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聞太師傳承 > 第一百四十章 得道多助 萬鬼鳴冤

第一百四十章 得道多助 萬鬼鳴冤

    就這一線的偏差,神刀與城隍筆二者貼身錯開,刀鋒只取那已經是窮驢技窮的蕭寧!

    完了!

    蕭寧瞪大了眼楮,那一點血色鋒芒已經盡在咫尺,除非有天降奇兵,否則他已經是無計可施!

    正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只听得耳邊“當啷”一聲,化身神刀竟然就此停了下來!

    “這是?”

    這一聲撞擊震驚了兩個人,一個是蕭寧,另一個是張興本,兩個人都沒有想到在這幾乎是已成定局的情況下,居然還會出現這樣的的意外。

    蕭寧和張興本看著那一團血光,血光之中是張興本的化血神刀,和另外一塊血紅色的碎片對在了一起!

    “你怎麼會!也有化血神刀的碎片!”

    張興本難以置信,他是趕上了多大的機緣這才得到了這一小片靈性未失的刀鋒碎片,再加上這十幾年的陰氣喂養還把六鬼一並投入了其中,這才使得這化血神刀可堪一用。

    可蕭寧身上怎麼還會有一片碎片!

    “你的碎片又是從哪里來的!”

    蕭寧此時也驚訝不已,只能搖搖頭︰

    “得道多助,天意啊!”

    這碎片又是從哪里來的?

    正是那鴻運客棧中,打死陳家娘子的古硯中混雜的那一片金屬碎片。正是這一片碎片吞噬了陳家娘子的血肉,也是這一片碎片困住了陳家娘子的厲鬼魂魄,但蕭寧萬萬沒想到的是,這碎片居然是化血神刀上,神力保存較為完好的那一部分碎片!

    平時這碎片的功效還不太明顯,只是喝血吃肉而已,但今天這曾經同為一體的另一片碎片飛來,立刻就引起了彼此之間的共鳴,登時針鋒相對起來。

    “天意?什麼狗屁天意!事在人為,我今天定要殺你!”

    張興本今天真是徹底瘋了,這些年的算計在這一波三折的變化中全都喂了狗,現在他已經顧不上什麼形象,一心只想將蕭寧置于死地!

    “事在人為,這話不該你說,而應該是我說!”

    巧合?

    哪有那麼多巧合,倘若不是蕭寧古道熱腸管了陳家娘子的“閑事”,這碎片也到不了他手里,此時此刻也沒辦法獲得這一線生機。

    有了這一息的喘息機會,蕭寧的大腦立刻飛速思考,眼角瞟到了那新城隍廟外的蒯青。

    蒯青!

    “蒯青!立刻砸爛陰差塑像!”

    蒯青正奇怪著這污臉城隍像的變化,蕭寧這一嗓子吼得他莫名其妙,砸?

    這些陰差塑像可是袁成六人的根本,一旦砸爛,袁成六人必定元氣大傷啊。

    當年姜子牙對付高明高覺這千里眼順風耳的辦法就是這樣,打碎他們的神通來源,挖去他們的根基,這才算是廢了這二人的法力。

    “砸!”

    說砸就砸!

    雖然想不通蕭寧這麼做得用意,但蒯青對蕭寧是一百個放心,他說什麼照做就是了!

    蒯青直接闖入新城隍廟的大殿,此時這里的聚陰大陣因為張興本的過度使用,並且化出那化血神刀而透支到了極致,再也無法對蒯青產生作用,所以蒯青才能這麼肆無忌憚地闖進來。

    蒯青一進來直接踹到一尊塑像,緊接著又推倒兩尊,以他這一身巨力沒過多久這幾尊陰差塑像就徹底砸碎成了一堆碎石。

    六鬼的根基一壞,那因六鬼加持而威力大增的化血神刀立刻就沒有了脾氣,蕭寧此時再度將兩大化身凝聚出來,夾擊這六神無主的化血神刀。

    如果說剛才的化血神刀是能豪取天下的狂龍,現在簡直就是被挖出土壤的蚯蚓,搖頭晃腦不知所措。

    顏真卿只輕輕一捏,就將那化血神刀捏在手心里。

    “一切都結束了。”

    蕭寧將城隍簿打開,城隍簿中散發出來的金光印在化血神刀之上,將這凶器抽絲剝繭,上面匯聚的陰氣不斷地瓦解消散,落到城隍簿上那一個個死不瞑目的姓名之上。

    到了最後,這化血神刀只剩下一刀尖那一點碎片,被蕭寧收了起來;而袁成等六人的虛弱魂魄,也被蕭寧收到城隍簿里慢慢溫養。

    “不可能!不可能!我這麼多年的算計,這麼多年的布置,都是為了什麼!”

    “你!我與你勢不兩立!”

    張興本此刻尚有玄甲、幽魂白骨幡在,和蕭寧尚有一戰之力。

    只是剛才的大陣也好,化血神刀也罷,全都是需要耗費大法力才能運轉,張興本現在徒有法寶在手,但終究能發揮出多少威力卻還有待商榷。

    蕭寧卻知道,今天的事情到現在已經算是完結了。

    他既不用顏真卿化身,也不用北都城隍化身,但只李白化身放出一道劍氣,直取那張興本的手腕,張興本就踉踉蹌蹌接不住招,手里的幽魂白骨幡也跟著脫了手。

    “我不與你打了。”

    蕭寧閉上眼楮,那北都城隍化身卻再度打開了城隍簿,放出沖天的怨氣來。

    冤有頭債有主,今天到了現在,該了得恩怨基本全已了清,只剩下最後一樁,還無有人來扛。

    這十幾年來,北方大地斷絕了陰間路,冤魂厲鬼斷絕了投胎路。

    生無路,死無地,十幾載多少亡魂在大陣之中沉淪磨滅,這股怨氣又該對誰發泄?

    這一切的一切,都要記在張興本的身上。

    “張興本!”

    蕭寧猛地一睜眼,身上的氣勢也隨之變化。

    “你以一人之身,卻毀了這麼多人的輪回之路!這份恩怨,今日就讓他們自己來討!”

    蕭寧手中握筆,往哪城隍簿上一劃,那些個冤親債主的姓名全都被他這一筆帶上。這些被點到名的冤魂全都自城隍簿中飄然而出,一瞬間就圍滿了這半邊的天空。

    “你!”

    張興本那一雙眼四處亂飄,目之所及居然全都是對他虎視眈眈的冤魂厲鬼,他緊握著方天畫戟的手心不禁開始發出陣陣冷汗。

    “由不得你!”

    蕭寧大筆一揮,身後萬鬼齊動,張興本奔襲而去。

    “滾開!”

    張興本又豈能是坐以待斃之人?只見他身上玄甲暗光大放,手中方天畫戟運轉如輪,竟然就此擋住了萬鬼的來襲。

    蕭寧紋絲不動,只看著這萬鬼自發而動。張興本縱然還能夠逞凶一時,但在這萬鬼侵襲之下,又還能支撐多久?

    現在是這些生靈的復仇時間,他們的冤屈需要自己動手去了結,哪怕是撞得頭破血流,有些事情也不能全然假手他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