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紈褲仙醫 > 第1759章 大佬現身

第1759章 大佬現身

    “這位先生說笑了,你們兩位手氣這麼旺,坐下還不到一個小時就已經贏了接近一個億,又怎麼會輸不起呢?”

    那位經理侃侃而談,說話很客氣,但說話時眼楮直視凌雲,目光里明顯帶著一絲挑釁的意味。

    激將。

    坦白說,如果現在,凌雲和曾盈盈執意要拿錢走人,他也不能強留,只能客客氣氣的把兩人送走。

    但是,賭場一下子損失了一個億,他為總經理,還是要負一定責任的,最起碼也會被賭場老板臭罵一頓,甚至很大可能連飯碗都保不住,因此一時也顧不得許多了。

    凌雲心里很清楚,剛才他和曾盈盈化身普通游客進來,在狂贏之前還刻意演了一番戲,最後只用了半個小時就贏了九千多萬,其實是打了賭場一個措手不及。

    賭場,百分之百有貓膩,這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接下來再繼續賭,贏當然還能贏,但一切肯定不會像剛才那麼輕松,他當然不怕,但卻著實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大。

    所以他才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模稜兩可的說了一句,怕輸不起,等于是給對方一個台階下。

    但現在這位經理的眼神,讓凌雲有些不爽了。

    “也是,那就繼續玩一會兒吧。”

    凌雲隨意一笑,輕輕攬過曾盈盈的小蠻腰,直接坐回了原位。

    他們坐下,旁邊有一名年齡較大的賭客,立即不動聲色地站了起來,同時拿走了自己桌上的籌碼。

    這是賭場的常客,已經算得上是職業賭徒,精明的很,大概見過此類場面,知道賭場的總經理出面了,也就意味著賭場出手,不管剛才凌雲和曾盈盈是賭術高明也好,還是運氣逆天也罷,他們都很難再贏,所以不再跟他們下注了。

    但他剛站起來,座位就立即被旁邊的一個人給搶了去。

    “先生,根據您贏得的籌碼量,現在早已自動成為我們娛樂場的至尊了,你們不需要在大廳里玩兒了,請移步我們的貴賓廳如何?那里不但清靜,而且各種服務也好很多。”

    那名總經理看到凌雲沒走,心頭一塊大石總算稍稍放下,他立即客客氣氣說道。

    對于這個提議,凌雲不置可否,扭頭看向曾盈盈。

    曾盈盈嬌笑,隨便掃了一眼牌桌,然後說道︰“這張桌子並沒有台限吧?”

    所謂台限,就是在這張賭桌上的最大下注額度,比如限額三百萬,你錢再多,一把最多也就能押三百萬而已。

    這當然是曾盈盈刻意挑選的賭桌。

    “這個”

    那位總經理頓時又為難了,只能小聲賠笑︰“兩位都是貴賓,下注也很巨大,這樣的話,客人們都圍在這里觀看,會影響我們娛樂場的正常經營”

    他說的倒是實情,凌雲和曾盈盈半小時狂贏一個億,早已傳遍了整個金沙賭場,賭場大廳里早就沒有人賭了,賭客蜂擁而至,已經把這里圍了個水泄不通了。

    曾盈盈往四周看了看,心中暗笑,也懶得再為難這個總經理了,便裝不情願地點了點頭。

    “好吧。”

    凌雲和曾盈盈同時起身離桌。

    “兩位這邊請。”

    那位經理看到兩人總算答應了,頓時欣喜若狂,他親自端著兩人的籌碼,輕輕分開眾人,帶著兩人直奔樓上的貴賓廳。

    “哎,那對情侶真是好運氣啊,全押連贏九把,籌碼翻了幾百倍啊!”

    “賭了這麼多年,大廳里一下子贏這麼多的,從來沒見過”

    “可惜去貴賓廳了,我還想再跟他們押呢,哪怕輸了我也認!”

    “厲害厲害,可惜可惜”

    隨著凌雲兩人離去,他們身後傳來了或羨慕,或嫉妒,或遺憾的各種議論聲音。

    “這位小姐看著好面熟,應該不是第一次來我們賭場吧?”

    遠離人群之後,那位經理沉默一陣,終于再次開口說話。

    “嗯,無聊的時候,偶爾過來玩兒玩兒。”

    曾盈盈隨口說道,不過她心里清楚,只憑著這一句話,就說明自己的身份,已經被對方識破了。

    賭場大門永遠敞開著,無論是誰,以普通游客的身份進賭場當然都可以,但問題是,你得掏證件,過安檢才行。

    剛才那半個小時,已經足夠賭場把她的身份查個底朝天了!

    她可是華夏賭神曾六指的女兒,如果賭場連這一點都查不出來,那這金沙賭場早就該關門了。

    這位經理沒有敢直接點破她的身份,一個是因為賭場的規矩,另一個原因,則是因為這個經理的身份不夠,哪怕認識,哪怕心里清楚,也輪不到他來說。

    他剛才公然出現,唯一的任務,就是將這兩人留下,並且把他們帶到貴賓廳里面去。

    “這位先生倒是面生的很,應該是第一次來?”

    問完了曾盈盈,這位總經理又主動詢問起了凌雲的身份,當然是旁敲側擊。

    凌雲的真正身份,他可就累死都查不到了,不但模樣是假的,而且名字也是假的,但證件卻是真的!

    凌雲根本懶得回應。

    “他是我男朋友!”

    曾盈盈搶著答話,仿佛生怕別人不信似的,還主動把頭一歪,靠在了凌雲的肩膀上。

    凌雲︰“”

    “原來是這樣啊,兩位真是郎才女貌,天之合!”

    那位經理小雞啄米一般點頭,口中連連夸贊,至于是不是發自真心,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就這麼聊著天兒,很快,三人就來到了一間豪華的貴賓廳門外。

    “兩位里邊請。”

    來到了這里,這位經理對兩人的態度越發的恭敬,他一個手端著籌碼盒,另一個手做出了邀請的姿勢。

    凌雲動用神念,早就知道這間貴賓廳里,此刻只有一個中年人坐在那里,除此之外,再無別人。

    曾盈盈和凌雲對視一眼,凌雲微不可查點了點頭。

    然後同時邁步進屋。

    那位經理立即輕手輕腳地,跟著進來了。

    “老板,我把他們請過來了。”

    “曾小姐,您已經半年不來我們濠江了,想不到這一次剛到不久,卻連招呼都不打一個,就拿我們賭場開刀了啊!”

    兩人一進貴賓廳,里邊的那名中年人立即站了起來,臉上雖帶著笑容,可目中全無笑意,一開口就點破了曾盈盈的身份!

    “原來是周老板!失敬失敬!”

    曾盈盈進門,打眼一瞧,立即嫣然一笑,也一下子說出了對方的身份。

    這是金沙賭場幕後大老板之一,周耀光!

    周耀光跟曾盈盈打了個招呼之後,便不再看她,而是將銳利的目光狠狠盯在了凌雲的臉上,似乎想要看穿他的一切。

    凌雲坦然相對。

    他沒有想到,剛才只不過才贏了不到一個億而已,就逼的賭場的幕後老板現身了。

    如此看來,曾盈盈確實說的沒錯,想一口氣贏賭場十幾個億,確實不容易。

    不是你能力不夠,而是人家根本就不會讓你贏那麼多!

    “馮經理,你放下這兩位貴賓的籌碼,可以出去忙了。”

    周耀光看了凌雲半天,也沒有看出什麼來,只好罷,他揮了揮手,先讓那位經理離開。

    “哦,對了,出去以後,你先去給這兩位貴賓安排一個最好的套房唔”

    他又緊接吩咐了一句,然後看向曾盈盈,詢問道︰“一個夠不夠?”

    “周老板不用客氣,一個就可以啦。”

    曾盈盈連猶豫都沒有猶豫。

    周耀光何等精明人物,他不動聲色︰“那就安排一個吧。”

    “好的老板。”

    馮經理會心一笑,轉身離去。

    凌雲皺眉,心說你們這樣決定,到底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