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途遺禍 > 1151 佛修

1151 佛修

    ♂!

    要進禁制?

    立刻從小和尚的話里听出了這個意思,禁制外的護衛眼神瞬間有些凌厲起來。眼神迅速在水馨身上掃了一圈,很是警惕的問道,“新來的?”

    水馨點頭,覺得這表情挺有內涵的,“是啊。”

    然而,那護衛卻依然猶豫了一會兒。

    小和尚目光清澈的看著他。

    好一會兒之後,護衛才勉為其難的點頭,“好吧。我先給大師發個消息。”

    果然挺有內涵的。

    水馨想。

    不管是小和尚,還是這個守在禁制外的護衛,都是真人。嗯,真正的人。

    雖然受了傷,昏迷了一段時間。水馨之前已經能感應到真人和夢境衍生者不同的能力,並沒有消失。

    相反,還強化了。

    又或者是環境變化,本來就讓兩種人在氣息上有了更大的差別。

    不說別的,同為築基,在小和尚和那護衛的對比下,大街上來來往往的那些築基,氣息都顯得虛浮。

    不過,撇開這兩位,在水馨的能詳細感應的範圍內,就沒有一個真人了。

    水馨估摸著,所有的真人,都已經躲進了各個禁制之中。

    畢竟會來定海城交易會的——水馨听說了,最多也就是築基級別。在無定海域能夠自保的力量。放到一個滿城築基的“仙城”,很容易發悚的。

    至于金丹……

    听說無定海域隔一段時間是會有金丹交易會沒錯。但這個“隔一段時間”,好像至少是幾十上百年吧。

    能吸引到一群金丹來開交易會的東西,絕不是一兩年就能湊齊的。

    現在明顯沒到這個時候。

    就是有金丹過來,應該也不會多。畢竟金丹級別沒有那麼閑——這個等級,至少也是鎮守一方了。

    總之,金丹來得不夠多,這是肯定的。否則九成九該篡奪了這座原天城的主導權。但要說那些築基修士躲進禁制里的緣故,似乎不像之前想的那麼簡單,不只是“沒安全感”?

    可問題是,“天城”的居民們,發生的變化也明顯不只是“老弱病殘消失”這一點。

    水馨一路走過來,還真沒听到他們討論“外來者”、“交易會”。甚至連之前“過日子”的氣氛都消失了。街上的人討論的不是比武就是修煉。

    听著也是醉醉的。

    根本搜集不到什麼信息。

    水馨才在這里想“金丹不足”的問題呢,一個留著白色長髯的和尚走出來,就讓水馨嚇了一跳。

    這不還是蓮台城市的邊緣地區麼?

    不是說好了金丹來的不多麼?

    這麼快就來了一個是什麼鬼?

    沒錯,那位迎面走來,看來年紀不小的和尚,正是一個金丹級!

    當然了,換做佛修的說法,是“舍利境”這個級別。

    按照顧真君給的資料,佛修的修煉方式本來就是獨樹一幟的。

    他們對修煉資質沒有任何要求。

    鑽研佛經,信奉一個“如來佛”,輔以武者的修煉路子。通過信仰轉化力量,最終的結果,走的是類似于體修的路子,但又肯定比體修更高端。

    練氣級別對應佛修的“明心”,這階段其實也就是武者,是無法從“如來佛”那里轉化力量的。

    築基級別對應“慧根”,按照佛經的說法是“心無塵埃,慧根自生”。

    換句話說,不管本來是什麼修仙資質,到了這個階段,都是後天凝聚修仙資質!不過,如果本來就有修仙資質,“慧根”就會和原本就有的修仙資質結合起來,走上相似又不同的路子。

    比如說,兵魂生慧根,就是武僧。天目生慧根,就成了慧眼……

    此後,慧根結舍利,對應的就是金丹級別。

    舍利生菩提,對應的就是元嬰級別了。

    因為梵國鎖國,與華、明兩國的交流都不多。所以,佛修這幾百年有沒有出現菩提境,菩提境又有多少……連華明兩國都弄不清,就更別說修仙界了。

    不過,很明顯,水馨眼前這個白胡子和尚,“舍利境”是肯定有的。

    甚至,九成九是“慧眼”的路子!

    因為他看了水馨一眼,就笑了,“施主真是客氣,有請。”

    看他的表情,听他說的話,水馨就知道,這人必然是看穿了她的實力——因為她這次根本就沒有怎麼遮掩。面具擋得了臉面,擋不了她自己有意泄露啊!

    作為一個劍心,居然會等著一個築基護衛傳消息,老老實實在門口站著,那肯定算得上是客氣了。

    而這老和尚能夠說出“客氣”這種話來,卻也證明,他不像自家的徒弟那般,不諳世事。

    隨著小和尚的師傅進入了禁制內——他自我介紹法號“宣和”(小和尚的法號是“衍喜”),水馨很快確認,這地方就是一家三進的院落。原本應該屬于天城某個小有財富或者小有勢力的家族。

    正堂的門口已經有人等著了。

    很是正常的築基修士。

    看見宣和就笑得一臉殷勤。

    “大師您回來了?”

    他沒怎麼關注水馨。雖然水馨沒有怎麼遮掩,甚至還可以說主動暴露。可雲真君的面具,遮掩能力卻不是蓋的。宣和能認出來的,不代表別人的能認出來。

    在這個築基修士的心里,大概覺得是衍喜大題小做吧。

    宣和點了點頭。

    轉頭對水馨道,“貧僧請了十位來自南邊的靈茶商。施主也想買靈茶麼?”

    水馨有點兒驚訝。

    原來這還真是在參加交易會。不過,是自己主持的交易會。既然是買賣靈茶,也難怪在比較偏僻的地方了。

    水馨對靈茶還是有些了解的。

    她見甦羽卿泡過“雲霧絕頂”,也見顧清城泡過“楓林夕照”。都是顯現了靈茶道境的。

    前者是弈情谷自種,有幫助感悟意境的功效。後者來自北方,靈茶道境的景色雖好,幫助感悟意境的能力卻遠不如前者。

    ——說到底,也就是南北的價值觀不一樣。

    南方修仙界是將靈茶當做一種修煉資源來培養的,可又嫌棄這修煉資源不夠高端,不願意付出太多靈氣。所以都往“高精尖稀”來培養。

    種類並不算多,數量也不多。算得上是高端飲品。

    北方儒門兩國卻是靈茶當做“陶冶情操的日常飲品”、“儒修招待客人的必備之物”。基本上喊得出名號的破碎靈脈都拿來培養靈茶林了。當初林淼被家族送走之後,就是居住在靈茶林中。

    是以,北方的靈茶,則是“百花齊放、氣味各異”,只要能有靈茶道境,道境優美、口感優秀就行。能不能輔助修煉,並不重要。

    然後……

    北方的靈茶,因為對修煉沒什麼用處,南方修仙界不怎麼看得上眼。

    南方的靈茶,論道境景觀和口味也就就是平均水準,偏偏賣得死貴死貴,性價比太差。

    總而言之,在南北的交易上,靈茶無法佔據重要位置,也是理所當然的。

    “所以宣和大師你是要購買南方的靈茶嗎?”水馨有些好奇的問宣和。

    宣和點點頭,“以往我等無法買到修仙界來的靈茶。”

    “因為本來量就不大吧。”

    水馨至今還記得,甦羽卿泡靈茶的時候,周葒葶有些炫耀的語氣。

    但購買靈茶這種小事,依然沒有必要出動一個舍利境吧。

    水馨總覺得,宣和這個老和尚出現在無定海域,應該還有些別的原因。

    宣和的表現卻完全看不出這一點,還招待水馨道,“可惜他們的靈茶道境都已經表演完了。”

    “那無所謂,我對南方的靈茶也不是很感興趣。”水馨笑道,“要是大師你們梵國也有靈茶的話,我倒是想要喝喝看。”

    宣和點頭,“我佛門下還真有些類似的東西。不過,此處卻並不適合展示。”

    誒?

    水馨還真驚訝了。原來佛門也有類似的東西?為什麼又並不適合在這里展示?

    差點兒就把疑問問出了口,但水馨很快意識到,這並不合適。

    她都要快被帶偏了。

    最重要的是要弄明白,如今這座“天城”到底發生了什麼、處于什麼狀態啊!

    還是先等他們交易完成吧……

    水馨想了想,先放下了心中的好奇心,“那行,還是等大師買完需要的東西。我有些疑問,想要請教大師。”

    ——如果這位走的是“慧眼”的路子,相信也是能看到很多東西的。

    一開始,那些茶商自然是不把水馨放在心上。但看宣和的態度,也很快就看明白了一些什麼。

    哪怕是水馨和宣和聊天,也並不敢多說什麼。

    反而是衍喜,終于確認自己不會被趕著去釣魚了,欣喜的到處看著。仿佛察覺到了什麼,露出了遺憾之色。

    听見水馨的話,很直白的就問了出來,“施主要問師傅什麼?難道施主對我佛也有皈依之心麼?”

    水馨一頭黑線。

    她怎麼可能會去信奉一個神話系英靈啊!她可是正宗的……正宗的什麼來著?

    “如果對我佛沒有皈依之心……”衍喜眨眨眼,毫無心理障礙的賣師傅,“師傅說他對其他的事情也不大了解呢。”

    宣和臉微微僵硬。

    而守在大堂里的那些茶商們,則很想“呵呵”兩聲。

    水馨想了想,“別的事情不知道,這座城市目前有幾位金丹級別,應該是逃不過大師慧眼的。甚至,是否有真君存在,大師多半也知道吧?”

    聞言,那幾個茶商更是不自覺的將自己給縮成了鵪鶉。

    敢用那種語氣說起金丹真人,本身的級別還用說嗎?

    衍喜小和尚卻依然沒注意到重點。

    他眨眨眼,反問了一句,“真的還是假的?”

    水馨一驚,卻笑道,“金丹還分真的假的?佛家不是說一切皆空麼?照這麼說莫非都是假的?”

    衍喜小和尚頓時認真道,“施主,空與假不一樣的。”

    “哦,有什麼不一樣?”

    听見這話,衍喜小和尚卻頓時抓耳撓腮起來,一時間無法回答。

    水馨于是更驚訝了。

    在她的感覺中,這樣的論辯,放在佛家,應該只是最基礎最入門的東西吧?難道一個達到了“慧根境”的和尚,居然還不能背出一兩段佛經來解釋她的問題?

    仿佛看出她的疑問,宣和道,“不知施主怎麼知道我佛家的一些事,但衍喜是自小不曾記過佛經的。”

    “沒記過佛經?”水馨到底被帶偏了。

    這完全不符合她腦海中的某些知識啊!

    宣和卻是點點頭,再次肯定。

    “這個……”

    這次,反而是宣和不願意就這個話題討論下去,“衍喜,你告訴施主,你的答案,這城中有幾位金丹?”

    衍喜想了想,“若是小僧看到的,真的金丹有二十幾位。假的金丹有十幾位。不過,這座……嗯,這座城市,還有幾位很厲害的守護者呢。”

    “為什麼說是假的金丹?”

    “因為他們的力量不是自己的啊!”

    “那麼,小和尚,你看我是什麼修為?”

    “看不穿,施主的身上,蓋了一層牆。”衍喜小和尚很是實誠的搖頭。

    水馨看宣和,“這位衍喜小師傅也是慧眼?”

    宣和搖搖頭,“衍喜的先天資質,乃是玲瓏心。”

    “但他果然有瞳術吧?”

    “心眼也是眼。”

    “……我冒昧的問下,他原本玲瓏心是什麼等級的?”

    “六竅。”

    水馨稍微黑線了下。

    這是送到弈情谷和問天宗也能成為真傳的資質啊!而且不是說在北方,修仙資質太好反而會不受重視麼?

    好吧,這個先不要追究。

    水馨想想又問,“所以這座城市,在兩位師傅的眼里,是什麼樣子的?”

    宣和搖搖頭,卻是不肯回答了。

    衍喜也是一臉糾結,過了一會兒才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然而,水馨已經覺得這是意外之喜。

    這分明是說,他們師徒兩個,都是能“看到”城市的一些不對的。然而,這種“不對”,超出了他們的能力範圍,所以沒法詳說!

    這時候,反而是一個茶商,也就是之前跑出正堂去迎接宣和的那個茶商,有些戰戰兢兢的開口了,“我等听說,這座蓮台之城,是秘境啊?”

    水馨的目光立刻掃了過去——整座城都變成秘境了麼?

    “听誰說的?”

    “是我們商隊聘請的一位真人。”茶商如此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