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扶一把大秦 > 第528章 意想不到的題目(第一更)

第528章 意想不到的題目(第一更)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嬴高雖然只說出來了這麼一小段話,總共也就是用了一分鐘的時間,但是卻在激勵了這些考生的同時帶來了不少的神秘感。

    這些考生自然是不知道,嬴高之所以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其實是因為他在內心里面還是十分的認同朱家對他的提醒的。

    這一百多人,還都是經過了蕭何和陸賈的篩選出來的,萬一里面有刺客呢?畢竟在科舉開始實行之前嬴高就已經將最終的考校會在咸陽城之中的這個消息放出去了,而根據之前嬴高的習慣,這樣的事兒他幾乎是肯定會露面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嬴高也只能是收起了他之前的一些想法,調動了一番這些考生的積極性之後就離開了。

    這好些年過去了,他竟然還是如此的年輕!

    這是坐在中間位置的孫月對于嬴高的印象,現在的嬴高,跟當年站在他面前的嬴高著實是沒有什麼分別,依然就好像是她的哥哥一般的年紀。

    至于嬴高到底說了些啥,她倒是真沒怎麼主意,等到她終于回過神來了的時候,只發現自己周邊的那些考生一個個都摩拳擦掌的,忽然之間好像是都打上了雞血一般,自己不由得也是凝神靜氣,開始調整狀態了。

    嬴高剛剛出去,一個禁衛就拉進來了一塊碩大的木板,孫月知道,那木板的後面,寫的就是這一次考校的題目,大秦的皇帝嬴高親自出的題目。

    隨著一聲‘時辰到’的高喊,那禁衛一把掀開了蓋在木板上的麻布,兩個題目終于露出了他們的廬山真面目。

    一百多雙眼楮齊刷刷的看向了那兩道題目,當看到第一個題目的時候,不少人都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沒別的原因,這大秦攻打下來孔雀王朝就是幾個月之內發生的事兒,而且作為大秦對外擴張最為牛掰的一次,那自然是少不了被他們的老師們在講學的時候好好的分析一次了。

    而攻下了孔雀王朝已經成為了既定的事實,在這樣的情況下,對于孔雀王朝的大片土地和千萬人口任何處理就成了大秦百姓們十分關心的事兒。

    畢竟在嬴高登基的這段時間里,移民是常有的事兒,所以不少大秦的百姓都在擔憂,自己會不會被嬴高給移民到孔雀王朝去,或者大秦的土地上會不會有異族人的到來,他們要是真的來了,到底是以什麼身份過來,是百姓還是貴族,或者是奴隸,這樣的話題幾乎在大秦的每一個酒桌上都是大家時常爭論的,更不用說那些所謂的有識之士的講學過程中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道題一出現,不少人腦袋里面直接就冒出了不少的想法,孔雀王朝在不少人的眼里跟匈奴是一樣的,都是異族,對待異族,那自然是不會收著,想怎麼作答,他們就是可以怎麼作答的。

    但是當他們看到了第二個問題的時候,不少人可就沒有那麼淡定了,心說這是君上自己出的題目嗎?怎麼還跟女子扯上關系了呢?

    其實這一次的考校,一百多人里面竟然有五個女子,已經讓不少人十分的不高興了,他們認為這五個女子已經是搶佔了他們的名額了,壓根就不知道嬴高是怎麼想的,卻沒有想到到了這個層次這個事兒竟然是被當做題目出了出來。

    但是那五名女子看到這個題目的時候,臉上可就閃現出了十分興奮的光芒了,特別是孫月。

    “原來君上真的沒有忘記他當年在我的面前說出來的話!”

    一看這道題,孫月基本上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嬴高對于女子是個什麼看法別人不知道,她肯定是知道的啊,就沖著當年他在自己的面前說出來的那句話,再加上現在出的這個題目,那自己自然是能夠清晰的把握住嬴高心中所想了。

    對于孫月而言,那幾乎就是一道送分題,而且因為受到了嬴高當年的啟發,孫月的腦袋里面一直想著的一個事兒正是女子為啥在這個時代不能有跟男子一樣的權力。

    其實女子也是可以上陣殺敵的,女子也是可以治國理政的,這些一直都是孫月心里面想著的東西,而今天,嬴高終于是給了她一個像樣的機會,能夠讓她在嬴高的面前,在其他大秦官吏的面前將自己的全部想法都落實到這薄薄的一張麻紙上面。

    這一輪的考校和上一次不一樣的一個地方就是時間延長了半個時辰,因為嬴高知道這第二道題可能會讓不少人十分的難以動筆。

    他們既要結合大秦一直一來的習慣,就要好生猜測一番嬴高出這道題的用意在哪里,實在是有些難為這些人了。

    “君上,你此番所出的那有關女子的題目,怕是得到的結果不會和你心中所想一般啊。”

    考生們在偏殿里面考試,嬴高和蕭何,陸賈等人也並沒有走遠,他們就在大殿中一面商議著一些個近期的朝政,一面默默的等待著這一次考校的結束。

    商議完了這幾天需要嬴高處理的政事之後,蕭何終于有些忍不住,說出了自己對于嬴高所出的第二道試題的看法。

    因為不管是大秦的讀書人還是黔首,女子的地位雖然不能說是極為的低下,但是作為男子的附屬品卻已經是多年來板上釘釘的事兒了。

    而現在嬴高讓考生們闡述對這個事兒的理解,就算他們知道嬴高想要的是考生們正視女子之中也可能會有一些人才這個事實,但是真正敢于在自己的考校之中這樣作答的人卻是不會太多,這個時代的人們,大都需要求穩,而不是冒險。

    “那樣的情況朕自然心中有數,朕要的人才,畢竟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第一題能讓朕看出這個人是不是一個有想法能夠治理國家的人才,而第二個問題則是關乎膽量,有膽量和氣魄的人,自然會有更加適合他們的位置。”

    嬴高說完之後,蕭何和陸賈就明白了,第一題相當于是基礎題,你得答的合嬴高的心意了,才算是不錯,而這第二個題,算是一個提升的問題,只要你敢于在考校的過程中答出和主流觀點不同的答案,幾乎就算是在嬴高這合格了。

    畢竟稍微有點腦袋的人都能知道,嬴高之所以出了這麼一道題,其實想要得到的答案很可能就是不同的。

    但是想要達到這個效果,首先你就得和你之前生活了幾十年的土地上的觀念說不,而且就算你迎合了嬴高的想法,一旦最終嬴高和你面對面的討論這個問題,那也是白搭,所以能想到是一回事兒,敢不敢就又是另外的一回事兒了。

    “君上,不知那五名女子,若是當真有些才學的話,你當如何安排?”

    這邊剛剛回答了蕭何的話,陸賈又來了問題了,他想問題並不像蕭何那樣傳統,一看嬴高的這個問題,他就知道嬴高絕對不會只是試探試探這麼簡單,那五個進入了咸陽宮中參加科舉的女子,也絕對不會是來打醬油那麼簡單。

    陸賈的問題讓嬴高微微一笑,他當然不會做一件沒有任何意義的事兒,在他看來,大秦的確是缺少人才,但是缺少人才的原因不是人少,也不是讀書人少,而是沒有將合適的人安排在合適的位置之上。

    “我大秦的官吏,如今只分為文武兩類,出將入相之事在大秦的朝堂之上時常發生,這並不能說明我大秦的朝臣都是人才,只能說明我大秦有很多時候都是無人可用的狀態,而且有不少和我大秦百姓息息相關之事,都處于無人管理的狀態,比如麻布的制造,對于耕種的指引,對于飼養牲畜的指引,這等雜事幾乎是沒有專職之人去做,便是張開的那個職位,若是沒有張開,怕是我大秦三十多個郡縣都無人能勝任吧?”

    “這……”

    陸賈本來是個能言善辯的家伙,但是就這一句話,他發現自己還真就沒啥能反駁得了嬴高的。

    的確,之前不管是戰國還是大秦,需要的都是兵力,而不是讓百姓過上富足的生活,百姓只不過是支撐著戰爭的一個基數罷了。

    當大秦統一了天下的時候,其實這樣的想法就應當出現了,可惜在始皇帝的心里,並沒有大秦的百姓什麼事兒,他光顧著自己能不能多活幾年了。

    最終導致的結果就是幾乎給嬴高留下了一個大大的爛攤子,這要是當初登基的不是嬴高,就算是有點能耐的扶甦的話,到這個時候能夠收拾明白那些個爛攤子就不錯了。

    而現在,嬴高除了大力的擴張大秦的領土之外,幾乎最為關注的就是國計民生的問題了,雖然沒有因為這樣的事兒修改過秦律,但是陸賈早就知道,這些在嬴高的心里面都是最為基本的東西,正常就應該做到的,要是寫在了秦律里面的話,豈不是啪啪打臉的行為?

    “和百姓生產有關之事,特別是農桑之事,朕以為女子比男子更為細心,在大秦廣大的村落之中,因為男子需要服役征兵等事,所以這部分的勞作大部分也正是落在了女子的頭上,那麼以女子來管理這些事,豈不是合情合理?”

    蕭何和陸賈面對面看了看,心里面都有數了,敢情嬴高已經準備著重用這五個女子了,而且不光是這五個,可以預見的是以後還會有五十個,五百個,因為嬴高要派專人指導這大秦的農事的話,每一個郡縣之中至少都是要有一個這樣的人的不是?

    看到自己基本上是讓這兩位幾乎算是大秦最好的內政大臣成功的領會到了自己的意思,嬴高終于是微微的松了口氣,他自己都有點佩服自己了,要不是因為攻打孔雀王朝出乎他意料的迅速的話,他自然也不會這麼快就將科舉引入大秦的新政里面來。

    要不是自己發現有了孔雀王朝那麼大的一片土地需要人管理,而大秦真正的管理人才卻又是燒少之又少,自己也不會在這個當口將女權也一並提出來。

    原本他覺得是自己推著歷史一步步的往前走,到了現在嬴高才終于發現,在創造歷史的同時,自己也是要緊緊的跟著歷史的步伐的,要不然一條腿已經跨上了發展的快車道而另外一條腿卻還在外面耷拉著的話,最終肯定是會被歷史無情的碾壓過去的。

    這一夜,對于三人來說注定又是一個無眠的夜晚了,因為嬴高已經在考校剛剛開始的時候就吩咐下去了,等到完事兒了之後所有的考生都要回到自己之前所住的驛館之中等候通知,三日之後,最終晉級到和皇帝面對面交流的名單就會產生,到了那個時候,沒有入圍的人才允許離開,而入圍了的人則是繼續等待創造下一個屬于自己的傳奇。

    而之所以這樣著急,是因為嬴高下一步必須要再派出幾十人到孔雀王朝去了,因為只有將領和軍士在孔雀王朝鎮壓而沒有人去官吏的話,是一定不會長久的。

    嬴高雖然知道這個道理,也知道目前在孔雀王朝守衛著的彭越和司馬欣等人應該是會遇到一些個麻煩,但是他卻沒有想到,麻煩的確是來了,但卻不是按照他的想法來的。

    原來按照嬴高的想法,孔雀王朝的內部是一定會有人站出來反對大秦對他們的佔領和統治的,事實也的確如此,但是嬴高沒有想到的,是來自于孔雀王朝的勢力對于大秦攻打孔雀王朝這件事的認識。

    在阿育王時期,孔雀王朝乃是巨無霸的存在,周邊不論遠近,所有的王朝只能是或對其俯首稱臣,或和其簽訂盟約不相互攻打,有些盟約直到這個時候雙方還是遵守著的,甚至于到了這個時候他們還並不知道孔雀王朝已經淪落到了這麼一個程度。

    這其中就有一個和孔雀王朝比鄰的王朝,史稱塞琉古王朝。

    ()