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變身之漫威天才 > 第255章 暴恐襲擊

第255章 暴恐襲擊

    馬里布0880號,抱著公文包,佩普下車,眼前一輛轎運車開進別墅。

    “斯塔克又買車子了?!”

    轎運車上,拖拉著十輛豪車,清一色法拉利。

    “斯塔克準備買斷一個系列麼!”

    佩普拿下公文包皺眉頭,就她的座駕,一輛奧迪a8,就是從斯塔克車庫開出來的,駕駛座沒坐過十次,就又進了五輛奧迪。

    佩普倒不覺得買車會出問題,她是做秘書的,知道其中道道。

    她曾經在心目中排過序,玩女人、玩車、玩戰甲,耗費依次遞增,車子再貴和斯塔克的戰甲相比就是毛毛雨。

    問題是,這樣的斯塔克很難給人安全感,可能哪一天就拍腦袋,就拉過來導購員上床開party。

    換車子換得勤快,難保斯塔克換女人也是如此。

    哈皮正在指揮轎運車,看到佩普打了個招呼,繼續吩咐卸貨工︰“卸下兩輛送到威斯特徹斯特縣,其余留下。”

    “把那輛典藏版的也卸下來,對,就是那輛小的兒童座駕。”

    兒童轎車,法拉利的牌子,蝴蝶門,門還可以斜著開。

    送給安娜的,佩普明白︰“斯塔克呢?”

    斯塔克走出來,邊走邊拿出干毛巾擦手,看到佩普,先解釋了︰“朋友介紹的車子,男人麼要面子,她說了一句,我就全買了!那輛典藏版的,送給安娜,特意讓那邊加長加寬了,原來對她太擠。”

    說到安娜,安娜就打來了電話,斯塔克覺得有點難得,這家伙見到自己就跟悶葫蘆一般,除了玩改錐就是玩電鑽。

    上次帶她看世貿大廈遺址,遺址上正在拆市政府廣告牌,安娜就看他們拆,看了一整天。

    斯塔克也無奈啊,陪著看,坐在台階上,他都想不明白有啥好看的。

    正準備絮叨……

    “咱們合作的廠房炸了!”聲音奶聲奶氣的,說完還吸了口奶。

    炸唄,就幾個建築錢,撐死了上億美元,斯塔克毫無感覺。

    “哈德遜河在建的直線加速器,花了三個月建造的基礎全毀了。”

    “tf!”

    三個小時後,斯塔克趕到了紐約。

    哈德遜河已經拉出了警戒線,一群人議論紛紛。

    斯塔克找到了直升機中的小短腿,這小家伙穿著風衣,坐在直升機上,直升機有兩只老鼠協作操作。

    安娜看到了斯塔克,打了個招呼︰“今天凌晨四點,地上基礎全毀。”

    被炸毀的是位于沉睡谷的一段,屬于直線加速器前端加速環的一部分,相當于槍支的扳機。

    澤維爾城堡和沉睡谷距離很近,又是同一個緯度,開車只需要20分鐘。

    爆炸時,澤維爾城堡都有震感。

    “工期至少耽擱半年!”斯塔克說道,這個直線加速器是他跟安娜以後吃飯的家伙,就指著它大批量只要新元素。

    成功後兩人七三分,斯塔克七安娜三,他是大頭,如今炸毀了,斯塔克心里能高興才怪。

    廢墟現場很慘烈,混凝土塌倒,鋼筋裸露,在混凝土中還能看到斷肢。

    此時廢墟現場,消防員正在救人,附近不斷有警察加入,威斯特徹斯特郡警員嚴重不足,nypd也參與到救援中。

    幸好,事故發生時,直線加速器實驗室沒上班,只有幾個留守的,傷亡不大。

    執行救援指揮工作的是兩位fbi探員,現場灰塵很大,走出來跟土人一般。

    目前暫定為暴恐襲擊案,從程序上,先由fbi負責。

    不過安娜對fbi的定性嗤之以鼻。

    暴恐襲擊,追求的是影響力和破壞力,破壞力有,炸毀了500平的基礎。

    同樣的威力,去炸華盛頓d多好。

    那邊國會大廈正好開去核听證會,00名參議院和435名眾議員都在場,一個炸彈,美國丟了半邊天了。

    來斷頭谷這個小鎮炸一個實驗室,太小兒科了。

    “爆炸中心溫度超過3000攝氏度。”

    fbi探員的通訊,安娜是苦主,再加上她如今有權有勢,和fbi上層領導通過氣,探員有必要向安娜匯報調查進展。

    安娜還要問詳細情況,那邊探員已經淹沒在長槍短炮中。

    紐約日報、華盛頓郵報、路透社等等,數百家新聞媒體齊聚沉睡谷,將這哥三百年歷史的小鎮,圍得水泄不通。

    有媒體認為,這是自9以來最大的暴恐襲擊案,有的腦洞打開甚至跟美軍在阿富汗的行動牽扯上關系。

    安娜可不怎麼認為,拿著爪機,劃拉著溫度場,眉毛耷拉著,撥通希爾特工通訊︰“確定是絕境病毒造成的爆炸!”

    絕境病毒,自從基里安事件後,絕境病毒就泄露了出去,甚至有人在黑市公開售賣,據說九頭蛇島就尤為鐘愛。

    安娜準備讓神盾局接手,跟特工希爾說了她的打算。

    在通訊中,特工希爾還有遲疑,畢竟fbi已經接手,此時再搶過來就相當于臨陣換帥。

    安娜強調,有可能是九頭蛇島余孽。

    那邊傳來轟的一聲,接著是一陣電流麥,失聯了。

    還好,有超聲波探測器。

    安娜掏出爪機,拉出三維點陣圖,點陣圖上特工希爾震了震,腦袋磕在方向盤上,接著車輛旁邊有人匆忙跑過。

    有個小孩摔倒在地,幸虧特工希爾關鍵時刻將他拖進車子。

    又發生爆炸了,看特工希爾位置,開車剛開出紐約市,進入楊克斯。

    楊克斯

    安娜抬頭,坐在直升機上,看著楊克斯方向,滾滾濃煙升起。

    安娜趕緊接通楊克斯的電話。

    嘟嘟嘟的盲音。

    果然。

    斯塔克坐在戰甲上,往楊克斯轉了一圈︰“電廠毀了!”

    安娜和斯塔克合資建造的電廠。

    那邊剛上班,因為安娜剛簽訂幾個訂單,電廠可是開足馬力,幾百號人哎。

    安娜陰沉著臉,接連撥打了幾個電話,將手里正在運行的資產全部停止運行,撤離內部人員。

    不一會,兩名fbi探員接到一電話,抬頭向直升機上看了眼,撤離了現場。

    人群中走出兩名黑衣特工接手了工作。

    那邊神盾局己經意識到事情嚴重性,不管潛規則了。

    “私人恩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