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聞太師傳承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聲東擊西 顛倒陰陽

第一百三十八章 聲東擊西 顛倒陰陽

    蕭寧的一席話,說得張興本大怒起來。

    “你要跟我論道?你算個什麼東西,孔門下一走狗而已!論上三皇五帝,也不過是這數千年的事,你要與我論道?”

    “想當年!天下眾生,除去萬分之一二的聰慧福緣者能入得了人、闡兩教的法眼,其他不過都是扁毛畜生,生也渾渾死而噩噩,何曾知道道為何物?”

    “我教聖人廣開道門,度化眾生開啟靈智,這才有了天下生靈得以窺探道法的途徑。你現在要與我論道?”

    “你要是想與我論上清之道,我奉陪!你要是想與我論太清之道,我認輸;你要是想與我論玉清之道,我與你勢不兩立!”

    “非我背道而馳,是那仙神不容我的道!”

    張興本一怒而起,指著那北都城隍爺化身︰

    “你這化身意為公正,我倒要問問他,我教的公道何在?三界的公道何在!”

    蕭寧長嘆一聲,這張興本果然是耿耿于懷于當年的截教之事。

    “公道自在人心。你若是真有不忿,有仇報仇,有冤申冤,我自無話可說。但你卻將仇恨轉嫁到了這北方大地的生靈頭上,致使這北方大地十幾年陰陽顛倒,實在是罪無可赦!”

    “少說廢話,手底下見真章!”

    張興本執念太深,哪里听得蕭寧的勸告?手中一抖將那幽魂白骨幡收在手里,此刻他左手方天畫戟,右手幽魂白骨幡,立在當空猶如戰神下凡一般。

    “即便是你有了這城隍爺化身,你手上的勝算也不多,還是少白費口舌了。”

    “白費口舌?”

    蕭寧微微一笑︰“不,你以為我剛才真的打算說服你不成?”

    “難道?”

    張興本忽然意識到了什麼,趕緊回頭去看,只見柳如是已經擬好了文書,舉起那偌大的官印往那上面重重一蓋,一切算計在這一刻都成定局!

    “聲東擊西!”

    張興本幾乎是咬著牙,從牙縫里擠出這句話的。

    剛才蕭寧的那一番帶有挑釁意味的話,現在想來,恐怕是聲東擊西的意味更濃一些。

    “你以為得了氣運就一定能晉升境界?你錯了!毛頭小子,你怎麼可能知道什麼是道?”

    “你還是錯了。”

    蕭寧感受著因為被點為解元而獲得的氣運,細細地體會著這氣運加深的感覺。

    “這氣運只是為了不讓你得到而搶奪的,剛才城隍爺化身化出的瞬間,我就摸到了晉升境界的門檻。如今,不過是錦上添花而已。”

    文道四重境界,登堂、入室、明心、大家,蕭寧早在入室境界停留了許久,如今城隍爺化身一出,他終于明了了自己的方向,因此即便沒有這氣運加身,他也能夠突破境界。

    “如今,你我終于境界相當。不,你已經走了歪路。”

    “你現在,已經輸給我了。”

    蕭寧此刻居高臨下,俯視張興本,面上沒有絲毫表情。

    他此刻不需要任何表情,蔑視?同情?憎恨?沒必要,這些表情用在張興本的身上,沒有任何的意義。

    張興本是一個意志堅定的人,能夠花費心思苦心謀劃,並且周旋在各方中間,廣結邪道諸人,心志之堅定心思之深沉,根本不需要別人來憐憫或是否定他。

    只是這十幾年的苦心布局一下被蕭寧掀了個底朝天,饒是以張興本的沉穩性子,此刻也忍不住暴躁起來。

    “輸給你?真是天大的笑話!”

    張興本此刻渾身是汗,不知是身體負荷太大,還是情緒激動引起的,讓他這個人看上去尤為的猙獰。

    “你以為沒有這氣運,我就奈何不了你了?”

    “殺了你,這氣運照樣還是我的!”

    張興本的心思是何等的深沉?豈能沒有後手?

    失了算計不代表他就沒有任何的備選計劃。

    “聚陰大陣,翻轉乾坤!”

    張興本把手中長戟朝天一指,半空中漂浮了三天的黑藍紅三桿大旗立刻飛速旋轉起來,強行壓制北方大地的陽氣,使得北方大地的陰氣以比過去三天還要快上三倍的速度匯聚起來。

    “顛陽倒陰!張興本,你要做什麼!”

    迄今為止的發展,都還在蕭寧的預計之中,陳萬年,流雲,解元氣運,沒有意見逃過他的猜測。但他唯獨忘記了這聚陰大陣和三才陣的存在。

    也難怪,他一直以為這兩座大陣是以獲取氣運為前提的存在,張興本得不到這氣運,這兩座大陣理應失去作用才是;可看張興本這架勢,這兩座大陣居然還有後手在。

    不愧是老江湖,層層算計,算無遺策!

    “撥亂反正!”

    蕭寧不能放任他這麼做不管,霎時間兩身化身齊出,直取張興本本尊。

    “晚了!”

    張興本一舔下嘴唇,嘴角朝上勾出一個詭異的弧度,笑得格外夸張。

    “你不是要制我?那我反過來也能制你!”

    張興本手中的幽魂白骨幡和方天畫戟同時離手,分別架住蕭寧的兩尊化身。幽魂白骨幡擋住北都城隍爺化身,二者法力相斥,正好彼此限制;方天畫戟雖然品質比幽魂白骨幡稍差,但尤有殘余神力在,也頂住顏真卿化身是他寸步難進。

    “咻!”

    正在這相持不下的時候,斜刺里飛出一道劍氣,直取張興本首級。

    張興本本以為萬無一失,誰知道這冷不防突然殺出一道冷箭,猝不及防之下讓這道劍氣直接劈在他的脖頸之上。

    “鏘!”

    一聲脆響,這突如其來的劍氣只在他盔甲護頸之上留下一道淺淺的白痕,並沒有對他造成實質的傷害。這一身盔甲再殘破終歸還是仙人穿過的,攔下這一道偷襲還是綽綽有余。

    張興本驚出一身冷汗,此時再去看,只見蕭寧那已經許久不出現的李白化身正立在兩尊化身之後,手持長劍而立。

    這一尊李白化身遠不如顏真卿、北都城隍爺深刻,因此蕭寧一般都不去用他,以至于跟蕭寧交手過兩次的張興本都忘記了他的存在,這一下冷不防偷襲一波,還真差點讓他吃了虧。

    “小狐狸!竟然如此狡猾!”

    張興本心中一陣後怕,倘若沒有這身盔甲,後果不堪設想,想到這里他不由得大罵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