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聞太師傳承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化血神刀 六鬼遭難

第一百三十九章 化血神刀 六鬼遭難

    可對蕭寧來說,這一擊不成幾乎就已經失去了反手的機會,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張興本施展手段。

    雖然張興本因為氣運不在手中,無法將大陣提升到極致,可這大陣畢竟是他苦心謀劃,即便是沒有氣運在手,運轉至極限的情況下也能發揮出極大的效用。

    “可惜,可惜!我這計劃本來完美無缺,卻被你橫插一腳!”

    想到這里,張興本不由得狠狠地瞪了蕭寧一眼。

    “你到底想做什麼,這十幾年的陰氣怨氣,你匯聚這些到底是為了什麼?”

    蕭寧皺著眉頭,他到現在還是沒有猜到張興本這番算計的最終目的。

    原本以為他是為了祭煉手中的幽魂白骨幡,可現在那些陰氣只是匯聚在了新城隍廟里,卻並沒有匯聚到他手中的幡上。

    張興本沒有理他,只是狀若癲狂地自言自語道︰“可惜了,還是美中不足!但該是你此時出世了!”

    他猛地轉向蕭寧,惡狠狠地吼道︰“我第一個要拿你祭刀!”

    “什麼刀!”

    蕭寧心中有些警惕,難道他還有什麼法寶未出?

    “哈哈哈,蕭寧!你這乳臭未干的小子!你知道些什麼,你知道那卞吉是隕落在陰山,可你知道這朔州也曾隕落了一位星君!”

    蕭寧眉毛一挑,又是一位星君?又是截教的星君?

    蕭寧已經開始覺得有些不妙了。

    “你可識得孤辰星君!”

    “七首將軍余化!化血神刀!”

    蕭寧是何等的博學,又是何等的過目不忘,張興本一說出孤辰星君,他腦海中就立刻對應出現了那七首將軍余化的身影!

    算起來余化不過是截教三代弟子,但他手中有一口他老師蓬萊島一氣仙余元的成名法寶——化血神刀!

    那余化本事平平,但就仗著這口神刀,先破了哪吒的蓮花化身,後將雷震子打落塵埃,楊戩上陣也不是敵手,要不是後來用計誆騙,只怕那西周大軍就困死在關前了。

    哪吒、雷震子、楊戩,現在可都是名震三界的人物,居然都被這口刀所傷,可見其威力。

    這張興本……還真像是個收破爛的。

    蕭寧不知道為什麼心頭冒出這麼一句話來。

    兩座大陣相互疊加,進一步加快了對北方大地陰氣的匯聚程度,而這些陰氣則源源不斷地灌注到了那新城隍廟里——確切的說,是那尊被老袁涂黑了臉的污臉城隍像。

    “九陰灌頂,六鬼歸位!”

    陰氣灌注只在剎那之間就已經完成,但隨後張興本又是伸手狠抓一把,將朝那邊與流雲道士對峙的袁成等六人打去一道法力。

    “這是什麼東西……”

    袁成等六人還來不及反應,這一道法力直接將六人卷起,一齊送回到了新城隍廟中的陰差塑像之中。

    “什麼!”

    蕭寧差點忘記了,這六人還是身在聚陰大陣之中,還要受到張興本的制約。

    “你以為我為何非要讓人把這老城隍廟的陰差像特地幫到這新廟里?”

    “這樣意志頑強的鬼魂,還是半神之身,天底下哪里去找這樣好的機緣?把豬養肥了,總要等到過年宰的。現在是時候收獲了!”

    “真的多謝你,謝謝你!這幾天讓這六鬼的法力境界再次提升了一個檔次,實在是太好了,哈哈哈!”

    蕭寧恍然大悟,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那化血神刀。

    “你先把他六人放下再說!”

    “你覺得可能嗎!”

    張興本毫不猶豫地將六鬼投入到污臉城隍像里,剎那間城隍像血光大盛,紅色光芒照亮了整間大殿,晃得人睜不開眼楮。

    “這都是什麼東西!”

    一致奉命守在外面的蒯青被這紅光所吸引,正要近前一看,這紅光又瞬間凝成了一條細線,自污臉城隍像的天靈蓋透體而出,飛向了張興本所在的方向,而這污臉城隍像則像是完成了使命一般直接碎了一地。

    這一線紅光飛到了張興本的手中,紅色的光芒依舊耀眼地讓人看不清形狀,只是隱隱約約看得出來是一柄飛刀的樣式。

    “蕭寧,我看你往哪里跑!”

    張興本將手一招,那化血神刀就如同是一尾紅色的錦鯉游魚,興奮地跳躍起來,順著張興本的指尖飛射而去。

    蕭寧看著這紅色的利芒,感受到上面的寒冷氣息,不由得汗毛倒豎起來︰

    “起!”

    蕭寧這一吼,顏真卿和北都城隍化身先後飛了起來,護在蕭寧的身前。

    說話間化血神刀便已經飛到了顏真卿化身身前,顏真卿手捧玉圭護在身前,試圖擋住這詭異一刀,但誰知道這神刀一踫到顏真卿化身就如魚入長河一般,悄無聲息毫無阻礙地就穿透了顏真卿化身的身軀。

    “大凶!”

    蕭寧沒想到這神刀居然凶悍到了這種程度,慌忙將北都城隍化身擋在身前一丈來遠的地方,並且將城隍簿城隍筆也及時召回,將自己目前能做到的最強狀態完全呈現在眼前,只為了能擋住這神刀的一擊之力!

    只因這神刀實在是凶名太盛,威力太強!

    剎那間!

    神刀尖鋒就已經飛到了眼前!

    “陰陽割分,筆鋒當前!”

    只見那城隍簿在北都城隍像前飄然攤開,放出萬道金光。這金光不是別的,正是蕭寧這些天明斷陰陽所攢下的功德。

    這些功德至剛至柔,既剛也柔,是世上最強之物,也是世上最善之物。蕭寧這幾天忙忙活活,也不過是積累下了這麼些,但如今情況緊急,也顧不上許多了。

    這些功德如絲纏繞,紛紛糾纏上了城隍筆的末端,支撐著城隍筆超前推進。

    “叮!”

    刀鋒與這城隍筆尖相踫,竟然踫撞出點點金光,二者相互之間寸步不讓,飛速旋轉的尖峰之間迸發出不同的氣息,一方陰冷殘酷,一方正大光明,二者正是爭鋒相對。

    張興本見狀,發出陣陣冷笑︰“小兒技耳!六鬼化血!”

    只見那化血神刀的刀鋒之上,竟然飄出六道鬼魅身影,看形狀似乎是袁成等六人的模樣,只是一個個全都瘋狂咆哮,看不出來還有半點神志殘存。

    六鬼一出,只取城隍筆的筆尖,直接將城隍筆撞偏開了一絲角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