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王之傳說再臨 > 第五百五十七章 風暴中的再會

第五百五十七章 風暴中的再會

    他立即沖向了那數據風暴的中心,這一瞬,那四周的數據風暴的能量開始瘋狂的涌向他的右手之中。

    這次的疼痛遠超以往數倍,才剛剛開始他已經發出一陣淒厲的痛哼,下一瞬他整個人身軀便被那風暴震的倒飛而起,渾身被凜冽的數據風暴切割的血肉橫飛,被驅逐出了數據風暴群中。

    暗靈此時難以置信道︰“怎麼可能?風暴連線竟然失敗了?!”

    鮑曼這時冷笑道︰“電腦網風暴的效果3——風暴連線是當自己受到2000以上的戰斗•效果傷害的場合才能發動。只把自己的額外卡組的里側表示的卡洗切,那張最上面的卡翻開。翻開的卡是電子界族連接怪獸的場合,那只怪獸特殊召喚,不是的場合回到原狀!本來就有翻開出不是電子界族連接怪獸的很大可能,只有保持一顆平和的心,擁有意志強大的決斗者才能從中得到新的力量,你看看,現在的他,就像是個裝滿了雜物的箱子,焦慮,不安,憤怒還有急躁,你的心被這些東西填的滿滿的,一點空隙也沒有!怎麼可能完成風暴連線?!戰斗繼續,用夢幻崩影•地獄犬直接攻擊!”

    哈爾見狀若有所思道︰“原來如此,鮑曼他預料到vorpal swords會使用風暴連線,所以才不惜大費周章的利用伊娃力絲來刺激他,使他的心態崩壞,不可能完成風暴連線……”

    此時vorpal swords依然避無可避,挨下了在電腦網風暴的加成下攻擊力達到2100分的夢幻崩影•地獄犬這一擊,那周圍的數據風暴再度暴動,那數據風暴形成的龍卷群頓時將vorpal swords卷入了其中,而身上滿是傷痕的vorpal swords再度沖向了數據風暴的中心。

    暗靈頓時大驚失色道︰“你不會還想再發動風暴連線吧?這里的數據風暴已經比漢諾塔那次更恐怖了!就算是我也護不住你的,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vorpal swords!”

    vorpal swords這時嘶吼道︰“我有必須要這麼做的三個理由!”

    “第一!我要救回伊娃力絲和八雲興司!”

    “第二!我要阻止伊格尼斯和人類的戰爭爆發!”

    “第三,綜上兩個理由,我要一定要從中得到打倒鮑曼的力量!”

    騎乘著d沖浪板的vorpal swords的身形搖搖欲墜,果斷的伸出了右手,臉上露出決斷之色低吼道︰“電腦網風暴的效果3發動︰當自己受到2000以上的戰斗•效果傷害的場合才能發動。只把自己的額外卡組的里側表示的卡洗切,那張最上面的卡翻開。翻開的卡是電子界族連接怪獸的場合,那只怪獸特殊召喚,不是的場合回到原狀!風暴連線!!!”

    這次不待他的d沖浪板進入一寸,他整個人身軀便被那風暴震的倒飛而起,渾身再次被凜冽的數據風暴切割的血肉橫飛。

    暗靈驚呼道︰“喂停手吧!vorpal swords!”

    vorpal swords毫不理會,再次如一道流星般沖向了那數據風暴,果斷伸出了右手,這一瞬,那四周的數據風暴的能量開始瘋狂的涌向他的右手之中。

    這次的疼痛遠超以往數倍,才剛剛開始他已經發出一陣淒厲的痛哼。

    眼看著數據風暴的能量剛剛形成卡片規模,他的整條右臂已然被那數據風暴撕成粉碎,一瞬間的劇痛讓他的意識幾乎要離體而去,整個人從d沖浪板上墜落而下,等待著他的將是落入那數據風暴中粉身碎骨。

    無盡的風暴不斷的席卷下來,而他的身軀也是在不斷的爆炸,到得後來,幾乎已是不成人樣,那血肉模糊的樣子,看得暗靈眼皮直跳。

    vorpal swords的視線逐漸模糊,心中喃喃道︰“難道我就到此為止了麼?對不起,伊娃力絲,我最終還是沒能把你救回來”

    而此時在數據風暴外,鮑曼只見一股紫水晶般的光芒從數據風暴中亮起,眉頭不自覺微皺道︰“這股光芒到底是”

    就當他的意識即將徹底模糊,突然感覺到一股暖洋洋的能量包裹了他,讓他精神一震,緩緩的睜開雙眼。

    在他的視線中,已經是霧蒙蒙一片……完全是另外一個世界。

    vorpal swords茫然的看了看四周,除了浮游的紫色煙霧,再也沒有了其他,vorpal swords抬腳,準備走向前方,當他的視線隨著邁出的腳步不自覺的偏下時,忽然全身一震,整個身體在半空猝然停止,他的眼楮陡然睜大,怔怔的看著自己的前方。

    這里的世界卻是純白中帶著夢幻的淡紫色,他並不是第一次來到這里,因為這是他和伊娃力絲相遇的空間。

    而這時一道光束落下,一道倩影從中浮現,女孩的身體漂浮在半空中,熒光的碎片在那束光里悠悠然飄落,仿佛飄雪似的。女孩的影子站在光束中央,半透明,閃爍瑩瑩的微光,紫色的長發漫漫地垂下,直到腳下,發梢卻漂浮在空中,赤足而立,精致的俏臉宛如千雕萬琢一般,正是伊娃力絲,vorpal swords登時怔在了原地。

    不過和之前被鮑曼操縱與他交戰之時不同的是,沒有了那份木然,而是一片淒然。

    vorpal swords緩緩道︰“伊娃力絲,即使不在我的身邊,你也還是救了我麼?”

    伊娃力絲低眉垂首,並不回答,過了半晌,紫水晶般的星眸中忽然掛下兩顆晶瑩的淚水低聲道︰“這里是我的意識空間,當你遇到危險的時候,我在你體內留下的力量能保護你,但如果你會看到這一幕,那我想必已經不在你的身邊了,如果我沒能和你好好告別的話,現在”

    霎時之間,vorpal swords耳中嗡的一響,一切前因後果已猜到了七八成,心下又是難過,又是感激,說道︰“伊娃力絲,你終究沒有對不起我”

    伊娃力絲立時側開頭,不敢和他目光相對,vorpal swords不禁黯然神傷,見她淚珠盈盈,突然間心中升起一股一生之中從未有過的悸動,竟是走上前伸手將她嬌小的身軀抱在懷里。

    他一生驚濤駭浪,波瀾起伏,多愁苦少喜樂,世間諸般苦痛已是嘗盡不少,如今初嘗情事,自己卻尚還懵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