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黑籃之正常人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此處禁止進球

第一百二十五章 此處禁止進球

    正文前的話

    好像是我斷更太久了……我找不到上架申請……責編也不理我……

    哇的一下哭出聲,難道得重新寫一本嗎……沒法上架的話我現在的狀況沒有為愛碼字的空閑了呀……

    群號675606690,人真的很少呀,13人,斜眼……來潛水也好呀,隨時知道我什麼時候開始寫什麼時候頭疼開始休息了,方便又快捷,免去等更煩惱,手動滑稽,準備打幾十章的廣告……

    ——————————————————————

    很奇怪……

    進球了之後,白雪嘉急忙回防,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洛山並沒有著急的樣子,而是不急不慢的運球過半場,一時間沒有打算進攻的樣子。

    “?”

    “不用這麼驚訝,我們的分差都那麼大了,隨便進幾個球你們就輸了,不差這點時間,不如我們多來聊聊天,這位小哥你長得還真不錯……”

    白雪嘉不解,但實m玲央卻找他嘮起了家常。

    渾身一顫,白雪嘉不動神色的離實m玲央遠了幾步,隨後將目光放到了赤司身上。

    這種挫折,他應該會心態爆炸才對。

    赤司的內心一直很脆弱,他害怕失敗,總是強迫自己去做各種各樣的事,贏下無數的榮譽,這使得他催生出了第二人格,天帝之眼。

    這是一個只能獲勝不能失敗的人格,一但失敗了,他存在的意義就會被否定,一切都會開始混亂。

    “可現在他是個什麼情況……”

    白眼!

    白雪嘉看著赤司,明明剛剛經受了那樣的慘敗,而且還是最為最為打擊人的1v5,白雪嘉其實是特意讓赤司和黛千尋靠近自己的,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夠營造出最佳的視覺效果,是打崩對手心態的最佳選擇,不然有著白眼和時雨之化的他,根本不可能被人所近身。

    可現在的赤司是個什麼情況,面色冷靜,毫不慌張,讓白雪嘉完全看不出他想要做些什麼。

    “這就是赤司的成長嗎?”

    白雪嘉知道,奇跡每個人都被相當程度的buff過了,嗯,一開始刷的小boss黃瀨不算。

    綠間青峰都讓白雪嘉好好的知道了,什麼才是奇跡的王者。

    不過那兩人的實力加成都是直接體現,綠間的進攻萬花筒,青峰的無解高速,一個技巧上的進化,一個體能上的成長。

    赤司和他兩都不一樣,赤司的進化,體現在內在。

    他的內心變強大了,不再是那一踫就碎的玻璃心了。

    還好有白眼,不然我要是自以為他的內心已經崩潰將注意力轉移開了,下場肯定會很淒慘。

    屏息凝神,白雪嘉雖然此時此刻三大外掛加身,早已經強大的難以言明,但他心中的緊張感這次並沒有因為強大的力量而消逝,相反,愈發的猛烈了。

    還不是時候……

    白雪嘉很想站出來,組織起隊友,對桐皇實施區域聯防,但白雪嘉知道如果自己現在去主導防守戰術,那麼就會讓他們的心中留下只能依靠白雪嘉作戰的影子。因為雖說無論對手比自己強大不知道幾個等級,他們都沒有放棄,但是洛山無比強大的影子已經深深印在誠凜球員的心中,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他們的內心其實已經開始恐懼,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情況,這種時候一但白雪嘉像以前一樣站出來指揮,天然就會成為球隊老大一樣的角色,但那樣,隊友們都會開始依賴白雪嘉,就像詹姆斯身邊的球員開始依賴詹姆斯一樣,這種事情,白雪嘉不願意看到。

    只要沒有打碎對手不可戰勝的印象,白雪嘉就不會停止自己的個人英雄主義。

    球總會傳的……

    不斷流逝的時間並沒有影響到白雪嘉,哪怕誠凜從球員到教練,都很著急,但籃球是一項很直接的運動,什麼防守總冠軍論,進攻總冠軍論,在白雪嘉眼中都是浮雲。

    小孩子才做選擇,我全都要!

    只要守住對手而自己總能進球,那麼勝利的天平總會朝著誠凜傾斜。

    白眼的視野超過鷲之眼,也超過了鷹之眼,在配合上白雪嘉本身就具備的洞察力,白雪嘉能夠知道籃球的各種動向。

    籃球籃球,無論球在誰手上,那個是是不是王牌,進攻能力如何,進攻手段豐不豐富,只要把球擋在籃筐外,那就足夠了。

    在三分線外拖了十幾秒,赤司終于開始傳球,籃球幾經傳導,最後落在了實m玲央的手上。

    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葉山小太郎和根武谷永吉都是必須拿球的第一時間進攻,而且進攻消耗時間較長的選手,如果要執行耐心進攻,那麼實m玲央是最好的終結選擇。

    “出現了,那是三種投籃之一,天!”

    能把後仰跳投叫的那麼騷包,也就只有你……

    腦中的吐槽突然停住,因為他突然想起了一個名為不可侵犯投籃的後撤步跳投……

    “真是的,一個二個名字取的那麼騷,不管你們有多強,都不能進球!”

    “什麼?”

    實m玲央剛準備起跳,白雪嘉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手掌覆蓋在了籃球之上。

    “這個速度……”

    又來了,這個能力和我的天帝之眼是同一等級的力量,獄寺隼人,他的時雨之化,雖然那場比賽因為大輝的覺醒贏了下來,但是我從始至終都沒有找到對付這一招的方法,為此我甚至去練習了劍道,去瀑布之下冥想,和野獸搏斗,就是想擊破這種東西對我的束縛,可為什麼,為什麼……

    “我被限制的時間反而變長了?按照天帝之眼的信息,降靈後的能力,應該要比原主人弱上一籌才對?”

    赤司的天帝之眼閃爍著光芒,不斷的分析著為什麼白雪嘉的時雨之化這麼具有威脅性,可最後得出的結論……

    都是未知!

    啪!

    籃球還未出手就被白雪嘉切下,這也是白雪嘉早就想好的防守時機,太早,實m玲央會將球傳出,太晚,又會因為身高差距而無法干擾,球已經拿到胸口附近,正準備起跳的時候,是最好的機會。

    就像洛山對秀德的時候,赤司對綠間所做的一樣。

    “不好意思,此處……”

    “禁止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