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盛唐之刺遍江湖 > 第408章 禽獸勾當

第408章 禽獸勾當

    羅子騫和蕭柔都弄了一的血。

    好在他倆都是從血雨腥風里殺出來的,見慣了這個,趕緊手忙腳亂,撕開沈若愚的衣服,給他擦洗包扎傷口。

    鼓搗了一通,沈若愚甦醒過來。

    他睜開眼楮,抬頭看看,不驚喜地叫道“你是羅兄弟”

    “沈兄,是我,這是怎麼回事”

    “快你們快去救人”

    “救誰”羅子騫一驚。

    沈若愚子虛弱,勉強抬起頭來,辨認了一下方向,指著西北說道“那邊有一個伏羲洞,黃仙兒黃仙兒”

    羅子騫“騰”地站起來,對蕭柔說“你留在這里,照顧沈兄。我去救人。”

    “不,我把他送回去,再把周香玉他們找來。”

    “好。”

    當下兩人分手,羅子騫順著沈若愚手指的方向,奔向伏羲洞,蕭柔背起受傷的沈若愚,返回軍營。

    羅子騫拔出青蕪刀。

    這片石林里,黃文尚、皮老六被殺死,沈若愚受重傷,顯然發過過極為激烈的戰斗,雖然尚未鬧清事原委,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敵人一定很強大。沈若愚、黃文尚、黃仙兒等人,武功都不弱,現在非死既傷,那麼前面的敵人有多厲害,便可想而知了。

    石林里前行,甚是困難,拐彎抹角,不小心便會迷失方向,有時繞著繞著,卻又繞回原地。

    羅子騫心里發急,拔腿飛奔。

    雖然黃仙兒算不上“好人”,但是卻也是“老朋友”,羅子騫也說不清對黃仙兒是一種什麼感受,這女人為了再奪皇權,差點委于自己不管怎麼說,如今她遇難,不可不救。

    這座石林,亂石林立,重重疊疊,你越是著急,越是難以行進,羅子騫左繞右繞,繞了好一陣子,這才繞出去,來到一處山峰腳下。

    望過去,這片山峰一是面陡壁,幾乎直上直下,崖壁上有一扁平的裂隙,就象張開的一張巨口。

    這大概就是沈若愚口里的“伏羲洞”了。

    羅子騫奔到崖壁下面,忽然看見草叢里丟只一只繡花鞋,花紅鞋面,小巧精致,顯然是女人所穿。

    糟糕這不會是黃仙兒穿的吧。

    他把青蕪刀叼在嘴里,手腳並用,沿著崖壁向上攀爬,雖然山勢陡峭,但是他手腳麻利,再加上有石稜野樹可以抓握,噌噌幾下,便爬到了洞口附近。

    “啊”一聲尖細的女人驚叫,從洞里傳出來。

    叫聲里滿是恐懼,讓人听了覺得可怕。

    羅子騫的心“騰”地提到了嗓子眼兒,雖然從這一聲驚叫里分辨不出到底是不是黃仙兒,但是肯定是有人在洞里受害。

    他正努力攀上最後幾步石崖,忽然頭上一黑,一件衣服從天而降,罩在他的腦袋上。

    羅子騫伸手一撈,把衣服拿開,一看,是件女人的粉色上衣。

    壞了,連衣服都扔出來了,洞里正在干什麼啊

    “嘻嘻”兩聲含著dang)意的嬉笑,就從洞口傳出,很顯然,就在洞口附近,有人在干著猥褻勾當。

    羅子騫勃然大怒,不管洞里的受害者是不是黃仙兒,這事絕不能許,在羅家軍里,羅子騫頒布的頭一條令便是“止欺侮婦女”,若有違抗,一律斬首。

    如今在這個荒僻的山洞里竟然遇到禽獸行徑,豈能罷休

    羅子騫噌噌兩步,竄上洞口。

    眼前的景象,令他又驚又怒

    只見一個材不高,孔武矮壯的男人,背對著洞口,正半蹲半跪,用右腿壓著一個年輕女人的子,並用雙手剝著女人的衣服。

    那女人披頭散發,形容狼狽,上衣已被剝去,只剩下一層紅綾抹,被那男人單腿壓住腰腹,無法動彈,只是嘴里發出驚懼的尖叫。

    這女人的臉,正面對沖進洞里的羅子騫,陽光下看得真切,她正是黃仙兒。

    “崩”的一聲,那矮壯男人伸手扯斷了黃仙兒的褲帶,“嗤啦”一下,將褲子一把撕開。

    “啊”黃仙兒又一聲尖叫,同時,她看見了竄進洞來的羅子騫。

    “呀羅”黃仙兒瞪大眼楮,朝著羅子騫大喊。但此時那矮壯男人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黃仙兒毫無反抗之力,登時氣滯。

    羅子騫心頭怒火噴涌,一把將青蕪刀從口里拿下來,子往上一縱,揮刀便朝著那男人的背心砍去。

    “唰,”青蕪刀閃過一道寒光,疾揮而至。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騎在黃仙兒上的那個男子,听到了背後有動靜,反應奇快,放開黃仙兒,兩腿一彈,從黃仙兒的上竄起來,斜著竄向旁邊。

    青蕪刀貼著他的背心飛過,差點便把這人開了膛。

    羅子騫一刀砍空,對這人的動作敏捷程度也是吃了一驚,這人正在欺侮黃仙兒,卻能在瞬間避開自己的突然襲擊,其速度與爆發力,確是驚人。

    此時,那男人跳在一旁,與羅子騫正面相對,兩人都是心下驚異。

    羅子騫發現他面對的人

    頭大子小,滿精悍之氣,不是別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妙手空空白空空。

    白空空也是驚詫。

    眼前這人,中等材,眉目英俊,一的精干英武之氣。

    兩個人,曾經在洛陽刺史府外見過一面,但是那時深更半夜,交手兩招便既分開。並未瞧清面目。這一回,冤家路窄,又在伏羲洞口見面了。

    白空空從對方的動作和神、姿態上,他一眼便能確實是誰了。

    “你是羅子騫”白空空沉沉地低聲問道。

    “不錯,”羅子騫昂首說道“白空空,你也算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竟然在此干著禽獸勾當,為人不齒。丟了十八代祖宗的臉。”

    白空空面色沉,一言不發,對羅子騫的怒斥不加理會。只是拿眼楮上下打量羅子騫。

    這兩人,對于對方的威名,都是聞名已久。今天,要好好來一場正面廝殺了

    他倆都在盯著對方,暗處揣度著對手的實力、底細

    這時,旁邊的黃仙兒尖叫道“羅子騫,你給我殺了他。”

    羅子騫握著青蕪刀,向前bi)近。

    這個“伏羲洞”的洞口,呈扁平狀,雖然不高,卻是很寬,盡有回旋余地,白空空赤手空拳,面對羅子騫的步步進bi),向旁邊退了兩步。

    羅子騫向前一個大跨步,舉刀向前刺去。

    這一刀“直刺”迅猛如風,白光一閃,刀尖如閃電般便到了白空空的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