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豐碑楊門 > 第0760章 兄弟齊聚古北口

第0760章 兄弟齊聚古北口

    “呼……”

    當所有遼人撤出了古北口以後,忽然吹起了一陣冷風。

    猛然間,淅淅瀝瀝的小雪飄灑而下,沒過多久,就變成了漫天鵝毛大雪。

    雪下的很急,似是在催促著遼人快點趕路。

    也似乎是在洗刷這片充滿了血腥的大地。

    “速速趕路!”

    遼人見了雪,就像是見到了山崩海嘯一樣,滿臉的驚恐,互相催促著往上京城逃去。

    遼人逃到了十里地外以後,楊七才冒雪在眾人陪伴下,踏上了古北口。

    古北口是長城上的一座要塞,卻並不那麼出名。

    但是它所處的位置,決定了它在長城上擔任著重要的職位。

    古北口位于居庸關和山海關之間,是溝通兩座關口的橋梁,也是遼人南下必經之道。

    如今,這一座並不出名,卻至關重要的關口,落在了楊七手里。

    從楊七踏上古北口的那一刻起,就標志著燕雲十六州,自此以後,歸屬楊七所有。

    大宋圖謀了多年的燕雲屏障,遼國仰仗了多年的糧草基地,從這一刻開始,就再也跟他們無關了。

    他們想要在燕雲十六州這片土地上再做任何事,都必須經過楊七同意。

    這就是楊七的權柄,也是楊七靠著雙手,打出來的話語權。

    “嘎吱嘎吱……”

    楊七一行到達了古北口關口上的城牆上的時候,大雪已經在地上落了一層,厚厚的,踩上去嘎吱響。

    “呼……”

    楊七背負雙手,吐出了以後白氣,望著遠去的遼人的兵馬,長嘆了一聲,“可惜……終究還是沒有留下耶律休哥和韓德讓……”

    楊七身上穿著一件裘皮,頭戴四方帽,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可是他嘴里說出的話,卻足以震動天下。

    楊大在楊七身側,會心一笑,“遲早還有機會的……”

    楊七苦笑著搖搖頭,“潛藏在遼軍中的探子傳來了密信,耶律休哥內傷難以痊愈,已經臥病不起了。而從古北口到上京城,路途遙遠,又加上嚴寒已至。

    以他的傷勢,在這種天氣顛簸前行,未必能夠抗的下來。”

    站在楊七另一側的楊二認真道︰“那豈不是正好,少了一個心腹大患。”

    楊大身後的楊五聞言,沒好氣道︰“那可不行,耶律休哥想死可以,但是絕對不能死的那麼容易。”

    楊三感慨道︰“五弟和七弟,怕是還沒有對復興關外曾經那一戰釋懷。”

    楊大回頭看著楊三,認真的道︰“我也釋懷不了……不過我贊成七弟這一次的做法。”

    楊六從後面走了上來,點點頭道︰“為了一己怨恨,舍去數十萬將士的性命跟遼人血拼,劃不來。我們首先是將軍,其次才是報仇的男兒。”

    一眾的兄弟听到了楊六這話,紛紛點頭認可。

    為了報仇,拼著數十萬將士的性命,確實劃不來。

    遼國就在哪兒,失去了燕雲十六州的遼國,將會變的更加虛弱。

    當南國錢行在遼國遍地開花的時候,遼國依然會成為楊七的掌中之物。

    這就是楊七和蕭太後和談的時候,給蕭太後挖的坑。

    蕭太後想出了一個監管的對策。

    可是監管真的對南國錢行有用嗎?

    只要不參與管理,不真正的深入學習,蕭太後想要真正的弄懂南國錢行,監管南國錢行,無異于痴人說夢。

    楊七可是明確的跟蕭太後強調過,南國錢行如果沒有觸犯遼國的律法,遼國絕對不允許對南國錢行出手。

    這就等于南國錢行從一開始,就套了一層保護傘。

    而南國錢行想要在遼國攪動風雨,又何須去觸犯遼國那簡陋的律法?

    “放心吧!我遲早會弄死耶律休哥,為死去的遼地漢民報仇的。”

    楊七感嘆了一句。

    兄弟幾個頻頻點頭。

    兄弟六人湊在一起,聊起了以後的規劃,其余人站的遠遠的,讓他們兄弟單獨待在了一起。

    楊家六子站在古北口的關口上,其余的數萬將士在他們百丈開外躬身等候著,形成了一幅絕妙的畫卷。

    或許到了多年以後,很多人回想起這一幕,都會感慨萬千。

    “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啊……”

    楊五難得的拽了一回文,話音剛落地,就遭到了其他五位兄弟拳腳相加。

    揍過了煞風景的楊五以後,楊大岔開話題道︰“五弟的話有些不合時宜,七弟才情高漲,詩文被世人稱為天下第一。今日應景一首如何?”

    “這個好,某鎮守在南國多年,已經許久沒听過七弟吟詩了。如今回想起七弟當日在汴京城長樂坊吟詩,某心里還是很激動。”

    “二哥說的有理……”

    “……”

    哥哥們湊在一起當捧哏,楊七自然不能落了幾位哥哥的面子。

    心里暗罵了一句。

    你們幾個大老粗,懂個錘子詩文。

    嘴上卻幽幽吟出了一首長詞。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

    這一首楊七曾經在長樂坊上未曾吟完的長詞,如今再次被楊七提起。

    此情此景,站在長城之上,再次吟出這一首詞,非常應景。

    “望長城內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

    “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

    “……”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

    “昔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

    “……”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

    這天地間,再也無人能夠凌駕在楊七頭上,也不用擔心因為說錯話而被定為反賊。

    所以楊七毫無顧忌的吟出了這首詞。

    雖然略過了一句,但是卻依舊難以掩飾這一首詞的大氣磅礡。

    吟到最後,楊七胸中仿佛裝下了整個天下,豪氣沖天。

    其聲震九霄,再古北口外的曠野上經久不衰。

    自此詞出世以來,能吟出此詞中豪氣的人少之又少。

    或許只有真正會當凌絕頂的時候,才能真正的體會到這一首詞中間的豪氣。

    楊大一行人不懂詩詞,但是他們依然听懂了這一首詞里面的豪氣。

    震驚之余,他們很捧場的再那個鼓掌叫好。

    “還是七弟厲害,這一首詩,應情應景,又不失豪氣,好詩,好詩……”

    楊五毫不吝嗇自己的夸贊,手掌拍的啪啪響,一個勁叫好。

    然而,沒人領情。

    楊大沒好氣的白了楊五一眼,“那叫詞,不叫詩……”

    楊五愣了一下,愕然道︰“詞?哦!是詞啊!好詞!好詞!”

    這下,楊家其余的兄弟都不想搭理他了。

    楊二對著楊七感慨道︰“七弟不愧為當世第一才子,這詞做的真好。”

    楊七翻了個白眼,“這可不是我的,我只不過是拾人牙慧而已。”

    楊二愕然道︰“不是你的?除了你,誰又能有這般豪情?”

    楊七癟了癟嘴,感慨道︰“一位偉人,一位蓋壓天下,讓諸天失色的偉人。”

    “竟有這等人物,我真想見見他……”

    楊二一臉向往的感慨。

    楊七嘴角抽搐了一下,並沒有接話。

    楊大訓斥過了楊五以後,對楊七低聲道︰“七弟,這詞……”

    楊大話說了一半,楊七就明白了楊大話里的意思。

    只听楊七淡然的道︰“沒事,傳出去了也不怕。這天下間,能管到你我兄弟頭上的,除了爹娘外,再無其他人了。”

    楊大緩緩點頭,“那就好……”

    兄弟六人感慨了半天後。

    楊七突然想起了什麼,疑問道︰“爹呢?”

    楊大聞言愣了愣,苦笑道︰“爹回去了……”

    楊七張了張嘴,不知道說什麼好。

    一直跟他對著干的老楊,這一次難得的正經了一把,他一個人率領著十萬兵馬,坐守古北口到復興關一線的長城,愣是打退了遼人來源的近二十萬兵馬。

    為楊七合圍耶律休哥,逼迫蕭太後簽下了喪權辱國的條約,爭取了有利的條件。

    楊七很想當面感謝一次自己這個終于靠譜了一次的老子。

    卻沒想到他老子似乎不願意見他。

    在得知了遼人認輸以後,就帶著他的學生,還有他軍機閣的參謀們,離開了燕雲十六州。

    楊七哭笑不得的點了點頭。

    兄弟六人又在城頭上待了一會兒。

    然後楊七豪邁的當眾宣布,大慶十日。

    這可把聚攏在古北口的將士們樂壞了。

    一個個三五成群的湊在一起,就開始吃吃喝喝。

    大慶十日。

    將士們就如同豬玀一樣,大吃大喝了十日。

    這期間耗費了多少酒肉、多少糧食,沒人去計較。

    十日後。

    到了分別的時候了,折家軍在折御勛的率領下,第一個向楊七辭行。

    楊七和折御勛策馬並行,一路把他們送到了儒州的長城入口。

    馬背上,折御勛樂呵呵的道︰“七郎,還是你厲害,暗中謀劃隱忍多年,一舉拿下了燕雲十六州。從今往後,這片大地上,誰敢不仰仗你鼻息過活?”

    折御勛看起來渾身冒著喜氣。

    之所以如此,那是因為此次幫楊七爭奪燕雲十六州,折御勛也得到了不少好處。

    平定燕雲十六州以後,楊七在折御勛原有的俘虜基礎上,又批給了折御勛不少俘虜,足足幫折御勛湊夠了二十萬俘虜帶回去。

    二十萬俘虜,加上折御勛之前俘虜的黨項人,足夠折御勛把他現在治下的地方,全都推倒重建一便。

    除此之外,楊七還暗中告訴折御勛,折家有往得到大宋朝廷的承認,在西北割據稱王,成為一方霸主。

    折家以前也算是一方霸主,只是因為沒有名分,所以做事總是束手束腳的。

    一旦折家成了有名分的一方霸主。

    那折家完全可以放開手腳,在西北大干一場了。

    得知了這個消息以後,折御勛激動的一晚上都沒有睡著,直到現在整個人還沉浸在興奮當中。

    楊七本人對名分這個東西看的不是太重,但是並不代表所有人都是如此。

    折御勛就是一個很看重名分的人。

    甚至天底下大部分人都很認同名分這件事。

    或許只有楊七這個異類不在乎名分。

    瞧著自己的舅舅喜上眉梢,眉飛色舞的在拍自己馬屁,楊七好笑道︰“我只是比別人先行一步而已,算不得厲害。舅舅您就別吹捧我了。

    今日的楊家,就是明日的折家。

    我只是拿下一塊燕雲十六州而已。

    也許用不了多久,舅舅您佔據的地方,恐怕要比我楊家佔據的地方還要大。”

    折御勛開懷笑道︰“這話舅舅愛听,回去以後,舅舅就按照你之前說的謀劃。”

    頓了頓,折御勛不好意思的道︰“不過,七郎,你也知道。舅舅手下除了府州、麟州以外,剩下的地方皆地廣人稀。真要向外擴張,到時候難免要向你請援,你到時候可一定要幫舅舅一把。

    還有,你軍中那個火炮,能不能給舅舅弄幾百尊?”

    楊七听前半段的時候,還準備點頭答應,听到後半段的時候,臉色一僵,“舅舅,火炮這個東西固然好用,不過造價卻非常昂貴。

    就我拿一百尊火炮,沒一千萬兩弄不出來,而且耗損極大。

    您確定要幾百尊?”

    折御勛一听這話,笑不出來了。

    他尷尬的打哈哈道︰“舅舅跟你開了個玩笑,西北之地,多是騎兵征戰。你回頭幫舅舅打造一批不弱于你手下鐵騎軍那樣的重甲騎兵。”

    楊七見折御勛不再提火炮這個茬,他會心一笑,“舅舅只管放心,折家真到了需要幫手的時候,外甥自然不會吝嗇。

    這樣,鐵騎軍和游騎軍的兵馬,回頭我會調動一下。

    鐵騎軍的兵馬我回調他們到西夏府,毗鄰舅舅你的地方。

    到時候你有需要,只管調遣即可。

    還有火炮,回頭我差人給舅舅您送十尊過去。”

    “哈哈哈……”

    折御勛朗聲大笑,抬起手想拍一拍楊七的肩頭,手抬到了一半,懸在了半空。

    然後劃出了一個弧線,拍了拍自己胯下的馬兒。

    楊七如今身份不同,已經不是那個折御勛可以隨意拍打的小外甥了。

    “哈哈哈!好外甥,他日我折家若是佔了跟你一樣大的地盤,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說完這話,折御勛還轉身對他的兒子喊道︰“你們幾個都記清楚了。將來我折家要是起來了,一定不能忘了七郎的恩情。”

    折家一眾兄弟,神色復雜的看了看楊七這個別人家的孩子。

    然後齊齊點頭道︰“知道了,爹……”

    折御勛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楊七把一行人送上了路,等到折家人走遠了,他才策馬重新回到了古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