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吃雞奶爸修仙傳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欲哭無淚

第四百二十四章 欲哭無淚

    須彌山在半空中越變越大,將風昭辰完全籠罩在當中。毫無疑問,至多一息時間,風昭辰便將被這座數十丈高的大山碾壓成碎渣。

    “轟隆隆!”

    震天巨響中,無數塵土沖天揚起,呂澤非常有經驗,一個法訣打出去,把這些塵土全部封堵在方圓數丈的空間內。否則沖擊到一些六級大宗門的試練者,引起他們的不悅而節外生枝就不好了。

    淚水在獨孤煙的眼眶里打轉,她為自己沒能阻止慘劇的發生感覺到無力和自責。雖然她與風昭辰沒有什麼交集,對方的宗門甚至還一度興師動眾地想要攻打浩風學院,但這事畢竟兩大宗門早已經和解。風昭辰好歹跟她一樣都來自南域的修士,之前大家還一起並肩戰斗過,就這麼慘死真的讓她有些接受不了。

    “要是曹大哥在一定不會讓人如此欺凌南域的修士。”不知為什麼,獨孤煙這個時候突然想到了曹凡。

    “那小子沒有死!”

    這個時候,大羽神宮的那個“奚師弟”突然伸手指著一個方向驚訝地說道。

    呂澤定楮一看,果然在距離他們百丈之外,風昭辰正滿是感激地向一個酒糟鼻老頭拜謝著。

    這須彌山可是件下品靈器,進行攻擊的時候,被鎖定的敵人身形根本就極難移動,更何況他明明還招呼了自己的師弟奚弘方用困術制住了對方,絕無可能讓其如此輕易地逃脫。

    難道是這其貌不揚的酒糟鼻老頭出手救的人?

    不管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呂澤今日一定要殺了風昭辰。他雙手掐訣間,須彌山已經迅速縮小並再次騰空飛起。

    既然這老鬼喜歡多管閑事,那就讓他跟這小子一起去死吧!

    只瞬息間,須彌山就再度飛到了風昭辰的頭頂上空。

    呂澤的師弟奚弘方再度施法掐訣,同時向酒糟鼻老頭和風昭辰發動了困術。

    無數的藤條從兩人的足底一下子升騰了上來,將他們纏繞了個嚴嚴實實。在這種情況下,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兩人這回是死定了。

    只有赤炎門的白衣宋軼冷笑了一聲,剛才他竟然沒有看清楚酒糟鼻老頭出手救人的動作。就憑對方這個身手,大羽神宮這兩人聯手之力恐怕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就在這時,只見人影突然來回晃了幾晃,緊接著奚弘方便驚駭萬分地大叫道︰“不!”

    然後他的聲音就被須彌山轟在地面上的震天巨響所吞沒。

    “這回總該死了吧!”

    呂澤面色猙獰地喃喃自語著。

    “奚師兄,被壓的是奚師兄!”

    那“常師妹”突然驚聲尖叫道。

    “什麼!”

    呂澤難以置信地轉頭看向了奚弘方原先所在的位置,卻看到上面站著的竟是那酒糟鼻老頭和一臉震撼之色風昭辰。

    “不!”

    呂澤氣急敗壞地瘋狂掐訣,將須彌山法寶再次縮小並從地面上升起。

    這一次他甚至都沒注意施法隔絕飛揚的塵土,附近不少修士全都受到了波及。好在這些人修為都不弱,只是微微鼓動一下氣勢就把撲面而來的塵土阻擋在身前數丈的位置。即便是這樣,當中不少人已經露出了不悅的神色。

    可以看到的是,須彌山所壓的地面向下凹陷了至少三丈深,底部還有一個人形小坑,奚弘方正驚魂未定地躺在里面。

    他之所以沒有被碾壓成肉醬,是因為他身上穿了一件保命的靈器法寶“續命寶甲”,可以為他抵擋住一次致命的嚴重傷害。即便是這樣,他也遭到了這須彌山的重創,渾身骨骼碎了大半,這趟踏空懸橋的試煉算是廢了。

    奚弘方甚至到現在都沒能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莫名其妙就到了須彌山所攻擊的位置險些丟了性命。

    呂澤雙目怒視著酒糟鼻老頭,目光簡直可以吃人。事到如今,他就是再虎也知道這一切都是這死老頭搞的鬼。

    數息後,奚弘方已經被呂澤和師妹常錦真抬出了深坑。呂、常二人忙活著給奚弘方喂服療傷丹藥和療傷,竟沒再理會風昭辰和酒糟鼻老頭。

    事實上兩人是怕到了,不敢再去招惹對方。

    奚弘方的實力比起呂澤只是稍有遜色而已,他在人家手里一招都撐不住,呂澤就是想拼命又能多撐幾個回合?

    要早知道這老鬼如此難惹,呂澤根本就不會祭出須彌山對其動手了。

    只是他選擇偃旗息鼓,酒糟鼻老頭卻不肯善罷甘休,下一刻對方已經顫巍巍地走了過來。

    “你......前輩要作甚?”呂澤聲音有些顫抖地問道。

    “我老人家膽子小,剛才被你山頭這麼一嚇,腰扭到了,走路都不利索。你說怎麼該怎麼著吧。”曹凡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說道。

    呂澤心中早已把曹凡的祖宗十八代都罵遍了。就這身手還能被人嚇到?把人嚇死還差不多。只不過他卻敢怒不敢言,只能取出一個儲物袋賠笑說道︰“晚輩有眼無珠,這是一點心意,權當賠罪。”

    曹凡掃了一眼儲物袋里的東西,嘆了口氣道︰“年紀大了,總有人把老頭子當成了叫花子。”

    呂澤一咬牙,往儲物袋里又加了一些東西,再次遞送到曹凡的面前。

    “哎,腰扭了得買點補藥吃吃,這可得花上不少。”曹凡還是搖了搖頭。

    呂澤欲哭無淚,這老鬼也忒狠了,他都搭上半數身家了,居然還嫌不夠。

    感覺到酒糟鼻老頭神情有些不耐煩,呂澤把心一橫,又往儲物袋里添加了許多東西,這才一臉肉痛地再次遞送到對方的面前。

    曹凡神色有些勉為其難地接過了儲物袋,伸手拍了拍呂澤的肩膀,意味深長地說道︰“這世上,有些老人家是踫不得滴。”

    呂澤本能地想要躲開曹凡的手,卻發現自己根本就閃避不開。這樣的實力差距,可笑他先前還想把對方碾成肉泥。

    就在這時,一直亮著的兩座無念石碑幾乎同時暗淡了下來。

    場中所有修士一下子全都精神了起來,大家知道,里面的人終于結束了考核。

    接下來便是爭奪無念石碑機緣的關鍵時刻了。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