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王之傳說再臨 > 第二百二十章 必然

第二百二十章 必然

    觀眾席上,看到擾亂藍的那奇葩的怪獸造型,元島翔好奇道︰“萬丈目那家伙不是從來不用這種難看的怪獸麼?”

    Y游冀饒有興致道︰“證明這家伙變得更強了。”

    場上萬丈目準接著道︰“這個瞬間,擾亂魔術的效果發動︰這張卡在手卡或者場上被送去墓地時,從自己卡組選擇「擾亂•綠」「擾亂•黃」「擾亂•黑」各1只加入手卡。”

    “接著從手牌中通常召喚——武裝龍 lv3(3 星/ atk: 1200 / def: 900 /龍族/風屬性)!”

    大衛拉伯淡淡道︰“區區1200點攻擊力可不值一提啊。”

    萬丈目準冷笑道︰“那你就給我看好了,我從手牌中發動通常魔法卡——等級上升!的效果︰把場上表側表示存在的名字有「lv」的怪獸送去墓地發動,我把武裝龍 lv3送去墓地,那張卡上面記述的怪獸,無視召喚條件從手卡•卡組特殊召喚,我從卡組中特殊召喚——武裝龍 lv5(5 星/ atk: 2400 / def: 1700 /龍族/風屬性)!進入戰斗階段!用武裝龍 lv5攻擊覆蓋的怪獸!武裝破裂!”

    眼看著覆蓋的怪獸就要被武裝龍 lv5撕裂,但大衛拉伯嘴角卻是勾起一抹冷笑道︰“這個瞬間,覆蓋的球體時限炸彈的效果發動︰場上里側守備表示存在的這張卡被對方怪獸攻擊的場合,那次傷害計算前這張卡變成攻擊怪獸的裝備卡。下次的對方的準備階段時把裝備怪獸破壞,給予對方基本分破壞的怪獸的攻擊力數值的傷害。”

    萬丈目準面露自得道︰“很遺憾,你等不到那個時候了,這一瞬間,我發動武裝龍 lv5的效果︰這張卡戰斗破壞怪獸的回合的結束階段時,可以把場上表側表示存在的這張卡送去墓地,從手卡•卡組把1只「武裝龍 lv7」(7 星/ atk: 2800 / def: 1000 /龍族/風屬性)特殊召喚,這樣球體時限炸彈也就送入墓地不會發動了,說了這麼半天不過也就這點本事,而且還特地弄出這麼一堆唬人的黑霧出來虛張聲勢。”

    “我蓋上一張卡,結束這回合。”

    大衛拉伯嘴角勾起一抹道︰“是不是虛張聲勢你馬上就知道了,我的回合,抽牌!”

    萬丈目準突然道︰“這個瞬間,我發動覆蓋的通常陷阱卡——擾亂三人組的效果︰將3只「擾亂衍生物」(光•2星•獸族•攻0/守1000)以表側守備表示特殊召喚到對方場上。(這些衍生物不能作為祭牲召喚的祭品)每當1只「擾亂衍生物」被破壞時,衍生物的控制者受到300點傷害。”

    大衛拉伯突然冷笑道︰“差不多該讓你感受一下痛苦的滋味了,在你發動這張卡的瞬間,我已經發動覆蓋的通常陷阱卡——念力震撼波的效果︰對方把陷阱卡發動時,從手卡丟棄1張魔法•陷阱卡才能發動,我將手牌中的銃炮擊丟棄,從自己卡組把1只機械族•暗屬性•6星的怪獸特殊召喚,來吧!人造人-念力震懾者(6 星/ atk: 2400 / def: 1500 /機械族/暗屬性)!只要這張卡在場上表側表示存在,雙方不能把陷阱卡發動,場上的陷阱卡的效果無效化,所以你的擾亂睡衣派對的效果自然不能發動了!”

    萬丈目準面色一凝,但大衛拉伯冷笑道︰“你不會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吧,我接著從手牌中通常召喚——雙管手槍龍(4 星/ atk: 1700 / def: 200 /機械族/暗屬性),然後發動它的效果︰這張卡召喚•反轉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選擇對方場上存在的1張卡發動,我選擇武裝龍 lv7!進行2次投擲硬幣,2次都是表的場合,選擇的卡破壞。”

    萬丈目準咬牙道︰“兩次投擲你能全中麼?幾率不過是四分之一。”

    大衛拉伯眼中黑光一閃道︰“最強的決斗者,一切都是注定的!”

    他話音剛落,兩次硬幣的投擲結果赫然2次都是表,而武裝龍 lv7瞬間被破壞。

    大衛拉伯接著道︰“接著從手牌中發動通常魔法卡——鋼鐵抽卡,這個卡名的卡在1回合只能發動1張,它的效果是︰自己場上的怪獸只有機械族效果怪獸2只的場合才能發動。自己從卡組抽2張。這張卡的發動後,直到回合結束時自己只能有1次把怪獸特殊召喚。”

    “然後從手牌中發動裝備魔法卡——電腦增幅器,這張卡只有「人造人-念力震懾者」才能裝備。只要裝備著這張卡,裝備怪獸的控制者不會因裝備怪獸的效果使陷阱卡的效果無效化。這張卡從場上離開時,裝備怪獸破壞。這張卡的發動與效果不能被無效化。”

    “好了,體會痛楚吧,進入戰斗階段,用雙管手槍龍攻擊擾亂藍!消失吧,雜碎!”

    擾亂藍瞬間被雙管手槍龍破壞,萬丈目準咬牙道︰“我發動擾亂藍的效果︰這張卡被戰斗破壞送去墓地時,可以從自己卡組把2張名字帶有「擾亂」的卡加入手卡。”

    大衛拉伯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弧度道︰“戰斗繼續,用人造人-念力震懾者直接攻擊!”

    人造人-念力震懾者雙眼射出一道光波貫穿了萬丈目準,這一瞬間,萬丈目準的面色瞬間僵硬了下來。

    在那一瞬間,他感覺自己的心口仿佛被打了一槍,心中難以置信道︰“怎怎麼回事這個感覺是怎麼會這樣,怪獸應該只是立體投影才對。”

    萬丈目準狠狠地咬破舌尖,想要借疼痛來恢復神智。

    但根本沒用,他幾乎感覺不到疼痛,準確地說他感覺不到**的疼痛,但精神上的疼痛卻能壓垮他。似乎有一柄手槍對著他的頭頂中間不斷掃射,一槍接一槍,要把他的靈魂打成篩子。

    下一刻,他疼的面色蒼白,不住的抽搐,竟是單膝倒地了下來。

    大衛拉伯嘴角那一抹殘忍的弧度更盛道︰“喂,這才剛剛開始啊,別那麼快就倒下哦,好歹讓我更開心一下啊。”

    觀眾席上,元島翔奇怪道︰“真是少見啊,萬丈目那家伙很少會這麼投入到決斗中,就像真的被打中了一樣。”

    Y游冀面色難看道︰“可惡。”

    這時大衛拉伯看向了觀眾席上的他,眼中有著不加掩飾的猙獰,嘴唇微動,Y游冀馬上讀出了他的話。

    別急,下一個就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