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途遺禍 > 1556 奇葩後路

1556 奇葩後路

    “蘊雪覺得這女修不對勁。”水馨自己察覺不出來,主動求助外援。

    神游天外的謝昭回神。

    目光再次落到了禁制中那個昏迷的女修身上。想了想道,“已經吃了藥,不會死。”

    水馨黑線,誰說這個。光說生命體征,她也能確認那女修的生命氣息並不太弱好吧。但是等下?水馨忽然覺得自己發現了什麼。

    她看了看這個女修,再跑到旁邊的兩間屋子去看了另外兩個女修。

    夏曦就算了,寧朔可不是什麼溫柔人物。將所有的巡城軍交到一起的時候,水馨就已經見過了那另外兩個女修。寧朔帶來的那個,傷勢比他們抓的那個還重些。差點兒就斃命了。

    但現在……

    “謝大儒,請問這邊這兩個的身份,是頂替了那兩家的夫人小姐麼?”

    “沒錯,都用了變形法器。原主也都找到了,一個死了一個活著。”謝昭站在原地隨口回答。他到底也不是傻的,很快就發現了不對。

    也走到了一邊看了眼,再看了眼“蘊雪”表示“不對”的那個女修。

    哪里不對呢?

    明明邊上的那個受傷更重,但明顯愈合狀況比“蘊雪”收拾的那個的要強得多!

    水馨本質是個劍修,對普通修士的自愈能力根本沒概念。

    謝昭成就大儒幾百年了,也早就忘了弱小修士的自愈速度。

    但現成的對照組擺在他們面前的時候,沒概念也有概念了!

    道修玄修甚至儒修佛修,本質上都是走的“修靈”的路子。為自己的神魂制造一個後天的靈性軀殼,一步步脫離肉身的桎梏。一般來說,不會兼顧煉體、額外煉體。這會影響到他們後期的修煉。他們的體質提升,都是被動效果。

    他們修煉的功法千差萬別,但在不會去主動煉體的情況下,同等道境下,體質不會差太遠。

    如果兩個道境相似的人,在相似的傷勢和相似的治療手段上,恢復速度出現了相當的差異,那麼,要麼就是恢復得快的那個兼顧了煉體,要麼就是恢復慢的那個,道境有問題!

    謝昭伸手招來了不遠處的一個文書,“這兩人使用的療傷丹藥一樣麼?”

    文書立刻查看記錄,“回學士,是一樣的。”

    “打開這個禁制,做好記錄。”謝昭吩咐。

    謝昭的命令,當然沒問題。至少他是正經下了命令而不是自己隨手扯開禁制。那文書當然什麼反對都不敢有。還沒有玄修被調過來研究這些異常,大儒想主動出手,也半點問題沒有啊。

    禁制迅速被打開。

    有大儒看著,鎖鏈也當然立刻就被收走了。

    穿著一身皺巴巴紅衣躺在地上的紅衣女修,臉色蒼白,狼狽無比。謝昭仔細探查過後,也是嘆了口氣,“這是個……”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樣子。

    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在小白“嗷嗷”的催促聲中,下了一個定義,“半傀儡。”

    半傀儡是什麼鬼?

    “被當做傀儡改造的人?”

    “道境並不屬于她,”哪怕和魔門八宗交手過多次,謝昭依然是第一次見到類似的情況,有些糾結,“也不能這麼說……築基的道境,凡人的體質。就好像有人硬塞了道境給她,而她居然能承受住,也是奇怪。”

    水馨的腦海中,再次有什麼東西閃過,卻說不上來。

    她這次沒有放過,而是仔仔細細的回想了抓捕這個女子的全過程。

    “……她的劍法,好像不錯。”

    水馨當時並沒有將這女子的劍法放在心上。在她看來那實在是破綻處處。但作為一個起點太高,連兵魂破碎了都能使用自創劍法並一路完善的八品兵魂,以相對客觀的眼光回望,並且和自己見過的武者做橫向對比,水馨有些詫異的得出了“劍法不錯”的結論。

    甚至不錯到,不像是先天資質。

    雖然說修士也有很多用符劍和飛劍的,但是役劍的劍法,和持劍的劍法,完全就是兩回事!

    先天資質當然也需要練習近戰,哪怕被同階兵魂近身就往往意味著大勢已去。但近戰好不好,依然攸關生死存亡。

    只是他們的近戰,並不是劍修那樣拿著近身武器和人肉搏。

    要鍛煉的是冷靜應對危險的心理素質、身體的反應速度,是選擇正確的保護自己的方法——近距離快速施法,選擇合適的護符、法寶和陣法……

    若是選擇練習拿劍和近身者肉搏,那簡直是揚短避長的愚不可及。

    哪個近身戰不強的笨蛋會輕易追求和人近身戰的機會?

    主動近身,就代表有近身即勝利的絕對把握!

    誰見過業余選手被職業選手打個措手不及還能靠弱點勝利的?水馨她自認,就算她是天眷者,有修改概率的能力,也不可能和一個文膽拼法術拼贏對方啊!

    但這個女修……仔細想想,她扔出符劍的時候,倒是更像亂撒一氣。反而是執劍進攻的時候隱約有了意境的影子。當時她的毫不猶豫,或者正說明,那是她最自信的手段。

    再于是……

    水馨再次憋了一堆話在肚子里。

    “林水馨”在劍法上肯定很有發言權。她來說“這女修本來是個受過嚴格訓練,有過勤奮練習,甚至有相當實戰經歷來提升自信心的凡人武者”,想來是很有說服力的。

    但“林冬連”麼……

    她也只能干巴巴的說句“不錯”,並且九成九不被采信了。

    還好,在內心得出一個結論的同時,水馨對這個女修的身份,也就隱約有了些許猜測。

    “謝大學士,晚輩想再請教下,這個女子是不是有過易容?”

    “現在沒了。”謝昭雖然沒想那麼多,也確實是沒采信水馨對“劍法”的判定,但他也意識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

    因為這是個修士而忽略了的一件事。

    “將這個女子的畫像傳出去,立刻去對照刑部的檔案,看看是不是有相似之人。”

    這很簡單。

    琴棋書畫是儒修的基本功,能達到頂尖的肯定稀少,但畫個中規中矩的工筆肯定沒問題。文書立刻就對著地面的女修畫了一張畫,送去刑部。

    結果傳來的速度比預想中還要快。

    因為,才有一個錄入了刑部檔案中的人,和這個女修的容貌有著九成以上的相似度——閔余薇!

    听到這個結果,連謝昭都硬是愣了好半晌。

    “所以閔余薇是叛變了,為了修煉資質?”謝昭糾結的看著地上已經沒了易容的閔余薇看。

    水馨小聲提醒,“您自己都說,她是半傀儡。”

    傀儡是什麼?

    是被操控的東西啊。

    “……總之等人醒了再好好問問。”謝昭其實也並不特別清楚這位的狀況,只能這麼說。

    被千變專門用來做掩飾的炮灰。

    和華國前間諜。

    這兩者的地位肯定不能相提並論。之前只是提防這幾女修伺機作亂因此嚴密控制。現在對閔余薇的重視卻是提升了一大截。

    沒有其他收獲的水馨捧著一堆點心回到“闖禍者聚集處”的時候,透露了這個收獲,原彥央和夏曦都松了口氣。

    盡管千變死了,但居然找到了閔余薇,活著的閔余薇!

    之前混亂的關鍵人物!!

    光是這個收獲……哪怕“思想污染”再厲害一點,他們這下也不算是闖禍了。

    畢竟,從那些“異常”看來,被“揚塵”帶去的思想,也就是污了一點,危害還是有限的。永生啊,傀儡啊,修煉啊……這一類的東西,哪怕那些民眾受了影響,可他們當中連個先天資質都沒有,能做出什麼來?

    (住這里的官吏和有資質的學生,在那個時間段,要麼上班了,要麼在有防護的學院里)

    夏曦和原彥央兩個,一個在婚姻上叛逆但沒打算在仕途上叛逆,另一個則是有大仇未報。當然不想被明國得整個官場記仇。

    &

    在這個時候,拿著不完整版《機關術》的寧朔,也從姚清源的傳音之中,得知了水馨突破天際的腦洞。

    事實證明,他並沒有水馨想象的那麼“敏銳”。

    听到這個腦洞,他的表情也連著三觀也裂了!

    但是,拿著手上的《機關術》,想想里面明顯是私貨的言論,寧朔捏緊了紙張,不得不承認,林水馨想到的東西是有道理的。

    順帶,或者她成為天眷者也有類似的道理。

    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想到這種奇葩的可能吧?

    寧朔幽魂一樣的捏著《機關術》,主動走進了謝府的大門才反應過來自己干了什麼。

    ——算了,反正都已經進來了。之前想做的事情也都做了。

    繼續捏著《機關術》,寧朔走進了屋子里坐著,看著一屋子的人和唯一依然在吃吃吃的獸,開口第一句話是,“據說大儒也只是找到了千變的本命傀儡生命核心。”

    “‘只是’?”夏曦一臉無聊的反問了一句。

    “‘只是’。”寧朔強調,“沒有找到本命傀儡的殘骸。”

    “那玩意很重要麼?不是說材質不好,失去了生命核心就很容易損毀麼?”已經听水馨在無聊之下轉述了張梅真提供的線索的夏曦道。

    “但它還可以有另一個生命核心。”寧朔一臉的風中凌亂。

    “兩個核心?”

    “……‘千變’自己。”寧朔道。

    正坐在角落里調整身體狀態的谷雨猛然敏感的睜眼!

    “女子可以通過孕育獲得另類的永生。因為她們才是和胎兒骨肉相連的存在——這是那個千變的理論。但是,傀儡本身,是由‘千變’的意識操縱的。這種本命傀儡,既可以培養獨立的靈性,就像是培養器靈,也可以讓傀儡只通過主人的一次次意識操縱,吸收殘余的、散佚的力量成長,這樣就類似于主人的分/身——張梅真選擇了第一種,但‘千變’極有可能選擇的是第二種。如果是這樣的本命傀儡……懷孕了呢?”

    除了依然“純真”的衍喜與小白。

    以及已經有了腦洞的水馨。

    就連宣和的下巴,都幾乎砸到了地面上。

    “傀儡這種玩意還能懷孕!?”

    “……總不會是那個叫雲昭的家伙的孩子吧?”原彥央的思路比較奇怪,或者說,他還是下意識的覺得孩子是父系血脈。

    “他自己讓自己懷孕?”谷雨理清的內容比較多,或者說她對千變的奇葩程度了解得深刻一點兒,于是她的三觀果然再次碎了一次。

    “這本《機關術》里面說……”寧朔本人也是一副魂游天外的表情,“這種傀儡名為‘千變傀儡’,是傀儡宗自古以來的精華之一。只要將生物和傀儡用秘法連接起來,那麼,‘千變傀儡’,就會和原主產生一定的同步,血脈上的關聯。原主的身體狀況、氣息、修為和一切都能投射到傀儡身上,傀儡又能在同時保住自身的能力。這樣,千變傀儡才能在完美偽裝另一個人的情況下,做更多的事。雖然我知道這是想讓張梅真以後做些什麼……”

    比如說依靠一個男性傀儡,嘗遍天下男人滋味之類的?保不定還不限于男人甚至是人……

    “但反過來想,如果閔余薇懷孕了呢?”

    滿室寂靜,眾臉懵逼。

    就是小白和衍喜,都在詭異的氣氛下瞪大了眼,什麼動靜都沒了。

    只回蕩著寧朔一個人的聲音。

    “這樣想,另一個謎題就能解開——那傀儡在被刺殺之前,是進行過一次采/補的,得到的力量總不能直接傳遞到千變的身上,這種能量的傳輸很容易暴露。那力量去了哪里呢?本命傀儡也是傀儡,總不能自己修煉吧?”

    繼續滿室寂靜,眾臉懵逼。

    連寧朔的聲音都沒有了。

    好半晌,夏曦才道,“真不愧是南方來的修士,思維就是開闊!但這里還有兩位姑娘其實……”

    寧朔覺得好大一口鍋當頭往整個修仙界扣了下來。

    很想說這真正思維開闊的家伙是北方出產。

    但還是只能憋屈的將鍋給接了。

    “所以千變可能還沒死?”谷雨的眉頭卻舒展開了,“必須得說,這才符合我對他的印象,之前死得太干脆,偏偏廢話又多。如果是故布疑陣,那才是他的風格。”

    “但這推測要是真的……這復活手法,可太奇葩了……”原彥央表示,听了這個腦洞,他覺得甄婉秋那種與非人異物交/配的行徑都變得一般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