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兄弟來自宋朝 > 第二百零九章 寵物

第二百零九章 寵物

    張家勇的身體緩緩往池底沉去,血魔蛇抽在他身上的力量還沒有完全化解,張口又是吐出了一大口鮮血,但是在這鮮紅的血池中,這點鮮血一點都不顯眼。

    看來自己還是太過自信了點,以為突破到武長境界,就能打敗這血魔蛇了。

    血魔蛇的身影如一道血色閃電,朝著往池底沉去的張家勇跟進,那樣子,看起來不把張家勇殺死是不會罷休了。

    張家勇不是個悲觀的人,哪怕是那時候還沒成為一個武人,被張威他們在學校欺凌,張家勇也很樂觀,只是有些不忿。但是這一次,因為死亡帶來的威脅,張家勇陷入了悲觀之中,自己還是太弱小了啊,才剛剛繼承這血獸的傳承,就要葬身池底了。

    血獸大概是挑錯了人吧,自己可能不配擁有這傳承。

    張家勇大抵知道了,這血魔蛇,怕也是血獸留給他的一個磨練,只可以他辜負了血獸的期望,自己沒能通過這項考驗。

    張家勇閉上了眼楮,似乎在等待死亡的降臨,他已經能想見血魔蛇的那張血盆大口,將他一口吞下的模樣了,不久後他也會變成這滿池骷髏中的一員吧。

    “對不起,辜負了你的期望了……”張家勇嘆了口氣,從血獸那繼承來的,不僅有血獸的傳承,還有它的意志,血獸是有大宏願的,它希望能解救眾生,那種強烈的渴望,比垂死掙扎之人渴望或者還要大!

    “不行!我不能就這麼倒下!”血獸的大宏願,在這一刻影響了張家勇的意志,張家勇猛的張開了雙眼,眼中迸發出璀璨的光芒,那是希望之光!

    血魔蛇都被這股光芒給驚到了,一時間放慢了追蹤的速度,身子有些搖擺不定,血紅如燈籠的雙眼中也是出現了一抹驚疑。

    張家勇在血獸意志的影響下,猶如迷路之人突然找到了方向,那是上帝賜予的智慧之光,也是佛陀給予的頓悟之光。

    是了,血獸曾說過,血魔蛇是因為吸收了它的血液,才會變成這樣,也就是說血魔蛇是因為血獸的血液才變成這樣的,那從根本上來說,血魔蛇是因為“感染”了血獸的血液,“生病”了!

    張家勇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該輪到他反擊了啊!一直都是你打我,可不太公平啊,你也總得給我揍兩拳吧!

    “淨血術!”張家勇眯著眼,既然是“血液病”,那就不怕治不了你!

    淨血術一出,血魔蛇立刻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嘶鳴,那對如大燈籠般的血色雙眼,都暗淡了一絲。

    果然有效!張家勇驚喜,這樣自己就有優勢能壓制住血魔蛇了。

    不過,血魔蛇也不是什麼等閑之輩,通過剛才與它的交手就能看得出來,這貨如果放到人類中,可能是接近于武將那種級別的存在,就算不是也非常接近了。

    盡管受到了淨血術的壓制,但是還能發揮出武長級別的實力,可以說現在才算是和張家勇勢均力敵。

    張家勇摩拳擦掌,既然大家現在是同一級別,那

    麼久放開手腳好好大干一場吧!

    隨著自信的回歸,身體上所有的疲倦也是一掃而空,再次充滿了力量。

     !張家勇一拳砸在了血魔蛇的腦袋上,血魔蛇的整個腦袋被砸的偏了過去,細看之下,會發現它前面的鼻子處,都有些被砸歪了,可想而知這一拳的力量有多大。

    血魔蛇清醒過來,咆哮著張開血盆大口,要將這個傷害他的人類給吞了。

    張家勇哪能讓它如願,直接張開雙臂,將它的大嘴撐了開來,使它不能閉合。

    這時候,經過鯤鵬血以及黑龍精華,還有甦晴天這只不知名的神獸的血液的淬煉,張家勇體魄的強大,在此時顯露無疑。

    同級別對手,休想撕裂張家勇的軀體!甚至連傷害都辦不到!

    血魔蛇那一口鋒利的牙齒,連張家勇手掌上的表皮都刺不破。

    血魔蛇的眼中,也出現了震驚,自己鋒利的牙齒,竟然連這個人類的表皮都沒刺破,而且這個人類力大無窮,它的嘴怎麼也合不上!

    就在這時,張家勇心頭涌起一股不好的預感,立刻松開雙手抽身而退,在他退出去的瞬間,血魔蛇的口中噴出一股血紅色的岩漿,這岩漿的威力,張家勇方才見到過,如果沾上了,必定不會好受。

    見沒能用自己的變異毒液傷到張家勇,血魔蛇又利用起了它的另一樣武器,那猶如鞭子的蛇尾。

    血魔蛇一個尾鞭抽過來,在水中帶過一道氣波,化成了氣刃,將水都分開了,張家勇側身躲過這道氣刃,但是血魔蛇的尾巴接踵而至,掃到了張家勇的後背,差點把張家勇抽的背過氣去。

    張家勇咬牙,他從沒學過遠程攻擊的功法,這時候就太吃虧了,除了剛才第一次的攻擊,因為淨血術的力量把血魔蛇給震懾到了,所以他才能攻擊到血魔蛇,接下來的攻擊,竟然沒有一下落在血魔蛇的身上,無論是拳頭還是腿腳。

    接下來的戰斗,張家勇盡量貼身靠近血魔蛇,而血魔蛇則是盡量遠離張家勇,用他那長長的尾鞭來進行遠程攻擊,血魔蛇也是抓到了張家勇的短板。

    張家勇氣的咬牙切齒,發誓回去一定要找一本合適的遠程攻擊的功法,但是要找到和血訣同級別的功法,就不抱什麼期望了,血訣是獨一無二的高深功法,可謂是神級的。

    張家勇之前也學過一些張憲傳授的身法武學,但是和血訣一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甚至都快到地底去了。

    血魔蛇擊中了張家勇不知道多少下,粗略估計不下二十記尾鞭,而張家勇,只擊中了血魔蛇兩下!這樣下去,還是張家勇吃虧,會被耗死。

    不得已之下,張家勇又使用了一次血隱,短暫的隱匿自己,突襲到了血魔蛇的近前,抓住這唯一的機會,對著血魔蛇頭部就是一頓亂拳。

    血隱的消耗是巨大的,可以說,張家勇憑現在的實力能夠使用兩次,已經是逆天了,如果再使用第三次,他可能就要去見閻王大哥了

    ,甚至都使用不出第三次。

    這一次,徹底把血魔蛇打懵逼了,雙眼無神,身子搖搖晃晃,直接朝著池底墜落而去,盡管是在池水中,當它落到池底的時候,還是發出了一聲滔天巨響。

    血池的血水被攪的一片渾濁,池底的骷髏頭都被血魔蛇的龐大軀體給砸飛了,年代久遠一點的,則是被砸成了齏粉。

    張家勇跟著落了下去,雙腳踏在血魔蛇的頭頂,看著奄奄一息的血魔蛇,心中甚是滿意,這孽畜,總算被它給收服了。

    可是這麼大的一個玩意,張家勇不知道怎麼殺死它,就用自己的拳頭一拳一拳把它打死為止嗎?這樣會不會有些太殘忍了?

    張家勇微微皺眉,從旁邊撿起一根不知道是什麼生物的骨頭,看上去還挺堅硬的,就用這貫穿血魔蛇的腦袋,把它給弄死吧。

    張家勇高高舉起骨頭,猛力的朝血魔蛇的腦袋刺下去,但就在這時,血魔蛇懂了,竟然一臉的楚楚可憐相。

    張家勇頓時停住了動作,倒有些不忍下手了,可想到這血魔蛇本就是個魔物,殺了這麼多的人,在池底徘徊的眾多冤魂,應該都期待著自己替他們報仇吧,于是緊了緊手中的骨頭,再次刺下去。

    血魔蛇忽然奮力的掙扎了一下,差點將張家勇從它的頭頂甩下去,好在張家勇重心穩,才沒有跌落。

    “這是……”張家勇發現,血魔蛇的體積竟然在慢慢縮小!片刻的功夫,就變成了兩米多長,並且還在縮小。

    最後,張家勇不可置信的蹲下身子,將腳邊那只有巴掌大小的小蛇給提溜了起來。

    被掐住尾巴的血魔蛇,眨著水汪汪的大眼楮,一臉無辜的看著張家勇,這血魔蛇的眼楮,竟然變成了水晶的顏色,還帶著一點微微的銀白色!

    身體也像是血色的瑪瑙,張家勇目瞪口呆,無法將眼前這迷你的小東西和那凶悍的血魔蛇聯系起來。

    這算什麼?血魔蛇向自己示弱嗎?

    張家勇用大拇指掐住中指,一下彈在迷你血魔蛇的身體上,血魔蛇發出了一聲委屈的叫聲,然後用腦袋在張家勇的手指上蹭了蹭。

    這什麼情況?這血魔蛇,一下子轉性了?看這樣子,對他甚至有點依賴……

    “很好,完成了第二重考驗,這血魔蛇,就當為師送你的寵物吧。”

    就在這時,血獸的聲音在張家勇的腦海中響起,把張家勇嚇了一跳,血獸不是死了嗎?

    “這血魔蛇,也算是我在機緣巧合下造就的,它對我的氣息很敏感,甚至可以算是和我同源吧,所以你一旦擊敗它,它就會對你很依賴,相當于你收服了它,未來它也能成為你的一大助力,可別小看了它哦。”血獸笑著說道,但是不知它躲在哪里。

    “師父,您這是,還活著嗎?”張家勇帶著疑惑的語氣,向四周問道,不過他並沒有得到任何答復,這好似是提前錄好的語音一般,張家勇觸發了某個機關,這個語音就啟動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