行動。

    他扭頭看去,窗外月光的映照下,一名披散著如綢緞般的的長發的少女從陰影中走出,潔白的面容,淡色的眉毛,挺秀的鼻梁,淡紅的雙唇,而她清澈淡然的眼楮讓人只覺深不見底,只是簡簡單單的裝扮卻襯得她讓人心里覺得有種說不出的美,而在她潔白的手臂上,一條造型古樸奇特的手鐲上有著淡淡的紫光閃爍。

    鴻上安,原來她一直守在Y游冀的身邊。

    籠罩在黑袍中的人影發出沙啞的聲音道︰“沒想到在這學院里居然還有懂得使用靈魂力量的人存在”

    鴻上安那俏麗的面容上沒有平日的里的溫和淡然,反倒透出一股淡漠道︰“如果是和他正面對決的話我不會插手,但我不能看著有人對他暗下黑手,如果想要對他出手的話,就先打倒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