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豐碑楊門 > 第0761章 尊!卑!

第0761章 尊!卑!

    古北口內。

    楊家六兄弟匯聚一堂。

    殤傾子、杜金娥、呼延赤腳、董月娥、耿金花等等人也在。

    一行人坐在一起,正在商量以後燕雲十六州的協防,以及南國以後的走向。

    主導這一次聚會的是楊大。

    楊七並沒有大包大攬的把一切都攬在身上。

    楊大坐在楊七身邊的左邊,眾人圍成了一圈。

    楊大讓彭湃將一張寬大的地圖撲在了桌面上。

    “諸位,如今燕雲已定,但是這並不代表,從此以後我們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宋遼兩國此次在燕雲十六州大打一場,加上我們插手,兩國這一次難免傷筋動骨。

    但是以遼人的彪悍,以及宋人的富庶,他日再興干戈,那是必然的事情。

    此外,七弟已經和宋遼兩國,達成了盟約,戰後有很頻繁的商業往來。

    所以,為保燕雲十六州,為保我們治下百姓和商人的安定。

    我們必須做好防守,以及隨時出兵的準備。”

    楊大頓了頓,見眾人紛紛點頭響應,這才指著地圖繼續道“我們和遼國之間,有長城做屏障,所以部署起來比較容易。”

    楊大屈指在地圖上連點,“山海關、居庸關、古北口、復興關,這四處乃是必守之地。也是重中之重,所以這四個地方,必須有重兵把守。

    經過我和七弟初步協商,山海關由新編山海軍鎮守,由焦贊擔任主將,孟良擔任副將。

    居庸關由新編居庸軍鎮守,由杜青擔任主將,種衡擔任副將。

    古北口這是重中之重,由雁門軍鎮守,從即日起,雁門軍更名為古北軍,由何敬擔任主將,楊順擔任副將。

    復興關仍舊有復興軍鎮守,從即日起,復興軍由原由的五萬人,裁撤到三萬,除鎮守復興關外,還要保護忠義山,暫時由我擔任主將,由狄成擔任副將。

    以上安排,諸位可有意見?”

    從楊大的安排里,不難看出,楊七和楊大,似乎都有意的減弱楊家在軍中的重要性。

    當然了,這麼做可不是為了削弱諸軍的實力,而是旨在培養新人。

    剛好可以趁著宋遼兩國都被打殘,需要休養生息的階段,磨練一下新人。

    銅台關斗將的時候。

    楊七看到了自己的短板。

    楊家兄弟在軍中一直佔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凡是踫到了戰事,楊家兄弟必然出戰。

    這麼做固然能夠讓楊七放心的把兵馬派遣出去,但是長此以往,新人很難出頭,各軍皆以楊家為首。

    時間一長,血統就會凌駕于實力之上。

    這可不是一個好現象。

    楊家兄弟,沒有一個人敢保證,他們的後代不會出現紈褲字底,個個驍勇善戰。

    所以為了保持軍隊應有的戰斗力,必須給新人一定的出頭的機會。

    眾人拾柴火焰高。

    唯有如此,楊家在燕雲十六州,才能保持經久不衰。

    楊大詢問眾人的意見,除了何敬張了張嘴以外,其他人並沒有什麼意見。

    從副將、偏將,甚至連將領都不是,一下子升任到主將或者副將的位置,他們能有什麼意見?

    何敬似乎有話說,但是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楊大雖然看到了此事,但是並沒有點出來。

    確認了長城上四關的守將以後,楊大又道“那就這麼說定了,下面我們說一說,燕雲十六州和大宋一線的防守。

    相比于長城一線,這一線相較而言就有些復雜。

    由于防線過長,並不適合長期的駐扎防守。

    所以我把這一條防線,設置了三個點。

    其一在沿海處,就是大宋、燕雲十六州、海,三地交界處。

    此地至關重要,不僅要防守,還要負責防守有人在以後建立的港口上作亂。

    所以,經過我和七弟商議決定,在此地設立靜海軍,軍中設常役六萬,其中三萬為步兵,三萬為水軍。

    經過商議,靜海軍主將由楊延昭擔任,步兵將軍由岳勝擔任,水軍將軍暫由孟金榜擔任。

    其二,飛狐口這一處,原晉軍,更名為飛狐軍,設常役三萬,由杜金娥擔任主將,副將暫缺。

    其三,雁門關這一處,雁門關和大同府共劃為一處,由大同軍駐守,由王貴擔任主將,副將暫缺。

    除這三處外,另設輕騎兵三萬,往返于大同軍駐地和靜海軍駐地之間,負責巡邊。

    這三萬輕騎兵,暫時歸飛狐軍統領。

    諸位有意見嗎?”

    眾人搖了搖頭。

    楊大點點頭,繼續道“那就這麼定了,下面就是西北邊陲的駐軍。西北邊陲之地,要防守的地方有兩處,一處是西夏府,一處是東晟府。

    原駐扎在東晟府的鐵騎軍,調往西夏府戍邊,主將仍由楊延德擔任。

    原駐扎在西夏府的游騎軍,調往東晟府,防守東晟府到復興關一線狹長的邊陲線,主將仍由殤傾子擔任。

    二位可有意見?”

    楊五和殤傾子同時搖頭。

    楊大點點頭,道“很好,以上就是西北四府和燕雲十六州防務的安排。”

    安排完了防務。

    楊大看向了楊二,楊二緩緩起身,說道“下面我說一說關于南國的兵馬部署。南國要防守的有三點,第一是緊挨大宋的蟒山,第二點是緊挨北邊十萬大山的狹長防線,第三就是最西邊的屯兵堡壘。

    蟒山仍由蒼山軍鎮守,由楊延光擔任主將,董月娥擔任副將。

    十萬大山防線由輕騎兵鎮守,暫由耿金花擔任主將,副將暫缺。

    西遍屯兵堡壘,由龍游軍和虎賁軍共同鎮守,暫由我擔任主將,副將暫缺。”

    楊二安排完了,這些,根本沒有問誰贊成。

    他所安排的人,都是一些跟他在南國待了很久的老人,了解楊二,又都是自己人,沒必要去解釋什麼。

    楊二安排完了一切。

    楊七才站起身,他掃視了一圈眾人,說道“南國、西北四府、燕雲十六州的防務,已經安排妥當。下面我說一說有關兵役,以及各處兵馬的存留情況。”

    此話一出,眾人嘩然。

    這是要裁軍?

    楊七沒理會眾人的反應,他平靜的道“南國、西北四府、燕雲十六州,將共同實施一樣的兵役制度。五年輪換制度。”

    這個兵役制度的推行,大家理解。

    在這種兵役制度下,老弱病殘是不可能長期留在軍中,軍中也不會因此減弱戰斗力。

    此外,軍中的將士們在入伍以後,有了卸甲歸田的盼頭,不願意當兵的人,也不用一輩子當兵,他們也不會心生怨恨,更不會冒大不韙去做逃兵。

    最主要的是,在這種兵役制度下。

    可以很大的避免某些專權的將軍,統兵造反的可能。

    兵役制度的事情,沒什麼好講的。

    除了一些剛投了楊七的人外,大部分的人都已經經理過這種兵役制度了,楊七只要提一句,他們心里就有了思量。

    所以,楊七開始直接講重點,“除了剛才我大哥和二哥講的那些兵馬外,南國將再設立兩軍,一為水軍,名為南海軍,除了負責打擊海上敵寇外,還需要充當南國和燕雲十六州的橋梁。

    有關于南海軍主將、副將的問題,回頭再議。

    一為南,常役十萬人,由楊延定統領,除一萬兵馬固守皇城外。其余九萬兵馬,皆以精兵悍將充之,負責對外戰爭,以及協同其他各部駐軍防守。

    除此之外,南國各府,設立常役一千人,歸南機閣掌管,日常以防守城牆,掃清周遭匪寇為責,由各府衙門調遣。

    西北四府、燕雲十六州,各府也設常役一千人,歸軍機閣長官,日常職責和南國各府常役相同。

    除此之外,再設立三軍,震天軍、神機軍、燕軍,三軍。

    震天軍常役三萬人,神機軍常役五萬,燕軍常役十萬。

    燕軍指責于南等同。”

    楊七刻意的忽略了震天軍和神機軍的職責沒說。

    深吸了一口氣,楊七扔下了一個重磅炸彈,“除此之外,其余諸軍,皆裁撤。”

    嘩!

    一下子,古北口內的議事堂亂成了一團。

    那些即將要被裁撤的各軍的將領,亂糟糟的湊成了一團。

    其中最多的就是楊七從燕雲十六州收復的那些將軍,以及一些南國的將軍。

    “國主,龍游軍也要裁撤嗎?我龍游軍將士,為國主您征戰沙場,百死無悔,您不能這麼對我們……”

    “……”

    “虎侯,我等雖為降將,可論本事,我等不弱于任何人。虎侯為何突然要裁撤我等……”

    “……”

    有膽大的,直接開始問楊七。

    楊七皺起眉頭冷聲道“肅靜!其他諸軍雖要裁撤,但是新建的幾個軍的兵馬,仍要從你們手里抽調。包括新建的幾個軍的將領,也會讓諸位擔任。

    爾等有為我立過功,也有沒為我立過功的。

    但是只要你們真心實意的跟我楊延嗣,我就不會虧待諸位。

    之所以裁撤諸軍,主要是為了方便管理,同時也是為了避免很多人混在其中濫竽充數。

    而且,裁撤的將士們,我也會相應的給予安置。

    比如諸府的常役、衙役等等,需求甚大,足以安置你們麾下那些被裁撤的將士。”

    听到了楊七如此安排,那些爭吵的人聲音小了許多。

    楊七頓了頓,繼續道“我之所以裁撤這麼多兵馬,其一是為了精兵簡政,更重要的是,經過連番大戰,不論是南國、西北四府,還是燕雲十六州,人口都少的可憐。

    燕雲十六州可以說是百廢待興。

    裁撤這麼多兵馬,為的就是充實人口。

    我們打下了地盤,就要把它佔住,更需要把它利用起來。

    同時也要把它創造的繁榮起來,而不是荒廢它。

    我們辛辛苦苦打下這些地方的目的是什麼?

    為的就是讓大家過上好日子。

    為的就是讓家里的父母妻兒過上好日子。”

    楊七虎目四掃,冷聲道“不是我楊延嗣養不起你們這麼多兵馬。再多的兵馬我楊延嗣也養得起。但是窮兵黷武不是我想要的。

    我可以養活你們,但是不能替你們養活你們家中的父母妻兒。

    我讓你們吃飽,卻讓你們家中的父母妻兒忍饑挨餓,這是你們願意看到的嗎?”

    那些剛才還頗有微詞的將領們,頓時不說話了。

    楊七見到所有人都被他說服了,也不廢話,“明日起,南國兵馬開始返程。返程以後,由楊延定主持挑選兵馬,以及各軍所要駐守的地方。

    楊延平負責安排西北四府、燕雲十六州的防務,已經兵馬的挑選。

    一個月以後,西北四府、燕雲十六州的兵馬,必須挑選完畢,所有負責駐守的兵馬,必須趕到駐地。

    所有被裁撤的將士,依照他們的意願,就近安置在各州府,充當各府常役和衙役,在新官到任之前,暫時由他們安撫各地的百姓。

    都听清楚了嗎?”

    楊七質問。

    “听清楚了……”

    稀稀拉拉的回應聲。

    “ !”

    楊七猛然拍桌,面前眾人圍坐的大桌子顫抖了三分,差點散架。

    眾人心頭一顫,一臉愕然的看向楊七。

    楊七冷冷的盯著所有人,沉聲道“我,楊延嗣,西北四府之主、燕雲十六州之主、南國之主。現在,告訴我,你們听清楚了嗎?”

    眾人神情一凌。

    明白了楊七話里的意思。

    楊七雖然現如今,既無王名,也無皇名。

    但是只要他願意,他隨時能稱王稱帝。

    換而言之。

    自即日起,楊七的身份便有了很大的不同。

    他為君,爾等皆為臣。

    一道巨大的鴻溝,跨越在他們中間。

    他們必須記住,君臣有別。

    君尊臣卑。

    在楊七虎目注視下,眾人站起身,齊齊向楊七施禮,這其中就包括楊七的兄長。

    “謹遵虎侯(國主)令。”

    楊七這才滿意的點點頭,擺擺手,“都下去做事吧。楊延平留下……”

    眾人出了議事堂,議事堂內只剩下了楊七和楊大兄弟二人。

    “哎……”

    在自家大哥面前,楊七再無剛才的霸氣,反而無奈的長嘆了一口氣。

    楊大調笑的道“七弟你越來越有君威了。”

    楊七苦笑道“我不想這樣的……”

    楊大收起了臉上的調笑,認真道“哥哥理解你。你總想著所有人和和氣氣的,勁往一處使,心往一處想。甚至還想讓所有人都不分尊卑,平等相處。

    可是尊卑禮教,傳承了千年,不是你能輕易的改變的。

    以你如今的地位,越是跟人和氣的說話,只會讓人覺得你越心軟,越好欺負。

    你已不再是昔日那個汴京城里的少年郎。

    現在的你,是三地共主,掌管著上千萬人的生死。

    你一時心軟,很多人都要跟著付出代價的。

    原本我還想再時候提醒你此事,沒想到你自己先反應了過來。”

    楊七緊皺著眉頭,沉聲道“這種感覺很不好,我想要的不是這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