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 > 364 氣死老不羞(二更)

364 氣死老不羞(二更)

    “老臣自皇上還是王爺時便跟隨皇上,皇上繼位後,老臣率著將士南征北戰,皇上指哪老臣打哪兒,老臣對皇上的忠心,日月可鑒啊!”定國侯跪在地上,膝行兩步,趴到台階上仰首哭泣,“老臣怎會寫這等大逆不道的書信與曹綏?這不是憑白留下把柄任人宰殺嗎?那信必是偽造來陷害老臣的!皇上,老臣冤枉啊,您可要替老臣做主啊……”

    周老丞相瞧著定國侯哭的滿臉鼻涕的模樣,不由嘴角一抽,這老東西,賣起慘來還真是毫不顧忌形象!

    他微微側首,余光掃了身後人一眼,那人會意,待定國侯哭過一波,找準機會,在定國侯哽咽擦眼淚的空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跳出來,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皇上,老侯爺哭的這麼淒慘,這件事怕是另有隱情!還請皇上徹查此事!”

    “臣附議。齊老侯爺手中有曹家通敵叛國的罪證,能要人一家性命;曹綏手中也有齊老侯爺主謀通敵叛國的罪證,這……未免太過巧合了。”

    “二位大人言語有些偏失。誰人不知曹綏是齊老侯爺一手提拔上來的,曹家說是齊老侯爺的左膀右臂亦不為過。曹綏听從齊老侯爺的命令與南疆接觸,家中有來往信件不足為奇,所以齊老侯爺才一搜一個準兒!至于曹綏這封信,更簡單了,他既是听命齊老侯爺,手中有齊老侯爺的信……只能說明曹將軍知道通敵叛國是死罪,所以留了證據,以防被老東家一刀要了小命兒罷了。”一個毫不起眼的小官晃悠悠走出來,邊說邊走,說完話,已跪在幾人身後,朝盛文帝磕了一個頭,“臣以為,曹綏將軍手中的書信不但不是偽造的,反而……是真的!齊家與南疆密謀一事曝光,狗急跳牆,將責任全推給了曹綏將軍,更不惜下死手將曹綏將軍身邊知道內情的人全部殺死,更是沿路派人刺殺曹綏將軍與長安縣主、顧世子一行,其心思如司馬昭之心,昭然若揭!簡直令人齒寒!”

    盛文帝欣賞的看了那年輕官員一眼,“你倒是眼生。”

    “臣陳思源,禮部儀制郎中。”年輕官員不卑不亢,朗聲道。

    “說的好。”

    盛文帝冷眼看著定國侯,“有些人以為功高就忘記了當年開國皇帝打江山的辛苦,行事全憑個人喜好,實不堪統兵率將!這件案子交給刑部、御史台、大理寺三司一起會審,三日內,朕要結果!”

    刑部尚書、御史台大夫、大理寺卿,同時走出來,跪下接旨。

    盛文帝擺了手,又看了定國侯一眼,冷聲道,“順天府尹何在?”

    順天府尹的臉色瞬間一白,只覺後背一陣冷風嗖嗖直往脖頸里鑽,他戰戰兢兢的走出來,跪下,“微臣在。”

    “曹家人關在你順天府大牢,先後無辜死去十幾人,你可有說的?”

    “微臣……”順天府尹想說那些人是病死的,可抬眸一眼瞧見盛文帝落在定國侯身上冷的不能再冷的,泛著殺氣的眼神,心下暗叫一聲完了,皇上什麼都知道了。

    他垂下眼瞼,頭深深的貼到地毯上,“微臣有罪,沒有看顧好犯人,致犯人莫名死去,請……皇上降罪。”

    “順天府尹罔顧真相,知法犯法,即刻罷黜順天府尹一職,扁為草民,永不再用,後世子孫,三代不得參加科舉。”盛文帝龍袍一甩,轉身坐到龍椅上。

    順天府尹有準備,盛文帝一開口,他便以為罷了官便事了,誰知,竟會禍殃及後代,不由哀嚎一聲,撲在地上,“皇上……隆恩。”

    盛文帝冷哼一聲,叫了陳思源,“你可願意接了他的位置,給朕守好這順天府?”

    陳思源一愣,忙磕頭謝恩,“臣願意!皇上知遇之恩,臣定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知遇之恩。

    盛文帝心情大悅,“諸位愛卿還有其他事情嗎?”

    文武百官偷偷瞧著跪在地上的幾人,全都默契的裝鵪鶉。

    “既然無事,那就退朝。”盛文帝起身,大踏步走了。

    袁青跟在後面,路過陳思源時,笑了笑。

    ……

    文武百官瞧著曹綏與定國侯,再一次默契的全退出了朝堂。

    朝臣退去,定國侯府世子忙快步走過去扶定國侯,“爹,你怎麼樣?你沒事吧?”

    定國侯沒有開口,扶著膝蓋緩緩站起身,眼神銳利的看向站在不遠處的曹綏,冷笑,“好,好!老夫這麼多年,竟是養了一條會咬人的狗!”

    “曹綏謝侯爺多年栽培,只是……”曹綏緩步而來,站定在定國侯與定國侯府世子三步開外的地方,“……侯爺為一己之私,要我曹家兩百多口人的性命,要絕了我曹家血脈,未免太過狠辣了一些。”

    “你這個養不熟的白眼狼!”定國侯世子指著曹綏怒罵。

    曹綏朝他一笑,視線重新落在定國侯身上,“皇上想要什麼,您最清楚。三司會審,三日的時間,老侯爺,您可要好好思量思量接下來該怎麼辦?是保齊家放棄兵權還是保兵權放棄齊家……哦,不對,您要是想保兵權,那就是真的謀反了!”

    曹綏說完,很是開懷的看著定國侯朗聲笑了起來。

    然後,轉身大步離去。

    定國侯氣的胸口發悶,一股血氣直往上涌,一只手緊緊的攥著定國侯世子,定國侯世子看著定國侯的臉色,擔憂道,“爹,咱們回去吧,你的臉色好難看……啊!爹!”

    他的話尚未說完,定國侯便張口噴出一嘴血,一張臉更是瞬間蒼白如紙。

    定國侯世子嚇的臉也跟著白了,“爹,爹你別嚇我,你沒事吧?”

    定國侯冷冷的看了定國侯世子一眼,目光掠過臉色難看的祁王,咬著牙道,“走,回府!”

    “外祖父……”祁王叫了一聲,定國侯府世子的腳步頓了一頓,被定國侯拉著出了大殿,朝宮外走去。

    祁王眼神冰冷,目送二人離去,抬腳出了大殿,直奔齊賢妃的萃玉宮。

    “什麼?曹綏拿著你外祖父寫給他的書信?”齊賢妃大驚。

    祁王面色冷凝,嘲諷一笑,“外祖父行事一向小心謹慎,這一次為什麼會這麼蠢?”

    ------題外話------

    二更。

    更新結束,寶寶們晚安,麼麼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