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豐碑楊門 > 第0762章 趙德芳登基

第0762章 趙德芳登基

    “你沒得選……”

    楊大在楊七身旁唏噓的說。

    楊七目光深沉的獨坐在椅子上,看向楊大,“以後我們還能像以前一樣,不分彼此,不分高低嗎?”

    楊大笑了,笑容很燦爛。

    “我們永遠都是兄弟……”

    楊七也跟著笑了,“那就好……”

    很多時候,地位的不同,身份自然而然就跟著不同。

    當你高高在上,凌駕于所有人之上,成為那個唯一發號施令的人的時候。

    縱然你無心把自己表現的高貴,所有人依然會對你表現出恭敬,並且把你放在最高貴的位置上。

    這是所有人的期許,也是所有人的希望。

    如果你不願意坐那個最高貴的位置,那麼一場爭明逐利的大戰在所難免。

    楊七不願意放棄在手的權柄,也不願意凌駕于他人之上。

    這要是放在後世,楊七一定會是一個親民的首領,可是在這封建王朝,楊七就是一個異類。

    一個異類,是沒辦法真正的融入到一個群體中去的。

    一個異類,也沒辦法長久的在最高的寶座上待下去。

    時間一長,總有人會把你的好心當場軟弱,然後心生歹意,最終聯合其他人,一舉把你推下最高的寶座。

    然後他們中間最有威望的那個人,會踩著你的尸體,成為最高寶座上待著的那個人。

    而他,也會迎合眾議,凌駕于所有人之上。

    這樣,他的寶座就會比楊七坐的更長久。

    楊七沒有辦法去改變這種思想,也沒辦法一時半刻的改變封建王朝這個制度。

    所以他只能選擇改變自己,努力讓自己成為那個凌駕于他人之上的人。

    如此,才能保證他治下的地方長治久安。

    而在據此千里之遙的汴京城。

    有人做的就比楊七好。

    布置成靈殿的垂拱殿,依然巍峨。

    大殿正中擺放著一口巨大的棺槨,形狀酷似小型的宮殿,紅木制,上面刷著金漆,描著龍紋,瓖嵌著各色寶石,蓋著一層佛家萬字錦繡毯,它有一個學名叫做梓宮,乃是帝後下葬時專用的棺槨。

    其形狀雖然和民間用的棺材迥異,但用是一樣的。

    大宋朝有資格躺進這一口梓宮里的人,唯有趙光義一人。

    此刻,趙光義穿戴著一身龍袍,頭戴雙翅龍冠,靜靜的躺在里面。

    在梓宮四周,跪滿了文武百官,一個個如同鵪鶉一樣把頭埋在雙腿之間。

    在靈殿正中,橫七豎八的躺著十幾具尸體,鮮血順著大殿地磚的磚縫流淌的滿地都是。

    趙德芳此刻就站在尸體最前方的位置,手里拿著一柄寶劍,渾身在顫抖。

    曹彬就站在趙德芳身旁,他手里握著一柄橫刀,一邊擦拭橫刀上的鮮血,一邊虎目四掃,冷冷的道“亂臣賊子,人人得兒誅之。

    還有誰想跟他們一樣,做一個亂臣賊子?”

    文武百官們渾身一抖,頭壓的更低了。

    震懾了百官,曹彬又看向了宮門口的大內侍衛,甩了甩手里的刀,“你們是繳械投降,還是被盡數誅滅?”

    話音落地。

    一隊隊早已埋伏好的刀斧手,手持著刀斧,將宮門口的大內侍衛團團圍困。

    “噗呲~”

    “ 啷~”

    有死忠的惡狠狠的盯著曹彬、趙德芳,直接揮刀抹了脖子。

    有拍死的直接繳械投降。

    沒一會兒,宮門口的大內侍衛們就被清理干淨了。

    曹彬做完了自己的事,看了趙普一眼。

    趙普清咳了一聲,一板一眼的朗聲道“先帝駕崩之際,曾留下遺旨,還政于趙德芳,由趙德芳繼任皇位。詔書就在老夫手里,待到先帝梓宮下葬以後,新君登基大典上,老夫自會宣告。”

    頓了頓,趙普提起了聲音,冷聲道“然,大皇子、二皇子、五皇子、八皇子,以及一眾叛臣,明知先帝有詔書留下,卻依然暗中勾連,意圖篡位,其罪當誅。

    現已被樞密使曹彬就地正法,爾等當引以為戒。

    待先帝下葬以後,須當盡心竭力,共同輔佐新君。

    新君仁厚,不虧怠慢諸位的。”

    曹彬暗中拽了拽還在發懵的趙德芳一把,趙德芳渾身一震,這才從驚愕中清醒了過來。

    听到了趙普的話里的尾音,他趕忙道“只要爾等盡心協力輔佐朕,朕必定不會虧怠諸位的。”

    文武百官們緩緩抬起頭,相熟的對視一眼,各自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決定。

    當即,文武百官們再次低頭,齊聲呼喊,“臣謹遵陛下旨意。”

    李沆抬頭挺胸,大步流星的走到趙德芳身前,躬身道“臣李沆,請奏陛下,這些亂臣賊子的尸身,以及他們的家眷,應當如何處置,還請陛下定奪。”

    趙德芳愣了愣,沉吟道“元佐等四人,皆是朕的堂兄弟,如今已然身死,過往的罪孽就一筆勾銷。賜他們親王爵,讓他們到地下去為先帝守靈吧。

    其子嗣,免受株連之罪,發配太原府。

    其女眷中,凡朝臣之女,可領受回府幽禁,其余人等,一律發配教坊。

    其府上家丁、僕人、丫鬟等,盡數發配到邕州,終生不得入汴京城。”

    趙德芳越說聲音越大,說到最後,終于在百官面前,找到了一點兒皇帝的威嚴,他擲地有聲的繼續道“至于那些隨同元佐等人叛亂的叛臣,依律,誅九族!”

    “咳咳……”

    突然,趙普咳嗽了兩聲,略微拱手施禮,低聲道“陛下,此番北伐一戰,我大宋損失慘重。那些個叛臣自然該死,可其九族多有無辜之人。

    老臣以為,不如只誅惡首全家,其余的人盡數發配到邕州,陛下以為如何?”

    趙德芳聞言一愣,心中頓時生出了一絲不甘。

    趙普的話看起來是在為那些無辜之人爭活路,可是實際上是在他這個新帝掌控了權力以後,在告誡他。

    士大夫與皇帝共天下。

    掌天下權柄,是何等榮耀、何等霸氣、何等尊貴無比。

    如今這個權力到手了,卻要分出去一半,趙德芳真的有點不甘心。

    人恰恰就是如此。

    在得到某一樣東西之前,會顯得很大方,並且會跟身邊的人許諾很多好處。

    可是當他真的得到了那一樣期盼已久的東西以後,就不願意與人分享。

    然而,不願意歸不願意。

    趙德芳在趙普面前依然得低頭,士大夫與皇帝共天下,這是趙普等人支持他的條件。

    而且他的地位尚不穩固,還要仰仗趙普等人的支持。

    趙德芳裝很認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後點頭道“趙愛卿言之有理,那就依趙愛卿的辦。”

    趙普滿意的點點頭。

    宮內的宦官和宮娥們用最快的速度清洗了垂拱殿。

    垂拱殿從一個殺戮場,又重新變成了一個莊嚴肅穆的地方。

    趙德芳換上的象征儲君的黃袍,站在趙光義梓宮前。

    陳琳甩著拂塵,高聲喊道“聖諭,明日三更起靈,五更下葬……”

    歷經一個月的奪位爭斗,就在陳琳這一聲聖諭中落下帷幕。

    自趙德芳一行人護送這趙光義的靈駕出了燕雲十六州以後,一路上走走停停,嚴防趙光義身死的消息傳到汴京城。

    一個多月的行程,他們愣是花了兩個多月。

    並且一路上還散布著戰敗的消息,想要以此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然而,即便他們嚴防死守,趙光義身死的消息,終于還是傳回了汴京城。

    汴京城內,當即就有朝臣,擁護太子為帝。

    並且還召集了守在汴京城外的禁軍,入汴京城護衛聖駕。

    趙德芳一行到了汴京城外以後,硬生生的被擋在了城門之外。

    值得慶幸的是,性情耿直的大皇子和性情軟弱的二皇子,二人協商以後,拒不接任皇位。

    他們明確的告訴了那些擁護他們的朝臣。

    他們必須等到趙德芳回來以後,搞清楚一切,再定奪皇位的歸屬。

    同時,他們還下令給朝臣,皇位的歸屬以他們父皇的遺詔為準,絕不能挑唆他們兄弟之間的關系。

    對于他們二人的做法,很多朝臣不理解,甚至還有人以死相逼。

    可是他們二人性情如此,一旦決定的事情,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最終,趙德芳一行到了汴京城以後,被擋在了門外。

    經過雙方協商,趙光義的靈柩、趙德芳、趙普、曹彬、李沆、陳琳,五人被允許了護送趙光義靈柩入汴京城。

    入了汴京城以後。

    趙普和李沆借故脫離了護送的隊伍,私底下去連略其他同僚。

    曹彬也借故脫離了護送的隊伍,私底下去接觸守衛汴京城的禁軍將領,以及各個將門。

    最後就趙德芳和陳琳二人在宮內派出的大內侍衛幫助下,護送趙光義的靈柩入宮。

    陳琳一入宮,就如同魚歸了大海。

    他憑借自己在宮內多年經營,再加上安撫司人手的幫助,一下子就掌控了皇宮。

    而在陳琳掌控了皇宮的時候。

    大皇子和二皇子二人,還在趙光義的靈柩前哭訴。

    他們泣不成聲,幾近暈厥。

    最終還是他們手下的長史,提醒他們檢查趙光義的尸身。

    經過檢查,他們發現是趙光義死于中毒,于是把矛頭直接指到了趙德芳身上。

    趙德芳在汴京城外的時候,就提前得到過趙普的指點。

    所以在面對這種問題的時候,他一推三五六,一臉坦然的把所有問題推到了遼人身上,最終還撤出了趙普、曹彬、李沆等證人。

    從頭到尾,趙德芳都沒提皇位的事情。

    大皇子和二皇子二人,被趙德芳的瞎話給糊弄到了。

    他們二人商量了一下,決定翌日到垂拱殿上,當著滿朝文武的面,公審趙德芳,揭開趙光義被堵死的真相。

    就這樣,到了次日,他們派人去請趙普、曹彬等人。

    二人皆稱病不出。

    這一拖,就是大半個月。

    大半個月後,塵封了許久的垂拱殿開啟。

    大皇子、二皇子召集了文武百官,齊聚一堂,準備公審趙德芳。

    然而,讓他們始料未及的是。

    趙普等人上朝以後,證實了趙德芳的說法。

    趙光義是在跟遼人會盟的時候,被毒死的。

    同時,趙普當即拿出了遺詔,宣布了趙德芳繼位的權力。

    一下子,朝堂炸鍋了。

    忠貞耿直的,揚言趙普一幫子人是亂臣賊子。

    準備了大半個月的趙普,早已拉攏了朝堂上近九成的文臣,剩下的那一成叫囂的,又豈是這些人的對手。

    等到大皇子、二皇子想要召集禁軍入宮的時候,才發現,曹彬大半個月也沒有閑著。

    大半個月的時間,足以讓曹彬游說各個將門。

    拋出北伐戰敗的真相,再許下高官厚爵,加上曹彬這個樞密使保,近一半的將門,全部倒戈。

    剩下的一些死硬分子,早已變成了汴水里的魚料。

    就這樣,趙德芳搖身一變,從待審的嫌疑人,變成了帝國的繼承人。

    大皇子、二皇子被趕出了皇宮。

    沒有合適的借口,趙德芳沒辦法去正大光明斬草除根。

    回到各自府上的大皇子和二皇子,在府上謀士的分析下,慢慢的分析出了趙光義被毒死的真相。

    他們兩個暗中聯合了四皇子、八皇子。

    聚集了一批人手,在趙光義發喪這一日,發動了一場針對趙德芳的刺殺。

    事實證明。

    他們謀劃的刺殺,很失敗。

    早已暗中知曉他們布置的曹彬,提前做了反布置。

    這就有了垂拱殿上喋血的一幕。

    刺殺一開始,就被曹彬扼殺在了搖籃里。

    大皇子四人,也被當場斬殺。

    對趙德芳皇位最有威脅性的四個人,被曹彬斬殺,趙德芳登基稱帝,也就成了鐵板上釘釘子的事兒了。

    轟轟烈烈的大葬過後。

    趙德芳以儲君的身份,守陵七日。

    七日後。

    趙德芳在汴京城內告竭了祖廟以後,正式登基稱帝。

    改名為趙崇,改年號為乾佑。

    追,趙光義謚號為至仁應道神功聖德睿烈廣孝皇帝,廟號太宗。

    追封趙德昭為晉王,謚號恭憲。

    此外,還追封了已故宋皇後為太後,已故生母孝惠皇後,追封其祖父,祖母等等許多已故的親人。

    並且正式宣旨昭告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