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王之傳說再臨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意念決斗者

第三百一十五章 意念決斗者

    此時無數的黑色藤蔓從她的d輪下蔓延開來,迅速蔓延向全場,使d輪的行動都變得困難起來。

    見狀來宮虎堂眼中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光芒道︰“開始了嘛,最終你只是關在了你自己的世界里。”

    十六夜秋面無表情道︰“我就這樣結束這回合。”

    主持人此時高呼道︰“一上來就用上黑色花園的十六夜秋,對戰的來宮虎堂要怎麼應對?”

    來宮虎堂淡淡道︰“我的回合,抽牌!”

    兩人的高速指示物同時放置了一個,來宮虎堂接著道︰“我知道你為什麼會用黑色花園,你祈禱著想要跟人做朋友,但是,家人和朋友采取的態度是這樣,我從手牌中發動通常魔法卡——手札抹殺的效果︰有手卡的玩家把那些手卡全部丟棄。那之後,各自從卡組抽出自身丟棄的數量。”

    來宮虎堂看向十六夜秋道︰“這張卡就象征著你以往遇到的所有人,誰都不會想和魔女做朋友”

    這時他突然一指十六夜秋厲聲道︰“那眼神,一動不動盯著對方的那眼楮,每個人都害怕。”

    哥德溫的包廂里,見此他頗感興趣道︰“也會有這樣的決斗”

    一旁的羅杰介紹道︰“那個叫來宮的男人,是被稱為資料收集師的決斗者,正是在對戰前調查盡對手的資料,並組成卡組。”

    這時來宮虎堂接著道︰“這個瞬間,我發動送去墓地的魔轟神獸凱希的效果︰這張卡從手卡丟棄去墓地時,場上表側表示存在的1張卡破壞,我要破壞的是——黑色花園!”

    “接著是被送去墓地的魔轟神獸刻耳柏拉(2 星/ atk: 1000 / def: 400 /獸族/光屬性)的效果︰這張卡從手卡丟棄去墓地時,這張卡在自己場上特殊召喚。”

    “還沒完,接著是——魔轟神獸甘納許(3 星/ atk: 1600 / def: 1000 /獸族/光屬性)的效果︰這張卡從手卡丟棄去墓地時,這張卡在自己場上特殊召喚。這個效果特殊召喚的這張卡的攻擊力上升200,從場上離開的場合從游戲中除外。”

    “然後是魔轟神獸珀伽拉索斯(1 星/ atk: 100 / def: 1600 /獸族/光屬性)的效果︰這張卡從手卡丟棄去墓地時,這張卡可以在自己場上蓋放。”

    “還有魔轟神路里(1 星/ atk: 200 / def: 400 /惡魔族/光屬性)的效果︰這張卡從手卡丟棄去墓地時,這張卡在自己場上特殊召喚。”

    來宮虎堂接著道︰“你的力量是不該有的罪孽深重的東西,對令人厭惡的力量就需要抹殺,我從手牌中通常召喚——魔轟神庫沙諾(3 星/ atk: 1100 / def: 800 /惡魔族/光屬性)。”

    “我先蓋上兩張卡,然後對等級1的魔轟神路里用等級3的魔轟神庫沙諾調星!!同調召喚!降臨吧!魔轟神獸尤尼科(4 星/ atk: 2300 / def: 1000 /獸族/光屬性)!”

    “而由于決斗領域——究極高速世界的效果,同調召喚成功時,我抽一張卡。”

    “進入戰斗階段,魔轟神獸尤尼科攻擊你覆蓋的怪獸!”

    魔轟神獸尤尼科瞬間戰破了十六夜秋覆蓋的怪獸,原來是紫羅蘭之魔女(4 星/ atk: 1100 / def: 1200 /魔法師族/暗屬性)。

    這時來宮虎堂再次看向十六夜秋道︰“3年前5月15日,決斗操練時你正是用你場上的紫羅蘭之魔女傷害了你的同學,那是你在決斗學院南部分校第一次使用力量的瞬間吧,之後你被大家所畏懼,自然就漸漸被遠離了,就像我剛才發動的那張手札抹殺一樣,對吧,意念決斗者——十六夜秋!”

    他的聲音清楚的傳達到了每個人的耳中,Y游冀听到也是面色一凝道︰“意念決斗者”

    就連十六夜秋的面色雖然平靜,但心中也在疑惑道︰“這男人為什麼會知道這些事情?”

    她心中雖然疑惑,但此時面色不變道︰“我發動被破壞的紫羅蘭之魔女的效果︰這張卡被戰斗破壞送去墓地時,從自己卡組把1只守備力1500以下的植物族怪獸加入手卡,我要選擇的是——鳳凰石蒜花。”

    這時來宮虎堂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弧度道︰“你又選擇了對你的16年而言意味深長的卡嘛,但是太遺憾了,在你發動這個效果的瞬間,已經觸發了魔轟神獸尤尼科的永續效果︰自己手卡的數量和對方手卡的數量相同的場合,對方發動的魔法•陷阱•效果怪獸的效果無效並破壞,戰斗繼續,用魔轟神獸甘納許和魔轟神獸刻耳柏拉直接攻擊!”

    十六夜秋頓時受到高達2800點直接攻擊傷害,兩個高速指示物隨之去除。

    來宮虎堂接著道︰“很遺憾,如果我有你那樣的力量的話,就真的能傷害你了,你期待這下一回合吧,我再蓋上一張卡,就這樣結束這回合。”

    十六夜秋冷聲道︰“我的回合,抽牌!”

    雙方的高速指示物再次放置一個,這時觀眾席上龍亞突然發現身邊的龍可面色有些古怪,于是疑惑道︰“怎麼了?又有奇怪的感覺嗎?”

    龍可扶著自己的右臂輕聲道︰“感覺癢癢的。”

    這時十六夜秋已經出擊道︰“我從手牌中通常召喚——黑薔薇之魔女(4 星/ atk: 1700 / def: 1200 /魔法師族/暗屬性),這張卡不能特殊召喚,當自己場上沒有卡存在的場合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從卡組抽1張卡。這個效果抽到的卡給雙方確認,怪獸卡以外的場合,抽到的卡送去墓地並把這張卡破壞。”

    “我抽到的卡是——薔薇妖精(等級︰3 星/ atk: 600 / def: 1200 /植物族/風屬性),然後發動它的效果,這張卡被魔法•陷阱•效果怪獸的效果從自己卡組加入手卡的場合,這張卡可以在自己場上特殊召喚。”

    十六夜秋眼中涌現一抹冰冷道︰“我對等級3的薔薇妖精用等級4的黑薔薇之魔女調星!清廉花園中發芽的孤高的薔薇啊,在這里得到蒼月之光與露水後開花吧!同調召喚!降臨吧!月華龍黑薔薇(7 星/ atk: 2400 / def: 1800 /龍族/光屬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