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奶爸戲精 > 第九百四十五章 小關,來演崇禎爺

第九百四十五章 小關,來演崇禎爺

    關蔭心情不錯,被老媽收拾一頓,哪怕倒打一耙,那感覺也超級無敵好啊。

    樂顛顛跑餐廳,方先生正在吃下午飯。

    看看時間,關蔭很震驚,當地時間這才幾點,咋就到飯點了?

    “吃點等下去參加一下當地同胞的聚會。”方先生指下身邊的凳子,“坐著,問你點事情。”

    對了,下午還要去參加當地華僑為方先生和從二毛家來的同胞們的聚會,原本是一次座談會,結果同胞們過來了,當地的華人自己出錢,非把聚會辦成聯歡會,這是民心,方先生沒有拒絕。

    關蔭坐下,工作人員送來吃的,涼皮,肉夾饃。

    “要是再來一瓶冰峰就好了。”關蔭有點貪心不足。

    方先生道︰“哪有那條件,說事情,給家里打過電話了?”

    關蔭點頭︰“打過了,听說二小姐親自動手做了十幾道菜,肯定很好吃,這家伙難得下廚。”

    方先生道︰“你媽媽身體恢復的怎麼樣?回去之後,你要帶著去大醫院好好看看,我記著,總部醫院在這方面有很好的條件。”

    關蔭連忙感謝︰“肯定不是特別好,這事兒小景肯定會辦,我想的都在我媳婦兒想的後頭。”

    方先生猶豫一下問︰“沒挨罵?”

    “哪可能,听說我這次又賺那麼多錢,差點把我當成貪官污吏。”關蔭訴苦道,“誰給我一小老百姓行賄啊,那不是打水漂麼,上哪說理去。”

    方先生追問︰“對你那冒險行為就沒一點點批評?”

    關蔭點頭︰“有想法肯定是有想法啊,誰家兒子不是兒子,眼看著跟人家槍口懟,哪個當媽媽的能無動于衷呢。但是吧,將心比心想一想,你兒子不去冒險,我兒子不去冒險,指望誰兒子去冒險?往大了說,國家要有人去頂洋人的槍口,往小了說,穿上這身衣服,享受著那份榮耀,不就等著頂上去的那一刻麼。我估摸著擔心肯定是很擔心的,想勸我提前退休也是有這心思的,就是不說,這已經是我媽最大的支持力度了。”

    方先生慨嘆︰“能做到這一點已經相當不容易了。”

    關蔭跟著說︰“所以啊,那些烈士的父母更不容易,我看過一個新聞,說是一位老山界犧牲的烈士,直到十八年後老媽媽才在好心人的支持下去烈士陵園,對待烈士和烈屬的態度,可是一個國家最後的良心,我們有些部門,在這方面可缺德的很,寧可不管事,也要少一事,老百姓當中也有一些人對烈屬做不到最起碼的敬重,我琢磨著,這法律是不是得盡快把烈士和烈屬的保護確定下來?堂堂法律,總不能連我那些粉絲都不如是不是?前幾天我一些粉絲還跟一群跑烈士陵園跳廣場舞的壞老人打架了呢,要不是這事兒鬧的很大,我那些粉絲機靈,當地部門差點把人抓進去,這麼大的國家,總不能連這點事情都照顧不到吧?”

    方先生很贊許︰“你的粉絲能頒發帝國好公民獎了,回頭這件事要表揚一下,讓宣總去辦,一定要在社會上提倡這種行為。另外,你又要當一次圈子里憎惡不已的榜樣了,得讓明星在淨化社會風氣方面做到帶頭作用,還要帶著自己的粉絲向善向美。”

    隨後,方先生表態︰“立法和執法工作很快也會跟上,一個國家,如果連為國犧牲的烈士和烈屬都對不住,那這個國家就是沒有未來,沒有希望,沒有信念的國家!”

    關蔭當場鼓掌,拍胸脯保證︰“別的不敢說,這種事情,我頭一個往前頂。不能讓老人家覺著,咱們這些不肖徒子徒孫做不到‘忠貞為國酬’,要不,這次我那點錢往這方面多捐點?”

    方先生否決這個提議︰“辦好學校,比什麼都強。如果連撫恤烈士,照顧烈屬都要社會捐贈,我們干脆下台,讓小馬哥上台。我們一定要既對得住活著的人,也要對得住死了的人,這次國慶慶典,我們要隆重紀念烈士,全國各地部門誰含糊,堅決撤職查辦,你做好監督工作,要帶著你的粉絲,把全國哪怕一個小縣城的紀念活動都監督到位。”

    關蔭記在心里,這事兒是大事,必須全力以赴。

    得罪人?

    為這國,咱舍得命,得罪人怕什麼。

    然後,方先生問︰“晚上你要唱首歌,王部長提前跟你說過,準備好了沒有?”

    關蔭很傲氣︰“不用伴奏,都能聲震九霄。”

    方先生很期待,這個惹事精,總能做出點出人預料又不出人預料的事情,用心去做事情做人,活該這小子那麼紅。

    關蔭有一事不解,順便請教方先生︰“出國訪問不是新聞聯播播放的嗎,外務方面怎麼還會現場直播?這不是剝奪新聞聯播的時效性麼。”

    方先生一語道破︰“一是新聞傳播也要與時俱進,二是新聞聯播最重要的是昭示態度,只有兩者相輔相成,才能跟上飛速發展的現代信息傳播科技,要不然,那就成了短腿的巨人了,就是這麼簡單。”

    關蔭學到了一個知識。

    不多時,當地華僑代表來請方先生,關蔭準備穿著軍裝去,被方先生嫌棄了︰“這次是去歡聚一堂,穿軍裝干什麼,都聞不到一股味道嗎?趕緊拿去洗了,穿便裝,西裝最好。”

    關蔭從善如流。

    車到一位華僑的莊園,一時紅旗招展。

    方先生很吃驚,這是安排好的?

    主人笑著解釋,是同胞們自發帶來的,還有一些是緊急手工縫制的。

    “通過轉移同胞們的敘述,多年沒有回國的同胞們更加堅定了愛國的信念和信心……”華僑代表語氣有點激動,爭著搶著非要說兩句。

    方先生深受感動,民心啊,國家越強大,越沒有忘掉初心,民心就越向著國家,民族凝聚力自然而然就提高上來了。

    “我們的努力到底是沒有白費的。”方先生回頭交待關蔭,“華僑當中也有你的粉絲,你要同樣關注到海外同胞的生活和要求,做好海內外同胞心連心的橋梁。”

    關蔭點頭,那沒問題。

    半小時後,外務官微發布一個視頻,標題是。

    網友打開一看,啥共唱啊,這不就是那個鐵頭娃獨唱嘛!

    “是挺好听的哈,這家伙還真是個人才,武能挺胸堵坦克,文能張嘴唱頌歌,就是太坑。”听歌就听個好听不好听的網友評論。

    主要是那家伙今天干的事情太讓人腎上腺飆升了,要不然,關某人發歌,你頭條不給這家伙留著,誰能搶走?

    但關某人出手,不惹點事情說不過去啊。

    著名歷史大劇女導演胡枚轉發外務官微這條微博,同時喊話︰“關蔭,小關,年度歷史反腐大劇馬上投拍,來演個崇禎爺吧。”

    圈內又一次瘋了。

    投資方鶴松官微︰“其實胡導要的是那首,某人可以不用來,歌曲送來就行。”

    胡枚︰“不,既要歌,也要人。”

    為了說明必要性,胡枚進一步說明︰“這部劇一開始就是崇禎元年的事情,小關年紀能保證橫跨二十五年差不多,演技過硬,我要這個演員。”

    向美媛急了,連忙問︰“原先定好的演員呢?這對別的演員公平嗎?”

    柳珠︰“就是,自己資源那麼多,還搶別人資源,那成什麼了?”

    胡枚沒客氣︰“用的演員都是大唐的,到現在三大主角都沒有定下來,搶誰的資源了?娛樂圈的什麼時候還能決定我的選角了?”

    宋中書再次哭暈在廁所。

    他想演這部戲里的主角,最好是崇禎爺或者丞相孔潤東,另一位主角年紀跟他不符合,可現在的問題是,關蔭出現的劇組,他敢去?

    胡枚的粉絲很心疼胡枚,連忙勸︰“別跟那家伙合作,太霸道了,你可指揮不了。”

    對此胡枚很有信心︰“任何好演員,我都能合作的很好。”

    這怎麼還鐵了心的要跟關某人合作呢?難不成,胡導也想混天後圈子?

    不能,人家沒那必要啊。

    胡枚解釋︰“現在能用的演員實在太少了,要不然,我也不好請人家安排那麼多的演員。”

    子夜時分,關蔭才上線,很驚訝,胡枚怎麼想起找他呢?

    人家理由是不能全信的。

    他當然不知道,這事兒大長公主堅決支持胡枚。

    開玩笑,人家的祖先,能隨便找個人演了?

    不過,對關某人願不願意演崇禎皇帝,大長公主可沒多少信心。

    果然,關蔭伸手要角色︰“這個有意思啊,但是我想演孔潤東。”

    胡枚很吃驚,那可是個文人,雖然急眼也提著刀砍人,甚至干過提著刀,帶著八百錦衣衛追著吳三桂砍了八百里的事兒,可那是個白面書生啊。

    最起碼形象上是個白面書生!

    你這匪里匪氣的,你能演好孔潤東?

    你到底圖啥?

    關蔭心里話,那貨就是個穿越者,一本正經的臉皮下,藏著一顆穿越者的蕩漾的心,那我得演啊。

    “感覺這個角色有挑戰性。”關蔭道,“我這人喜歡挑戰自我,雖然有一副光武皇帝的形象,但架不住我有一顆文人的心啊。”

    這就扯淡了,胡枚堅決不信。

    “不行,年紀不符合,崇禎元年,孔潤東才是個十六歲的……”胡枚有點說不下去了。

    崇禎元年的崇禎皇帝也才是個十七歲的小青年,憑啥就比孔潤東臉嫩?

    沒道理嘛。

    “可是這個角色已經基本確定了啊。”胡枚很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