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路中悍鬼袁長水 > 第398章 江東戰闞澤出使

第398章 江東戰闞澤出使

    任命完了周瑜等人之後,袁術安排一處離他那里不遠的一處院落給周瑜等人的家眷居住,所需物資一應俱全。

    軍中大事也開始有條不紊的調動著,周瑜帶著蔣欽、周泰先到了長沙找到荊州大都督徐晃跟軍師將軍沮授,把袁術的將令交給他們之後,徐晃便下了軍令豫章部的五萬再加上此前蔣欽、周泰的部曲全部歸還,所需軍械、軍糧全部由豫章調撥。

    廣陵的魏延所部也都集結在了長江口岸,就等著甘寧的到來,渡江攻擊。

    袁術這邊一動,吳郡的孫權便探听到了消息,不是袁術這邊保密做的不好,畢竟十幾萬大軍的調遣不可能不走漏風聲的。

    本來顧雍的遣返已經讓孫權風聲鶴唳了,這下證實了顧雍的消息,孫權大驚之下,竟然慌了手腳,呆坐當場。

    還是張昭反應快,直接出言道“主公,為今之計,是戰是降,還是要早拿主意啊。不然等袁術軍攻打過來就晚了啊。”

    “對,對,對,先生認為應該怎樣?是打,還是降?”孫權忙不迭的點頭,卻把張昭當作救命的稻草,詢問道。

    這時候信任的江東大都督魯肅說話了“主公,這還用問嗎?若是投降,我們還都好說,你肯定沒有好結果。我等誓欲江東共存亡,即便是城破家亡,也要拔下他兩顆牙來,讓北人看看,我江東也都是大好男兒!”

    程普、韓當等四將冷著眼看著這一切,卻沒有說話,孫權那一系列的動作早就隨著周瑜的出逃,傳遍了整個江東。

    周瑜推他為主公,他卻如此苛責寡嫂遺子,他怎麼對的起尸骨未寒的孫策,怎麼對得起老主公孫堅?

    如果不是因為周瑜的出走,讓江東三郡都戒嚴了,他們四人也肯定會離開。

    周瑜走了,孫權便任命周瑜推薦的魯肅為大都督,統領江東所有軍事。魯肅仁義,在軍中也還有些名望,他這一發言,其他新進的小將皆出言附和,誓欲死戰到底。

    張昭卻搖搖頭道“不是我漲他人的威風,滅自己的士氣。江東三郡,不過彈丸之地也。內還有山越不臣,真正掌控在我們手中的只有吳郡跟丹陽,就這麼兩郡如何擋的住南陽王百十萬大軍?與其玉石俱焚,不如投降的好,起碼還能落個識時務的好名聲!”

    “張先生此言差矣,袁公路兵馬是多,但是他四面皆是對手。不說其他,兗州曹操、冀州袁紹就在彼處秣馬厲兵、虎視眈眈。”魯肅反駁道“四面皆要防守,我料定就算他來攻打,兵馬也不會太多,我江東三郡,眾志成城,擁兵十數萬,又有長江天險……”

    “可笑!長江還算天險否?”張昭看了一眼涂抹星子亂飛的魯肅說道“長江河道已被敵方所佔,渡江不過片刻之事也。況且豫章郡也在其手,便是從陸路也可攻入江東,吾等拿什麼防?”

    魯肅跟張昭在這議事廳內開始辯論起來,你一言我一語說的非常熱鬧,大廳內的其他人化身搖頭蟲一般,一會看向這邊,一會看向那邊。孫權則是陰沉沉的坐在首位之上,看著他們兩人,不知道在想什麼。

    如果按照孫權的意願,他是不願意降的。袁術接納他那佷子,這意思還不夠明顯麼?如果按繼承順序來說的話,江東應該由長子長孫繼承,他最多落個監國或者丞相。如果他投降了,他敢料定,袁術肯定會殺了他。

    但是真要這麼攤開了打的話,他一點勝算都沒有,但是魯肅的話提醒他了,如果能說動袁紹跟曹操,讓他們牽制袁術,江東未必不能保全。

    想到這里孫權就熱血沸騰,如果能跟那麼大個曹操、袁紹結盟,對他的名望提升也是非常高的,可以說百利而無一害。

    想到這里,孫權一拍桌子說道“好了,不必再吵了,我意已決,跟袁術抗爭到底,誓要守住江東三郡。”

    說著孫權甩袖離去,留下大廳內的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搖頭嘆氣的魚貫而出。

    魯肅看向張昭仿佛斗勝的公雞一般,昂著頭,鼻孔出著粗氣,路過張昭的時候還故意的“哼”了一聲。

    張昭對魯肅如此還不在意,新官上任三把火,魯肅急于表現自己,這他能理解,但是你這麼攛掇主公螳臂當車,這不是找死麼?

    唉,我等的出路到底在哪里啊?難道要跟周瑜一樣?

    想到這里,張昭的心思也活泛起來,是啊,實在不行就跟周瑜一樣算了。孫權太過無能,又裝模作樣,根本沒有孫策一點的豪氣,這樣嫉賢妒能之輩,保他何用?

    江東的百官因大戰在即而各懷鬼胎,想著自己的小九九。

    回到後宅,孫權急招魯肅前來,要抗衡袁術一定要說通曹操跟袁紹,但是派誰前去呢?顧雍前次被抬回來,傷還沒好,怎麼還能舟車勞頓?孫權就想跟魯肅商議一下。

    現在魯肅就是他的主心骨,魯肅強烈要求開戰,也都是孫權授意的,不然他孤掌難鳴,投降派又那麼多,還真不好統一意見。

    魯肅來了之後,分賓主落座,孫權直奔主題的說道“要戰,曹操、袁紹便是最重要一環,你看誰出使比較好?”

    “闞澤如何?此人學富五車,能言善辯,死的都能說成活的,想來說服那兩人不成問題。”魯肅想了想說道。

    “那好,便依大都督。江東三郡就拜托大都督了,是成是敗,我跟大都督攜手共進退!”孫權同意道,卻站起身來對著魯肅一拜。

    “主公,此乃肅分內之事,無需如此,無須如此啊!”魯肅不敢承孫權一拜,趕忙跳到旁邊說道。

    第二天開始,江東便下了動員令,會稽郡也不管了,把那邊擋住山越的八萬大軍也調到了吳郡,除了丹陽的五萬,小小的吳郡聚集了十萬大軍,嚴陣以待敵軍。

    出使的闞澤偷偷的從吳郡上了海船,出吳淞口進入大海,從海上前往青州,然後再去冀州。

    闞澤的心情沉重,本來依他的性子,是不願以卵擊石的,這一點勝算都沒有,還打個什麼勁啊,都現在這種情況了,孫權居然還想爭霸,唉,這個主公啊!

    不過作為臣子,還需盡人事,當一天和尚,還是要撞一天鐘的。雖然江東前途渺茫,但是如果能說動曹操跟袁紹,江東就還有殘存的機會,希望能成功吧!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